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惨剧高校 第六章 手绘地图

时间:2017-10-30作者:赵三鹿

    薛默的眼镜上已经沾满了雨珠,被遮挡的眼眸更加深不见底。

    “既然我们约定好互相协作,那么我先拿出诚意。”说着薛默从口袋中掏出一块四方叠好有些泛黄的纸。

    李旭木接过打开后发现这是一张地图。地图有些褶皱,看得出已经被传阅了很久,并且上面的一切内容均是手绘。

    “没错,这是一张云港大学简易的地图。只不过作者并没有画全,只是将探索过的地方呈现出来,但仅仅就够了,在这个学校你十分需要它。”

    李旭木走进一个亭中,将地图彻底展开后竟有人半个身子这么大。上面全是铅笔手绘,看得出制作地图这个人有一定功底。南区与东区的交通路线画的很是详细,而建筑是由大大小小的方块代替,上面注明了建筑名称。

    宏观上看,这张地图把学校东南西北四个区也用虚线划分了出来。四区面积并不是等大。东区学生区最大,里面包含了大学里面大部分建筑,几乎一切学生活动场所都聚集在此区。

    而南区教学区,除了几座被标注出来的教学楼外,另有几座无名的建筑。在南区靠北的方向,一条河蜿蜒贯穿了禁区,北区。

    这条河上也被标注了名称,叫做**河。

    北区却没有画任何建筑,只是画了几座山脉与树木草草了事。可能作者并没有实际深入北区,毕竟是学校严正声明的禁区,也只是画了个大概。

    而同为严禁学生进入的西区,教职工区。也是画了大批的无名建筑,唯独一个名为钟楼的建筑标注了出来。另外李旭木额外观察到,西区很多地方像是有被橡皮修改过的痕迹。

    在地图上面,还标注了很多奇怪的符号,比如在南区有几个箭头指向西区。还有一些地方打着叉号。李旭木提出了疑问,而薛默给到的解释是:

    “这些叉号,应该是校方巡逻人员重点看守的地方,也是提示观看此地图人小心别去的地方。至于箭头,我猜测是通往禁区的道路。”随后薛默指向南区与西区交接地方的一个箭头,继续说道:

    “这个箭头也许就是通往西区教职工区没人看管的小路,应该是作者发现的。但是,我要提醒你,不要让好奇心占领大脑。你也看到了这是一张未完成的不完整的地图。之所以未完成,也是因为作者…”

    “已经死了。”

    李旭木握着地图的手颤抖了一下。但是又冒出几个疑问,地图作者和薛默是什么关系?又是如何死的?最后地图为什么在薛默手上?

    薛默没有察觉到李旭木心中的疑虑,继而解释到地图的事情:“这个作者之所以能够绘制出西区的建筑,你也看到了,他找到了进西区的方法。可就自从西区出来后,整个人就不正常了,也就是疯了。听他的舍友说,在宿舍中整日发呆,面无表情,并且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听不懂的话,就像中了邪一般。之后这个人就失踪了,后来听说**河里发现了他的尸体,自杀或他杀,不得而知,因为找不到任何凶手留下的痕迹。这个事情发生后出奇的平静,似乎消息被刻意埋藏,知道这事的没几个人知道,知道的大多数也是道听途说。不过这人唯一留下的只有这张地图。”

    薛默指了指地图上北区禁区的地方说道:“这个人应该还未来及探索北区就已经死了,所以北区只是潦草的画了一些树木山川。我还是那句话,这张地图可能是救命用的,如果让好奇心占领大脑,去了一些不该去的地方,下场可能会和这个作者一样。”

    李旭木眉头紧皱,视线再次扫了一遍地图,心中感叹这所学校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虽说自己本是一个猎奇心理很强的人,但也不会傻到四处去作死,就算薛默不说也不会冒险到处溜达,先不说进入禁区会不会被校方抓住严惩,回想起路上那成片的森林,也难保着学校里会不会有毒蛇野兽。

    但是这地图怎么又会落在薛默手上?李旭木犹豫再三还是没有问出口,毕竟面对一个大三的学长还是保留一些尊重最好,后面还需要薛默多指点一些东西。之所以没问,最主要的还是感觉薛默拥有这张地图可能采用了什么手段,毕竟这种东西可是人人都想拥有的。

    “你就把这么贵重的地图送给我了?你不再需要了?”李旭木试探性的问道。

    薛默点了点头,“我毕竟在这所大学三年了,这地图上的内容已经熟记于心,不再需要了。不过最后我再给你点建议。这个学校中,没有大公无私,对于生命而言,很多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你换来良好口碑的时候,代价可能就是死。所以这张地图我也希望只有你自己善加利用,不止是这个地图,很多时候给别人铺了生路,就是给自己盖死了棺材。”

    这句话听得李旭木不由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此时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究竟是何等的深不见底,到底经历了什么可以让一个人如此的自私。也许人性在死亡面前就微不足道了。

    李旭木没有回应,只是将地图折好,揣进了裤袋,道谢后便匆匆告别离开了。不敢想象若不是自己能够给薛默带来好处,又怎会这样帮助?按照刚才薛默说的那番话,自己很可能是薛默分享这张地图唯一的人。那么这张地图薛默是如何得手也不敢想象下去。

    李旭木心中清楚,此时的合作是因为彼此有利用价值,若是有天与薛默利益有了冲突,如今的合作恐怕会不堪一击,会变成明天的敌人。这样恐怖的人,多加小心为妙。

    薛默静静地在雨中盯着渐渐远去的李旭木,直到雨水将身影遮挡到看不见。才缓缓的转身离开。

    一道电闪照亮灰暗的天空,相隔1秒后轰隆的雷声震得耳膜发麻。李旭木在雨中匆忙行进,前往自己的宿舍。

    冰冷的雨水无情的浸湿了衣服,鞋子踩进积水中溅起水花。雨水顺着李旭木的发梢成线的流下。

    这时突然一把伞撑在了自己的头顶上,传来了雨水密集打在伞扇上的声音。

    “傻木头!你是不是下雨都不带伞的?”身后传来银铃般清脆的少女声音。

    李旭木回过头。

    “张小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