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宠物小精灵之自行圣道 第四百二十章 不同的燃尽,被拖下水的比雕

时间:2017-11-09作者:嘻哈努力

    <content>很快的,王圣发觉了一点不一样的地方。燃尽本身是属于能量攻击,这类技能通常的表现是能量外放,火系自然是各种各样被放出的火焰形态。然而从“火焰鸟”的这番表现来看,它很聪明地把燃尽产生的火焰纳入体内,将原本的能量攻击模式硬生生转化成了物理攻击。这样做的目的倒是很简单,毕竟之前用过一次燃烧殆尽,自身的能量攻击力有些不尽如人意,现在这样可以尽可能地扬长避短——毕竟可以说是最后的一击了。这一击之后,无论胜负,它都将暂时失去火焰属性,这对于它来说无异于是压了自己全部身家的放手一搏,结果是非胜即负,没有任何回旋与妥协的空间。恍惚间,在已经似乎将自己的实质身体变得火焰化了之后,“火焰鸟”好似化成了一颗热力奔涌的火流星,以一种像是要焚灭一切的气势,浩浩荡荡地冲向了雕。“噼”没等王圣发声,雕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啼鸣,伴随着这声啼叫的,还有它身周那一股接着一股翻涌的无形波动。这些波动在出现之后,循着一个方向,在雕的体外旋转。很快的,它们与周围空气的相互扰动带出了丝丝雾白色,也让人看清了它们的存在,那分明是浓重到近乎实质的力之澜流。到了这会儿,雕的应对方式自然也是呼之欲出了。终极冲击在面对“火焰鸟”最后的一击时,雕没有回避,更没有退缩,而是骄傲地如同进行决斗的骑士一般,选择了以最强大的力量,从正面全力硬撼对手。如果对手是真正的火焰鸟,它或许在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还会犹豫一下。可面对眼前这样的对手,之前在对抗不落下风的它,终于还是毅然地选择了正面应战。天空,两个身体正在高速接近,一个携带着摄人的炽热,另一个则内蕴着恐怖的巨力,两股力量间的空间被不断压缩变小,看去竟给人一种非常难受的诡异感觉。终于,两者在经过了短暂的飞行之后,在场地正方的天空轰然碰撞到了一起,带起的声音沉闷而又洪亮,直震得人头昏耳鸣。紧接着,一声堪炸弹爆破的巨大爆炸声响起,真正诠释了震耳欲聋的意义。在别人都捂住耳朵忍受巨响的时候,王圣和南波狂却是场内仅有保持着对形势专注力的两人,距离爆炸心最近的两人,硬是在巨大的声浪气浪冲击下将双脚牢牢钉在了原地,并目不转睛地关注着形势的变化。两个身影无力地从爆炸心朝着地面坠落,正是全力对撞后因脱力而导致无法再保持悬停空的雕和“火焰鸟”。这时的它俩,浑身焦黑处处,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模样,要不是轮廓还能依稀看出一点原本的影子,只怕谁也不会把它们和原先那威风八面的形象联系起来。这时候它俩的样子,已经不是单纯用一个狼狈足以形容的了。雕自不待言,终极冲击的后遗症和破坏光线一样,都是短时间内身体无法动弹,而它又不是像破坏光线那样的远程攻击,可以预先作好准备,所以这时的雕只是非常勉强地将翅膀张开了一点,算是借到了少许爆炸气流带出的风力,让它不至于垂直下落,而是带着少许的角度,斜斜地朝着下方坠下。“火焰鸟”也好不到哪里去,将燃尽强行改成物理攻击的后果,是虽然避免了威力不足的弊端,但却带来了更多无法预知的负面作用。这时候的“火焰鸟”,浑身的难受感觉跟潮水一样地往涌,让它随时都有昏过去的可能,连带着精神都是有了些恍惚。朦朦胧胧间,它依稀看到不远处和它一样正在不断落下的雕,此时正一副努力想要尽快恢复行动能力的样子,这般模样让它悚然一惊。刚才的碰撞,双方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但这对于“火焰鸟”而言,本身是失败。在这之前双方的交手,要知道它算是处于相对下风的一方,刚才的那一击,也是为了扳回甚至弥平形势所作的努力。可是现如今,这一回合的交锋依旧是平手,它却丧失了最重要的火焰属性,那么接下来,对手一旦恢复了行动能力,等待着它的将只有落败一种可能。要动手,只有趁现在对手无法动弹的机会了。问题是,对手不能动是不假,但它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行动能力还算正常,可要是论起出手攻击,还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不对,真要说起来,现在的身体状态,倒还是真的有一招能勉强用得。强自调整了一下身形,“火焰鸟”原本垂直下坠的身体,开始以更大的斜线下坠,并不断地朝着雕靠近过去。“这是……该死”王圣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但却无能为力,只有眼睁睁看着两者间的距离越来越小,直到碰撞在一起。舍身冲撞拿出拼命的劲头猛地撞向对手进行攻击,自己同时也会受到不小的伤害,这是舍身冲撞。在撞击发生的那一刹那,两个身体同时以更快的速度坠落地面,直至撞出一片烟尘。看着这一幕,王圣没有像往常那样表现出紧张的态度,反而是一反常态地仰天长叹了一声,看得旁人都是一阵不解。烟尘散开,落在地的双方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看着即将到手的胜利被这样夺走,王圣除了翻白眼之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以他的眼力,当然不难看出,要是没有最后那一下子的舍身冲撞,雕也许有八成以的取胜机会。可是人家把握住了最后的机会,硬是把已经到手一大半的胜利从他手夺取了一半。面无表情地将雕收回,王圣在将精灵球放回腰间的那一刻,终于还是忍不住轻叹了一声:“你这家伙,还是有些冲动了啊”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的语气却没有一点责备的味道。雕最后时刻选择用终极冲击的确是冲动了点,但王圣更看重的,是它那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气魄,这可是在对真正的神兽时,也同样算得最有意义的质。毕竟现在不之前,精灵们有不少实力都已经初步成型,可以适当考虑在必要的时候,选择一些硬碰硬的打法了。他这边带着矛盾的心情思量着,别人都已经有些看傻了。“我说,那真的是雕吗?”“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以是目前出现频率最高的对话,很多人在见识了雕的表现之后,开始对自己之前的某些认知产生了怀疑。更有甚者,一些感情较丰富的训练家已经在抱着自己的雕在那里痛哭流涕了:“对不起,伙计,是我没用,让你的实力根本达不到那个程度,是我拖累了你啊”敢情是他们把自己雕的表现赶不王圣的雕当成了自己的错,正在那里捶胸顿足呢浅红道馆,刚刚好不容易解决了来犯的火箭队员没多久,现任道馆馆主阿杏正对着镜头的王圣感叹着:“现在看起来,老爸当初真的应该想办法让他来学忍术的,至少雕的那一手隐身术绝对能说明问题”“行了啊”阿雅适时地一个爆栗把她从感叹弹了回来,“你觉得凭他的师承,有多大可能会来学忍术?还有,你该不会忘了我们当前亟需要做的事情了吧?”“怎么会呢?”阿杏摸着脑门,不好意思地说道,她当然不会把之前她却是有那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忘了的事实说出来。“那行了,走吧”阿雅这时候倒是阿杏看去更有那么几分道馆馆主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几乎在差不多的时候,都城瀑布。阿桔在水下不断前进着,而水面之的两岸,龙星等一众火箭队员则是小心翼翼地搜索着。只是看他们那狼狈的样子和小心的姿态,与其说是搜索,或许说是防备大概会更贴切一些。“坂木那个混蛋还真看得起我,找来的这帮家伙实力倒还有几分,关键的是难缠得紧,只希望这次的水遁之法能甩掉他们,否则再这么没完没了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一边想着,身形又快了几分。像是一条动作流畅的游鱼,阿桔游动着消失在了水下。“嗯?”王圣忽然有所觉察似的,抬起了手腕,那块智能手表正发出一个让他有些意外的提示信息。“有程序包传送过来,但是因为信号干扰,导致传输速度大幅减慢?能不被屏蔽已经不错了,不过这是要闹哪样?”从传输方特征来看,估计是希鲁夫公司那边的手笔,想来是他们给自己帮的忙吧?然而按照这个传输速度,王圣很怀疑能不能在自己需要的时候传输完毕。“罢了,还是别指望的较好。”</conte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