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 第416章 最后一句才是关键

时间:2019-05-11作者:卷帘西风1

    ..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

    一直等到快七点,李云鹏才匆匆赶到了,一进门,便笑容可掬的对谢东道:“不好意思啊,小谢,临时有个会给耽误了,让你久等了。”

    跟在身后的报业集团郭主编也附和道:“谢老师啊,你面子可真大啊,这一路上李部长没少催司机快开,就差为你闯红灯了。”

    一听这话,他赶紧陪着笑脸,谦恭的说道:“这事闹的,您是领导,整天那么忙,我闲人一个,等一会儿太正常不过了。”

    李云鹏哈哈一笑,上下打量了他几眼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胖了呢。”

    “是吗?”他挠了挠头道:“去年您见我的时候,正好是刚从r国回来,那段时间折腾的,人也可能瘦一点。”

    李云鹏点了点头,转身对郭主编和丁苗苗道:“你们恐怕还不知道吧,咱们这小谢同志可不简单,去年曾经协助公安部刑侦总局破获了一起国际制贩毒大案,打掉了盘踞东北亚多年的章鱼犯罪集团,刑侦总局的领导特意给颁发的奖金和证书呢。”

    出于对自己的保护和公安部门的要求,他很少在外人面前提及这件事,今天李部长突然提了起来,不由得一愣,只是憨憨的笑了下,并没用往下接。

    “要不是涉及到个人安全和一些保密限制,完全可以大量宣传一下的。”李部长感慨的道。郭主编连连点头,丁苗苗则微笑着瞟了他一眼。

    不大一会,菜肴摆上,李部长不喝酒,他们几个自然就都免了,每人要了杯鲜果汁,大家边吃边谈了起来。

    话题很快就聊到了两本医书上,李部长详细的询问这两本书的情况,最后沉思片刻,这才缓缓说道:“我不懂医学,所以,不对奇穴治疗本身发表看法,但从这两医书的社会意义上看,还是非常有价值的,如果能公诸于世,至少对完善祖国的传统医学是有相当贡献的。”

    这个评价,出自市委宣传部部长之口,算是很高了,丁苗苗则不失时机插了一句:“李叔,有关这两本书,其实还有好多故事,非常曲折精彩。”

    李云鹏微微点了点头道:“这个我清楚,对有关小谢的报道,我还是很关注的,只是他肯将如此宝贵的资料公布出来,确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说实话,很了不起啊。”

    谢东赶紧连连摆手道:“没您说的那么高大上,只是我水平有限,不愿意让祖师爷传承了千年的技艺在我手里没落罢了。”

    “你看,这不就说到点子上了吗!”李云鹏笑着道:“什么叫觉悟,这就叫觉悟呀。咱们民间有句俗话,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所以自古以来,中国人无论干什么,都讲究留一手,于是,很多传统文化中的最精髓的部分,就这样一点点的流失掉了,就算在今天,我们中的好多人还是这个态度,动不动就讲什么秘不外传,实际上,这是非常不利于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展的,在现代科技下,没有什么是绝对的秘密,想靠保守秘密来独占市场份额是不现实的,最后只能被市场淘汰,这个道理,用在中医身上也是一样的,揣着秘方守着绝学,就以为天下无敌了,那是很可笑的想法,要发展,就得与时俱进,否则,不是被淘汰,就是自我消亡了。”

    其实,如果不是张力维逼得太紧,甚至有了生命危险,他压根没想到要将书公诸于世,所以,李云鹏的这番总结,着实让他心里不安。有心解释几句,可又怕打了领导的脸,只好咧嘴嘴干笑了下,并没敢往下接。

    见李部长的兴致挺高的,他便试探着说道:“您可能还不知道,目前我还有一场官司,就是有关这两本书的。”

    李云鹏听罢一愣,示意他说下去,他便赶紧将自己与孙可鑫的诉讼大概讲了一遍,因为是初次打交道,他没敢把事情说得很透彻,对张力维在幕后操纵等等只字未提。

    “也不知道为什么,二审迟迟没有宣判,律师也追过多次了,但中法那边始终没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能不能请您过问一下,毕竟这场官司,关系到这两本书的归属权问题。换句话说,按照一审判决,这两本书现在应该是归孙可鑫所有的,所以,我急需二审的审判结果,否则,下面的很多事情都无法操作了。”

    听说还有官司,李云鹏不禁皱了起了眉头,沉吟了片刻,才很谨慎的道:“我对司法工作不是很熟悉,认识的人也不多,这样吧,等明天上班,我请示一下分管政法的许书记,让他给问一下,不管输赢如何,就这么一场普通的民事诉讼,至今悬而未决,本身就有点不正常。”

    “那就太好了,我先谢谢您了。”谢东连忙说道:“这点事,拖得时间太长了,从一审到现在,小半年的时间了,都成了我一块心病了。”

    “是啊,李叔叔,他的这场官司,我从都到尾都有跟踪报道,其实,这里面涉及到一位比较敏感的人,所以我怀疑是他在暗地了做了手脚,干扰了法院的正常审判。”丁苗苗插了一句。

    李云鹏看了她一眼,眉头皱得更厉害了,略微沉吟了下才道:“是吗?还有这种事,那你具体说说。”

    这位李部长是关老在位时提拔起来的干部,所以丁苗苗跟他比较熟悉,说话当然没什么顾忌,直接便将张力维在暗中操纵的事说了出来。李云鹏听罢,淡淡的笑了下道:“我当是什么敏感人物,闹老半天是这位张老板,不过看起来,这场官司确实不简单啊。”

    “不仅仅是这个案子不简单!”丁苗苗一时兴起,索性将张、孙两家的恩怨详细讲了一遍,李云鹏听得聚精会神、津津有味,等丁苗苗说完,这才长叹一声道:“真想不到,这两本书还有这样传奇的一段故事,国仇家恨、可歌可泣啊!如此说来,能传承下来真是不容易啊,要从这个角度上说,小谢把全书内容公诸于世实在是一件大功德啊,我看明年当选省城的十大杰出青年都没问题。”

    谢东一听不由得有点慌了,这种沽名钓誉的事岂不是太过分了,于是赶紧摆手:“您可别拿我开心了,我没那么高的觉悟,说实话,之所以想公开书的内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张力维逼得太紧,实在不堪其扰,才有这个念头。”

    李云鹏低头想了下,微笑着道:“我认为这么说不全面,首先是为了弘扬民族文化,保护和发掘传统医学技法,其次才是因为张力维,应该二者兼而有之。”

    丁苗苗和郭主编马上表示赞同,搞得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苦笑着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当领导的说话,咋都一个腔调呢,动不动就给上线拔高啊......

    “除了暗中操纵这场官司,张力维还对你做过些什么呢?”李云鹏问道。

    他叹了口气道:“能用的都有上了,一开始想明抢暗偷,然后又出高价要买,最后还要搞合作开发......”说道这里,他略微犹豫了下,觉得不宜在李部长面前说得太多,于是便收住了话茬。

    “总之,我是真有点抵挡不住了,所以,才想将全书内容公开,彻底了却了张、孙两家人几代的恩怨,给这个历史悬案划上一个句号,而且,这样做也有利于祖师爷传下来的神技发扬光大。”他斟酌着说道。

    李云鹏没用插言,只是默默的听着,见他讲完了,这才说道:“我觉得你在将两本书公诸于世的同时,也应该将这些事写出来,让更多人了解这段曲折的历史。”说完,扭头对郭主编叮嘱道:“老郭啊,这是个很好的宣传点,你和出版集团在好好研究下,先搞一个初步方案。”

    “这不妥当吧,毕竟涉及到张家和孙家的私人恩怨,由我一个外姓人来公布,是不是有点......”他犹豫着说道。

    李云鹏却不以为然,他的道理也非常充分,这是两家人的恩怨不假,但也有民族大义在其中,当然,有关历史真相,须由出版集团方面委派专人进行调查,一定要尽量还原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如果觉得由一个外姓人公布不妥当的话,那就以出版社的名义编撰,这样任何人也挑不出啥来。

    这个提议当然令郭主编非常感兴趣,于是围绕着这个话题又聊了好长时间,最后李云鹏看了眼手表道:“时候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说完便站起了身。

    众人也赶紧跟着站了起来,只不过谢东有点发懵,这是啥意思?大张旗鼓的把我找来,东拉西扯的说了半天,好像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呀,难道这位李部长闲得没事干了?

    一直到快要上车的时候,李云鹏握着他的手,语重心长的说了一番话,才让他明白了这顿饭的真正目的。

    “我听说,省中医研究院和市卫生局都想引进你这个科技人才,有这么回事吗?”他微笑着问道。

    谢东点了点头,不知道这位领导到底是啥意思。

    “我希望你留在市里,省中医研究院只是一家普通医院,从个人发展的角度上看,市卫生局才是更好的平台,毕竟是政府机关,有一定的职能权限,利用好了,对将来的挖掘整理工作还是有很大帮助的,当然,这是我个人意见,仅供你参考。”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