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 014章 关于师傅的故事

时间:2019-05-11作者:卷帘西风1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远随后说的一番话,彻底颠覆谢东对师傅的一切认知。

    三十多年,二十来岁的王远随部队驻防在中原某地,当时,他还只是团部的一个卫生干事。

    当年部队生活条件和训练条件都不是很完善,官兵的伤病状况挺普遍的。在一次军事演习中,团参谋长腹部意外受伤,本来以为没什么大碍,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竟然发现,命根子不知咋地却出了问题,而且愈发严重,最后发展到无法进行夫妻生活的程度,这可就不好办了。于是,中原各地的大医院挨个看了个遍,连北京都去了,可病情却丝毫不见好转,闹的这位参谋长沮丧之极,甚至影响了日常工作。

    尽管那是一个抓革命促生产的年代,可男人的生活质量也是一件大事,何况还是因公受伤所致。于是,部队首长想尽办法、伤透了脑筋,在对大医院失去信心之余,便将精力放在民间的老中医和偏方上了。

    当时的孙佐敏是个右派分子,被羁押在距离部队十公里外的一个农场里劳动改造,部队首长听说这个孙三针成名已久,对治疗疑难杂症颇有些手段,于是就派时任卫生干事的王远去劳改农场把他接了过来。本来是死马当成活马医,没想道孙佐敏到了团部,简单把了把脉,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就给这个参谋长用上了针,而且,他的针与别的中医大夫不同,金光闪闪的,又大又长,起了针之后,稍作推拿,提起笔来开了一个药方。

    一副汤药下肚,这位参谋长立刻就有了感觉,那萎靡多日的宝贝居然蠢蠢欲动起来,当天晚上竟然可以翻云覆雨,惊喜之余,自然感恩不尽。

    孙佐敏在部队一住就是两个来月,不仅彻底治好了参谋长的隐疾,而且还把他调养的生龙活虎,白天干工作拼劲十足,晚上回家,干起老婆来更是兢兢业业、没完没了。日子一长,别的干部家属也有了耳闻,纷纷撺掇男人去找孙大夫,他也是来者不拒,几针下去效果便立竿见影。

    王远就是在这个阶段和孙佐敏成了好朋友,两人没事就一起喝酒聊天,渐渐了解他传奇般的身世。孙佐敏出身中医世家,祖上在明清两代都是御医的总管,到了民国年间,虽然不给皇帝看病了,但所结交的仍旧是达官显贵,家境自然殷实的很,在当地更是赫赫有名的中医名家。传到了他这一辈上,赶上了共产党的新中国,原本被省中医学院聘为教授,正打算为祖国培养更多的中医人才,不曾想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突然而至。在那个年代,以他这样的出身,首当其冲就被揪了出来,批斗了一年之后,押送到农场劳动改造去了。

    当年军队的环境相对稳定,更重要的是物资不像地方那般匮乏,孙佐敏自小养尊处优,哪里吃得下劳改农场猪食般的饭菜,一到了部队上,整天有吃有喝,有鱼有肉,当然是一百个不想离开了,所以为官兵看起病来格外卖力。

    好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半年之后,部队首长渐渐发现,这个孙三针必须得送走了,毕竟这里是部队,他整天给各级干部调整那方面的功能,总是有些不妥。于是,派了一辆吉普车,外加200斤大米和100斤白面,将这位孙三针送回了劳改农场。

    时光荏苒,转眼王远也到了转业的年头,不曾想一封挂号信就此改变了他的人生。

    挂号信是从劳改农场寄过来的,拆开一瞧,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这封信是孙佐敏托农场的一个朋友寄过来的,信中只是简单说他遇到了些麻烦事,目前已经被关押,恐怕还要被判刑,务必请王干事帮忙等等。

    王远看罢,不禁有点左右为难。实际上,虽然相交甚好,可自从孙大夫走之后,两人并没什么联系,如果不是这封来信,他几乎把这位手段高明的孙三针忘掉了。思忖再三,最后还是找到了如今已经是师领导的那位参谋长。参谋长是个血性汉子,对孙大夫的恩情始终没忘,听罢王远的汇报,二话不说,立刻派了几名警卫战士,由王远带着直奔农场。

    到了农场,和有关部门一打听才知道,孙佐敏并没犯什么大事,只是和一位已婚妇女发生了点暧昧,被女人的丈夫抓了个现行而已。这事如果放在今天,也许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在当年,一个改造分子居然意图破坏人民群众的家庭幸福,那绝对是够判刑的了。

    所幸农场公安处处长和参谋长是老战友,听王远道明了原委,大手一挥,便将孙佐敏放了出来。

    两个月的牢狱之苦,把孙三针折磨得形若枯槁,连站都站不稳,王远一看,干脆好人当到底,跟公安处长打了个招呼,将他带回了部队,在驻地附近找了间房子安顿了下来。一个多月之后,王远光荣复员,因为还有一些琐事需要处理,一时也没有回家,便在孙佐敏那里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小半年,两个人朝夕相处,感情渐深。孙佐敏感念王远的相救之恩,于是二人结拜为异性兄弟。

    讲过往事,王远看着谢东那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有点疑惑的问道:“怎么,这些事,老孙大哥从来没跟你说过这些?”

    这次谢东可不是装傻,是真的有点傻了,他愣愣地道:“从来没有,师傅只说他是个赤脚医生,除了腰腿痛之外,剩下什么病都不会治。”

    “赤脚医生?全中国的赤脚医生加在一起,也赶不上你师傅的一根脚趾头呀。”王远苦笑着道:“这个老孙大哥,真想不明白,他这到底是唱得是哪一出……”

    王远想不明白,谢东就更想不明白了。

    如果说那两本医书的事还勉强可以解释成秘不示人的话,那有如此显赫的身家背景,却对相依为命十多年的徒弟也不吐露半个字,哪就真让人难以理解了。

    哪怕是喝多了吹牛逼,也从没听他说过半句。

    王远看着他一脸茫然的样子,还以为他不相信自己的话,于是又把语气加重些道:“实话告诉你吧,我现在这点本事,就是当年你师傅闲着无聊的时候顺手教的,就连这家医院的核心技术,其实不过是他留给我的一个药方罢了,要不我怎么说,如果他肯来省城发展,早就挣大钱了。”

    这句话听得谢东心里一惊。

    我的老天爷啊,师傅的一个药方就能成就如此规模的雄州医院,书中的那些注释岂不是无价之宝吗!如此看来,这两本书的事,更加不能吐露半个字。心里想着,嘴上却连忙解释道:“王叔,你误会了,我没有不相信你的话,我只是搞不清楚,师傅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我跟了他十几年,今天要不是你说,我真的就以为他是个赤脚医生呢。”

    王远苦笑了下,凑过来压低了声音说道:“东子,据我所知,你师傅手里有家传的两本书,是一个叫常怀之的隋唐年间道士所著,绝对称得上旷世的绝学,要是能得到这两本书,我保你一年之间就成为亿万富翁。”说完,两只眼睛直直地看着谢东。

    “你跟了他这么久,有没有见过这两本书?”他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

    这一瞬间,谢东有点后悔。别看能忽悠,可他却并不善于撒谎,尤其是这种面对面的撒谎,他甚至有点不敢面对王远那凌厉的眼神,只好微微低下头,眼睛看着茶杯,好半天才抬起头,仍旧一脸糊涂地道:“我跟了他十多年,就没见过他看书。王叔,你是不是搞错了?”

    听谢东言罢,王远长叹一声,目光中的凌厉也渐渐黯淡下来,他把身子朝沙发后背上靠了靠,一只手轻轻掐着自己的太阳穴,缓缓道:“那就奇怪了,孙大哥把那两本书看得比自己性命还重要,不可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带进棺材里啊……”

    :精彩刚刚开始,列位看官上眼吧,敬请收藏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