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 第191章 迷迷糊糊的一顿饭

时间:2019-05-11作者:卷帘西风1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东闻声迎了过去,只见秦枫手里拎着个塑料袋,赶紧接了过来,感觉份量挺重的,足有十多斤,打开一瞧,果然是一只已经收拾利索的公鸡。

    “这是小枫从黄岭带回来的笨鸡,味道可香了。”林静兴高采烈的道。秦枫也很热情的打招呼道:“东子,咱俩有日子没见面了。”

    这种其乐融融的气氛,忽然让谢东产生了些错觉,似乎大家真的是融洽的一家人,没有矛盾、没有阴谋、没有龌龊、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

    两个人进了屋子,都麻利的换好了衣服,也在厨房忙活起来,秦枫显得非常体贴,说什么也不让林静干活,硬是将她推回客厅,执意要自己露一手。谢东看在眼里,既羡慕人家两口子甜蜜恩爱,有感觉秦枫总像是在演戏,透着一股子虚情假意的味道。

    厨房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秦枫还是非常客气,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主人,哪里有主人让客人做饭的道理,于是不容分说从他腰间取下围裙,便扎在了自己身上。

    在谢东的记忆中,从来没听说秦枫会做饭做菜,可今天却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见这家伙干起活儿来有模有样,安排得井井有条,他这两下子,在人家面前,也就只配打个下手吧。

    “东子,谢叔的事真是挺遗憾的,当天晚上我爸就打电话告诉我了,只是那几天黄岭那边实在忙得不可开交,也没能赶回去送送老人家。”秦枫一边炒菜一边小声说道。

    两家人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又曾经是多年的同事,虽然有些矛盾,但人去世这种情况,一般都会来捧场的。况且秦枫兄弟对谢母也挺尊重,所以秦家一共随了三份礼金,秦枫和秦岭各有一千块钱,这个数目,在小县城来说,已经是相当大了。

    看在一千块钱的面上,谢东很客气的回道:“我知道你们都忙,其实心意到了就行。”

    说心里话,看着秦枫那副装模作样的嘴脸,他真想问问师傅在黄岭县亲戚的事,可是又怕连累了丁苗苗的朋友,毕竟主审法官私下透露原告方证据,是非常严重的违规行为,搞不好会影响前程,在心里纠结了半天,最后是没有开口。

    秦枫的动作挺快的,没到一个小时,八个菜一个公鸡炖蘑菇便摆上了餐桌,见众人都落座了,林浩川笑眯眯的从酒柜里拿出一瓶五粮液来,也没征求闺女的意见,直接就打开了。

    林静见状,也只好笑着道:“今天高兴,就喝一点吧,不过,只许喝一杯。”

    “好,好,就喝一杯。”林浩川连连点头道。

    说是喝一杯,实际上两瓶都差点没挡住,五粮液之后,又喝了半瓶汾酒,要不是林静发了脾气了,那半瓶也早就光了。

    可能是心里不痛快的缘故吧,谢东醉得很快,两杯白酒下肚,便感觉头晕眼花,筷子夹起的菜都送不到嘴里了,林静见状,说什么也不让他再喝了,后来见他迷迷糊糊的坐在椅子上一个劲晃悠,便让秦枫扶着他去客房躺下了。

    本来就晕,往床上一躺,晕得就更厉害了,就像坐船似的,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了,没多大一会工夫便沉沉睡去了。

    等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他翻身坐了起来,缓了好大一阵,才记起这是在林家,怎么喝成这样,他想,于是慢慢站了起来,走了两步,还是觉得有点迷糊。

    正想出去看看,林浩川好像听到了房间里有声音,推门走了进来。

    “东子,你状态不怎么好啊,喝了那么点酒,咋醉成这样,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老人关切的问道。

    他苦笑了下,摇微微了摇头。

    “爸爸去世之后,我一直就状态不好,没什么大事。”他跟着林浩川出了房间,发现客厅里空空荡荡的,便接着问道:“秦枫和林静都走了?”

    “走了有一阵儿了。”林浩川说完,叹了口气道:“其实,虽然你们都不说什么,我还是看得出来,你和秦枫之间隔阂很深,我老了,也退休了,对你们现在年轻人的事了解得也不多,只是始终想不明白,你们走的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会有什么冲突呢?”

    谢东低着头,真想把秦枫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一股脑都说一遍,可是想来想去,还是没开口。算了,毕竟他们是一家人,现在林静又怀了孩子,说出来只能是给人家添堵,没有任何意义。

    “没什么,可能是因为常局长吧,好像在引进我的问题上,秦枫和常局长的意见始终不一致,所以就导致了我们俩也有点别扭,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也不进卫生局了,一切都不是问题了。”他轻描淡写的说道,说完,连自己都感觉没什么说服力。

    林浩川当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用鼻子哼了一声道:“算了,你不说,我也没办法,总不能像审嫌疑人似的斗智斗勇,再说我现在可没那个精力了。”说完,往沙发上靠了下靠,慢悠悠的道:“我听小枫说,常晓梅为了你的事,得罪了张力维,结果被张力维告到了纪委,现在正在被调查,这些事你都知道吗?”

    “我知道一些,但这都是官场中的事,我一个老百姓,自然了解不多。”他随口应付了一句,看看时间已晚,有心起身告辞,忽听林浩川又道:“现在这些官员啊,不论是谁,只要有人举报,个个有问题,常晓梅还算是不错的,结果也挨了个记过处分,行政降级,眼看到手的副市长也吹了,好像要被调离本职岗位了。”

    一听这话,他不由得一惊,赶紧问道:“是吗,这是秦枫说的吗?”

    林浩川点了点头道:“今天在饭桌上,我们还讨论这件事来着,小枫说,其实就因为你师傅传下来的那两本书,她和张力维都想把你网罗在旗下,结果双方互不相让,最后就搞僵了。”

    他沉思了片刻,忽然隐隐的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具体的原因,于是随口问道:“还聊什么了?”

    “再也没聊什么,后来又提到了你师傅的侄子跟你打官司的事,哎,这些事,要不是他今天说起来,我压根就不知道,看来,我真是被这个时代遗忘了。”老人笑着摆了摆手:“不过也没什么,我知道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一听说秦枫提到了官司的事,他的心里不禁微微一沉,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道:“是啊,也没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是一场民事诉讼而已,一切听法院判呗。”

    “小枫也这么说的。”林浩川笑着道:“他还让我转告你,越是这个阶段,越要注意两本书的安全,那可是无价之宝啊。”

    他苦笑了下,心中暗道,这个秦二公子的演技也越来越高了,居然背着自己,还演得如此认真,实在是有点难为他了。

    “其实,小枫这孩子有点自视过高,总以为所有人都没他聪明,我当时就告诉他,书早就存在银行的保险箱里了,别说小偷,就是警察去了,没有合法的手续,都取不出来。”林浩川的酒劲儿好像还没有完全过去,声音很大的说道。

    将书存进银行保险箱的事,是魏霞和他单独办理的,除了父母,他没告诉任何人,想来一定是父亲跟林浩川喝酒的时候无意中说出去的,其实,这件事本来也无须保密,存在银行,就是既不怕贼偷,更不怕贼惦记。

    “对了,我听静儿说,你的那位也怀孕了?”见谢东低头不语,林浩川便将话题扯到了孩子身上。

    不论是什么场合,什么人,只要一提到魏霞,他的心里就无比的惆怅,也说不出是个啥滋味,酸甜苦辣咸一起涌上心头,绝对是五味杂陈。

    一件多美好的事情啊,却因为自己的愚蠢,结果搞成现在的样子,被人问起之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实在有些无地自容。于是头低得更深了,只是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句。

    “这是好事嘛,干嘛蔫了吧唧的,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听说媳妇怀孕了,乐得几宿都没睡好觉!”林浩川笑着说道:“再说魏霞是个挺不错的女孩子,既能张罗,又有经济实力,你们俩正好取长补短。”

    如今的他,越听这类话,心里越难受,恨不能抽自己几个大耳光,所以只是默默的点了下头。

    “几个月了?”老人继续追问道。

    “嗯……好像两个多月了吧。”他支吾着说道。

    “什么叫好像啊,你这小子,这种事能好像吗?东子啊,我看你说话这个劲头,像是不想要这个孩子?”林浩川有点不高兴了。

    他实在是无言以对,只好苦笑着道:“叔,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你好好休息。”

    临出门的时候,林浩川还语重心长的叮嘱道:“你三十多了,宝山大哥也不在了,有了孩子还是好好珍惜吧。”

    他几乎快要哭了,谁不想有个孩子啊,可是如今,到底能不能当上这个爹,自己说了也不算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