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惨剧高校 第四十七章 尸蛛毒

时间:2017-12-09作者:赵三鹿

    坐在病房中的马轩同样收到了这条短信。他默默的走向了卫生间的镜子前,看着陌生的自己。

    一如既往的冰冷面庞上,却多了一个眼罩。盯着这样的一副新造型,马轩慢慢睁圆了眼睛,嘴角翘起了兴奋的笑容。

    “我学到了什么?呵呵!我只是感到获得了新生!”

    一辆林肯加长驶离了学校大门。卢潇艺坐在其中,眼神迷离的望着手机中的短信。另外一只手还在打着吊瓶。这辆车正在开往云港市最好的疗养医院。

    卢潇艺再次忆起被绑在火海中的场景,濒死绝望的那一刻,种种的虚荣富贵显得那么一分不值。如果硬要说学到了什么,恐怕就是生命的可贵了。在死亡面前,无论家境,势力,人人平等。

    车上还坐着几个保镖。

    “小姐,我们这就回去,董事长也知道您的遭遇了。”其中一个戴着墨镜的保镖说道。

    而卢潇艺没有回话,依然神情恍惚的盯着手机。金叶村的恐惧如黑夜般吞噬着整个人的内心。可就在黑暗深处,依稀有一点光斑,从尽头处慢慢扩散出光芒,亮光处,一个人站在那里。

    卢潇艺闭上眼睛,看清了那个人的长相,一个威风凛凛的俊俏少年。那个挡在身前保护自己的少年。

    旁边的保镖见到卢潇艺是这个状态,也不再说话。反而担心起了一件事,以董事长的脾气,知道自己女儿是现在这般模样,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很有可能来找学校的麻烦。

    一间黑暗的房间中,冷绝放下了手中的剃刀,打开了那条手机短信,手机屏将面庞照亮在黑暗中。

    在那棵烈火燃烧的大树倒下的刹那间,竟然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举动。

    “这节课还真是收获不少啊。”一个不顾及自己安危救他人的举动,让冷绝对自己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窗帘哗啦一声被拉开,窗外的光线瞬间照明了屋内。乌鸦站在窗前看着冷绝哼哼的笑了起来。

    “夜莺,我喜欢你的新造型。”

    冷绝拿起镜子,看到了镜中头发眉毛全无的自己。两双黑眼圈在苍白的脸上更加的明显。

    “嗯…剃掉烧焦的毛发后,是另外一番样子啊。”冷绝将视线转向乌鸦疑惑的问道:“你突然到教室找我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吧?”

    “跟我来。”乌鸦将风衣的兜帽压低了一些,推开屋门向外边走去。冷绝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

    在狭长的走廊尽头转了一个弯,两个人最终停在了一个生锈的大铁门前。

    “这是事务组的一处储尸室。”

    乌鸦说着将手从兜里拿出,摘下了皮手套,五根手指上的线头立刻缠动起来,手伸向大门的位置,几根手指开始没有规律的颤动。

    周围的空气顿时阴冷下来,顺着那一根根丝线望去,一个阴影慢慢显现出来。冷绝的瞳孔瞬间缩紧,阴影也完全显露出来。

    看得出来乌鸦操控着一个鬼魂,手上伸出来的五根丝线分别绑着那个鬼魂的四肢与脖子。

    冷绝仔细看去,只见这个被操控着的东西,脖子已经被折断,整个脑袋挂在背后,头向下的看着自己,它七窍淌着血,膝盖向内撇着,脊椎仿佛也是断的,上半身不停的向各各方向摇晃着。

    “这不是上次我帮你找到的那个鬼魂么?”冷绝回忆起来,这是在一个严重的车祸现场帮助乌鸦束缚住的。

    “呵呵呵,我甚是喜欢这件艺术品啊,我觉得她好美。我还给她起了个名字,叫作喀秋莎。”乌鸦完全沉寂在控制中,他的小拇指一动,那个鬼魂仿佛上着发条一般,摇晃着把一只手伸向铁门,直接穿到了门内。

    冷绝在一旁噗噗的笑着。“喀秋莎…呵呵,乌鸦,你还是这么恶趣味啊。”

    乌鸦认真的蠕动着手指,那个鬼魂的身体也抽动起来,挂在背上的脑袋也左右摇晃着。伸进门中的手也在不断地摸索着。

    生锈铁门咔吧一声,传来了锁被打开的声音,紧接着铁门吱呀呀的缓慢打开了。

    乌鸦操控的那只手一晃,几根线瞬间垂落下来。带上手套后与冷绝一同进入了这个房间。

    打开灯光,几排藏尸柜赫然呈现在眼前。尸柜中的寒气层叠的掉向地面,刚剃光头发的冷绝感到阵阵寒冷。

    “你要给我看什么呢?”

    乌鸦走上前去直接哗啦一声拉开了其中一个柜子,一具身形扭曲的尸体也跟着被拉了出来。

    冷绝也走了过来,手掌扇开了尸柜中的寒气,一具面目狰狞的男性尸体让冷绝眉头一皱。因为他认出来这正是那个徐半仙的尸体。

    徐半仙的脑颅开裂着,眼珠向外突出,下巴也因为从楼顶坠下而摔歪,整个下巴几乎扭到了脖子的侧面。

    “嗯…这个人我见过。是被赵倩害死的。和那个宿管阿姨死的一样惨啊。”冷绝盯着尸体冷冷的说道。

    乌鸦将柜子推了回去,说道:“我也想和你说这个事情,关于那个今年毕业生,赵倩的事情。”

    冷绝疑惑的看向乌鸦,问道:“哦?这个事情不是秃鹫与麻雀那一组在调查么?呵呵,怎么?你对赵倩的阴魂感兴趣?我可是见识过的,不要找我帮忙哦,那可是阴气很重的冤魂,恐怕吃不了兜着走啊。”

    乌鸦低沉的笑了笑:“那倒不是。只是秃鹫与麻雀那一组可能现在有些力不从心啊。”

    “怎讲?”

    “因为就在今早,我们发现了麻雀的尸体。”

    “啊?!死了?”乌鸦的一番话让冷绝大吃一惊。自己本来就一直扮演着一个学生的身份,深入在云港大学之中,乌鸦不惜暴漏自己灵能组的身份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果然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麻雀那个家伙…如果真的死了,那就太可惜了啊,我印象里他人不错哦,而且他画的驱鬼阵,可以帮不少忙。怎么?他的尸体也在这里么?”冷绝向四周的藏尸柜看了看。

    “没有在这里,不过,麻雀的死有很多疑点,并且听说事务组也有一个人被杀了。”

    冷绝更加疑惑起来,问道:“你认为也是被赵倩的阴魂所杀?”

    乌鸦摇了摇头,说:“准确的说是和赵倩的死有关系。关于这个拥有预知眼的女孩死掉的事情,一直就没有一个确定的说法。开始我们一直怀疑是事务组做的,然后将她的尸体藏匿起来慢慢做研究。但是当我们今天发现麻雀尸体的时候彻底打消了这一推测。”

    “他人是中毒身亡,这种毒我从未在云港大学见过,甚至极少有人使用这种毒。当时麻雀的尸体上毫无外力伤害的痕迹,但是当解剖开腹部的时候,却发现其腹腔内已经堆积满了脓水,恶臭难忍。夜莺,你应该能够想到是什么毒了吧。”

    “尸蛛毒?!”冷绝听乌鸦的描述后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一个名为尸蛛毒的毒素。这种毒非常少见,不仅对于使用者来说存在着很大的危险,而且制作起来也很是繁琐,所以并不普遍。

    一种稀有的毒蜘蛛名字叫做阴蛛,若只是这种蜘蛛本身的毒素还不能够称为尸蛛毒,如果做到百分百致命的尸蛛毒,需要将阴蛛在81天内,换81口不同的棺材,使之在其中啃食不同的腐尸。时日一到,此时的阴蛛阴气极重,体内也炼出了这尸蛛毒。凡事被下了这种毒的人,外表看起来无恙,实则五脏六腑已经开始迅速腐烂。完全没有救活的可能。

    可是这种做毒的方法,是从南疆起源的,很少有人运用,毕竟每天要把这毒蜘蛛转移棺材就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总共81次,很难说这个过程会不会被蜘蛛咬到。也难怪乌鸦猜测不是事务组所为。

    乌鸦继续说道:“就在麻雀死的前一天,曾和灵能组通报过,掌握到了关于赵倩的一个很重要的线索,但是第二天人就中毒身亡了。”

    冷绝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刚才说到一个事务组的人也因为这种毒死掉了,会不会此人便是下毒的凶手,只是不小心也将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

    这个推论一出,很快就被乌鸦否决掉了。两个人虽然死亡地点都是在西区,但是并不是死在一起。最重要的是随着麻雀的死亡,所查到的重要线索也就中断了,但是在麻雀的尸体手中,用自己的鲜血画着一个很奇怪的符号。

    “什么符号?”冷绝马上问道。

    乌鸦想了一会也不好描述出来,便说道:“那个符号似乎是某种图腾,有点眼熟。这一定是麻雀在中毒后极其痛苦之中,留下的线索。现在尸体在我们手上,具体的还是先回到灵能组总部再说吧。凤凰现在召集所有人回去召开紧急会议。”

    “哎呀,真是难得啊!凤凰她本人也亲自露面了啊。”冷绝惊叹到。

    “哼,毕竟她是现在灵能组几个小队的总指挥。出了这么大的事,难道还跟白鹰天天腻在一起?”

    冷绝点了点头表示现在就前往西区的灵能组地下总部。

    “看来,李旭木的事情需要放一放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