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宠物小精灵之自行圣道 第九章 武士的挽歌,常磐森林之战(三)

时间:2017-10-30作者:嘻哈努力

    寂静,现场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所不同的是,王圣是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他之前完全是抱着尝试一下的想法。可没有料到,波波的表现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而他设计的电光连闪也具备了相当理想的威力,这两点收获远比胜了这场比赛更让他开心。

    与之相反,武士装少年的脸色可以说一下子就变得通红。如果说之前大甲败给小火龙之后,他心中还抱有一丝幻想的话。那波波对大针蜂的完胜则让他清楚地认识到,对方对于他,不仅仅是属性上的优势,而是在除等级以外的几乎所有方面压倒性的优势。无论精灵的战斗意识、战斗本能,还是训练家的培养能力、战术素养,乃至配合的默契程度,自己都只有仰望对手的份。虽说他手里还有两只精灵,可他却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自己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

    小雨和小玫倒是没有想太多,她们因为连续不断的吃惊,暂时还没有心思想别的。

    接下来的一战毫无悬念,少年拿出的派拉斯被王圣换上场的小火龙用最简单的火花生生放倒,自始至终没有给小火龙造成哪怕一丁点的威胁。

    王圣早早地换下了小火龙,换上的波波已经开始在场上盘旋了起来。此刻的他无比轻松,看着对手从空着两格的腰带上拿出的最后一个精灵球,他已经坚信自己不会输了。只是现在的他,想的是做一件临时起意,并不在原本计划里的事情。

    “交给你了,铁甲蛹!”少年终于还是派出了最后的铁甲蛹,虽说希望渺茫,但他还是想搏一下,就算能胜一场,也不算辱没了武士的名头。

    只可惜王圣早就知晓了他的安排,何况他这次要来,就是为了踩武士来的,都已经到这地步了,就更没有中途而废的道理,就更别提他还想着新添的临时计划了。

    “波波,翅膀拍击!”王圣嘴角微微翘起,下了这么一个指令。同时看了看对手,对方果不出其然地眼睛一亮。

    就在波波高速靠近,准备用闪着淡青色光芒的翅膀击向铁甲蛹时,少年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的还有王圣的。

    “吐丝!”

    “高速移动!”

    铁甲蛹的吐丝速度已经很快了,但遗憾的是,波波还是在即将被丝线命中的时刻闪了过去。

    “连续吐丝!一定要缠住它!”少年很清楚,如果这点做不到,铁甲蛹将彻底沦为波波的靶子。

    “高速移动!”王圣的笑容中带上了几分阴险。

    片刻之后,铁甲蛹吐出的丝线几乎铺满了地面,可没有一点粘到波波身上。这时候,王圣的计划也开始了。

    “各个方向,烈暴风!”随着烈暴风的奏效,所有的丝线都被吹起,并随着风势,盘旋着裹向了铁甲蛹本身!

    “糟了!快变硬!”少年知道以铁甲蛹的速度肯定逃不脱风中丝线的缠绕,唯有寄希望于增强防御,再等待机会。

    但残酷的现实很快打破的他的理想,随风飘舞的大量丝线将铁甲蛹缠成了一团乱麻,完全动弹不得。

    而王圣的指令此刻也已下达:“翅膀拍击,注意逐渐转换成钢铁之翼!”

    “什么?”武士装少年和两位女孩又一次被惊到了,如果他们有眼镜,此刻只怕已经跌得粉身碎骨了。敢在对战时练习新技能,真不知道该说胆大好呢还是嚣张好。反正王圣的表现已经严重地考验了他们的神经强度。

    就这样,三人只能一脸无语地看着波波拿铁甲蛹练手,直到最后,波波不出意料练成了钢翼,并顺利解决了已经被它折磨了许久的铁甲蛹。

    直到波波用闪耀着银白色光芒的翅膀将铁甲蛹彻底解决后,武士装少年就像全身骨头被抽走一样瘫倒在了地上。他明白,自己败了,而且败得很惨,是属于那种被完爆的情况。

    他始终没有放弃,坚持到了最后。可等着他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惨败,一直以来内心坚持的所谓武士道精神被彻底击得粉碎。

    他呆呆地望着对面意气风发的王圣,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情绪失控了。他冲动地拔出刀,指着王圣:“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四只精心培养的精灵,连伤到你的两只精灵都那么难?我不信,我不相信!”

    “小圣!”看到少年行为失常,一旁的小雨和小玫大吃一惊,赶紧跑了过来,想要帮助王圣。

    王圣看到少年拔刀,先是一愣了一下。可随即,一丝愤怒和狠戾在眼底一闪而过。他原本想着见好就收,只是对方这种近乎无赖的疯狂触动了他心底最深处的那一丝不快。但在小雨和小玫面前,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只见他轻轻推开来到他身边的两女,慢慢地走到少年的刀锋前,伸出手,不屑地将带着轻微抖动的武士刀拍向了一边。随着“哐啷”一声,武士刀脱离了少年不停颤抖着的手,掉到了地上。

    看着少年一阵失魂落魄的样子,王圣不屑地俯下身,低声说到:“精灵多如何?等级高又怎样?培育和战斗都杂乱无章,你能赢才怪了。你的精灵原本不错,可惜都被你给耽误了,个个都和你一样,成了只会猛冲送死的武士!顺便告诉你一句,我最烦武士!所以我对武士的态度很简单,见一个,踩一个!”

    说着,他只觉得身体里好像有什么打通了一样,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他心知导致自己如此执着要赢的心结已经解开,就再也不管少年的反应,回头招呼着两女离开了这里。他心里清楚,如无意外,这个作为自己最讨厌的角色之一的武士装少年,将再也不是威胁。

    空旷的空地上,只有一个穿着武士铠甲,身边落着一把武士刀的少年瘫坐着,周围只有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像是在奏响一曲武士的挽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