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惨剧高校 第九十八章 凶手

时间:2018-05-07作者:赵三鹿

    杜升抽着烟问向薛默:“你是怎么发现白楠被杀害的?”

    “白楠惨死的储物室,是情报小组其中一个储存档案资料的地方。我本是今晚去取些东西的。”薛默边说边回忆起刚才的一个细节,就在白楠尸体旁边的地面上,有一个被开启的暗格,向里看去,里面空间极小,但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这个储物室是所有情报小组成员都可以进入的,钥匙给重要的成员都配备了。薛默本人也经常来这里查阅一些资料,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还是头一次知道地面上存在着一个藏匿东西的秘密暗格。

    很显然这是唯有白楠自己知道的秘密,薛默回想起在这之前,自己计划让白楠的课题替换券使用掉,而被替换的人是赵语诺。由此推测,白楠在大三课题中获得这张券起,就藏匿在了这个暗格中。

    想到这,薛默不得不感叹白楠这个人的精明。这张可以保命的替换券是所有人虎视眈眈的对象。众人纷纷猜测白楠究竟把这个东西藏在哪里,但是包括自己在内都不会想到白楠竟然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这间每个人都可以进来的储物室。

    换个思路想,如果白楠形迹可疑,独自前往偏僻的地方去藏匿替换券,那么势必会引起他人的怀疑与跟踪。若是出入这个储藏室,就像平时进出卫生间一样正常,根本不会引人耳目。因为也不可能有人无时无刻的跟踪白楠。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白楠的这种逆向思维,是薛默怎么也想不到的。这样一个谨慎精明的人,被杀,真是可惜了。

    那个暗格中已经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可能白楠已经将即将开始的大四课题替换成了赵语诺。薛默暗暗思索着。

    “你在想什么呢?!回答我的问题!你刚才口中的请报小组是什么意思?白楠也是其中的一员?”杜升本身不是很喜欢薛默,讨厌薛默的眼神中,似乎总是思索着一些东西,隐瞒自己的样子。

    “噢,不好意思,刚才脑袋开小差了,毕竟我的老朋友白楠的死,对我打击也是很大的。”

    “情报小组,是学生自发组织成立的,主要目的是互相讨论课题求生经验,以互相鼓励打消负面情绪为主。”

    “真像你说的这样?!组织者是谁?”

    “嗯...是我。”

    “你知不知道,在云港大学,学生自立组织是被禁止的?!”

    薛默听后表情倒是没有紧张起来,只是苦笑着摇头说道:“无所谓了,你知道我创立的请报小组所有核心成员包括白楠在内总共十人,都是那次大三课题活下来的学生。剩下负责收集线索情报的都是普通学生,并不是正式成员,平时只负责向对接人共享情报来获取报酬。除此之外,就和这个组织没有任何联系了。”

    “而如今,核心成员已经被杀害了7人,也许,凶手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了。所以,这就是我之前所说的不情之请,我掌握了一些这个凶手的线索,可以提供给你们,但是,你们事物组要保障我的人生安全。”

    杜升眯着眼睛,一边吸烟一边看向薛默,感觉薛默所说的并不过分,示意薛默继续说下去。

    “他叫顾源,那些画只有他能画得出来,是云港大学的毕业生。他就是一个心里有疾病的怪胎!”薛默此时内心波澜起伏,其实在白楠遇害前,他怎么也不可能相信顾源还活着,直到看到了地上散落的那些画纸。

    这么看来,之前在**河渡口发现的人,极有可能就是顾源。薛默现在有些担心将赵语诺去引去,会不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一心为姐姐的死查出真相的她若真的见到顾源,恐怕真的会知道些什么。

    不过再一想,给到赵语诺手上的那本日记中,种种线索都指向了顾源,即使赵语诺真的找到了顾源,也许她会把顾源当做谋害自己姐姐的凶手处理掉。现在最好的结果也只能这么想了。

    如果不是按照这样预想的发展,那么只能先下手为强,在顾源找到自己之前,先将其解决掉!

    杜升留意到薛默此时的眼神中透漏出了隐隐的杀气,不知在考虑着些什么。这样一个带着黑框眼镜一直以一种书生气息示人的大四学生,竟然还有如此的神情。总感觉薛默还有很多事情隐瞒着自己,包括他真实的性格。

    杜升不再观察薛默的神态,因为顾源这个名字,一时间让自己有些恍惚,似乎之前在哪里听说过,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了一个前一阵校内比较轰动的事情。

    “你说的这个顾源,可是上一届的毕业生?然后在通过云港大学最后一场课题后,选择了跳河自杀?”

    杜升回忆起了这件事,不过自己并未接触过顾源,只是听说一个毕业生历经了千险的课题,即将走出云港大学,开启新的人生的时候,却选择了自杀。因为这件事很是匪夷所思,所以当时很多人都在议论。杜升自然也知道这件事。

    杜升也没有真实的见过顾源的尸体,是不是真的死了自己并不敢确定。也不知道是谁传出的消息,总之人们都在对于这件事议论纷纷,有人说这个大四毕业生经历了太多的恐怖,当如释重负的时候,内心已经崩溃了,再也接受不了正常的生活,所以选择自杀。但是也有人说,他是被人谋害的。

    杜升更倾向于相信这个毕业生是被谋杀的,但是这件事,当时并不是自己负责调查,只是听事务组的同事说过,这个案件没有足够的他杀证据,最后只好定性为自杀。

    “你是说,这个顾源没有死?那么你怎么肯定就是他杀的人?作为一个本可以不留在这所学校中的人,动机又是什么?”杜升问道。

    “顾源,作为我的学长,我也见过其本人。这个人不善于交流,内心及其阴暗。经常独自创作一些令人不舒服的画作。他是个绘画天才,并且这种精细的绘画水平,以及恐怖的风格,没人能够模仿。没人知道他的脑袋里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在白楠尸体旁边散落的那些画,只有他才能画的出来。”

    杜升皱着眉,听完薛默所说的,感觉顾源确实还活着,因为那张画有白楠惨死状态的画作,明显是杀人后临时画成的。

    薛默推了推眼镜,继续说道:“而且我怀疑赵倩也是他杀的。因为赵倩是我学姐,平时交往也很密切,在她遇害前,我了解到顾源近乎癫狂的骚扰她。赵倩在钟楼吊死后,顾源便也失踪,这才传出了他跳河自杀的消息。”

    “哦?!”杜升有些惊讶,没想到现在校内的一个连环谋杀案,竟然和赵倩的死扯上了关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