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论撩了大灰狼的后果 第二十五章 一切为了媳妇儿

时间:2019-06-19作者:息子兀

    哈延福歪着头,努力去想哪里不一样,可是让她一说,她好像又说不上来了,想了老半天,她憋出来一句,“我没想到你喝酒的时候这么帅?”

    “难道男人不知道这么喝酒?”

    哈延福感觉自己的头顶有一道闪电劈下,不是那种天打五雷轰的,而是一下子把她某根神经给劈开了似的。

    “没错,是男人就应该这样喝,是兄弟,干了这瓶。”举起酒瓶她仰头便灌,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对面已经从媳妇儿变成兄弟了。

    宋关恬慢慢地拿起酒瓶,看了她一眼,仰起头,一瓶酒眨眼底便见了底,哈延福见状,招来老板,这回口气大了不小,“老板再一搭啤酒。”

    “哎。”老板热情地招呼着,同时把猪心放下后,便去拿酒。

    一般人喝酒都喜欢高谈阔论,但哈延福和别人相反,人家喝了酒话特别的多,她是越喝话越少,等到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居然只是低头喝酒吃肉,不时的傻笑,而醉得发红的脸蛋儿配着这傻笑,没有了平时的嚣张二劲,居然看着还有几分可爱。

    宋关恬看她喝得差不多了,便叫了一声她的名字,“二哈?”

    “啊?”她晃了晃脑袋,感觉眼前的人怎么好几个头,但不管几个头,都挺好看,于是她傻笑地伸出爪子往前抓去。

    可她的手抓的只是一片空气,而且还被人直接给拍了下去,“喝醉了?”

    “没……没啊。”

    “那你告诉我这是几?”他伸出一根食指。

    “三啊。”她晃着脑袋傻笑。

    “嗯,是没醉,是傻了。”宋关恬点点头,然后朝老板挥手,“老板,结账。”

    老板过来,看了一眼哈延福,笑道,“这小哥儿酒量不行啊,平时你得那个大高个两人喝两搭问题都不大。”

    宋关恬笑道,“是不太行。”

    结了账,宋关恬架起哈延福的胳膊把她往路边带,以便拦出租车,此时的她乖得像只兔子,倒是比醒着的时候省心多了。

    出租车停到面前,宋关恬把人往车子后座塞,这货平时练散打,看着虽然不太胖,可是身上的肉可紧实,体重也不像表面看着那么轻,宋关恬塞她进去的时候着实费了些力气,特别是她躺到后座上时,以为自己回到了家里的床上,这一脚蹬,差点把他给踹出车去。

    “去哪儿?”前面的司机问。

    宋关恬这时才想起来他不知道哈延福家在哪。

    于是,只得试图叫醒她,“哎,你家在哪儿?”他拍拍她的脸问。

    哈延福翻了个身,脸朝向座位里面,不吱声。

    宋关恬无语,司机回头看了一眼,“这小伙子醉得不轻,要不你就直接在附近找家旅馆将就一晚吧。”

    宋关恬又推了下哈延福,她又反自己往座位里塞了塞,好像能把自己塞到里面似的。

    他抿直了嘴唇,最后只能对司机说,“那麻烦去晨光街找家旅馆吧。”

    晨光街离三高一高挺近,明天她上学也比较方便。

    司机这才发动车子,朝着晨光街去。

    宋关恬在晨光街的一家旅馆开了个房间,把哈延福给丢了到了床上,转身就要走,可是后者却在这时翻了个身,直接把自己给翻到地上了,他看了一眼,转身想走,可是门开了一半,想了起,最后叹了口气,又走回去,拉着哈延福的两只胳膊往上拽,想要把她给拽上去。

    可是他太小看一个青少年组的散打冠军的力量了,哈延福突然反手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往反方向一扭,宋关恬没有防备,身体顺着她的力道就侧倒在了床上,然后便感觉自己的后腰被人用膝盖顶住,“臭小子,下次再让老子看到你欺负他,老子把你腰折断。”然后便又是一片均匀的呼吸声。

    宋关恬侧躺在床上,翻了个白眼,刚想趁她的力道正在放松想要挣脱开,却猛地被人在屁股上踹了一脚,“今儿老子放过你,滚吧。”

    床是个单人床,宋关恬滚了半圈就掉到了地上,他扶着腰慢慢地爬了起来,盯着床上再次睡过去的人,眼睛慢慢地眯起来,牙齿正隐隐发现摩擦的声音,眼睛里的光芒和他平日的那种冷清截然不同,如果要形容的话,那就是他的眼睛里冒出两团火,想要把床上的哈延福烧得连渣都不剩。

    “你行。二哈,咱们走着瞧。”

    说完,这回他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

    而当他出去之后,哈延福又对着空气来了一脚,“谁再特么的欺负我媳妇儿,我揍你个全家生活不能自理。”

    第二天一早,哈延福是被旅店的服务员叫醒的,本来小旅店并没有叫醒服务,不过昨天宋关恬离开的时候给服务小姐姐了一个笑容,然后一句“小姐姐,帮个忙呗”便把这事儿给解决了。

    服务员离开了,哈延福还坐在床上发呆,可昨天晚上在喝了第三瓶之后的事,她就记得不太清楚了。

    想不起来干脆就不想了,从床上爬下来,到洗手间洗个脸,用一次性牙刷简单的刷个牙,头发随便拢了一下便出了门。

    到了楼下还不忘跟刚才叫醒她的服务员小姐姐飞个眼儿,把小姐姐乐得嘴都合不上了。

    见是学校附近的街,哈延福觉得自己的媳妇还是很有心的,只不过昨天的约会总感觉有点奇怪,她本来想带他去看科幻大电影,可后来却成了他陪她看动画电影,本来她想请他吃法国大餐,结果他带着他去吃地摊烧烤,还对着瓶喝啤酒,然后她说她请客,但她发现自己钱包里的钱一毛都没有少。

    貌似一切都反过来?

    这不行,身为给自己定位为“攻”的人,怎么可以让媳妇儿买单呢。

    于是,她边往学校走的时候,边拿出手发消息。

    哈皮皮:媳妇儿,到学校没?

    宋关恬:到了,在上早自习。

    哈皮皮:咦?媳妇儿,你回的好快,没好好上自习啊。

    宋关恬:……

    哈皮皮:媳妇儿,出来下呗,有事跟你说。

    宋关恬:没时间,中午再说。

    哈皮皮:那……好吧。

    接下来,宋关恬便没有再说话,哈延福想了想,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媳妇儿,上课记得想我哦!(w?*?)?

    宋关恬本来打算收了电话,可屏幕刚灭就又闪了一下,这时罗成风刚好回过头来,一看到他的手机,便抢了过去,接着便听到他爆笑的声音,整个三年一班早自习的寂静便被他打破了。

    “我的天,这小子不会是玩真的吧?大早上的就这么粘呼?”

    宋关恬站起来抢回自己的手机,随即收起,“刚才老师刚从门口经过,估计一会儿你会被约谈。”

    “什么?你怎么不提醒我?”罗成风跳了起来。

    “我以为你看到了。”宋关恬低头重新看书。

    罗成风傻眼地看着他,心里哭嚎:这货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肯定是因为他抢他的手机,这个小心眼的钢铁男!

    中午的时候,哈延福果然如期跑到一高的门口,门口的门卫依然是那位老大爷,老大爷一看到她就像是防贼一样盯着她,虽然她已经说明了与一高的学生是好朋友,同时也得到了艾之文的证实。

    在大爷的监视下,哈延福如坐针毡,终于在她的身体没有被扎成马蜂窝时,宋关恬迈着悠闲的步伐走了出来。

    她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扑了过去,“媳妇儿。”

    本来大爷看到她那横冲猛扑的样子,以为她是要去揍哪个同学,结果在听到媳妇儿这个词儿的时候愣了一下,紧接着再看到好喊的对象是宋关居时,大爷一瞬间就在风中石化碎裂了——

    宋关恬的淡然与哈延福的热情成为极为明显的反差,不过这并不影响哈延福继续散发自己过盛的热情,“媳妇儿,中午你想吃什么?我请客。”

    “你请客,我掏腰包?”宋关恬扬扬眉头,似笑非笑,当看到她露出尬笑时,他的笑越加的明显。

    “嘿嘿,不就是因为这样才过来特地来请你吃顿好的,来补偿我昨天的不合格嘛,明明昨天是想要请你看科幻片的,结果却看了动画大电影,明明要请你吃法国大餐的,结果地吃了烧烤,自己还喝多了,让你付的钱,呃……”她抓着头发,不好意思地抬头看他,“你没生我生气吧?”

    宋关恬脸上的笑容突然收了起来,有些冷又有些傲娇的地看着她,“你说呢?我是特地用学习的时间陪你的,你知道我现在学习有多紧吧?”

    哈延福快要把自己的脸给埋以胸口里了,“媳妇儿,对……对不起,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啊?”

    不原谅就等于他不喜欢她,他还没喜欢她,她要怎么甩了他?不甩了他,她怎么赢周良齐?不赢周良齐万一他真向她老妈告状可怎么办?

    要不要不要直接揍得周良齐个半身不遂,让他永远见不到她妈?

    就在她想这个要能性的时候,宋关恬适时救了周良齐一命。

    “我说什么你都会答应?”

    “嗯,为了媳妇儿,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

    “也没那么严重,我一会儿要去帮我父亲看一批布料,你和我一起去就好。”

    “没问题。”论撩了大灰狼的后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