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惨剧高校 第三十七章 人肉汤

时间:2017-11-28作者:赵三鹿

    “你是人们为了活下去,到了互相蚕食的地步?!!”李旭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吃惊的张开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烂脸人低沉下头颅,唾液由于没有嘴唇的兜称,顺着下巴向下滴落。思绪飘荡在了那年饥荒的冬。烂脸人原名为罗青,只是金叶村里面再也普通不过的青年。这时的他还没有破相,在这个寒冷的冬夜,他往炉灶中填进了些干柴。罗青蹲在火边搓着手烤火,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他。家中储备的粮食现在已经所剩无几,这一个多星期,自己每只吃一顿饭,一碗大米,清水煮野菜。而大部分食物基本上都匀给了刚生完孩子不久的阿芳。可即便这样,营养不足的阿芳奶水几乎没有,6个多月大的孩子每饿的呱呱叫。前一段时间无奈之下也把家中的看门犬宰了给妻子补充营养。可现在几乎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这样下去,别孩子能否养活,就连大人也坚持不住了。罗青站起身子,由于虚弱眼前一阵发黑,扶着脑门缓了好一阵才恢复过来。拿起储存粮食的罐子晃了晃,发出了大米撞击罐壁的清脆声音。所剩的这些粮食也就够这最后一晚了,只能煮一些米粥给孩子与阿芳。孩子已经睡着了,罗青看着那弯曲的脖子,轻声叹了口气,眼神中流露出无以言表的悲凉。他轻轻的亲了下躺在床上的阿芳,将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粥放在了床沿。屋外寒风凛冽,积雪覆盖住了玻璃,屋内只有一盏昏暗的油灯带来一丝温暖的光线。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阿芳惊醒,睁眼就看到罗青坐在床沿警觉地望向门口。“这么晚了谁会敲门?”阿芳从床上坐起,将棉被往肩上裹了裹。“你别动,我去看看。”罗青提着油灯走向门口。“谁在外面?”罗青听到屋外隐约间有个人回应了一声,只是因为屋外的风雪声过大,没有听清楚。罗青将屋门裂开一个缝,寒风夹杂着雪花顿时钻了进来,从门缝中看向外面,发现是隔壁的王二。罗青放下戒备,把王二放了进来。王二就住在隔壁,不过就这简单的几步路程,身上的厚棉袄上已经敷满了积雪,王二将头上的毡帽摘下往地上掸了掸雪,笑嘻嘻的道:“你这老是抽啥风,夏的时候没下雨,导致庄家收成不好,冬反而下了这么大的雪,这让我们挨冻又挨饿!这年可过不好喽!”罗青没有回话,他明白王二这么晚来的目的,一定又是来借粮食的。“王二,我们家已经没有食物了,我也在发愁该怎么办,明只能进山找吃的了。”罗青晃着空荡荡的罐子,最后还安慰了几句,“这冬这么大雪,明年估计是个好收成,没有办法,只能饿一冬了。”话是这么,可谁也没有想到,在往后的7年中,甚至连一场雪都没有下过。不过这也是后话了。王二听后到也没有太大的意外,毕竟现在每家的食物都很紧缺,罗青这样也在意料之中,不过王二的表情却隐藏着些什么,罗青看出了他欲言又止的神态,便问其还有什么事。“这个嘛…嫂子睡着了吗?”王二压低了声音。罗青皱了皱眉,感觉王二这次来访不仅仅是借粮这么简单,显然是还有别的事情。两个人走到屋内的一个角落中,悄声问王二:“怎么了?”王二清了清嗓子犹豫再三,还是凑到罗青耳边道:“我有一个弄到食物的办法,要不要一起?”罗青看出了些许的异样,这样一个风雪交加的冬季,弄到吃的哪里有那么简单,难不成还是掠夺他人的资源?看着王二怪异的表情,内心本能的有些拒绝。王二搂住罗青的肩膀晃了晃,:“兄弟,好好想一想,你是有妻女的人,有一家子要养,你自己饿死到是没关系,但是你忍心让一个孩子受罪吗?这么大的雪,明你去山里打猎能找着个啥?就怕没寻到吃的,你自己就先被冻死,饿死了!”罗青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有些动摇,倒是有些想听一听王二的建议了。王二眼神中透出了阴暗的光色,声音更压低了一些,“我开始纳闷,食物这么短缺,郭大柱他们一家怎么整看着这么精神抖擞的,后来在我的再三逼问之下,你猜咋着?他们吃人肉啊!就是尸坑中那些没人埋的尸体。我可不想被饿死,每太受罪了,我要是饿死了八成也会被拉进那个坑中,最后成为别人的食物。这是想都不敢想的,所以今晚,咱俩趁着黑去弄点。我今看到那个孤苦伶仃的老齐头死了,被拉进了那个坑中,肉也新鲜…”话没完,罗青惊吓的倒退了两步,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王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饥饿竟然把人逼到如此地步?!基本的伦理道德已经丧失…“你走吧,这种事我不会和你一起做的。”罗青已经不愿意多看对方一眼,抬起手便要送客。王二笑了一下,往前凑了凑,道:“你以为金叶村中就只有我们这么干吗?我实话告诉你,很多人都在偷偷的做这种事!你以为乔爷会制止这种行为吗?肯定不会!因为他们一家人也是这样的!现在这个世道,不另辟蹊径是活不下去的,况且那些都是已经死去的人,虽然这样不尊重死者,我想他们在下面看到如此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活着才是王道嘛!”罗青沉默的坐在了一旁,细思极恐,想象着人吃人的场景,从身上凉到了心里。“你自己去吧,为何还要拉上我?”罗青答到。“这深更半夜的兄弟我不是也胆嘛!再一个人弄起来也比较费劲,这才和你商量一下!这不,最主要的也是为了你们一家子不遭罪啊!”这时屋内再次传来了孩子扎心的哭声,显然是又因为饥饿而从睡梦中醒来。罗青听着阿芳哄孩子的声音,内心五味杂陈。王二见罗青有些动摇,赶紧上前将他拉了起来,开始进一步的怂恿:“走吧!陪兄弟去一下,一切只是暂时的!今晚这事知地知你知我知,等熬过这个冬,我们谁也不再提就是了!我真的快要饿死了!估计已经挺不过明晚了,你忍心看着兄弟死去吗?”孩子一浪接一浪的哭声慢慢击垮了罗青的内心,最后还是答应了陪着王二前往尸坑。套上了棉袄,便和阿芳打了招呼,走进寒冷的风雪之中。阿芳抱着孩子没有话,看着逐渐消失在雪夜中的罗青,仿佛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切都在无言的默许中。两个人内心忐忑的走到了墓地中的尸坑,此时的风也怪异的停了下来,只有雪花静谧的坠下。罗青环顾四周,周围只有白皙的积雪,延伸进无尽的黑暗中。一个人都没有。手电照进尸坑,竟然发现有翻动过的痕迹,覆盖在尸体上的积雪有一部分被扫开,周边也有很多杂乱的脚印。王二看到此景向罗青兴奋的打了个招呼:“你看!我过有很多人都在偷摸做这种事吧!”罗青没有话,跟着王二一起跳进了尸坑。“这是老齐头!看来他的尸体没有被人拉走啊!也难怪,这老头身子上肉少。我之所以选他主要是活着的时候我们比较熟络,经常一起喝酒吹牛,我相信吃了他的肉,他做了鬼应该也可以原谅我,第二这老头是个光棍,无儿无女,即使事情败漏,也不会有人找我们麻烦!而且他人我了解,身上没啥传染病!”王二指着一个破衣烂衫的尸体讲到。王二弯下身子再次确认了一遍,口中便默念着原谅自己啊对不住啊的话,抓起尸体的袖子,用力一抻,竟然发现这瘦弱的老头出奇的重。“兄弟来帮把手啊!”罗青从发愣的神情中猛地一惊,犹豫再三,还是上前扫开积雪,找到了齐老头的两双腿,拽起裤腿,配合搬着双手的王二一起用力。可能是尸体上堆积了很多雪,再加上很久没有吃饭本身就很虚弱,两个人折腾了半都无法将之从大坑中移出来。王二气喘吁吁的坐在尸体中,敲了敲齐老头的脸,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整个尸体被冻的梆梆硬。“要不咱们带走一部分吧?”罗青大概听懂了王二的意思,愣了半不出一句话。王二看着犹豫不定的罗青,埋怨了一句,四下找起了工具。王二打算砍掉一只腿回去,可是从罗青家出来的匆忙,没有携带任何工具。可是这一趟不能白来啊!王二在手上吹了一口哈气,慢慢的搬起了齐老头的一条腿,看起来同样很是紧张。几秒过后,王二吼了一嗓给自己鼓气,抬起脚就向膝盖处跺去,只听见一声类似于木枝折断的声音。一条长满毛的腿从裤管中抽了出来,王二也愣在那里,没想到在这种低温环境下,人骨会这么轻易的折断。“咱….咱们走吧….”人肉是在王二家里做的。拿回家后,这条腿慢慢的解了冻,血水也流了出来。王二拿出菜刀将腿毛刮了个干净,乱跺了一番,便扔进了锅中,用水煮了起来。罗青坐在一旁,抱着头不敢想象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不一会儿锅里传来咕嘟咕嘟的声音,飘来了一阵奇香。罗青已经很久没有闻到肉味了,越是忍耐,饥饿的感觉来的越是强烈。空瘪的肠胃击垮了他最后一丝意志力。“没想到…人肉竟然这么香…”王二的表情也是迷离的看着飘来阵阵香气的锅盖。那时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场景,现在的罗青已经记不清了。随后便打包了一碗肉汤回去给到孩子与阿芳。只记得当时王二捧起了一只脚,便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他了一句话非常记忆犹新。“这齐老头的脚皮还挺劲道,嚼也嚼不烂啊!”李旭木听完罗青的讲述久久不能平复,他望着罗青的烂脸,一句话也不出。“之后的7年中,情况越来越糟。吃人肉成为金叶村一个众人皆知的秘密。只是谁也不提,谁也不。”罗青摸了摸自己满面的疮痍,两只突出的眼珠垂了下去道:“这样一个充满丑陋罪行的村落中,你认为还有存在的必要?”李旭木看了眼角落中熟睡的女孩,很难想象这些年生活在这里是怎样的一种经历。“你要杀掉所有人,仅凭你和阿芳如何做到?”罗青冷笑一声,“阿芳已经去找乔爷了,一心想要烧死阿芳的乔爷势必会召集所有人来到院中执行火刑,但是我已经事先在院周围洒满了燃油,只需要一把火。呵呵呵….这场噩梦也就会结束了。这场大火烧死的不止我们,还有那些不堪回首的罪恶。”“我们?!”李旭木攥紧拳头,听罗青的意思是要与村民们鱼死破同归于尽了。也就是意味着这个女孩与阿芳也将葬身于这场复仇的烈焰之中。这个村子还有乔爷,究竟怎样把一个人逼到如此?连自己生命和最珍贵的东西都可以抛弃至复仇的计划之中。李旭木看着罗青惨不忍睹的面庞,不敢想象之后的罗青经历了些什么。“肢解那个女孩是我做的!杀掉乔爷儿子并投尸水井是我做的!而水里的毒也我做的!我的目的就是要让村民们深深的陷入恐惧之中!让他们为过去所做的一切罪行而忏悔!这一切你只是单纯的以为是对于乔爷的报复?!你错了!我要让火焰净化这里!”“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就算是复仇,何必要搭进那么多无辜的生命?!包括阿芳和你的女儿?!”李旭木的拳头越来越紧,他深知现在的罗青已经丧失了理智,彻底沦为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子。而此时的力气也恢复了很多,若是现在将之击倒,还是有极大的胜算。可接下来罗青的一句话,让李旭木松开了拳,茫然错愕的愣在那里。“无辜?你是那个女孩?呵,她并不是我的孩子。”罗青的话音中透出了愤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