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惨剧高校 第三十二章 细节

时间:2017-11-28作者:赵三鹿

    伸出的那只手沾满了鲜血,在尸坑中尤其突兀。

    冷绝谨慎的慢慢靠近,随着靠近哀鸣也清晰起来。

    “救…..我…..”

    靠近过去后竟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躺在了尸坑中,伸手等待着救援。

    这个人是张,就是那个一身嘻哈装扮,留着爆炸头的课题参与者。冷绝蹲下身子,发现张腹部的衣服上已被血液浸湿一片,看似是被匕首之类的利器刺入造成的,还不断的有鲜血从伤口渗出。

    张面色苍白,一只手捂着伤口,一只手伸向冷绝。他认出来,蹲在自己旁边的这个人是同班一起参加课题的同学,由于失血而无神的双眼顿时增添了些许希望。

    冷绝四下观察了一圈,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先止血,于是将一个尸体的衣服扯了下来,撕成了几段布条,一把将张拉坐起,布条绕着腹部的伤口缠了几圈,一个用力收紧,随即传来了一声因疼痛的惨叫。

    两个人坐在尸体上。张缓了半天,脸上也恢复了些许血色,缠住腹部的布条上慢慢渗出红色,但是已经基本止住了大出血。

    冷绝看到张暂时脱离了危险便问道刚才经历了些什么。

    张抽动了下苍白的嘴唇,满脸痛苦的说道:“小心…马轩….是他刺伤的我,并且抢走了我的纸条。昏迷后,可能是村民把我当作了死人,才抬到了这尸坑中…”

    张捂着伤口龇牙咧嘴的痛苦了几声,稍作平复后继续说道:“我们之中有多名被恶灵附身的人,这是我纸条上的线索,但是马轩的纸条是让杀死所有被附身的人,所以…”

    冷绝听后先是一惊,眼珠转动了几下便冷笑了出来:“原来如此。这场课题…呵呵呵。”

    “有意思,有意思!这场课题真正的危险所在不是被恶灵附身的人,因为根本就没有人被附身!而真正的难点就是我们之间互相的猜疑以及线索信息的不共享。”

    张听后也难以置信。从一开始就像梦境般的来到金叶村,没想到烟板上的课题指示一切都是真实的,这本来就无法解释,让人难以置信。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课题,没有老师,没有讲课,完完全全的就是一场杀戮秀。

    这个大学究竟有着何等的神秘力量?将自己传送到这个村子中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想让学生按照课题指示去完成,那么为什么还要给到错误的信息,告诉大家学生之中有被附身的人?

    冷绝思索片刻后说道:“这就是这场课题的难点。虽然我们之中没有真正被恶灵附身的人。但是人类的贪婪,自私,以及为了求生的无所顾忌,在这个村子中,已经将一个人彻底变成了一个比恶灵附身还恐怖的东西。换个角度想,也许课题指示并没有骗我们,我们之中确实有一名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恶灵。”

    “你是说…马轩?没错…他已经丧失了理智,在得到我的线索后,估计会杀掉所有的参与者…”张回应道。

    冷绝想到了那座空坟,没有被烧死的小女孩。这个村中从开始就没有恶灵的存在。但是人性的丑恶却在这个村中体现的淋漓尽致。某种意义上的“恶灵”并不是单只马轩一个人吧。乔爷,这里的村民,不也一样吗?无知的村民盲目跟随乔爷,将这里的灾害全部怪罪在一个无辜的畸形小女孩身上,妄图处死其他人的生命来换取自己的安康,这种可怕的自私行为又与鬼怪何异?

    拥有阴阳眼的冷绝见过太多可怕的事物,可人心才是最让人毛骨悚然的。在那场大火中逃生后的小女孩,一家子开始了复仇计划,先是杀死了乔爷的儿子,紧接着是惨死的莫茹…到如今许多无辜村民的中毒暴毙身亡。再到乔爷率全村人将阿芳一家的赶尽杀绝,这一切的罪恶一环扣一环,无休无止。也许某种意义上被“恶灵”附身的确实有多人,现在所发生的一切,课题的指示,以及纸条上的提示,并没有骗人…

    只是参与者们自己走进的一个误区。对未知鬼怪的恐惧,却忽略了真正可怕的东西。

    “那么我们该怎么逃出这个地方?”张忍着剧痛站起身子,再也忍受不了身下发臭的尸体。

    冷绝想起莫茹纸条上的那句话:附身之鬼,源于金叶村,找到解除怨气的方法。

    “也许这句话的真正意思是让我们平息金叶村这场无休止的杀戮。”

    两个人不再讨论,便爬出了尸坑,刚一出来,却惊恐的发现坑边站着一个人。

    张一惊,向后退了几步,只见这人浑身糊着泥巴一样的东西,面庞也沾满污渍。

    冷绝上下打量了一会,噗嗤一声捂着鼻子笑了出来:“贾圣陶同学,你这是怎么了?”

    贾圣陶顶着身上刺鼻的气味,一点也不愿意回想刚才的经历,湿冷粘稠的粪坑几乎将自己禁锢在其中,还好只有腰部深,否则淹死在屎尿中可就成了全世界最惨的死法,与其这样还不如被马轩一刀宰了。

    要不是有颗树根探出坑壁,恐怕自己真的很难从粪中爬出来。贾圣陶将鞋子脱掉,在地上磕出一潭烟黄色的物质,其中几只蛆虫还探出了头左右摇摆着,看到这个场景贾圣陶一阵恶心继而吐了一地。

    “呕!咳咳!有没有干净衣服!?”

    冷绝捂着嘴向后退了几步,看得出来他还在笑着,指了指尸坑说道:“这里面的尸体身上有很多衣服。”

    一听是尸体的衣服,贾圣陶又是一阵干呕。一旁的张也有些看不下去转过了身,胃中翻涌的恶心让伤口再次疼痛起来。

    贾圣陶平复了一下,诉说了自己所经历的事情。现在的狼狈,却换来了一条命。

    张捂着伤口惊恐的张开了嘴。“李大海也已经被马轩…”说到这很是庆幸自己的大难不死,那时马轩使用匕首刺的自己,幸运的是并没有伤及要害,只是因为失血而昏迷。没准刀口再偏一偏就会刺进脏器之中,想一想就后怕不已。

    “那么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乱葬岗中?并找过来的?”冷绝问向贾圣陶。

    “当时你忘记给我看了纸条上的内容了?死亡的归属之地,便是生存的曙光之地。当时我便有了一个很可怕的猜测,猜到你会来到这边..….”贾圣陶用手擦了擦眼镜上的污渍,擦完却更加模糊。

    冷绝听后心中不由得暗暗佩服这个人的智商,开始本以为只是其貌不扬的书呆子,却竟有着如此冷静客观的判断能力,虽然只是在这场课题中接触认识,但是就目前来说,感觉贾圣陶的人品并没有什么缺陷,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也不免排除隐藏自己的可能性,若是日后成为了敌人,那么一定是个难缠的对手。

    冷绝只能期盼自己的猜测是多虑,这样的人最好成为队友而不是对手,毕竟之后在这所大学之中,可能还会并肩参与更多更加困难的死亡课题。

    当冷绝把挖墓后的发现以及推论分享给贾圣陶后,贾圣陶的反应并没有太大,显然之前就已经有过这种类似的猜测。

    现在最主要的是如何平息金叶村目前的动乱,以及怎样组织马轩去伤害更多的人。贾圣陶提出目前最主要的应该是将现在幸存下来的课题参与者全部集合起来,在一起来对抗马轩的追杀才更有胜率。

    冷绝思考了一会说道:“既然马轩得到了卢潇艺是被附身之人这一消息,那么一定会优先去解决掉她,那么我们首要目标也是先找到卢潇艺,这样就可以守株待兔,一举制服马轩。”

    贾圣陶听后看了眼弱不禁风的冷绝,以及重伤在身的张,淡淡的说道:“这个计划没问题,只不过凭我们三个估计很难与马轩对抗。”想到马轩坚实的肌肉以及敏捷的身手,很有可能三个人都会命丧黄泉。

    说到这里两个人一同想到了李旭木。因为现在幸存下来的这几个人当中,唯有他才是最能打的。

    可是他人现在又在哪里?冷绝问道,但是贾圣陶同样不知道李旭木的下落,自从三个人在乔爷家分开后便再无音讯。

    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难道他人已经出了意外?

    没等多想,就在这时乱葬岗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厮打声。

    “什么声音?!”

    冷绝与贾圣陶一人架着一个胳膊,搀扶着张缓慢的向着声源方向靠近。

    走在半途中,发现地上躺着两名村民的尸体,其中一个脑门处开出了一条沟,看起来像是被斧子劈出来的,另外一个胸口处也有一道深红色的伤口,还在潺潺的冒着鲜血,显然是刚被杀死的。

    “是谁杀的?难道是马轩?”张身子有些颤抖,回想起马轩冰冷的眼神不禁恐惧起来。

    贾圣陶看着尸体表情沉了下来,可以将多名村民杀死的身手除了马轩,更希望是李旭木。因为打斗声还在前方继续着,于是将受伤的张藏匿在附近的枯草从中,与冷绝偷偷向前摸去。

    随着接近,厮打声也越加清晰,冷绝靠在一个平房的拐角处将头慢慢探出,看到了4名村民手持武器将一个人围在了中间,而中间那个人浑身溅满了鲜血,手握一把短柄斧,气喘吁吁的与这4名村民僵持着。

    他们周围躺着更多被砍死的村民尸体,看得出来中间这人已经一对多很长时间了,如此厉害的人让贾圣陶更加好奇究竟是谁,仔细看过去,这人并不是李旭木,也不是马轩。

    冷绝看到这个面孔,迟疑了几秒突然想了起来,这人是卢潇艺雇佣的其中一名保镖,名叫阿杰。

    就是在课题开始瞬间与李旭木缠抱在一起撞近教室门的那个人!

    冷绝很是诧异,没有被课题点名的人,居然也可以参加进来!?看来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在教室中的人,都会被拉进这场死亡课题之中。

    此时的阿杰已经筋疲力尽,身上也因为这场不对等的打斗而伤痕累累。4个村民对他也有些忌惮,围在阿杰身边迟迟不敢出手,没想到这么多人都没能解决掉这个人。

    贾圣陶对身边的冷绝使了个眼色,犹豫着这事要不要插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