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 第247章 威胁

时间:2019-05-11作者:卷帘西风1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刘勇说了半天,谢东还是不清楚四姐找他干什么,于是思索了片刻问道:“她让你去省城找我,难道你就不问问为什么吗?”

    刘勇苦笑了下,指着自己红肿的脸颊道:“你感觉我敢吗?话说回来,就算我敢问,她能说吗?”

    谢东听罢,不由得长叹一声,无奈的低下了头。

    是的,不管换成谁,母亲和老婆孩子攥在别人手里,就失去了谈判的条件,除非把心一横,谁都不管不顾了,但是,刘勇显然做不到。

    “目前的处境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以四姐的行事风格,事情一完,没准就得把我灭口。其实,我找到你之后,完全可以给她打个电话,然后直接开溜,当时我想,要真是逃了,她也未必有精力找我,但合计来合计去,还是硬着头皮回来了。让我把老婆孩子扔下不管,我真做不到。”说到这里,刘勇停顿了片刻,忽然抬起头,眼睛里猛然闪出两道寒光,瞥了一眼挂在墙角的摄像头,咬牙切齿的接着道:“我也想好了,大不了就拼个鱼死网破呗,就算死,咱一家人死在一起,到了下边儿也算有个伴儿了。”

    这叫啥主意!谢东心里不禁一阵苦笑,说来说去,就是认准拼命了,可如果真要到了灭口的那一天,恐怕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还没等明白是咋回事呢,人就完蛋了呀!看来,这个刘老大还是糊涂啊。

    “大哥啊,你要有这个魄力,为啥一定要等到他们动手的时候再玩命呢,咱俩现在想个办法,没准就能杀出一条血路呀,这种事万万等不得啊,真到了那个时候,一切就都来不及了啊。”他尽量感慨激昂的说道,试图用这种情绪打动刘勇。

    显然,他高估了自己的演说能力,或者说,刘勇对整个事情有着另外一种判断。

    听他说完,刘勇撇了撇嘴道:“你就别忽悠我了,想啥办法?你能想出来的办法,人家早就有准备了,至于什么杀出一条血路,你可真能吹牛逼,手无寸铁,你拿什么杀出血路,你知道四姐雇的人都是干啥的,那都是从国外请来的职业杀手,身上都带着真家伙呢,个个都杀人不眨眼,就算你有些手段,可照样是一枪撂倒,啥用也没有的。”

    谢东被噎得够呛,正搜肠刮肚想再找出几句能打动人的话来,却听刘勇又道:“还有,咱俩的情况也不一样,表明上看着,是栓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可实际上是两回事。你才是正主儿,我只不过是个跑腿带路的,要说灭口,那也是先灭你的口,灭我实际上没啥大用,到现在为止,我啥也不知道啊,所以东哥,不是我不仗义,现在只能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你也别怪我,本来咱俩都能过消停日子,可谁让你长了一张白毛东的脸,我又生了一张多说话的嘴呢,这就是命里注定有这么一劫啊。”

    一番话把谢东说得哑口无言,本来肚子里的词就不是很多,现在就更没啥可说的了,默默的又抽了几根烟,最后长叹一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怎么办?本来合计找个援手,两人合力想办法逃出去,可现在看来,基本上没啥希望了,刘勇说得对,灭一个跑腿带路的口,用处确实不大,杀人毕竟不是杀鸡,对四姐这样的人来说,多杀一个人,就意味着多一分风险,别的不说,处理尸体也要费时费力啊,一旦漏了马脚,也是个麻烦事。如果给刘勇一笔钱,然后把他们全家一放,没准这小子一辈子也不会说出来,那样岂不是更保险?而对我就没那么简单了……

    我活该倒霉也就罢了,谁让长了一张黑老大的脸呢,可魏霞是无辜的啊,没招谁没惹谁,甚至现在和自己都断了关系,把人家牵扯进来就说不过去了,还有肚子里的孩子!一想到孩子,他的心跟刀绞一样的难受,还没见过这个美丽的世界,只因为选了这么个倒霉的爹,就一切结束了?这他妈的也太不公平了!

    不行,刘勇不帮忙,老子也不能坐以待毙,我必须想办法逃出去,只要我逃出去,四姐就不敢对魏霞下手,也就等于救了她!

    想到这里,他站了起来,再次打量着这个如同小棺材似的房间,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刚刚两个人抽了小半盒烟,按理说房间里早就该烟雾弥漫了,可如今空气却干净得很,甚至连烟味都没有,这烟去哪里了呢?

    一般来说,没有窗户的房间总要有个换气孔,否则时间一久了,空气必定污浊不堪,记得小时候,跟爸爸进过县里的人防工程,里面都用抽风机换气,巨大的换气道钻进一个人绝对没问题。

    这个房间虽然不大,但是总体的建筑面积并不小,还有走廊大铁门的外边,一定还有相当大的空间,这么大的面积,肯定需要换气的,不然的话,人早就憋死了。

    可是,换气道在哪儿呢?四处看了一圈,除了水泥还是水泥,最后无意中瞧了一眼床铺,脑袋顿时开了窍。蹲在地上往床下一瞧,果然在墙角处有一个换气孔,看尺寸钻进个人应该不成问题,只是上面大拇指粗的钢条有点难办。

    尽管暂时还没有办法,但总比一点希望没有要强,他站起身,瞧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刘勇,压低了声音说道:“床下面有个换气孔,只要咱两想个办法,把上面的钢筋弄断,没准就能钻出去。”

    刘勇愣愣的看着他,眼神似乎有点复杂。片刻之后,只见他站了起来,几步走到监控探头下面,仰起头大声喊道:“你们告诉四姐,就说他想从换气道逃走。”

    谢东顿时傻眼了,气的连连跺脚,真想冲上去给这小子几个大嘴巴子,可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最后还是没敢轻举妄动。

    刘勇也很紧张,说完这句话后,马上摆出一副准备接招的架势,两人对峙了几秒钟,见谢东没什么动作,他这才稍稍放松了些,但仍旧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后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对不起了兄弟,我不能让你逃,要是你跑了,那我就注定死路一条了,我知道你有点手段,咱俩谁也别给谁找麻烦了。”

    谢东想骂人,可是还没等想好骂点什么话能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忽听到外面的大铁门哐的一声被打开了,随即,黄毛和那个出租司机晃着膀子走了进来。

    他赶紧站了起来,由于害怕,心脏开始剧烈跳动,整个身体也崩紧了起来,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两个人冷笑着走了过来,他则一步一步往后退,一直到后背顶在了墙壁上,知道再无退路,这才战战兢兢的道:“你们……要干什么?”

    黄毛冷冷的道:“不干什么,只是想让你老实一点。”说着,扬了扬手中的注射器:“这玩意挺好的,没啥副作用,咱们大家都省事。”

    话音未落,出租司机已经扑了过来,两只老虎钳子似的的大手猛的抓住了他的双肩。

    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动作,只感觉身体里的真气一阵激荡,出租司机硕大的身躯便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水泥地上,轰的一声,把屋子里几个人吓了一跳。

    趁刘勇和黄毛一愣神的工夫,他猛地窜了出去,黄毛伸手要拽,随即也被一股强大的气流震开,身子一歪,连手中的注射器都飞了出去。

    出租司机一咕噜身趴了起来,可身子却摇摇晃晃的,还没等站稳,便又摔倒在地,谢东也顾不上这些,冲出了房间之后,见厚重的大铁门没有上锁,顿时喜出望外,几步便到了门前,吃力的将大门拉开,正打算一步跨出去,却忽然停了下来。

    魏霞瞪着两只惊恐的眼睛站在门外,老八手里的枪正顶在她的脑袋上,四姐则双手抱在胸前,冷冷的看着一切,那表情好像在看一出真人秀似的,没有丝毫的异样。

    黄毛踉踉跄跄的跟了出来,不知道从啥地方把那个注射器又找到了,但是到了他的身后,却突然停住了,犹豫了一下,没敢再往前冲。

    “不怪刘勇说你挺邪门的,今天看来,确实不一般。”四姐笑眯眯的道:“要不是我想得周全,今天还真拿你没办法了。”

    “你合计啥呢,还不赶紧跑!”魏霞突然喊了一声,话音未落,却被老八狠狠的扯住了头发,一把摁倒在地,用枪柄重重的给了一下,口中喝道:“再废话,一枪崩了你。”

    “等一下!”谢东喊了一声,然后转向四姐,大声说道:“你现在把我老婆放了,我啥都听你的。”

    “那可不行,你先帮我把事情做了,我自然会放了你老婆。”四姐微笑着说道:“这件事,没商量。”

    “你别相信她,东子,你替她做完事,咱们就谁都活不成了,他们都是杀人犯!”魏霞虽然被摁着,但还是撕心裂肺的喊道。

    “知道我要让你老公干什么啊,你就跟着瞎嚷嚷,再多说话,我先把你肚子里的孩子给弄下来!”四姐的脸上忽然显出一股杀气,令在场所有的人都为之动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