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 122章 咋办?凉拌!

时间:2019-05-11作者:卷帘西风1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出了这档子事,两个人都有点慌了,倒不是因为官司本身,而是实在难以想象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会是法院搞错了吧?这是魏霞的第一反应,于是马上拨打电话,绕了一大圈,在好几个朋友的接力之下,终于得到准确的答案。

    法院没有搞错,昨天已经正式受理了案件,并且将于下个月25号公开审理,被告人是谢东,而原告人叫孙可鑫。家住云山市望湖县大梨树村二组,与他们正在苦苦寻觅的是同一个人。

    放下电话,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这件事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显得有点不可思议,调集了大脑全部的知识也无法做出准确的分析和判断。

    “咋办?”关键时刻,谢东还是拿不定主意。

    “什么咋办,凉拌呗。”魏霞把嘴一撇道:“不就是打官司吗?那就会会孙大鼻子的这个亲侄儿,我倒要看看他是个什么鬼!”

    本来已经安排好的行程只得取消了,两人在云山住了一晚,第二天便返回了省城。魏霞直接将车开到了公司,带上公司的法律顾问,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路南区人民法院。在法院取到传票的同时,还收到了起诉状副本,打开一看,谢东惊得目瞪口呆。

    诉状上除了标明原告孙可鑫和其代理人的详细信息外,在诉讼事实和理由上清楚的写着,原告孙可鑫,系平原县大道堂中医诊所法人代表孙佐敏的侄子,因孙佐敏没有子嗣,所以生前明确表示,叫祖传的两卷医书《奇穴论》和《鬼王十三针》赠与原告,并由原告继承大道堂的经营权。上述两部医书,乃孙家世代相传之物,无论从法理还是情理出发,都必须由孙氏后人拥有。而被告谢东,在孙佐敏去世之后,并没有及时通知原告,擅自将俩卷医书据为己有,同时关闭了大道堂中医诊所,在省城重新开设医疗机构,并以奇穴理论正宗传人进行大肆宣传。给原告的精神和经济上都造成了极大影响。原告在知道叔父去世真相之后,现诉至路南区人民法院,要求被告人归还两卷医书,恢复平原县大道堂的经营,并赔偿原告的精神损失费100万元整等等。

    我操!谢东忍不住骂了句脏话,这小子想钱想疯了吧,什么呀,张嘴就要100万精神损失费!再说,谁能证明师傅明确表示要把书传给他呀!连我都是师傅去世后才偶然发现的,你相隔千里之外,还是个蹩脚的骗子,除非师傅是吃错了药了,否则就是当破烂卖了也不会留给你呀!

    他有些愤怒,恨不能明天就开庭,当着法官的面,指着鼻子好好教训下这个骗子,师傅临死还惦记着这家伙,还叮嘱我继续照顾你,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

    然而,公司的法律顾问却很冷静,他反复将起诉状看了几遍,然后问谢东道:“谢先生,这两本书目前在你手里吗?”

    “当然在啊。”

    “那这两本书,是孙佐敏医生亲自交付给你的吗?如果不是,你是从什么渠道得到的呢?”

    这句话,谢东可有点挠头了,他有些犹豫的看了看魏霞,不料魏霞却微笑着道:“王律师不是外人,你可以什么都告诉他,他是一定会为你保密的。”

    有了魏霞的首肯,他便没了顾虑,再说也必须和律师说实话,否则这官司就没法打了。

    听完他的讲述,王律师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几乎拧成了一个疙瘩。

    “如果按照你的说法,就意味着孙医生生前并没有明确表示将两本书赠与你,当然就更谈不上法律手续了,对吗?”

    谢东思索了片刻,无奈的点了点头。

    “可是,师傅留下过一封信,上面也提到过这两部书。”他又将那封信的内容大致说了一边,不料王律师还是摇头。

    “这封信倒是有点价值,可惜也不能作为直接证据。不能轻易在法庭上使用,否则会被对方抓住漏洞的。”

    “漏洞,什么漏洞?”他连忙问道。

    “信上不是说了吗,三年之内如果你未能到青云观,那这封信就作废了,可他只说信作废了,却没提如何处理书,这就等于给对方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假设空间,虽然假设不能作为证据,但合理的假设会影响主审法官的审判的。”

    谢东一听,顿时有些傻眼了,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倒是魏霞把眼睛一瞪道:“什么这个那个的,我现在就想知道,这个孙可鑫从哪里冒出来的,总不能他说啥是啥吧?等开庭了你就问问这家伙,自己的一屁股事还没搞清楚呢,跑这里来抢书来了,是不是活腻歪了!”

    王律师被魏霞搞得哭笑不得,素知她的小姐脾气,权当一句没听到。

    “这样吧,我还要针对起诉书准备一些工作,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再电话联系。”说完便起身告辞了。

    送走了律师,魏霞低着头沉思了片刻,猛的抬起头,却发现谢东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有人在背后指使!”

    对,一定有人在暗中指使!抛开孙佐敏是否真打算把两本书留给侄子,就说这个孙可鑫,他穷困潦倒,身负巨大债务,整天居无定所、东躲西藏的,怎么可能对谢东的一切了解得如此详细?连在省城开诊所的位置都一清二楚,如果不是背后有人的话,他是根本无法做到的。

    可是,问题的关键在,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呢?而且,这个家伙在法庭上,又拿什么证据来证明自己所说的一切呢?书面证据?证人证言?这些暂时都不可知……

    二人正苦苦思索,谢东的手机响了。他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就递给了魏霞。

    “还是你接吧,我感觉只要我接电话,一准儿没啥好事。”魏霞哼了一声,伸手接过手机,一看来电,便笑着说道:“这个没事,是晓梅的电话。”

    “喂,晓梅呀,找咱家半仙儿有事呀?”她大大咧咧的道。

    “你们俩是不是回省城了呀?”常晓梅在电话里问道。

    魏霞哈哈一笑:“是呀,你要不来电话,我还正打算找你呢?最近这闹心事太多了……”

    话刚说到这里,忽然见谢东朝他挤眉弄眼的做手势,好像是不想将打官司的事告诉常晓梅,于是便略微停顿了下又道:“多的我都想不起来有啥事闹心了。”

    常晓梅当然听不明白这句话,只是笑着道:“那好,既然你们回来,晚上我请你俩吃饭吧,算是给你们接风。”

    挂断了电话,魏霞有点不解的看着谢东:“咋了,为啥不让我和晓梅说说呢?她在省城人脉比较广,公检法司朋友很多,这打官司也是需要找人的,万一要是能跟主审法官说上话,那不一切都好办了吗?”

    谢东沉默了,半晌,他才抬起头。

    “我现在除了你,谁也不相信,感觉所有人都是坏蛋。”

    听他这么说,魏霞的脸微微一红,有些动情的将他的头搂在自己怀里,一边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一边安慰道:“没事,我的半仙儿,只要有我在,再多的坏蛋也不怕!”

    常晓梅的接风宴,还是比较正式的。

    三个人落座之后,看着一桌子生猛海鲜,魏霞顿时乐开了花,高兴归高兴,她竟然没忘记将两个生蚝夹在谢东碗里,口中还念念有词的道:“这个大补,吃了可管用了。”

    说得谢东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常晓梅更是将脸扭在一边,强忍着没笑出声。

    “我说,你们俩这点事,能不能选择个含蓄点的表达方式?”她瞪了魏霞一眼道。

    魏霞倒是满不在乎:“咋地,我心疼老公还得偷偷摸摸的?又不是第三者搞破鞋,不用背人。”说完,猛的感觉有点不太妥当,再瞧常晓梅的脸上似乎有些不自然,于是赶紧也夹了一个送到她的盘子里,笑着道:“你也补补。”

    常晓梅早就习惯了魏霞的口无遮拦,倒也并不往心里去,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推开盘子,朝谢东说道:“小东啊,我马上要调离卫生局了。”

    “咋啦,腐败了啊?”魏霞突然学着赵本山小品里的语气来了一句,说完自顾自的哈哈笑了起来,气的常晓梅狠狠怼了她一下:“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谢东则略有吃惊,他愣愣的问道:“为啥要调离卫生局呀。”

    “是这样,市里面打算让我担任副市长的职务,所以就不在卫生局工作了。”

    一听这话,魏霞乐得差点蹦起来,赶紧给自己和常晓梅的酒杯里斟满了酒,然后笑呵呵的道:“你这个人吧,从小就是这样,说话总是吞吞吐吐的,上来就说调离卫生局,直接说你要当副市长多好呀,来吧,为了你的履新,咱们干一杯。”

    喝完了这杯酒,常晓梅不待魏霞开口,接着对谢东说道:“我当副市长,也是主管卫生文教工作,所以,在我调离之前,我想把你暂时安排到省中医研究院,专门负责奇穴治疗的课题研究工作。”

    省中医研究院,是一家以科研为主的医疗服务机构,临床医疗工作量不大,主要是搞一些科研课题,也是一家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最重要的是,研究院从书记到院长都是她一手提拔的,可以说是绝对控制,所以,将谢东安排到这里进行课题研究,是她深思熟虑的结果。

    不料谢东却淡淡的摇了摇头。

    :不是正在码字,就是走在去码字的路上,我这生活,简直太悲催了,亲,你今天收藏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