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论撩了大灰狼的后果 第三十一章 媳妇儿是什么样儿的

时间:2019-06-19作者:息子兀

    第二屋的菜色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一份辣椒炒土豆片,可是盒中间却有片最大最圆的土豆片,上面用辣椒丝摆了一个笑脸的表情,虽然只是意思了一下,但莫名的就让人想到了哈延福那二呼呼的傻样。

    于是,宋关恬笑了一声。

    对于第三层,他开始期待了起来,原本只是想看看的心情,不知为何有了一种小时候打开生日礼物的期待感。

    罗成风也被那份可爱的辣椒炒土豆给弄得愣了一下,然后就觉得那小子看着二,但还挺有心的,而且这普通的菜做得让人有种食指大动的感觉,他都想尝一口了。

    他一边想着,宋关恬已经打开了第三层里面是鱼香茄条,只不过在茄子旁边有一颗小小的红辣椒被切成了一个小红心,看着莫名的灵动可爱。

    “我去,这小子也太少女心了,宋关恬高中三年我都没见过追你追得这么认真的人了,连女生都没有送你这么用心的便当啊,而且这味道,这小子手艺不错啊。”

    “你怎么不知道不是她妈妈做的?”宋关恬一边说一边拿起里准备好的方便筷子,准备吃饭。

    “他妈做的才不会给你摆笑脸,摆爱心好吧?不是,你怎么吃起来了,我怎么办?”罗成风看他开始津津有味儿的吃饭,可怜巴巴地指自己。

    “自己去食堂吃。”

    当菜入口的后宋关恬的筷子顿了一下,随即便双下了第二筷,罗成风看他下筷的速度,突然更加好奇起来,这菜到底是什么滋味儿,但不管有多好奇,他倒也没敢下嘴去抢,只能委屈巴啦地下去食堂吃饭。

    罗成风刚走,宋关恬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打开消息一看,是哈延福的。

    哈皮皮:媳妇儿,我的手艺怎么样?

    宋关恬:真的是你做的?

    哈皮皮:那是。我的梦想之一就是要成为一个大厨。

    宋关恬:之一?之二的梦想呢?

    哈皮皮:伟大的艺术家。

    宋关恬:嗯,你很有思想,会成功的。

    哈皮皮:你还没告诉我好不好吃呢?你的小胃胃投入我的怀抱了了吗?

    宋关恬:差强人意。

    哈皮皮:革命尚未成功,在下仍需努力,媳妇儿,你明天想吃什么菜?

    宋关恬:想吃什么你都做得出?

    哈皮皮:呃……家常的吧,太繁琐的话早上上学来不及。

    宋关恬:那就西红柿炒蛋加个炒花菜吧。

    哈皮皮:收到。

    聊天结束,宋关恬放下手机,继续吃饭,突然,他又笑了起来,不明所以的,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就笑了。

    当天下午,宋关恬和哈延福都被找到了校长办公室,只不过双方的谈话内容不太平样。

    三高的校长室,校长一脸欣赏的拍着哈延福的肩膀说,“小丫头,有前途,连一高的校草学霸都能追到手,好好努力。”

    “哪里哪里,都是大家给面子,给面子。”哈延福挠着自己的后脑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啥。

    一高校长室,校长一脸的忧虑,外加语重心长,“宋同学,关于你性向的问题是属于你的私事,我们当师长的也不好说什么,可是这早恋的问题是个大问题,特别是如果对象可能会影响到你的学习,这问题就更大,你明年就高考了,可要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啊。”

    宋关恬谦和有礼地点头微笑,“校长,我明白,我以后会注意的。”

    “你明白就好,现在你们还小,这社会有多复杂还不清楚,错一步可就有可能影响一生,你们现在还未成年,心智还未成熟,等到步入社会了再谈感情也无访,到那时心理成熟了,不管做了什么选择都可以对自己的决定负责。嗯……我的话,你明白吗?宋同学?”

    “校长,谢谢您,您的话我会好好考虑,是我让您担心了,对不起。”宋关恬站起来,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看得校长直欣慰,多好的孩子啊。

    “好好,你明白我的苦心就好,快要上课了,快些回去吧。”

    同为一件事情,两边的谈话方向完全不一样,但不管是哪个方向都不会影响哈延福对于周末的期待。

    因为她邀请“媳妇儿”去游乐园约会,他同意了。

    爱心便当送了一个星期,虽然“媳妇儿”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高兴,也没对她的手艺赞不绝口,更没有把他的胃送到她的怀抱中,但他答应了她的邀约,这他同意交往的那天开始,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约会呢。

    虽然现在已经是淡季,但到了周末游乐园的人一样不少,家长带着孩子,男朋友带着女朋友,以及像他们这样的,男朋友带着男朋友的。

    看着人家一对对手牵着手,哈延福思考着自己要不要牵起媳妇儿的小手,这样才有约会的气氛啊。

    可是爪子在下面挣扎了许久,愣是没敢伸过去,最后还是宋关恬主动拉起了她的手,“人多,别走散了。”

    哈延福呆呆地点头,然后看看拉着她手腕的手,那手指节分明,十指纤长,看着十分好看,但拉着她的力道却一点都不小,她知道,那手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柔弱无骨,他的拳头得很。

    只是这么浪漫的牵小手的情节,出现在校园小清新的电视剧中,肯定是唯美得让人心醉的,可她为毛感觉自己像是被牵出来溜的狗狗?

    哈延福正为这种诡异的感觉而百思不得其解,这时裤腿突然被人给扯了一下,她低头,持到了一张满是泥污,连长相都看不清的脸,那张脸上的眼睛并不亮,有些浑浊,看起来特别像是久病的人,看着她时好像没有什么表情,但又无表情胜惟有表情。

    这人也不说话,只是抬眼看着哈延福,无言地乞求,哈延福的心和她的长相是成反比的,软得像棉花,一看有人这地着自己就受不了,可是一摸兜,买完两张游乐园的票后,吸只剩下一张百元票和两个一元硬币了。

    她不是土豪,这一百元一会儿还得给媳妇儿买个烤串什么的,于是哈延福非常理智地把两个硬币放到了那乞丐的铁盆里,那里有五元的,十元的,二十元的,也有一元的,五毛的,大概瞅了一眼,哈延福悲催地想了一下,人家居然比她有钱。

    把钱放下,她站起来便要离开,却听到对方低低嘀咕了一句,“穷鬼。”

    哈延福听得真切,眉毛一竖刚要张嘴咬人,视线一扫看到那乞丐腿下盖着被子,而被子下面似乎什么都没有。

    露出的尖牙突然又收了回去,撇了下嘴,转身走了。

    宋关恬一直在一旁观察哈延福的反应,此时见她要走,便也跟上,只是在走过那乞丐时,仿佛是不经意地一般,踢到了他旁边装钱的铁碗,今天的风不小,偶尔会来一阵大风,此时正好赶上大风吹来,碗里的纸币一瞬间都被大风卷到了半空,四散飞来。

    那乞丐急得赶紧趴在地地上捡钱,旁边有些好心人也帮忙捡,这时宋关恬便发挥了他气质上的优势,一边道歉,一边帮忙乞丐捡。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到,实在是对不起。”他一边说着,一边帮忙捡散在四处的钱,不知道怎么就绕到了乞丐的后面,紧接着脚下好像被什么给拌了一跤,他的身体就要倒下去,哈延福着急地上前扶他,而他则因为避免直接摔到地上,而让手先着地,正好落在那乞丐盖在下身的被子上,可这时哈延福已经拉住他的另外一只手,用力将他一扯,便硬生重又将人扯了上去。

    而这时,他手中不拽着那乞丐的被子,紧随着又是一阵大风,那被子借着被宋关恬扯开的缝隙直接掀了起来。

    这时,周围突然静了下来,刚才还在周围帮忙捡钱的人们也停止了动作,有志一同地看着那乞丐,渐渐地,他们的目光由错愕到愤怒,而那乞丐一看事情暴露,一个高从原地跳了起来,哪里是什么腿断,哈延福觉得简直比她的腿脚还要利索,称着众人还没回过味儿来时,直接冲出人群跑了,连钱也不要了。

    哈延福拔腿就要追,却一把被宋关恬拉住了,“别追了,追上了你也做不了什么,估计以后他也不敢在这乞讨了。”

    “那也会去别的地方骗人啊。”

    “现在新闻有那么多有关乞讨行骗的新闻,但人们还是会上当,这也不是人们有多傻,有些人只是想要有一个表现自己善良的机会,而有些人则是怕判断错误,怕万一真的是需要帮助的人呢?所以也就给些人行骗的机会了,其实若是仔细观察一下,还是可以看到端倪的,也就你傻,才看不出来了。”

    “p,你没看到他碗里的钱那么多,比我的兜里的还多,这说明比我傻的有的是。”

    “但人家比你有钱。”

    “呃……媳妇儿,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哈延福笑嘻嘻地拉起他一只手指晃了晃,看起来你极了撒娇。

    宋关恬低头看看手,没有抽手,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先玩什么?”

    哈延福想了想,“媳妇儿,我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刚才是不是故意踢翻他碗里的钱,故意掀起他腿上的被子的?”

    “是啊。”宋关恬回答得十分坦然,而哈延福则一脸果然如此,却又怎么会是这样的复杂表情看着了。论撩了大灰狼的后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