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情缘漫黄沙 第十三章 枪的故事

时间:2017-10-29作者:心空罪亦亡

    祥子和娟子到家,已是掌灯时分。

    灰蒙蒙的街道,人影稀少。低垂在院门的几盏灯笼,散发着昏黄微弱的光,在努力显示着街道的方向。

    听到马蹄声进院,姚掌柜踏拉个鞋,从门里探出干瘦的脑袋,扯着嗓子嚷嚷道:“还知道回来哩?我当是让狼给吃咧。”

    祥子没搭腔,只是冲他“嘿嘿”地笑了笑。娟子轻盈地扭过身,大辫子一甩,滑稽地冲他一抱拳,声音乏乏地嘟囔道:“姚老板!小声点,别累着。”

    说着转身,又像是自语般地嘟囔道:“哎呀,累死了,有吃的么?”便拖着软软的步子,朝自己屋走去。

    姚掌柜嘴里,依然是骂骂咧咧,絮叨个不停,但声音却低了许多。

    他见祥子从马上卸下一捆东西,便踮踮地凑了过来。当看清是一捆湿柳条,便又扯起公鸭嗓子,嚷嚷道:“闲的没事干哩,又不编筐,弄它干啥哩。”

    祥子冲他神秘地笑了笑,凑到耳边小声说:“我们发财咧。”

    姚掌柜听说发财了,一双小眼,灯芯般闪了一下,狐疑地压低嗓门说:“发啥财哩?”

    祥子麻利地扒开柳条,指着里面的枪,兴奋地说:“看这是啥?”

    姚掌柜猫腰看清是枪,腿一软,倒退了两步。神色紧张地问道:“哪弄的?不会惹祸吧?”

    祥子冲他得意地笑了笑,说:“不会!是用六块大洋买的。现在,好多大户人家,都在私下里弄枪护院哩。一杆少说也买二十块大洋,四杆就是八十块。刨掉六块本钱,净落七十四块,还白落一百多发子弹哩。”

    姚掌柜听祥子一算,小眼立刻笑成了一条缝。凑前两步,伸手摸着柳条缝里的枪,轻轻点头说:“嗯,算我没白疼你。来快把它弄出去,省得惹麻搭。”

    祥子像是胸有成竹似地说:“等明儿个,我弄把钢锉,把枪号锉平,就不会有人知道枪的来历。”

    姚掌柜赞许地捋着山羊胡子,点着头。祥子喜滋滋的接着说:“这四杆都是清一色七九式,八成新。家里那杆汉阳造,都老掉牙咧。膛线平得连野猪都打不死,正好换一杆。”

    姚掌柜小眼儿一翻,问:“不会少卖钱吧?”

    祥子蛮有把握地说:“不会,现在枪多金贵。再说,也没几个懂行的,只要能打响,就行。”

    姚掌柜抬手推了推,落在鼻槽的眼镜,轻轻拍了拍祥子的肩膀,像是自语般地说:“你就看着弄吧。”说着,便拧身朝屋子走去。

    昏黄的灯光下,姚掌柜干瘦的腿,好像多了点力气。

    祥子说,家里那杆汉阳造,打不死野猪,可不是随便说笑,是真事。

    去年秋天,祥子和师父上山打猎。转过一个山崖,祥子看见一头公猪,懒懒地卧在松树下晒太阳。便兴奋地瞄准了前胸,扣动了扳机。只见那猪,猛地从地上蹦起,震耳般地嚎叫了几声,便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祥子兴冲冲地窜过去。心想,这回可捞着个大家伙。哪成想,他还没凑到跟前,那头猪,便又从地上蹦起,冲他呲着黄灿灿的大牙,随时准备扑过来。

    祥子一拉枪栓,子弹上了堂。正准备开枪,就听师父,声音急切地喊道:“快朝崖上跑!”

    祥子闻声,转身便朝不远的小山崖奔去。野猪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放开四蹄,朝祥子猛冲了过来。祥子身手敏捷,三跳两窜就上了崖。野猪冲到崖下,呼呼地怪叫几声,仰头瞅了祥子一会,转身悻悻离去。

    祥子着实被吓出一身冷汗。他见猪走远,才寻着声音,朝师父的方向走去。

    祥子有些疑惑地问道:“师父,你说怪不怪?我明明打中它的前架子,它咋就没死哩?”

    师父冲他笑了笑,说:“野猪爱在松树杆上蹭痒痒,松树皮上的松胶就会粘到毛上。然后,又在地上打滚儿。一来二去,猪身上,便会结成一层厚厚的甲。一般的枪子,打不透。”

    祥子有点惋惜地说:“我说哩,还差点儿让它给咬咧。”

    祥子换好了马掌,路过山西巷子,见一女子手里牵着个七八岁大的男孩。

    小孩想从杆子上,取下糖葫芦,却又够不着。急得他,连蹦带跳。女人笑着猫下腰,抱起男孩,拔下一支糖葫芦。男孩便毫不犹豫的吃了起来。女子放下男孩,付过钱,疼爱的在男孩头上搓了搓,便领着男孩拐进了巷子。

    那副亲昵的样子,不由的让祥子想起了娘。一股热乎乎的东西,便软软地哽在了喉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