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宠物小精灵之自行圣道 第四百一十九章 囚笼与脱困,孤注一掷

时间:2017-11-09作者:嘻哈努力

    <content>在火红色的球体内,雕的行踪终于开始变得有迹可循。不同于平常无色透明的空间,在高温环境下,气流的走向也变得有些不同,雕的飞行轨迹不再若隐若现,而是慢慢变得有连续性,也容易捕捉了不少。再一个,热风的高温也拉高了整片空间内空气的温度,无形迟滞了几分雕的飞行速度,也令它利用高速隐藏自己的做法变得愈加艰难。果然,雕的身影开始在空间变得可以捕捉,它现出身形的时间更长了一些,也相应地连贯了不少。呼在雕初步显露形迹的下一秒,已经分列两侧的“火焰鸟”齐齐一张嘴,喷出了一个火焰构成的“大”字。大字爆,还是双份的不过这还不是看点,之后的演化才更让人目不转睛,以至于很多人的姿势都暂时性定格了。两发大字爆,没有采用最简单粗暴的合围攻击方式,而是像两只大手似的交互一握,竟生生构成一个火焰囚笼,将雕困在了间。“好算计啊”王圣看着南波狂,语气里的讽刺意味隔老远都能听得出来,“为了求稳妥,甚至不惜以两个大字爆为代价来困住雕。那么想来,接下来应该是石破天惊的攻击了?”南波狂罕见地没有搭理他,而是自顾自地认真盯着天,不过脸的得意劲那是一目了然。几乎是毫无间隙的,在火焰囚笼困住雕之后,两只“火焰鸟”又是整齐划一的一个张嘴的动作,同时它俩的身还泛起了让人心悸的红光。雕也没闲着,刚被困住伊始,它刹住了身体,转而调动起身体周围的气流,给自己的体表往加码。跟说好了似的,双方竟然在同一个时间点一并发动。两只“火焰鸟”的口,两道热力磅礴到令人恐惧的火柱,带着少许的螺旋,以势不可挡的姿态,从两侧一齐袭向了雕。火系攻击技能燃烧殆尽,又称过热,使用者首先调动起体内全部的热力,然后将其一同释放出来攻击对手,威力之可怖当然是不言而喻,但相应的,使用过后自己的能量攻击力会因为这种拼命的方式而大幅下降。这种技能的后遗症有些麻烦,所以通常是最好一击解决问题,南波狂这次也算是煞费苦心,困住了雕之后再亮刀子,求的是一击奏效,尽可能给予雕最大的伤害。然而很遗憾,他再一次失望了。燃烧殆尽刚刚出口,雕的身形已经在观众的一阵惊呼冲破了火焰囚笼,没有表现出一点受创而导致的行动不便的样子。此时的雕,体表如鳞片般排列着密密麻麻的风刃,将它完美地保护在内,并毫不留情地切割着一切可能对它造成伤害的外来因素。自由之翼下一刻,汹涌的燃烧殆尽已经火速杀到,但为时已晚,大家都看着真切,那两道令人惊惧的螺旋火柱几乎是擦着雕的身体划过,打在了空处。“咯”的一声,王圣的耳朵里传来了准确无误的咬牙切齿声,南波狂已经被看似近在咫尺实则却仍是难以企及的机会给折磨得快疯了。他不是没设想过雕脱身的可能,但那也是付出一些代价替身,谁知道雕会剽悍到这个份,直接牛气冲天地那么笔直杀出来,让他的设计全都打了水漂——其还包括不少后续应对。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发疯,雕接下来的表现让他着实出了一身冷汗。身周轻风涌动,雕的身影再度变得模糊而难以看清,这次不同于之前的速度取胜,而是纯粹视觉消失,连周围的热风环境都无法影响到它,这才是真正令人惊悚的。曾经在浅红道馆惊鸿一现的风隐,在经过了这段时间雕的刻苦练习,终于有了足堪应付大场面的底气。果然,已经成气候的风隐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这是什么技能?怎么可以做到完全隐藏身形的?”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同一个想法。很可惜,他们暂时是没法得到答案了,而知道内幕的几个人,也都没条件去告诉旁人。风隐状态下的雕,全然没有之前的风风火火,但却转变成了另一种更加可怕的风格,像是阴暗伺机而动的刺客,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十拿九稳的致命一击。南波狂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赶紧忙不迭地让“火焰鸟”赶紧散开,同时还有些慌乱地让它们赶忙防守,先躲过这不用猜都知道很要命的一击。要说起来,“火焰鸟”的反应已经够快了,差不多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天空的两个身躯都已经顶了反射盾——尽管后来到一切证明这并没有什么用处。岩灰色的光球像是从异次元袭来似的,冷不丁浮现在其一个火焰身躯的背后。悄无声息,但却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它的身,毫不客气地在第一时间内将其打成了片片纷纷扬扬落下的火花。只能削弱物理攻击的反射盾面对属于能量攻击范畴的原始力量,显得没有丁点用武之地。只一击,雕用模仿来的原始力量成功地找了那个化身,并一招把它打成了碎片。“不可能”南波狂这下是真的被惊到了,“你是怎么看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的?”他对于火焰化身这招可以说相当自信,之前的尝试也证明了其效果,能一度把雕逼入困境是明证。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是打蛇打七寸的狠招,直接秉承着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思路,硬是直接干掉了火焰化身。“哼”回答他的疑问的,是王圣的不屑哼声,“样子再逼真,假货终究真不了。别忘了,我也是和正牌火焰鸟打过交道的,你手的这只假货,样子算再像,也永远复制不了那股子神兽独有的神韵,更不用提那个假货造出来的假货了”“你这混蛋,你这是在小看我的火焰鸟吗?”南波狂攥紧了拳头,面孔涨得通红。“不不不,我想你是误会了什么,”与他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王圣那一脸的云淡风轻,“我只是给出恰如其分的评价而已。”南波狂终于忍不住发了疯:“气死我了火焰鸟,咱们和他们拼了”与他的声音相呼应的,是“火焰鸟”的举动。在一声长啼过后,它开始头也不回地朝着高空一个劲猛冲,而被雕击散的火焰化身,那纷纷落下的火焰这时也跟被什么吸引住了似的,全都停止了下落,而是跟着它的身影,循着它的飞行轨迹一路跟着向飘去。乍一看,倒颇有几分百川汇海的影子。“终于要拼命了吗?”王圣看到这一幕,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紧张,反而看去有几分兴奋。不只是他,连雕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甚至它还不等王圣的指令,一并跟着飞了去,只是保持了一定的横向距离而已。当飞到一个相当的高度之后,两者相继停在了空。那些细碎的火花,也已经汇集成了几道涓细的火流,相继纳入了“火焰鸟”的体内。当最后一点火焰也被吸纳之后,“火焰鸟”身果不其然地窜起了冲天的烈焰,而且这股烈焰还不仅仅是冲,更是以它为心,向着四面八方全面铺开。不一会儿的功夫,汹涌而出的烈焰在“火焰鸟”的身体外围,构筑出了一个火焰巨鸟,那一双巨翼每一次扇动,都足以让人感觉到窒息的热。“嗯?”王圣眼睛一眯,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劲。这种方式,和炎龙强击的模式很是相近,但他敏锐地感觉到,这里面有本质的不同。构成火焰巨鸟的火焰,内里很是狂暴,不可能维持太长的时间,如果想光凭这个击败雕,那纯属痴人说梦。果然,在下一刻他的感觉被证实了。火焰巨鸟只是昙花一现,那些火焰像是个硕大的气球一般,只是在外露了个脸,干脆利落地再度收回了“火焰鸟”体内。刺眼的光芒,开始从“火焰鸟”身亮起,那种红黄相间,却又并不算橙色的炽烈光芒,让人们几乎一致地第一时间里想到了爆炸,还是最强烈的那种。随着光芒的出现,“火焰鸟”的身体也随之变得有些晶莹剔透的味道,宛如一个金色和赤色交融的琉璃艺术,在美轮美奂的灯光照射下的感觉。强大到无以复加的热力,再配身体的这种变化,王圣终于从记忆深处锁定了最大的怀疑对象。“难道是燃尽?”火系攻击技能燃尽,使用者以接近透支的方式释放出体内所有的火焰能量,从而给对手造成绝大的伤害,可是使用的代价也极为惊人,竟然是使用者将会在短时间内丧失火系属性。这,是孤注一掷的最终之火。</conte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