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 第343章 开始测试

时间:2019-05-11作者:卷帘西风1

    方冠英是个倔脾气,当然,之所以脾气倔,更主要的原因是缘于自信,毕竟从医四十多年,虽然明知道测试有一定难度,但还是认为自己能够应对得了。

    吃过午饭,稍事休息之后,大家又回到了会议室,进去之后才发现,三十多名受试女性已经坐好了,谢东大致看了看,这些女性基本都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从外貌和体型上,根本无法判断是否怀孕。

    方冠英很有风度的走上讲台,还没等说话,于华南便将一摞表格递了过来:“方院长,我们已经给三十位受试者编号了,这是她们的号码,你可以按任意顺序开始,诊断结果直接填在表格里,诊断一个,由市公证处的工作人员封存一个,全部诊断结束之后,再当众宣读结果。”

    方冠英接过表格看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有人搬来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请他先坐好,然后公证处的工作人员登上讲台,出示了相关证件,又重新讲解了一遍规则,直到方冠英和受试女性全都明确表示听懂了,这才宣布,测试正式开始。

    前五位女性,他号得非常快,平均一个也就半分钟左右,显得信心十足,可从第六个开始,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到第十位受试者的时候,两只手都号过了,足足过了两分钟,却仍然迟迟没做出判断。

    会场里非常安静,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谢东清楚的看见,方冠英的鬓角开始有汗珠儿了,脸色也越发难看,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显得有些吃力了。

    诊脉虽然不是体力活,但脉息的变化是何等细微,几乎只在毫厘之间,要想做出准确的判断,必须全神贯注才行,而平日里号脉,都是一边询问病情一边进行的,有患者的口述症状,在配合脉象上的变化,当然要放松很多,可现在一句话不能说,只能集中精力去扑捉那种细微的变化,一个两个还可以,多了之后,情绪自然会有所波动。更何况测试关乎自己和中医的名誉,即便是见过无数大场面,但他还是紧张到了极点。

    人往往是这样,在放松的时候,神经敏感而活跃,而只要一紧张,不论是反应还是触觉,都会受到影响,而这对诊脉的人来说,则是非常致命的。

    是不是好中医,一定要先看手。中医大夫的手,一般保养得都很好,为的就是有敏锐的触感,如果你遇到一个中医,手上的皮肤粗糙,手指还生有老茧的话,那就一定是个骗子。

    方冠英的手保养的非常好,连指甲都修得整整齐齐,可是随着他心态的变化,这只曾经为无数患者把过脉象的手也开始有些微微发抖了。第十位受试者,他足足用了五分钟,等第十一位坐到对面的时候,他先是示意稍等一下,然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站起身来,在场边稍微活动了下,深深吸了一口气,才重新开始诊脉。

    谢东能感觉到他的焦躁,那是一种气场的感应,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这一次,他耗时更长,左右手分别号了两遍,仍旧没有得出结论。谢东的心中忽然一沉,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妙,还没等想出对策,却见方冠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身形似乎有点不稳,他一只手扶着桌子,支撑住身体,脸色瞬间就变得惨白。

    “等一下!”始终密切注视场上局势的高芷贞突然喊了一句,随后三步并做两步的冲上了讲台,谢东见状,也赶紧跟了过去。

    “方院长,你没事吧。”高芷贞压低了声音问道。

    方冠英没有说话,只是瞪着两只眼睛,紧咬着牙关。

    “先休息一下。”高芷贞不容分说,搀着方冠英便往台下走去。不料那个嚣张苹果却站了起来,大声喝道:“这算什么?弃权还是认输?”随后也有人跟着起哄,会场里顿时乱作一团。

    谢东一见这小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现在看着他上蹿下跳的样子,更是火往上撞,根本没多想,冲着他就吼了一句脏话:“闭上你的逼嘴!”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吼声会如此之大,而且极具穿透力,几乎盖过了整个会场的喧哗,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由于和嚣张苹果距离很近,声波竟然将他震得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仿佛不相信这声音是由人类的喉咙里发出来的。

    会场里顿时安静下来,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大家簇拥着方冠英出了会议室,一直到进入隔壁的房间,关好了门,方冠英才张开嘴,一口鲜血猛的喷出来,顿时把所有人都吓傻了。

    所谓急火攻心,其实就是这样。方冠英的脾气本就酸臭暴躁,加上刚刚精神高度集中,一时心神大乱,导致经脉逆行,所以才会口吐鲜血。

    别看都是医生,可这一幕让包括高芷贞在内的所有人都慌了手脚,只有谢东还算镇定,出手便封住了方冠英任脉的几处要穴,先护住心脉,随后再缓缓按摩,一边按摩一边用自己的内力进行调整,大概过了一根烟的时间,方冠英才长出了一口气,脸色也渐渐恢复了红润。

    “测试不能停,我继续来,就是再吐一口血,也不能丢中医的脸。”他挣扎着还要站起来,却被高芷贞硬给按住了。

    “你这个人就是这样,从来不会管理自己的情绪,现在这个状态上去,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使不出来啊。”高芷贞埋怨了一句,然后回头看着众多专家问道:“老方已经尽力了,你们中还有谁能继续做这个测试?”

    众人面面相觑,都没话了,半晌,才有一个人说道:“这分明是个圈套,验孕这种事,谁会用诊脉来判断啊,都是直接化验尿嘛,再说,要是才怀孕三十多天的话,滑脉也出不来啊,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没办法嘛。”

    “你说的那叫屁话,这道理谁不明白,可现在人家提出要测试了,媒体都盯着呢,搞不好还有网络直播,你这么说,不等于是告诉全国人民,中医号脉是扯淡吗?”方冠英立刻怼了一句。那个人也不服气的回道:“可是你这样冒冒失失上台,如果不能通过测试,还不是一个结果?”

    “起码我敢于应战,总比都当缩头乌龟强。”方冠英道。

    “老方,你这叫啥话,谁是缩头乌龟?我看你这是逞匹夫之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个人当然也不服气,两人怒目而视,几乎就要吵起来。

    “行了,都别说了!”高芷贞喝道,随后安排几个工作人员带方冠英回房间休息,她则吸了一口气道:“方院长说得对,必须有人敢于应战,否则岂不都成了缩头乌龟!”说完,狠狠瞪了刚刚那人一眼,转身便朝门外走去。

    谢东很感慨,他对方冠英最初印象并不好,昨天在酒宴上,方冠英和梁辉两个人趾高气扬的样子令他心生厌恶,可今天方冠英的表现却实在令人钦佩,不论品性如何、医术怎样,就凭这份勇气和担当,也足以为之侧目了。

    众人默默的跟着高芷贞回到了会议室,也许刚刚谢东那声怒吼的作用,会场里一直很安静,见高芷贞回来了,媒体记者纷纷将镜头对准了她,于华南也缓缓的站了起来,轻声的问道:“高老师,测试还继续吗?”

    高芷贞轻声咳嗽了下,然后镇定自若的说道:“我很抱歉的通知大家,方冠英先生刚刚身体突发不适,现在已经下去休息了,下面的测试,由我来替他完成。”

    话音刚落,于华南却冷笑了一声。

    “这不符合规则。”他冷冷的道:“既然是比赛,那就要按规则来,否则的话,就失去了意义。要么请方院长继续测试,要么就由公证人员公布测试结果。这没有商量的余地。至于方老师嘛,我还特意为您准备了一个另外的测试,如果感兴趣的话,我们可以继续,只不过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高芷贞身上,她低着头沉思了片刻,从容的说道:“好吧,既然你这样说,那就请公证人员宣布测试的结果吧,至于我,就恭候你的另一个测试了。”

    公证处的两个工作人员随即忙碌起来,在经过一番确认之后,两个人反复核对了医院的化验结果和方冠英的诊脉的答案,最后郑重宣布。

    本次测试共采样三十人,方冠英先生脉诊十人,未完成测试,在测试过的十人之中,有四人和医院检查结果一致,准确率为百分之四十。

    会场上安静了半分钟,随即,还是嚣张苹果带头说道:“这位方冠英号称十二岁就坐堂行医,可如此一个简单的测试,难度降到这个程度,还不能完成,照我看,所谓的望问切问,不过是唬人的把戏而已吧。”

    “你的这个测试本身并不严谨,由此否定中医的脉象之学,恐怕有点狂妄了吧。”一个专家说道。

    “狂妄吗?中医到现在为止,还在用几千年前的理论指导临床实践,岂不是更加不严谨?相比起我们的测试,中医更加狂妄自大,看看你们的中成药吧,所有的药盒上不良反应一项里只写着四个大字:尚不明确,这如果出现在美国,绝对够得上犯罪了!”嚣张苹果吼道。

    “可这是在中国!我们的验方已经传承了上千年,有无数的患者服用过,早就证明是安全可靠的了。”

    “无数患者服用过,就证明是安全可靠的吗?道士炼出的长生不老金丹,也有无数人服用过,甚至连至高无上的皇帝没事还要吃上几颗,难道就可以证明是安全有效吗?作为治病救人的药物,如果连有什么不良反应都不确定,就敢生产出来给患者服用,那不是犯罪又是什么?”嚣张苹果气势汹汹的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