菠萝网目录

宠物小精灵之自行圣道 第一百七十六章 风中奥妙,绝技真意

时间:2017-10-30作者:嘻哈努力

    劈过木块,可拉可拉若有所悟,但总感觉还差着点什么。△¢頂點小說,习惯性地,它又把目光投向了王圣。

    面对这可拉可拉询问的目光,王圣又一次笑了,他伸手轻轻地叩了一下可拉可拉戴着头骨面罩的脑袋:“你呀,怎么就想不明白呢?木头是固体,它有它的纹理。液体的水和气体的空气,同样也有它们的纹理啊!”

    像是被一道惊雷瞬间击中,可拉可拉立时呆住了,很多之前没有想到的细节一下子浮现出来,前仆后继地将它的脑海占据。

    虽然不像木头那样固定,可水和空气是会流动的,一流动起来,就也会形成相应的纹理,有了纹理,分布就会有强弱的差别,也就会和劈柴一样,有更适合下刀的位置存在!

    鬼斯通看着呆若木鸡的可拉可拉,知道它的脑子正在飞快地理解消化王圣的讲解,这时候最好别去打扰它,就悄悄飘得离它远了一些,继而凑到王圣跟前,说出了心中的疑问:“你这是针对它那手拿骨头棒当刀子使的招数说的吧?我没见过它母亲用过一样的技能,可是怎么看上去感觉有点熟悉呢?”

    王圣看着鬼斯通,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你有这种感觉是正常的,因为这原本就是某个可拉可拉能够学会的技能,我以我自己的理解,对其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解释,然后让可拉可拉来尝试着练习,这可以说是原来那个技能,却又与之有着一定的区别。现在看来,我的设想应该没有出错,可拉可拉或许很快就要有一个自己的招牌技能了。”

    “可拉可拉原本就能学会的技能?”鬼斯通的心底疑问更深了,“感觉似乎有点熟悉。可就是看不出来啊!到底是哪一个呀?”它的两只鬼手不停地抓挠自己的脑袋,显得很是苦恼。

    就在这时,一阵轻风吹过,带来几片刚离枝头不久的落叶。原先静立如木桩的可拉可拉一下子动了,只见它一手抄起地上的骨头棒,另一手同时握上。转身迎风,然后就是一个标准的劈砍动作。

    白光亮起,骨头棒在眨眼间的功夫,就化为了王圣见识过的白骨长刀,伴随着可拉可拉那一斩的动作,一道白光一闪而逝。

    落叶飘过,宛若什么也没有发生。

    然而,一片树叶在飞过可拉可拉身后不远处,忽然一分为二。飘落尘埃。

    看着那两片残叶,王圣的表情渐渐转变成了灿烂的笑容,他嘴唇轻启,像是在回答鬼斯通的提问,又像是在为可拉可拉这惊艳的一刀注解,几个清晰的字音从唇间传出:

    “秘剑——燕返!”

    燕返,日本战国时期著名剑客佐佐木小次郎的独创剑术,以他特有的三尺长刀施展。传说此招一出。见者必死,所以据称除了他本人之外。没有活人见识过这一招。

    燕返之名,是因为据说他曾以此招斩落空中飞燕,故而得名。燕子堪称是鸟类中飞行速度最快的急先锋,其迅捷可见一斑,然而佐佐木小次郎却能够将其斩落,燕返的奥妙令闻者无不神往。

    可惜的是。佐佐木小次郎未能将这一式绝招传授下来,就在与同时期另一位著名剑客宫本武藏的决斗中落败身亡,燕返就此成为绝响。

    精灵的技能中,就有一式飞行系技能称为燕返,是属于必中技能。但其原理却和用长刀施展的燕返完全没有关联。精灵图鉴上关于燕返是这么解释的:“以迅捷的速度玩弄对手后斩切,攻击必定命中。”感觉就跟猛禽捕猎差不多,和长刀斩燕的燕返似乎就是两码事。

    也正是因为这样,王圣在查资料后发觉可拉可拉能够学会飞行系的燕返之后,第一时间就把主意打到了它的身上,所以才有了可拉可拉对火爆猴心有不甘,王圣就让它练习劈砍的一幕发生。

    话说回来,燕返既已失传,又如何练习呢?

    后人对燕返这失传的绝学有过很多猜测,有凌厉、有优雅、有刚猛、有华丽,甚至有一些想法认为,燕返不是一刀,而是几刀结合的招数,因为是封堵了燕子的飞行路线,所以才能成功斩下长空飞燕。

    对于这些想法,王圣无意去评价是非对错。因为失传的招数,已经没有了标准可以去遵循,所以他就依照自己的理解,来一步步培养训练可拉可拉。

    刀斩飞燕,首先速度要快是一定的,这是基本要素,出刀速度跟不上飞行速度,就一切休提。

    然而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长刀斩出的轨迹是一条线,而燕子前进的方向是一个点。在剑客与飞燕迎面相对的时候,如何才能做到在一个面上,用线来拦截点呢?

    王圣在反复考虑后,认为关键在于一个字,那就是风!

    燕子飞行,大家都知道它的速度极快,却有意无意忽略了它为什么能这么快。而王圣认为,燕子是御风的好手,它的身体结构能够让它在飞行过程中,一边充分地借助空气的抬升力帮助自己滑翔,另一边又能够有效地降低前方的风阻,这才得以飞出惊人的高速来。

    这样的方式,注定了燕子在飞行时,对风的走向极为敏感,它们总是能选择最有利于自己的气流同行,这让它们飞起来既快又灵活。因为假如前方出现阻碍,气流的变化会带动风的改变,它们几乎可以不用花什么力气就避开障碍——跟着风走就足够了。

    凭借着这样的认识,王圣给出了自己对于燕返的理解:大道至简,不用几刀那么多,只要简简单单正确的一刀,够快、够准就足够了。快简单,怎么准?就是要从气流的缝隙里砍进去!轻薄锋利的刀刃,顺着风的走向,从气流的缝隙里切入,只要引起的气流变化足够小甚至没有,就可以让燕子无法靠着对气流变化的感知和借力来躲避刀锋!

    让可拉可拉不停地练习挥砍,是要让这个动作称为它身体的本能,在必要的时候,身体可以走在意识的前面:意识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及时作出了反应,这才是快的关键。

    一次次的挥砍练习,足以把任何多余的动作磨去,只剩下最简练的动作和最有效的轨迹。

    另外,在练习到一定程度后,身体会感觉疲惫,再继续练习下去,身体就会本能地寻找最省力的方法,既包括多余的动作,也包括阻力最小的出刀路径。而那个,就是气流的缝隙,也就是风阻最小的地方!

    体表对风细微变化的感知,传递到体内,就会本能地让刀锋走那风的薄弱点,让这一记斩击,在对周围环境(尤其是气流)的影响达到最小的同时,因空气阻力所受到的损耗也达到最小,方才能够斩出无法躲闪的必中一击。

    之前可拉可拉每天每日从不间断地练习,让身体很快达到了要求,只是它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因而一直无法稳定地出刀。等到了王圣点醒它的一刻,它才终于恍然大悟,那迎风分叶的一刀,证明它已经跨过了那道坎,剩下的就是练熟了来保证成功率的小事了。

    弄明白了王圣的想法,鬼斯通已经说不出什么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一招燕返,竟是硬生生被他糅合了自己的理解,衍生出这么多名堂来。可事实证明,他的想法又是没错的,至少此刻可拉可拉的表现说明了一切。

    正感慨着,它忽然又想到一点,马上问王圣:“你说这招会与原本的燕返有所区别,能告诉我区别在哪吗?”

    看着可拉可拉,王圣轻轻摇头:“这只是我的设想而已,如果顺利的话……”他回头看了一眼鬼斯通,“自己想一想,燕返的名字意味着什么?”

    “名字?”鬼斯通带着疑惑略一琢磨,眼睛忽地一亮,“斩落飞鸟?”

    “嗯”王圣伸手捏了下眉头,“如果我的设想能够实现,那么这招脱胎自燕返的秘剑——燕返除了具备原本燕返的一切要素,还应该具备对空中个体的效果加成。”

    “比如说上天拳、龙卷风、击落之类的?”

    “也许吧。”

    解决了可拉可拉的问题,王圣把视线转到了比比鸟的身上,不自觉就多出了几分严厉。

    比比鸟之前也一直在旁边看着王圣对可拉可拉的指点,知道了自己和可拉可拉在训练态度上的差距。加上最近一段的表现,它已经对接下来的暴风骤雨有了心理准备。

    可事到临头,面对着王圣那无声的目光,它还是深深地地下了头。

    王圣看着比比鸟,相比自己其它精灵的特殊经历,比比鸟反而倒是最普通的那个。从还是**的时候被收服,一路的培养和成长,和别人没什么两样。自己也在它身上投入了不小的心血,它的资质也对得起这份投入,一路走来也算顺风顺水。

    可是自打进化之后起,王圣发现它越来越不让自己省心了。(未完待续。)

    ps:谢谢不得林、light-0414、和平的旅行者、紫薇星瞳、寻觅堕落诸位的支持。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