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论撩了大灰狼的后果 第二十四章 和想象的不一样

时间:2019-06-19作者:息子兀

    进了电影院,哈延福主动要去买票去,可是却被宋关恬给拉了回来,“你去买零食。”

    哈延福跟着他朝着卖零食的方向看了一眼,吓了一跳,好几个女生排在那里,此时正对着他们这边指指点点。

    她觉得她明白了男神的忌惮,一进一拍胸脯,“好,我去。”

    说完,她但大步流星地朝着卖零食的柜台走过去,只不过在走到一半的时候看到了一张海报,上面是她一直追的番新出的动画大电影,她站在那里看了下,然后自己在那里点了点头,便去买零食了。

    而那时宋关恬正好回过头,恰恰看到这一幕,他顺着她的目光看了海报一眼,便转身去了售票口。

    宋关恬先回来的,然后便站在一旁看哈延福被一群女生叽叽喳喳不知道问些什么,不过从那些女生不时的朝她看过来的暧昧目光时,可想而知她们问的是什么,再看那二哈一脸得意洋洋的说着什么时,好像了不难想像好回答了些什么。

    突然有些后悔让她去买零食了。

    眼看快要入场,他朝着哈延福挥了挥手,收到了他的示意后,她赶紧摆脱那些女生,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看她那样子倒是很拿手应付女生们,这点比他要强。

    “媳妇儿,咱们入场吧。”说着,她就去拉他的手,不过他一转身,躲了过去。

    而哈延福压根没注意到他是躲了自己的拉手,手一空,便直接提上去,哥俩好似的搂住了他的脖子,“媳妇儿,刚才那些女生都在问我怎么追上你。”

    话刚落,便听到后面一阵女生的尖叫。

    哈延福吓得脚下滑了一下,还好宋关恬反应快,伸手扶了她腰一下,她才不至于坐到地上,紧接着后面又是一阵尖叫。

    宋关恬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没接她的话,把票给检票的工作人员,随后两人就入了场,等找到座位之后,哈延福好像才想起什么来,“哎,媳妇儿,不对呀,我刚才在厅里的大屏幕上看到的,咱们这场应该是在五号厅吧?这是三号啊?走错了吧?”

    “没错。”宋关恬拿起她怀里的爆米花,丢进嘴里一颗。

    哈延福刚要再次证实,电影开场了,熟悉的音乐让她一愣,随即看向银幕,熟悉的人物映入眼里,她的心里顿时升起了一阵小高潮,“媳妇儿,原来你也看这番啊?”

    宋关恬把食指放在唇间,“别吵到别人,看电影。”

    哈延福如一只听到口狗狗,立马乖乖闭嘴,抱着爆米花看向了大荧幕。

    电影结束的时候,响起的轻扬的音乐声,仿佛把沉浸在那淡淡哀伤的人们里一点点唤醒。

    但,那只是说的正常人。

    并代表不了一只二哈。

    宋关恬坐在原来的位置,放映厅里的人几乎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而哈延福正沉浸在电影的悲伤里不可自拔,你说你要是低低饮泣也就算了,但能不能不要电影一结束就抱着他嚎啕大哭啊?

    人家看热闹的都走了,她还没哭完。

    宋关恬的云淡风轻都要被她哭得狂风卷着乌云了。

    “哈延福,你再哭,咱们的交往就些为止。”

    宋关恬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句话这么好使,几乎是有着立竿见影式的效果,刚才还一副声嘶力竭的人,下一秒就一脸欢乐的站了起来,“媳妇儿,我的感动时间已经结束,咱们去吃饭吧。”

    “……”

    牵着一只神经质的二哈约会要肿么破,在线等,真急!

    就在工作人员几乎以为三号放映厅可能会被淹掉的时候,哈延福的哭声停止了,然后在她出去的时候,工作人员发现,这货的样子看起来哪里像是哭过?

    出了电影院,宋关恬也表示有这个疑惑,“你刚才真的哭了?”

    “哭了呀,你看看我这脸上还有泪痕呢,我的妈呀,感动死我了。媳妇儿,难道你不感动吗?”

    宋关恬看了她脸一会儿,脸上还真有未干的水渍,仔细看的话,她的眼白中有些红线,不过并不明显。

    “从客观事实上来讲,鬼本身就是已经不存在的东西,而且去投胎应该是个大团圆的结局吧?至少编剧没有让那只鬼灰飞烟灭。”

    哈延福不敢置信的看着冷静评论电影的宋关恬,“媳妇儿,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男女投了胎就会忘了女主的,他们就一辈子不可以在一起了,这还叫大团圆?”

    “至少女主心里记着的永远都是男主最美好的一面,总比真正的在一起后,整日的柴粮油盐,最后两看相厌强吧?”

    哈延福的不敢置信加倍,“媳妇儿,你不相信爱情吗?”

    “没有,我相信。我相信这世上任何一样美好的东西。但美好很少永恒,更多的美好都是刹那。”

    “那按你这么说,当爱情过后,所有的两口子都得离婚了。”哈延福有点生气,她也不知道气什么,就是觉这样的话不应该他说,他是那么一温如春风的人,他应该是内心温柔而且温暖的人,怎么可以说出这么冷血的话呢?

    宋关恬并不想与她在这件事上多做解释,可是当一看到她一副伤心欲绝却又名的狠颜厉声地看着自己时,吓了一跳,“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哈延福,“我不相信我媳妇儿是个这么冷血的人,快说,你是哪只妖魔鬼怪附我了媳妇儿的身,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恶鬼退散。”

    宋关恬翻了个不怎么优雅的白眼儿,伸手一把把在他周围跳大神儿的二货给拉住了,“我并不是说所有的夫妻都会离婚,只是说当爱情过了激情的时段之后,大家都会归于平静,但平静的爱也并不代表不是爱,这与电影男女主在没在一起没关系,我饿了,不要再和我谈电影了,ok?”

    他都不明白自己发什么疯,和一只二哈谈论爱情。

    “才不会,我一定会让我的爱情一辈子惊天地泣鬼神,地动山摇,可歌可泣,我一定要让我的媳妇儿一辈子都活着惊险刺激里,永远都不会平淡。”

    哈延福发下豪言,宋关恬只是翻了个白眼,却不想这一场电影引发的豪言壮语居然真的一语成谶!

    夜来临的时候,街上的霓虹闪出万紫千红般的色彩,哈延福站在一家西餐厅门前,,“听说这家餐厅的装潢贼文艺,我们就在这儿吃吧。”

    “文艺不代表好吃,我知道一家更好吃,跟我来。”宋关恬转身便朝着对街走去。

    哈延福只好跟上,“媳妇儿,你说的是哪家啊?”

    “就在这条街的街尾。”

    没走多久,宋关恬所说的那家好吃的餐厅就到了——

    王胜子烧烤!

    光听这名就特别接地气了,可是与媳妇儿那高岭之花的气质不太符合。

    “媳妇儿,咱还是刚才那家餐厅吃吧。”

    宋关恬没理她,直接找张桌子坐了下去,现在秋天,但因为a市地理位置偏南,所以晚上也没那么冷,偶尔丝丝的凉风还挺舒服,烧烤店摆了几张桌子在外面,老板一看到宋关恬坐下来,便上前来招呼。

    “哟,小哥又来光顾了,今天没个那个大个一起来啊?”

    从老板的话中,不难听出他是这时原常客,这让哈延福有些意外,宋关恬看起来冷冷清清,一看就是那种不太好相处的人,这种人一般都有些特性吧?居然也会坐在路边迎着风沙吃着烧烤?

    她的意外表现得十分明显,以至于宋关恬只扫了她一眼就知道好在想什么。

    “既然是口腹之欲,口味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在哪里吃都无所谓吧。”

    “好像是这么回事。”事实上她也比较喜欢这种地方,吃起来痛快,大声说话大声笑,也不会有人对你侧目,因为大家都如此嘛。

    高岭之花如此的接地气儿,哈延福莫名觉得自己心里甜滋儿滋儿的,好像面前的真的是自己的媳妇儿似的。

    “老板,三十元肉串,两串鸡头,两个鸡架,二十元软板,再加一份盐埋猪心,还有两瓶啤酒。”

    哈延福驾轻就熟的点了一通,完了才想起来,“媳妇儿,你想吃什么?”

    “就这些吧。”宋关恬把菜丢放到桌上,看了她一眼,这货要是真去追人家女孩子,估计连手都摸不到,还好她不用去追。

    正如宋关恬所想的一般,等啤酒都上来了,她才想起来,“媳妇儿,你喝酒吗?”

    宋关恬用行动回答她了,只见他拿起一瓶啤酒,顺手从桌下面捞起瓶起着,一扣一起,瓶盖便离了瓶口,然后被他甩到了一边,另一只手拿起桌上的杯子,瓶体倾斜,麦黄色的液体随即离开瓶口,流入宽口的杯中,紧接着泡沫涌出,他拿起杯子便先将泡沫卷去,然后放下杯子,抬头看一脸傻x的哈延福。

    “嗯?怎么了?起不开?要我帮你起吗?”

    哈延福呆傻地摇头,“媳妇儿,为什么和你相处了几个小时候之后,觉得你颠覆了我对你的所有想象?”

    “嗯?你对我有什么想象?”此时正好老板把软板送上来,他便拿起一根,十分豪迈地撸起来。论撩了大灰狼的后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