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惨剧高校 第三十六章 烂脸人

时间:2017-11-28作者:赵三鹿

    3个小时之前

    一阵阵柴烟味不停刺痛着李旭木的鼻子。李旭木艰难的撑起眼皮,模糊的视线里只有火光在跳动。

    还记得之前前往金叶村180号发现了一个地窖,进入后就被袭击了。李旭木此时趴倒在地。侧脸贴着冰凉的泥土,脖子用力想要撑起脑袋,头部却传来阵阵疼痛。

    视线逐渐清晰,发现周身烟漆一片,只有一小撮篝火正在噼啪燃烧。向周遭望去,之前那几只铁桶泛着火光,显然自己依然身处于那个地窖之中。

    两个人坐在篝火边,手中拿着一根木棍,上面穿着某种类似于老鼠的小动物,在火焰中烧烤着。

    李旭木动弹了几下,发现手脚已经被死死的捆绑着,仔细看去,发现篝火旁边其中一个人正是袭击自己的那个烂脸人,而另外一名则是阿芳。

    阿芳痴笑着举着手中的木棍,盯着上面焦烟的食物,一下含入口中,牙齿咬住将其从木棍上撸了下来。

    阿芳蠕动着嘴,牙齿咀嚼着食物的骨头发出嘎巴嘎巴的摩擦声,一条尾巴还在唇外因咀嚼而摇摆着。

    烂脸人伸出手指将阿芳嘴边的焦烟擦了擦含糊不清的说了句吃慢点别烫到。而阿芳一阵傻笑,像吸面条一般将尾巴吃入嘴中。

    这诡异的场景全部看在李旭木的眼中,手指小心的挣脱着绳子,生怕发出半点声音。一边努力将手抽出绳子,一边保持着身体刚才昏迷的姿势,盯向篝火方向,仔细观察着这两个人的一举一动,就在一切有序而安静的进行时,突然一张脸自上而下的漂浮在了自己眼前,正好撞了一个脸对脸。

    整张脸横在眼前,一侧稀疏枯草般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只留有下面的半张脸死鱼般的眼神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李旭木啊的一声迅速坐起身子。定了定神,发现刚才是那个脖子畸形的小女孩弯下身子脸对脸的看自己。

    响声也惊动了篝火旁的两个人。

    “小夕过来。”

    烂脸人将小女孩呼唤到身旁,掏出了一把匕首慢慢逼近了过来。

    李旭木由于猛地起身,头颅那会被击中的地方引来阵阵作痛,随着逐渐走近的烂脸人,李旭木试着站起身子,却因为被捆住的手脚失去平衡,再次跌坐在地上。

    烂脸人此时已经站停在面前,两颗突出的眼珠俯视下来。

    李旭木紧闭上双眼,知道此时已经毫无还手之力,只有等死的份了。烂脸人握着匕首,刀尖冲向李旭木,弯下了身子。

    只听咔嚓一声,李旭木不知道身体的什么部位被切断了。

    可是等待半天,身体上却没有传来任何异样的感觉,慢慢睁开眼睛,竟发现脚腕处的绳子被割断了。李旭木不可思议的望向蹲在面前的烂脸人,而他继而伸出匕首将手腕处的绳子也割断了。

    “你不杀我?”

    李旭木活动着手腕,一脸惊措的坐在地上,不敢轻举妄动。

    烂脸人并没有回话,而是转身走回篝火旁,伸出手将阿芳拉站起身,脸慢慢贴向她的面颊,由于没有嘴唇,两排牙齿碰触了一下阿芳脸上的脓疮,而阿芳咧着嘴,仿佛透漏出幸福的笑容,转而撅起嘴亲向他暴漏在脸上的牙齿。

    就这样一个男女再普通不过的亲吻动作,在此时却被这样的两个人诠释出另外一种怪异的场景。李旭木有些不忍直视,不过怎么看来这几个人都不像是鬼怪。那个小女孩一声不吭的平躺在了一旁的角落中,看起来是要休息了,只不过这样横在脖子上的脑袋不能侧躺。

    “去吧,我们开始吧。”烂脸人摸了摸阿芳的头。阿芳听到后,便走向地窖的出口位置,爬上了通往外面的梯子。

    阿芳走后,烂脸人便转过身子面向了李旭木。

    “我不杀你是因为你不是这个村子的人。”声音沙哑而又悚栗。

    即便刚才烂脸人没有对自己下手,可李旭木还是十分警惕着,毕竟之前就是被这怪人击中的头部,直到现在还隐隐作痛,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你是人是鬼?”李旭木靠坐在地窖的岩壁,谨慎的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烂脸人只是笑了笑说道:“倒是希望我是这两样的其中一个。如果是那样,也不用像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活在仇恨与烟暗中。不过这样的日子……”

    “很快就结束了…..”烂脸人低下头,虽然看不出表情,但是可以感觉到他此时陷入了深深的痛苦回忆之中。面部的肌肉皮肤不知什么原因已经被损坏,任何的表情都已经失去,喜怒哀乐全部化作一副狰狞恐怖的挂着烂肉的骷髅脸。没有眼皮的他甚至连睡觉都需要瞪着凸出在外的眼珠。

    李旭木回忆起那张三个人的合影,看了眼在角落中熟睡的小女孩,以及刚才与阿芳亲密的举止,这烂脸人应该就是孩子父亲无疑了。既然他们都不是鬼,也就是说小女孩在那场大火中没有死,村中一切诡异的事件全部出自这个人之手?!

    那么前往金叶村180号的线索,以及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就是想给自己展示这样的真像?!也就是说这场课题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复杂,并没有什么厉鬼的存在。

    如果只是单纯的人为复仇,那么为何与此事毫无关系的莫茹会被肢解惨死?从冷绝描述的经历来看,卧室内那行血脚印应该就是这烂脸人与小女孩留下的。难道和阿芳一样这一家人的精神都有了问题?为了复仇已经杀人不眨眼了?如果是这样,为何没有果断的杀掉自己?李旭木观察到此时的烂脸人还尚存着理智。

    想到这李旭木脑子一阵眩晕,还未从之前的那一击中恢复过来,现在的他感到口干舌燥,饥渴难耐。来到金叶村后,还滴水未进,甚至看到篝火中烧烤的老鼠,胃中竟然咕咕作响。烂脸人看出了李旭木的需求,于是端来了一个茶缸。

    李旭木眼皮一颤,没想到对方不仅没有杀掉自己,竟还递给自己水。李旭木面对着他恐怖的面孔,犹豫了一会还是接过了茶缸。

    茶缸底部被火烤的焦烟,里面的水还冒着热气,显然是刚烧开不久。

    “谢…谢…”李旭木鼻尖刚凑近茶缸,就闻见一股臭臭的味道,眼睛向里面瞟去,竟发现里面的水污浊不堪。李旭木赶紧放下茶缸,后怕不已,庆幸自己没有着急一口喝下去。在这个水资源匮乏的村子中,不敢想象这一缸子水是从哪里搞到的。

    烂脸人看了看,便把茶缸端了起来,牙齿衔住杯口,一口气全部喝掉了,由于没有嘴唇,水从齿缝中流出,洒了一身。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为何而来。我很好奇你是如何找到这个地窖的,因为没有人会来这个地方,村中的所有人都把这里当作瘟疫之地。开始将你击晕也以为你是村民。之所以没有杀你,我是有目的的。就是希望你能把这个村子中的丑恶事迹带出去。”

    “因为就在今晚,这个村子中将不会再有活口出现!”

    李旭木听后一阵颤栗。这个人究竟经历了怎样的仇恨,以至于要将所有人赶尽杀绝!?

    烂脸人盯着手中的茶缸,根本不管李旭木惊诧的表情继续说道:“现在回想起来那个被肢解的女孩也是和你一起来的吧。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只能怪她运气不好,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这个复仇的计划已经孕育很久了,那个女孩出现的人家,是我复仇步骤的一个环节,死的应该是那家的主人。我要以一种最恐怖的方式给到其他人一个讯息!我要让所有人在生命终结之前全部生活在恐惧之中!让他们也体会一下生活在恐惧的夹缝中是什么滋味!!”

    烂脸人情绪越来越激动,一下子将茶缸甩在了地上,然而也惊醒了角落中睡觉的小女孩。烂脸人猛吸一口气,意识到了什么,前去拍了拍女孩的后背,情绪也渐渐平复了下来。

    李旭木丝毫不敢放松警惕,虽说从烂脸人刚才的种种反应来看,确实没有要害死自己的意思,不过面对这样病态的一家人,还是要优先考虑逃走。

    “你的意思是要杀死所有村民?!”李旭木有些不敢相信,想要加害小女孩的人当初是乔爷起的头,大部分人也是无奈的盲目跟从而已。这样一种仇恨的程度未免有些偏执。况且仅凭一人之力又如何办得到?

    烂脸人指着自己的头,语气再次狂躁起来。“把我害成这个鬼样你觉得不应该?!把我妻子逼疯,现如今又要害死她,你觉得不应该杀掉他们全部人!?让一个孩子的童年一直在这个漆烟充满恶臭的地窖中度过,难道不应该!!??”

    烂脸人激动的喘着粗气,听起来肺部受过什么伤害,随着每次呼吸都呲啦作响。由于过于激动,引起了一阵的咳嗽,随着一口痰被咳出在地,气息也逐渐匀称起来。李旭木盯向那口痰,发现是血红色的。

    烂脸人平复了一下气息继续说道:“你觉得这些不能称为人的村民值得同情?!不!不是这样的,我接下来要说的也是活着让你离开这里带走一切真像的原因。”

    “你也看到了,我平时吃的东西喝的水是什么样子的。金叶村确实遭受了诅咒,连续的干旱让所有人承受着饥荒。只不过原因并不是那个孩子。是那些早已丧失人性的村民…!按照这样的状态你以为仅剩的这些人会撑多久?仅凭一口水井,根本不会到现在…他们的食物来源大部分都来自于….人肉!”

    此话一出,李旭木汗毛竖起,一阵寒意席卷全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