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宠物小精灵之自行圣道 第九十二章 毒刺水母的惊讶,毒刺水母带来的惊讶

时间:2017-10-30作者:嘻哈努力

    毒刺水母现在很憋屈。

    它有生以来从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连释放技能都由不得自己做主。之前当它出其不意地伸出触手,一个五花大绑捆住了蚊香蝌蚪,又发射高压水泵命中了对方的时候,它原以为自己就算不能直接取胜,至少也能给对手以足够分量的伤害。

    然而事与愿违,当它发现蚊香蝌蚪非但没有丝毫受创,反而露出享受表情的时候,它知道自己选错招了。可当它准备撤掉高压水泵,换别的非水系技能时,它惊愕地发现,自己喷出来的水,竟然不听自己使唤了。

    一开始,高压水泵喷出的水流,一落到蚊香蝌蚪的身上,就像水滴汇入大海一样瞬间消失无踪。可渐渐的,随着时间推移,有些水开始没有被吸收。不过它们也没有四散溅开,而是像被什么吸引住了一样,就那么附着在蚊香蝌蚪的身边,并逐渐累积,以至于到后来,蚊香蝌蚪像是被裹在一个大水球中一般。

    不同于水球中蚊香蝌蚪的泰然自若,毒刺水母本能地感觉到了不对,仍然捆着蚊香蝌蚪的触手,在接触到这些水的时候,感到极为陌生,全然没有水系精灵对水的那种与生俱来的熟悉感,更别提这是自己喷出的水了。

    下意识地,毒刺水母将触手伸长,企图在不靠近蚊香蝌蚪的同时,保持对其的禁锢,可让它惊骇的事情发生了。它难以置信地发现,自己在想要停下高压水泵,改用别的技能时,居然无法停止!就好像有一股奇异的吸力,在强行将水往水球那里吸附过去似的。

    在大惊之下,毒刺水母想要强行中断技能,却绝望地发现,蚊香蝌蚪身周的水球,似乎就像一个巨大的磁铁,对自己喷出的水有着磁铁对铁粉一样巨大到近乎无法抗拒的吸力。自己使尽浑身解数。也才不过将水量从高压水泵勉强压到水枪的程度。

    一边吸水的同时,蚊香蝌蚪身外的水球也在不断地翻滚,逐渐地形成了一个类似漩涡一样的圆锥形状,在不停地按照顺时针方向旋转。

    在另外两对的战斗尘埃落定。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射到这边的时候,顺时针旋转的漩涡突然急停,接着,骤然反转,按着逆时针方向飞速转动起来。并从中心发出道道明亮的蓝光。

    毒刺水母终于解脱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漩涡反转的第一时间,将它的触手强力挣开,并排斥出了水体,另外值得庆幸的是,水体对它的抽水也随之结束。所以,哪怕被巨大的斥力摔了出去,它却没有丝毫的不悦,有的只是紧张过后的轻松。只不过现在没人在乎它,散发出越来越明亮蓝光的漩涡才是大家目光的焦点。

    漩涡的旋转速度逐渐加快。蓝光也愈发耀眼,当达到了一个极限时,整个水体轰然散开,化为了漫天的水花,每一朵晶莹的水花都将透过它的阳光折射,散发出耀目的光彩,也挡住了所有的视线——哪怕是近在咫尺的毒刺水母。

    水花挡住了视线,很大程度上也就挡住了感知,在毒刺水母毫无察觉,别人目眩神迷的时候。一只大手从漫天水花中探出,一把抓住了毒刺水母身前那根粗大的毒刺,猛一发力,将其狠狠地掼在了地上!

    所有水花落下。大手主人的身影清楚地展现在了人们眼前,浑圆的蓝色身体,双脚稳稳地踏在沙地上,头顶上一对乌黑的大圆眼炯炯有神,身体两侧的一双白色大手显得厚实有力,肚子上逆时针方向的螺旋纹醒目异常。

    蚊香蝌蚪。已经进化了。现在,它叫蚊香蛙。

    一击得手的蚊香蛙,没有给对手毒刺水母留下任何机会的意思。在毒刺水母刚从被摔得晕头转向的状态下回过神来,一道水流就如活的水蛇一般缠上了它的身体,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它绑了个结结实实,远比它之前绑蚊香蝌蚪时要结实得多。

    下一刻,只见蚊香蛙大手一挥,时间宛如被按下了倒播键,无数的水珠从沙地中升起,重又回到半空,每一滴都散发出晶莹的光泽,仿佛之前的落地只是一场幻觉。

    然后,所有水珠开始统一地伸长,再是凝结,就在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密密麻麻的冰刺就将毒刺水母团团围住,而且所有的锋芒,都直直地指向它。万刃所指的森寒,让毒刺水母一下子如坠冰窖,身体不由自主地僵住,倒是省下了水流缠绑的力气。

    “我去,暴雨梨花针啊!”王圣自己也被蚊香蛙的大手笔吓了一跳,进化之后,蚊香蛙可支配的冰刺数量大幅增加,望着这多到让人毛骨悚然的冰刺,王圣脑子里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冒出了这么个念头。

    不过很明显,蚊香蛙唤出的冰刺,绝非只有区区二十七枚的数量,一眼看去,至少也是翻倍有余。如此之多的数量,带来的是巨大的压迫力,不说首当其冲的毒刺水母已经无法动弹,就连旁观的人也都个个汗毛倒竖。

    伴随着最后一枚冰刺的成形,蚊香蛙的大手猛力一握,同一时间,所有冰刺微微一颤,像是士兵收到了命令,一同齐齐飞出,直直地扎向了看上去已经无力反抗、任人鱼肉的毒刺水母。

    绿衣大妈吓得闭上了眼睛,她已经可以想象,在如此之多冰刺的攒射下,毒刺水母必然是被秒杀的命。可当耳朵里传来一阵阵的惊呼声时,她还是忍不住把眼睛睁开了一道细缝,然后,她的眼睛就睁圆了。

    毒刺水母凭借着两根巨大的毒刺,依然站立在了场中。所有的触手扬起,不停地挥舞,在它的周身形成了一道网一般的防护,抵挡着铺天盖地射来的冰刺。不时有触手在舞动中僵住,然后被白色的冰霜迅速覆盖,变成了一根又一根冰雕。

    绿衣大妈之前吓得闭上了眼,但别人却看得真切,在蚊香蛙射出冰刺的一刻,之前还表现得吓破了胆的毒刺水母,眼神一下子从畏畏缩缩变得平静如水,全然不复先前的无用模样——它在伪装!

    已经到了见分晓的时刻,毒刺水母也就不再客气,略一挣扎,就从被捆的状态下挣脱了出来,之前它的伪装僵硬,倒是有一大半是为了放松蚊香蛙的警惕,免得它把自己绑得更紧的。

    然后,就有了绿衣大妈看到的一幕。(未完待续。)

    ps:  星期六,动迁组的人在窗前制造了一整天的噪音,吃喝拉撒睡通通大受影响,头疼到现在还没缓解的迹象,有人称拆迁为最具有中国特色的强制性合作,真是一针见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