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惨剧高校 章外篇——马轩

时间:2017-11-28作者:赵三鹿

    14岁是一个洋溢着青春花香,阳光明媚的年龄。

    这个年级的马轩本该也是如此。

    马轩躲在被窝里,随着每一次碗碟摔碎在地板上,身体都不由的一颤。

    “臭婊子!老子当初怎么就看走眼娶了你这么个鸡!”

    “啪!”随着一巴掌扇在肉上的声音,马轩的母亲惨叫了起来。

    这一声惨叫,马轩的心就像针扎一般蜷缩在被窝中。怀中紧紧搂着小时候母亲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一只猴子布偶。

    马轩从小性格懦弱,胆小。与父母分房睡后就一直将这只猴子放在一旁,才能安心入睡。

    “我错了…请你不要打了…吵到孩子…”

    “还好意思提孩子?!我tm现在都怀疑马轩是不是你和别人搞的野种!”

    母亲的哭闹声,父亲的叫骂以及桌椅翻倒的声音。让马轩在被窝中不断流下惊吓的泪水,揪心的争吵让他寒毛乍起,一层层紧张的汗水几乎湿透睡衣。

    母亲一声比一声高的哭叫,让马轩再也无法忍受。他抱着小猴子,颤抖着推开卧室的门。客厅满地的狼藉。只见母亲披头散发的靠坐在墙边,怀抱着自己的膝盖抽泣着。而父亲看起来是打累了,抽着烟坐在沙发上。

    “妈妈….?”马轩将卧室门开着一个小缝,试探性的问道,胆怯的声音有些颤抖。

    母亲抬起埋在膝间的头,看到是马轩,立马整理了下缭乱的头发,用手抹了几把泪水,强撑着笑容走了过来。

    “轩轩…爸爸妈妈吵到你了吗…?没关系的…快去睡吧….我们说事呢…”

    母亲双手捧着马轩的面颊,帮他擦拭去了脸上恐惧的泪水。马轩清楚的看到母亲脸上红肿着,一个眼眶也一圈红紫。

    看到母亲这般模样,嘴唇一抽动,泪水决堤般的从眼角淌下。马轩一句话也说不出,在这个似懂非懂的年龄,只感到心中一阵刺痛,这一刻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与无力。再也没有办法恢复以前那个温暖的家了。

    母亲看到马轩怀抱着布偶,僵站在门口,不断地抽泣,心中的委屈便再也伪装不下去。她双膝撑地双臂环抱住马轩,同样放声哭了出来。

    还记得那年10岁,生日蛋糕上面插着十根蜡烛,闪烁着温暖的烛光,明亮而又清晰。父亲与母亲一起拍着手,为自己唱着生日歌。一家子脸上无不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马轩闭上眼睛,许了个愿望。当睁开眼睛时,父母同时捧着一个可爱的小猴子。

    “祝你10岁生日快乐宝贝!”

    马轩永远也忘不了那时的自己是多么快乐。接过礼物后微笑着吹灭了蜡烛。

    对于一个孩子来讲,那时的愿望很简单,只是希望爸爸妈妈和自己永远幸福的在一起。

    可是没过多久,马轩发现一个陌生的叔叔有时会来到家中。也是从这个时候父亲就经常酗酒,与妈妈开始了争吵。虽然再也没见过那个陌生叔叔,但是两个人的争吵却愈演愈烈,一次比一次严重。马轩不懂为何会突然变成这样,也不敢问妈妈是怎么回事。这几年之中就在这冰冷紧张的氛围中度过。

    直到今晚,也是最为严重的一次。父亲看到两个人怀抱痛哭的样子,火气腾腾的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抻住母亲的头发,用力一甩,直接将之摔了个仰面朝天。

    “你们俩都是受害者是吧!老子才是!你还有脸哭!老子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摊上你这么个货!我在外边受这么多委屈,你在家里还这么对我!?我还想哭呢!”说着一脚跺在了母亲的肚子上。

    这一脚让母亲痛苦得已经顾不上惨叫,只是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马轩哭的感到四肢有些发麻,只是愣站在门口抽搐着。他闻到了父亲身上浓厚的酒味。随后父亲一下子将自己卧室的门摔上。

    马轩回到自己的卧室中,不敢再踏出卧室半步。不敢的原因是不愿也不忍再看到这种场景。他从抽屉中掏出了一把水果刀。刀柄被手掌紧紧的攥着,刀身因为用力而抖动着。

    马轩咬着牙望着镜中满脸泪水的自己,刀尖对准了镜中的自己,懦弱的眼神中竟看到些许不一样的神色。

    刀刃用力在自己手背上一划,手背瞬间渗出了一道殷红。鲜艳的红色由少变多,随着在伤口处逐渐堆积扩散,宛如一朵正在盛开的腥红之花。马轩停止了抽泣,痴迷的望着手背上的鲜血,心中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平静。空气中弥漫着血液甜美的味道。血顺着手指流下,这一滴接一滴的景色让马轩感觉痛苦也在一丝丝流逝。

    迷幻而又难忘。

    第二天一早,马轩从睡梦中醒来,穿好了衣服,背上了书包,一如既往的走出卧室,手上的血液已经凝固,他将手藏进裤兜中,淌开满地的狼藉,看到母亲已经将早饭准备好了。环顾四周,父亲已经出门了。

    母亲的脸色惨白,看似一夜没睡。这一夜留下的是满脸的伤痕,整个人看起来苍老了许多。将早饭装进饭盒后,和马轩打了个招呼便有气无力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中。

    马轩也面无表情的一句话未说拿着饭盒离开了。

    路上车水马龙,阳光明媚。马轩一如既往的独自一人行走在上学的路上。他没有朋友,因为他平时不敢说话,生怕说错什么话引得别人不高兴,所幸就不如一直沉默着来得省事。他也不知道怎么去融入进集体之中,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讲,马轩是一个个例,在班中毫无存在感,喧闹的课间,马轩对于大家来讲就像不存在一样。

    第一节课课间,马轩独自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行行绰绰的人影在他面前闪过,他目光呆滞的愣着神,与这嬉闹与杂乱的环境格格不入。

    他打开饭盒,里面放着热气腾腾的包子与一盒牛奶。温暖的蒸汽轻抚着马轩的面颊,他仿佛感受到了母亲微笑的面容,一种久违的被爱包围的温暖感觉再次感受到,他享受着这片刻的温馨,越是享受以前幸福的时光,伴随而来的伤感越是猛烈。几滴热泪划过了眼角。

    “这tm什么味道?!”

    一个人突然将马轩课桌上的饭盒以及书本一下子推洒在地,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

    马轩望着翻扣在地的饭盒,牛奶也摔洒了一地。那一丝丝的温馨仿佛是寒风中的孱弱的烛火,烟消云散,不复存在。马轩颤抖着身子抬起头,发现了一张熟悉而又恐惧的脸。

    这个人是班中的班霸,名为董鹏,经常欺凌弱小,蛮横而霸道。马轩便是他经常照顾的“顾客”。董鹏凭着霸凌的性格也引来不少学生的追随,所以他们经常以人多势众欺压一些没有背景,性格懦弱的学生,不仅如此,还要勒索他们一些零花钱。

    “这次我没带钱….”马轩看到是董鹏,眼神立马闪躲,缩着脖子坐在座位上一动不敢动。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董鹏一屁股坐在课桌上,伸出手抓住了马轩的头发,将他的头掰起来看向自己,挑着下巴恶狠狠的说道:“没钱是吗?没钱就挨打!”说着身边围过来好几个衣冠不整的痞气少年。

    他们将马轩带进厕所,许多学生站在便池正在解决问题,看到是董鹏等人,立马识趣的提上裤子离开,看着被拽着脖领进来的马轩,有的人投来同情的神情,有的则是幸灾乐祸。

    董鹏抖着腿,点了根烟,眼神轻蔑的撇着马轩。而另外几个小弟正在搜马轩的衣兜。

    “老大!找到5块!”

    董鹏接过钱,哼笑了一下。

    “没钱?!”董鹏捏着钱角在马轩脸前抖了抖。而马轩则低着头,耸着肩不敢吭一声。

    随着一巴掌的响声,马轩感到一侧脸火辣辣的疼。

    “跪下!”

    马轩不敢直视任何人,生怕引来更多人的毒打,赶紧弯下膝盖跪在了满是积水的厕所内。这一举动引来了周边围观的学生一阵哄笑。

    “真tm丢人啊哈哈。”

    “就是!跟废物一样的。”

    董鹏也是哈哈一笑:“今天就饶了你,记住!下次我找你要钱不许说没有听懂没?!”

    马轩跪在地上赶紧点了点头,可是周边一个跟随董鹏的学生,上来就是一脚,踹在马轩的脸上,身子一下子倒在了便池旁边。

    这一下子又是引来一阵哄笑。

    “我都说了饶他了,你还来这一脚,让我面子哪放啊!哈哈哈!”董鹏笑的已经站不直身子。

    “反正他又不会怎样,不踹白不踹啊!哈哈!”

    马轩撑起身子,发现校服沾满了骚臭的脏水,偷偷瞟了一眼踹自己的那个人,发现是班里的班长。他平时在老师跟前道貌岸然,不过为了不被董鹏勒索,便私下与之混在一起。

    这样的一天,和往常一样,马轩也已经习惯。放学后,黄昏的街道上,依然车水马龙。

    但是当掏出钥匙,回到家中那一刻起。才知这一天并不寻常。

    客厅依然乱作一团,摔碎的碗碟,翻倒的桌椅….按照往常母亲已经清理好了。马轩放下书包,轻声说了句:“妈妈,我回来了。”

    可屋内依然冷清的可怕。马轩走到母亲的卧室,发现人还躺在床上睡着。马轩独自回到屋里,将沾着污水的校服换下,由于早饭被打翻,也没有钱吃午饭,所以马轩只能等待母亲起床来做晚饭。

    望着窗外火红色的夕阳,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马轩看到楼下一对夫妻并排走着,中间一个小孩幸福的踢着腿,父母也充满爱意的分别牵着小孩的手。这个画面让马轩看的痴迷,自己曾经未尝不是这样幸福呢?

    夕阳的余光慢慢消逝在天边,时间已经到了晚上7点。马轩知道父亲一定又在外面喝酒了。他小步的再次走到母亲卧室门前,发现母亲依然安静的躺在床上。走上前去摇了摇母亲的手,发现她的手冰凉不已。无论怎样呼唤,母亲再也醒不过来了。

    他将那个小猴子布偶放在了母亲的身边,感到那些美好的回忆已经随着母亲带走了,一去不再复返。

    马轩走下楼,独自站在小区中,望着高楼中的万家灯火,呆呆的站了很久。心中此刻却出奇的平静,他知道母亲已经死了,但是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马轩说不上来,此时的他一滴眼泪都没有掉下,心中的滋味非常奇怪,明明是万箭穿心般的疼痛,此刻却笑出了声。他为母亲的解脱感到高兴。

    永远的睡着,就不会在承受这世间带来的痛苦了。

    一只小猫喵喵的走到马轩脚前,呼噜噜的用头蹭着马轩的脚,在这静谧的傍晚中,马轩感到自己的命运和这只野猫一样,忍受着世间的疾苦,饥寒,孤独,没有人在乎。

    马轩弯下身子,轻抚了几下小猫的身子,随后双手慢慢扼住了猫脖子,而小猫依然眯着眼,享受着马轩的陪伴。随着力气加大,小猫意识到了什么,开始挣扎。极力想要把头抽出来,可是马轩的双手就像一把钳子,紧紧攥紧。

    猫在地上剧烈的挣扎着,后腿乱瞪一气,爪子在马轩的手上挠出无数的伤口,可马轩依然面目冰冷的盯着这死亡的过程,丝毫没有动摇。直至小猫不再动弹,马轩才松开满是鲜血的双手。

    马轩闭上双眼,抬起头面向漆烟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感到心中畅快了很多。

    “这样你就没有痛苦了….”

    随后母亲被拉倒医院,法医鉴定为脾脏破裂,腹盆腔积液导致死亡。而父亲被判为过失杀人,判了6年。

    马轩在之后的一年中从没有笑过。他家中的事,也被班主任知晓,从此便对这个冷漠孤僻的少年加以非常多的关注。

    马轩的初中班主任是一个男性,多次制止了董鹏对马轩的欺凌。当班主任站在自己身前张开双臂赶走董鹏的一瞬间,马轩隐约感到失去已久的那种亲情感,就像一个父亲对于孩子的保护一般。心中的温暖让他在那个时刻嘴角微微向上扬起。

    可就是这仅剩的温存,将是把马轩打入谷底的最后一棒。

    初三的那年,校内经常会出现一些流浪狗,流浪猫的尸体。它们死相惨烈,全部被石头将头部砸的稀巴烂。校方一致认为是校内某个心里有疾病的学生造成的。这样一个残忍,噬杀的学生必须调查出来,因为这样一个隐患存在很有可能会对其他学生造成威胁。

    有一天班主任在马轩的课桌里面发现了几只麻雀的尸体。每个麻雀的脑袋上都被穿了钢钉。班主任猜测这一切很有可能就是马轩所为。

    第二天将马轩叫到了办公室,在逼问之下,马轩将杀死流浪猫狗的事情全部交代了出去,只是恳请班主任千万不要将此事透漏出去,班主任绷着表情,听完马轩的交代,眼神中充满了看一个异类的目光。当时只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没过几天,马轩被勒令退学了。心中最后一丝温存也破灭了。

    在随后的几年中,被亲戚代养的马轩不得不在社会中闯荡打工挣钱。从此的每天,在工作之余,几乎都在锻炼着自己的体魄,他坚信让自己强壮才会给内心带来些许安全感。而孤僻的性格也未改变,他的心中总是挤压着某种情绪,每个深夜都在解读,没有答案。

    直至一个神秘人交给他了一张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此刻的马轩手握着镰刀,缓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地上脑浆正在溢出的村民,一种兴奋感如电流般传遍全身。这么多年的情绪终于在这场课题中得到了释放,这是他第一次杀掉活生生的人,没想到带来的快感是杀死猫狗完全不能取代的。

    马轩沉浸在血腥的气味当中,在这一刻仿佛终于找到了答案。他看着亲手了结掉的生命,感到这一刻的自己才真正活了,以前一切的恐惧与逃避,全部破碎。软弱与怯懦的自己已经死去,只有自己掌握了别人的生死,才是最正确的活法!

    马轩看着地上的尸体,从未感到自己如此的轻松。他加紧了双腿,一阵颤抖,裆部一阵湿热。

    “云港大学…我很高兴来到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