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乱世情缘漫黄沙 第二百零三章 惨案背后的祸殃

时间:2017-12-25作者:心空罪亦亡

    余兆风真是悲痛至极,乱了方寸。

    整整在马家忙活了两昼夜,把一切后事安排妥当,见县衙一时没个消息,便东奔西跑的求官告状。又根据几个认为可疑的线索,找人写了份状子,直接递给了张连副。

    而张连副,一不查,二不访,不问青红皂白,就把设疑的几人,统统抓来关在庙房,严刑拷问。并威胁说,如若不老实交代,就用烧红的铁棍戳他们的脊梁骨。

    后经乡长和几个乡里的头面人物,出面担保。才同意放回两人,其余的人继续关押拷打。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张连副咬得这么紧,并非诚心为了办案,而是想趁机诈些钱财。

    乡长无奈,只好暗暗将情况报到了县衙。

    说也奇怪,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下东家畦忠厚善良的农民,赵长义赵长发兄弟,和魏存光等人,拉运芦苇苜蓿,前往奇台去卖。

    路经小屯客店吃饭时,谈起马家的事情。说马家有黄金白银,阿山金条,美国金条被盗等等。这些话,偏偏让余兆风的近亲,余兴听见了。便急急转回,向余兆风添枝加叶的学说了一番。

    余兆风认定,既然他们知道的这么清楚,必和案子有关!

    结果,赵魏三人从奇台返回,车马刚卸人还没进屋吃口热乎饭,就被新兵连绑了吊在树上,毒打逼供。

    三人被打得哭爹喊娘,几度昏死过去。第三天,才将他们送往县衙。

    警局立刻提审了三人,但他们始终不肯招认,这些人的家属,喊冤叫屈,昼夜哀告乡长,设法搭救。

    乡长清楚,三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绝不敢作出太破格的事情。于是,便和几个乡里的头面人物,联名写呈作保,找到了县衙。

    孔县长也正为马家的案子头疼,由于此案死亡人数较多,影响面广,已经轰动了奇台阜康等邻县。虽然专案组明察暗访,但至今仍未头绪。而地方驻军,又随意插手此案,抓人动刑,造成地方恐慌。无形中,也多少扰乱了正常的办案秩序。

    孔县长向乡长详尽了解了情况,便同意放人,并让乡长带回一份,禁止部队干预地方案件的公文,转交给张连副。

    为此,又加深了余兆风对县衙的误解,不满之下,便四处宣扬说,孔县衙是放贼的衙门。

    真是贼不犯,遭数子没到。后堡子街东门外,有个小饭店,白天照常营业,晚上既是赌场,又是烟馆,生意红火热闹非凡。

    那个女业主,更是个才貌双全的风流人物。新兵连的特务长杨本正,伙夫李焕青等人,都是她家的常客。

    马家案发才几个月,新兵连便撤回迪化解散了。

    一天夜里,饭馆女业主的老相好,县府衙役刘富荣来此幽会。

    二人过足了烟瘾,裹进被子无话不说。女业主无意中,向刘透露了马家命案的真情。

    她显出一副骚情的样子,伸脚在刘富荣的腿上蹭了蹭,娇声媚气地说:“县衙养你们这伙白吃干啥哩。马家案子都翻年咧,连个屁声都莫有。”

    刘富荣心里清楚,女人有话要说。便不动声色的,伸手在女人大腿上捏了一把。

    故作心不在焉的嘟囔道:“混饭呗,这年头兵荒马乱的,谁还肯真出力哩,只要隔三岔五的,让你陪着抽一口,也就心满意足咧。”

    女人浪荡的“咯咯”一笑,纤指戳了一下刘富荣的脑门,不屑地说:“看你这点出息!”

    顿了一下,她机灵的翻了个身,神情紧张而又神秘的低声说:“其实,这事是特务长杨本正伙夫李焕青和孔兆胜他们三个干的。我亲眼见他们亮出了十个金戒指,两包金沙子,还有金条哩。”

    顿了一下,她懒懒的仰过身子,嘟囔道:“张连副对这事,心知肚明。抓人只是做个样子,瞒哄人哩。”

    见刘富荣半梦半醒的样子,也不搭个腔,又机敏地凑近耳朵,再三嘱咐道:“千万不要露风声,这可是粉身碎骨的事情。”

    刘富荣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嘟囔道:“新兵连早走咧,说也是白说,谁还操那个闲心哩。”

    说着,便哈欠连天的侧身睡了过去。

    刘富荣骗过了女人,第二天一早,便来到县衙禀报详情,领了赏金。

    孔县长经过一番思考,认为刘富荣的消息是准确的,而且,祥子一直在怀疑案子和驻军有关。于是,孔县长立即派祥子带领干警,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希望能给死者和民众一个满意的交代。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祥子等人日夜兼程的一番辛苦努力下,被锁定的人犯,终于浮出了水面。

    在一个月圆天晴的夜晚,在小古城的配合下,杨本正和李焕青两个怀揣着美梦的凶犯,被轻松的按在了妓院的绣床上。

    原来,新兵连解散后,李焕青三人合计着,在奇台置办一批货,运到哈密做生意,三人从此便可神不知鬼不觉的,过上逍遥日子。于是,由李焕青杨本正二人负责办货,由孔兆胜带着部分钱财,先去哈密买铺面。

    谁知,孔兆胜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他见杨李二人身上有了钱,吃喝嫖赌的毛病,越发的没个收敛了。知道迟早要出事。便借去哈密之机,脚下抹油溜之大吉。

    此案,经孚远县府初审后,转奇台军法处判决,将杨李二人在孚远县就地正法。

    古人说,祸从口出,真是一点不假。按理说,凶手正法,追回部分财物,这件事就算圆满结束了。可正是余兆风当初,曾骂县府是放贼的衙门。所以,节外生枝的惹出一场轩然大波。

    县府有几个肚量小的人,暗地里把杨生林等人传到县衙,撺掇道:“如今,案子圆咧,你们也该报仇咧。如何做,就看你们自己咧。”之类煽风点火的话。

    这伙人得到县衙的暗示,心里有了数。于是,怀着一腔怒火,直奔后堡子。

    说来也巧,这帮人,正和余兆风,在后堡子街十字路口相遇。一伙人,二话不说,抢了余兆风的马,又劈头盖脸地毒打不休。围观的人上前说和劝解,余兆风才趁机逃脱。

    但事情却并没就此了结,杨家兄弟纠结了一伙人,气势汹汹的闯进余家。将屋内物件,打砸得七零八落,闹得一家人,惊慌失措鸡犬不宁。未了,还赶走了余家一百多只羊。

    这伙人并没就此罢休。他们整日耗在余家吃住,辱骂余家,甚至在炕上拉屎尿尿。

    余家的人,整天东躲西藏,只剩余母,忍气吞声地服侍他们。

    两天过去了,这伙人仍赖着不走,闹得余家陷于瘫痪。余兆风只好四处求人,帮忙说和。这一来二去,消息就传到了孔县长的耳朵里。

    盛怒之下,把几个县衙挑事的人找来,劈头盖脸训了一顿,派民政科长王允中,前往后堡子调解纠纷。并给出两点处理意见:余兆风扑风捉影,不按正常程序,及时向县衙报告情况,而交由驻军动用私刑。给受害人,造成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应当向受害人赔礼道歉,请求谅解;由于事件过程,给受害人的家庭,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应酌情给以赔偿。

    经过王科长的一番调解说和,余兆风也诚恳地赔了礼,道了歉,又给所牵扯人众,一一酌情做了赔偿,这场风波才算平息。

    余兆风为此,追悔莫及。想不到自己一时不满的牢骚话,几乎害的余家倾家荡产。

    孔县长正在为马家的案子圆满结束,而感到一种如释重负般的轻松。

    一股蹚土过后,从黑色小轿车上下来的两个神秘人物,又将他拽入痛苦而又烦躁的深渊。乱世情缘漫黄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