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 第291章 请您说句公道话吧

时间:2019-05-11作者:卷帘西风1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下面,我和小谢同志想谈一些专业性的问题了。”吴老师笑着对宣传部李部长道:“可以将录音设备关掉吗,我觉得已经没必要再录下去了,问题已经很清楚了,或许小谢没有文凭,甚至连执业医师的资格都不具备,但他确实是个非常不错的医生,在某些方面应该比很多体制内的专家学者更厉害一些。”

    李部长也点了点头,将录音装备收了起来,正想再说点什么,不料吴老师又接着道:“是这样,我刚刚说了,我这次来,肩负着好几个使命,有三重身份,现在好了,我就是老刘的爱人,以下时间就算是我们两家人的私人聚会吧。怎么样?魏霞妹子,我千里迢迢的来一趟你们家,难道不打算请我吃顿饭吗?”

    “必须的啊,当时在北京,吴姐对我招待可周到了,现在到了我的地盘,必须让姐姐满意。”魏霞笑着道:“就是姐夫公务繁忙,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啊。”

    这明显是逐客令,只不过说得毕竟婉转罢了,宣传部的李部长和市公安局的同志只好起身告辞,刘副局长和郑钧互相看了一眼,也跟着站了起来。

    “算了,我先谢谢了,不过还确实有事,就不陪你们聊了。”刘副局长说完,低声跟吴老师说了几句,便跟着一起离开了

    见所有人都走了,魏霞马上就开始张罗着订酒店,却被吴老师拦住了。

    “我今天晚上就飞回北京,你什么也不用张罗,还有四个小时的时间,我想跟小谢谈点重要的事情。”

    魏霞被她的态度给闹糊涂了,有点不相信的道:“吴姐,你可别吓唬咱家东子了,他胆小,你说得这么严肃,他可没你想得那么能耐,怂着呢!”说完之后,却发现吴老师的一脸认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便吐了下舌头,笑着道:“好,好,算我没说啊,你们谈,我回避……”说完,抓起手机便回卧室去了。

    “吴老师……”谢东刚一张嘴,却被打断了。

    “我叫吴芷贞,以后你就喊我吴姐,或者芷贞都可以,千万不要再叫吴老师了,我没跟你开玩笑,在很多方面,你确实可以当我的老师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神非常真诚,反倒把谢东弄得有些局促不安了。

    “时间有限,这样吧,我有几个问题,你看看能解答吗?”吴芷贞说罢,也不待谢东回答,直截了当的接着问道:“第一,你刚刚介绍了为患者治疗的全过程,可我却发现你在运针之时,没有考虑到补泻之法,这是你忽略了,还是压根就没考虑呢?”

    补泻之法,是针灸运针的一个重要原则,绝大多数医生在针灸过程中,都要通过对病情的诊断,来决定到底是补还是泻。所谓补泻,其实就是通过针刺的角度深度、时间长短、用力大小,旋转方向等等的调整,来达到补和泻的效果,这在中医针灸中,是公认的原理之一。

    然而,谢东从学针灸那天开始,师父就没这么教过。而且,他没受过正规的医学教育,也只跟孙师父一人学过医术,所以从来没有任何怀疑,始终认为自己所用的针法就是正确的,今天听吴芷贞一问,不禁有点含糊了。

    “补泻之法?师父说那都是扯淡的呀。”他愣愣的说了一句。

    如果换在平时,就凭这一句话,吴芷贞就不会再聊下去了。因为说这句话的人,不是狂妄自大,就是不学无术,跟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但今天不同,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怀着极大的兴趣问道:“是嘛?那你能说说为什么吗?”

    谢东努力的回忆了下,其实这些话题,只是在刚拜师学艺的时候,师父才会偶尔聊上一些,后来几年已经很少提及了。依稀记得当年师父好像跟另外一个江湖郎中辩论过,只不过最终谁也没说服谁,以互相指责对方是个蠢货而收场了。

    “师父说过,针灸之术,贵在用气,而气存于脏腑,运行与经络,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用几根针扎几下,再活动几把就想治病,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他说,针只是先导,行气才是关键,要治什么病,需要调整某个脏腑的平衡,都是要根据实际情况,凭借内丹的辅助方能奏效,而且《鬼王十三针》上所记载的针法,也都没有提到补泻之术,基本都是强调内丹功法,所谓有丹则医、无丹则惘。”

    吴芷贞听得非常认真,她知道,谢东所掌握的技术,很有可能改变整个中医的格局,是完全颠覆性的,而那句有丹则医、无丹则惘,更是令她茅塞顿开,心中赞叹不已。

    她点了点头,又继续问道:“既然你提到了《鬼王十三针》,那就聊聊鬼王常怀之的那两本传世之作吧,怎么样,方便说嘛?”

    谢东已经很久没当着外人的面聊起过常怀之的奇穴治疗理论了,不是不想,实在是有点怕了,这两本被师父奉若珍宝的书,因为自己这张臭嘴到处宣扬,惹来了无尽的麻烦,回想起来难免心有余悸。可面对吴芷贞那双充满诚意的眼睛,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说起这两本书,那话就长了,难免要从头讲起,他一边讲,吴芷贞还不住的提问,由于有点轻微的颈椎病,她索性要亲自体验一下奇穴治疗的神奇之处,谢东也不推迟,毕竟这种病治疗起来比较拿手,于是按住她肩颈处的两个奇穴,屏气凝神,运行内丹之功,一番按摩之后,再看吴芷贞,刚才略显苍白的脸上明显有了血色,人也精神了不少,活动了几下,更加连声叫绝。

    “确实了不起。”她说:“效果非常明显。”

    魏霞闻声走了出来,好像是要说点什么,可看两个兴致勃勃的样子,便什么也没说,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看了起来。

    “其实,相比起针灸之术,我更擅长按摩和点穴,当然,这都是需要配合内丹功力才行的。”谢东低声说道:“不瞒您说,师父他老人家是世外高人,为人处世的原则用世俗的眼光是很难理解的,我当时没什么见识,有点……有点……”说到这里,他一时也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词来形容,最后只是长叹了一口气。

    “有点怀疑,是嘛?”吴芷贞重新坐回到沙发上,微笑着接了一句。

    “是的,不仅是怀疑,甚至有上了贼船下不来的后悔,师父是个绝顶聪明之人,想必是看破了我的心思,所以,我没怎么认真学,他老人家也是马马虎虎的教,现在这点东西,其实是师父去世之后,青云观的玄真道长教得多一些。”他语气沉重的说道:“如今回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啊,后悔当时没好好学点东西了。”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半晌,吴芷贞才又问道:“老刘说的掌心吐火,是不是属丹阳功的一部分呢?”

    谢东赶紧点头,于是又将丹阳功介绍了一番,连自己一口气喝了道观百年藏酒和内丹移宫的事也没隐瞒,听得吴芷贞目瞪口呆。心中暗自赞叹,这就叫机缘巧合、真是天意啊。

    说得再热闹,也没用演示一下最直接。他将手掌伸到吴芷贞面前,运行内丹,须弥之后,一团淡蓝色的火苗便出现在掌心之中,伴随着他的呼吸吐纳而轻轻跳动着,时而活跃时而沉静,吴芷贞看着这一切,眼睛都不肯眨一下,观察良久,竟然试着伸手去触碰淡蓝色的火苗,不料手指还未靠近,一种灼痛便令她本能的缩了回去,惊叹之余,心中更加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真想请你去一趟北京,我公公,也就是老刘的父亲,也是一个内功高手,他练了一辈子道家功法,也到不了你这个境界啊。”她由衷的说道。

    谢东收了内丹之火,调整好呼吸,这才苦笑着道:“我其实应该去拜访下老人家,可现在这情况,还是免了吧,省的给老先生添麻烦。”

    不料吴芷针灸的听罢却淡淡一个笑。

    “小谢啊,你师父传下来的这套诊疗癌症的针法是没有错的,针灸最基本的作用之一,就是固本扶正,中医从来都认为,疾病就是人体内部阴阳师失衡的结果,所以,万变不离其宗,让正气充足是治疗一切疾病的通用手段。至于你的那位患者病情突然出现急剧发展,这与你的治疗没有必然的联系,那篇兴师问罪的文章,其实根本不值一驳,说句最简单的话吧,癌症的病因和治疗,到现在为止,还是全世界的医学难题,那些在西医治疗下去世的患者岂不是更多,难道就能认为是西医的罪过吗,简直是无稽之谈。另外,少做了一次化疗,就导致癌症复发了?这个推论本身就不严谨,不过是忽悠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跟着起哄而已。”

    这几句话无疑说到了谢东的心缝里,他有些激动的抬起头看着吴芷贞道:“吴老师,您是权威专家,懂得又多,说话也有分量,就请您给说句公道话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