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情缘漫黄沙 第十一章 亡命途中行侠义

时间:2017-10-29作者:心空罪亦亡

    一个人,如果有了可以信赖和崇拜的偶像时,内心世界,便会变得轻松而又简单。好像自己不再需要艰难的思考,如:方向、前途之类的问题。只需要紧紧的跟随,明确的领会和坚决的执行,就可以了。

    张志强在黄兴的心里,就是这样一种偶像,是他心中的灯塔。他平时,只要按照张志强的指令,认真完成每项任务就可以,心里从不问为什么。因为,在他看来,张志强的一切决定,都是正确的。对张志强的无比信赖和崇拜,已经到了根深蹄固的程度。因为,那颗种子,是从小就播种在他的心田里的。

    然而,这种偶像的突然消失,却将黄兴从光明的世界,一下坠入了烟暗的深渊,让他惊恐得不知所措。眼前的一切,已混沌成一片灰色,身心感觉,被魔咒般地掏空,变成了行尸走肉。

    黄兴此时,像个断了线的风筝,开始了随风飘荡,漫无目标的人生里程。

    老家不能回,自己毕竟是杀人犯。官府的通缉文书很快便会在老家出现。天下之大,哪里才是他的容身之地?

    王长贵是陕西汉中人,他二舅在西安是个大财主,府下开有染布坊,纸厂还有几处商铺。王长贵建议,先去二舅那里谋个营生,等风头过了,再作打算。黄兴也就盲目的同意了。于是,二人便一路朝着西北方向奔去。

    当时,虽然建立了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但各地军阀还是割据一方,互相不尿。黄兴他们一路上,倒也比想象的顺利。坐火车,换汽车。这一日,终于来到了和陕西,只有一河之隔的山西运城。

    运城是个小县城,看样子,人口不像内地那样稠密。战乱的风波,到这里好像舒缓了许多,街上的人们,总是不紧不慢地,张罗着各自的营生。

    王长贵自踏上临近陕西的土地,就兴奋得像是吃了*似的,憋红着脸,嘴里絮絮叨叨个不停。平日里南腔北调的口音,也变成了地道的陕西话。他拽着黄兴来到一家面馆,扯着嗓子喊道:“两碗油泼面!来快些。”

    他喝了口小二端来的面汤,像是自语般地嘟囔道:“可把人给馋日塌哩。”

    环视了一眼四周,又略显神秘的样子说:“我给你说,陕西的油泼面,是面中一绝,陕西的婆姨都会弄。”

    说着话,两碗散发着浓重葱蒜味的油泼面,便放在了面前。王长贵边用筷子,惬意地搅拌着热气腾腾的面,边咧嘴笑着瞄眼黄兴,那意思是让黄兴照着他的样子做。

    王长贵稀里哗啦吃完了一大碗面,又将面前的半碗面汤灌下肚子,抹了抹嘴,自语般地说:“美日塌哩,总算垤饱肚子哩。”

    喂饱了肚子,黄兴依然像是丢了魂似地,跟着王长贵朝前走着。一面听他喋喋不休地,讲述着西安钟楼多么美,回民街的美食馋死人,以及汉中的婆姨美又白......

    拐过北街,见巷子口围着一群人,还吵吵嚷嚷个不停。王长贵一向爱瞅热闹,便神情有些兴奋地挤进了人群。

    原来,是个三十来岁的矮胖子,带着四五个人在一家镖局门口闹事。只见矮胖子,冲着一位腿上缠着带血的纱布,被两个后生搀扶的老者,直嚷嚷:“马老镖头!别说那些没用的,现在就一句话:你给钱,咱走人!”

    老人的身子,微微地颤了一下,花白的胡须在微风中,飘溢着刚毅和无畏。

    他艰难地朝前移了一步,声音洪厚中带着短促地说:“我不是说了么,是王管家不愿走夜路,非要大白天的过困龙峪,我有啥办法.你的货被抢了,我也是一死两伤。再说,我们还把王管家的尸首也给运了回来。”

    矮个子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摆摆手说:“甭给我废话,麻利给钱。不然,我就拆了你的镖局。”

    老人有些激动,用微微颤抖的手,指着矮胖子,努力提高着声音,说:“你咋不讲理呢?我和王管家是立过字据的,他跟镖,路上他说了算,失镖与我无关。”

    老人说着,从上衣口袋摸出一张,按有鲜红手印的字据递了过去。矮胖子粗略地瞅了瞅,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抬手将字据撕碎,扔在了地上。摆出一副耍赖的样子说:“货是我的,他说了不算!你来快赔钱吧!”

    老人身子微微地踉跄了一下,苍白的脸抽搐着,一口鲜血带着压力,喷射在了地上。身子一软,便晕了过去。两个后生,赶忙将老人架回了屋子。

    看样子,矮胖子并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狡黠的目光,冲院内扫了一眼,笨拙的举手朝身后摆了摆手,示意冲进院去。

    就在此时,只见院内银光一闪,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手提雪亮的宝剑,立在了门前。

    姑娘虽称不上很漂亮,但也算是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单就那副夹带着愠怒的飒爽英姿,就让人着实的爱怜。矮胖子见到姑娘,鼠眼一亮,扯着公鸡嗓子囔嚷道:“吆呵,从哪儿蹦出个嫩丫头,模样儿倒是水灵得很。”

    矮胖子说着,便呲着腥臭的黄牙,觍着脸,贴在了姑娘的胸前。只见姑娘当胸一掌,推开矮胖子,紧跟着抬手一剑,便朝他的咽喉刺去。矮胖子惊恐万状地脚下一软,便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雪亮的剑锋,已轻轻挑破了肩头的衣服,又闪电般地收在了姑娘的胸前。

    其实,行家看得出,姑娘并没有真要伤他的意思,只不过是让他见识厉害,知难而退罢了。哪知矮胖子不但不知深浅,反倒恼羞成怒。他像只斗败的公鸡似的,斜坐在地上,烦躁地挥动着粗短的手臂,饿狼般吼道:“彪子!你他娘的不长眼啊?放倒她!抬回去抵账。”

    应声,从人群中窜出个彪形大汉。只见他,手拎一把九环大刀,虎目圆睁,便朝姑娘扑去。两人打了几个照面,姑娘渐渐体力不支,最后被逼到了墙根。

    姑娘的剑被大汉的九环刀,重重地压在了胸前。大汉狰狞地笑着,笤帚般杂乱的胡须,在姑娘白嫩的脸上,扫来扫去,眼里闪烁着下流无耻的光。

    姑娘努力抵御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那堆臭肉,粉白的脸,渐渐由红变成叫人怜惜的惨白。

    就在姑娘无助的闭上,闪现着愤怒目光的双眼时,一粒桃核大小的石子,不偏不倚地飞射在了大汉的手背上,只听“当啷”一声,大刀落地。紧接着,大汉呲牙咧嘴地捂着巨疼的手,扭曲着被杂乱的胡须,半掩的脸,雷声般的叫嚷道:“谁?是谁下的暗手?有本事,出来和爷爷我过过手!”

    黄兴不紧不慢地走出人群,矮胖子慌忙爬起身,瞪着一双豆眼,嚷嚷道:“你是哪里冒出的葱?也敢管大爷的闲事?”

    黄兴上前一步,声音不卑不亢地说:“俺是马老镖头的侄子,你说这事我该不该管?”

    矮胖子撇着嘴,围着黄兴瞅了一阵,便冲大汉嚷道:“给我打!”

    大汉早就急不可耐了,打声还没落地,人早已冲到了黄兴面前。两人一阵拳脚往来后,大汉便气喘吁吁地只有招架,没有还手之力了。黄兴瞅准机会,飞起一脚重重勾踢在大汉的后脖颈上,大汉顿时像被掀倒的麻袋似的歪倒在地上。矮个子见势不妙,慌忙招呼几个手下,一起朝黄兴冲来。四五个后生团团地围住了黄兴。

    黄兴毫无惧色,只见他指东打西,拳脚飞舞,四五个人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此时,王长贵也忍不住,上来凑了热闹,倚墙而立的姑娘,此时也缓过了神,一阵雷雨般的拳脚,便落在了那帮后生的上身。眨眼功夫,地上东倒西歪的躺下了一片。一时间,疼痛的哎吆声和围观者的叫好声,并不和谐地交织在了一起。

    黄兴上前,一把拎起赖在地上的矮胖子,碗大的拳头在他脸前晃了晃,说:“还要钱不?”

    矮胖子两腿筛糠似的,展现着身上几处多余的肉,两手盲目地乱摆着,说:”不要了!不要了!好汉饶命。”

    黄兴松开手,声调坚决地说:“口说无凭,你得立个字据,免得日后再耍赖。”

    矮个子鼠眼闪电般地转动了一下,随即说:“成!成!”

    不知啥时候,老镖头也被两个后生搀扶着,走了过来。姑娘麻利地取来了纸笔,矮个子便无奈地写下了,失货原因由货主引起,责任与镖局无关的字据。带着一群,一瘸一拐的后生,象群斗败的野狗似的,耷拉着脑袋,消失在嬉笑的人群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