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惨剧高校 第二十八章 暴毙

时间:2017-11-28作者:赵三鹿

    “乔爷!!不好了!!”一个村民一路跑过来,脸色十分惊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此时数十名村民以及乔爷从莫茹惨死的房间中走出来,所有人看到这恐怖的场面无不心有余悸。有几个人还吐了。乔爷平复了一下心情,那墙壁上的血字,显然是给自己看的。烧死女孩的时候几乎全体村民都在,这种报复的行为更像是针对所有人。这么残忍恐怖的杀人方式,目的像是对全体村民的警告,让大家深深的陷入恐惧与后悔中。乔爷将儿子的断手用布包好,悲怆的心情使他浑身颤抖,眼神由悲伤慢慢转成了愤怒。他心里暗暗发誓,这女孩活着时候可以把她烧死,就算死了化作怨魂,一样可以把它再烧一遍,送回地狱!不相信这么多人,还会被鬼打败?“乔!乔爷!不好了!村里好多人突然抽搐,然后….然后就翻白眼死了…二栓,我跟你爹刚才去山里打兔子的时候…他…”跑过来的村民悲伤的低下了头。二栓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嘴巴抽搐了一下,意识到自己亲爹就在刚刚突然暴毙身亡了。“什么!?你是村里好多人都突然死了?!”乔爷声音如雷般灌耳。这个村民瘫软在地上,萎靡的点了点头。一众人跟随乔爷跑到了土路上,一路发现了几个躺在地上的村民,过去查看,身子都已经凉了,均已断气。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跪在自己家门口,抱着一个年轻人的尸体嚎啕大哭。“呜…儿子啊!你死的不明不白的啊…呜…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当时叫你不要跟着去,你非要去,呜….报应啊!报应!”妇人一口气没喘过来,哭晕了过去。一众人看到街上一幕幕凄惨的景象,脸上都露出恐惧的神情,很多人纷纷匆忙的跑回各自家中,看看自己的亲属有没有出事,还有个人几乎被吓傻,双手害怕的抖动着,嘴里念着:“我们都要死了…这是诅咒…那个女孩来复仇了…恶灵来索命了…”乔爷听后勃然大怒,一脚将这个人踹倒,怒吼道:“胡八道什么!那个女孩已经被烧死了!被烧的灰都不剩了!现在造成这一局面的是那个附身的恶灵!那场大火并没有将之烧死!现在又附在了阿芳的身上!现在我们将她找出来,烧死她!就可以彻底解决!你们还想看着同胞一个个死去吗?!”村民互相看着,由于恐惧大部分人都有些犹豫。乔爷呸了一口,抽出腰间的弯刀,举在头顶,几乎丧失理智的大吼起来,青筋在太阳穴上暴起。“乡亲们!我们不能再等下去!金叶村流的每一滴血我们都要铭记!我的儿子已经被恶灵害死了!我发誓绝不让这里再次上演悲剧!凡是阻挡我们烧死恶灵的,杀!现在犹豫的人,就是包庇恶灵的行为!也就是我们的敌人!杀!为我们逝去的亲人报仇!!”乔爷这一段唾沫星子乱飞的吼话,威慑住了很多人,大家愣了一会纷纷掏出了身上的家伙,边举变喊:“杀!”“杀!”“杀!”每个村民全部红了眼,把逝去亲人的悲痛全部转化为仇恨,所有的死亡,所有的灾害全部归罪为这个原因。贾圣陶躲在一个角落之中,看到村民们癫狂的状态,冒出一身冷汗。不过不得不佩服乔爷对他人心里与情绪的操控,利用大家的恐惧与悲痛,将之转化为仇视一切的情感。可以村民的行为思想已经被彻底操控了,在这个落后的村庄,人们也很希望有一个强有力的人选来带领他们,而且面对种种恐怖事件,人们心力交瘁,乔爷恰巧充当了这个角色,给到了大家足够的安全感,可以现在已经可以完全统领所有人去干任何他想去做的事情。这时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进了乔爷的耳朵中,“打扰了…我没有任何恶意,只是一名大学生,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来到这个村子的…但是…我可能知道恶灵在谁的身上….”贾圣陶躲在一个草垛后面,也听到了这句话,于是偷偷探了下头,竟发现话的人是参与这场课题的八人之一,李大海。对于李大海,贾圣陶还是有印象的,身材微胖,长相不是很出众,给人一种很宅男的感觉,在教室中坐的时候就一直在玩手机。乔爷撇着嘴,眼神凶狠的看了过来,看得李大海浑身一哆嗦,他颤抖着抬起手,手中拿着一张纸条到:“我有个线索…知道被附身的人是谁…我们可以一起把这附身鬼找出来…”乔爷上下打量了下这个人,狐疑的接过纸条看了一眼后,抬起眼皮盯向李大海问道:“这人是谁?”“是…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学生,应,应该也在这个村子当中。”李大海咽了口口水,紧张的看了看周围的村民,村民全部投来充满敌意的眼光。乔爷将纸条递了回去,哈哈的笑了起来。“我已经听过,村中来了几个陌生人,虽然不知道你们什么目的,不过我想,村中无故暴毙那么多人,一定和你们有关系!现在却拿着一张纸条告诉我谁是被附身的人?!哈哈!!当我乔爷傻?!来人!把他绑了!”李大海听后啊的一声,一阵腿软,想要往后跑,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围住了,看着慢慢逼近,表情冰冷的村民吓得一下子瘫软在地上。“不要!!不要…和我没关系...!这张纸条的线索是真的!!我从云港大学教室出来就到这里了,我也是想活命才找到你们的啊…绕了我吧!啊!!!”李大海一边惨叫着,一边被几个村民用绳子捆了起来。乔爷心中很是疑惑这样一个封闭偏远的村庄为何会突然冒出这么多学生模样的外来人,想了一会,问道身边的一个村民自己院子内被困住的那三个人现在是否还在。而村民犹豫了一下,贴在乔爷耳边悄悄回复道:“他们已经跑了…我以为几个孩没什么大不了,所以这事才没和您…”乔爷听后皱了下眉,回想着刚才纸条上的内容,陷入沉沉的思索之中。一个村民押着被五花大绑的李大海问道该如何处置的时候,乔爷却沉下脸来镇定的到:“把阿芳找出来后,和这个人一起烧掉。”李大海听后脸色刷的一下白了,下巴抖动着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话,想要挣脱,却发现自己像是被绑的粽子。“不要烧我啊!我没有被恶灵附身!被附身的是那张纸条上的人!我可以帮你们找到这人,求你们放我一命吧!!!”李大海的眼角几乎迸出泪花,拼命的挣扎着身体。而乔爷冷冷一笑到:“这个你放心,我不会放过每一个闯入我们村的人,别是纸条上的人,任何陌生人,都要烧死!”旁边的村民全部激动地应喝着。这一切都被躲在一旁的贾圣陶看在眼里,此时的他忐忑不安,心中暗暗不妙。可现在却毫无办法,如果现在过去救李大海,恐怕和飞蛾扑火无异,下场也应该差不多。只是感觉到局势越加的难以控制,现在随便的走在这个村子中都会被村民杀掉吧。事到如今是赶紧找到离开这个地方的办法,事态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贾圣陶不由的想起自己身上的那张纸条。其内容是:“每死一名课题参与者,课题难度就会越大。找到所有人,保全更多线索。”贾圣陶也对纸条的内容认真分析过,首先在教室中被莫名地传送到这个金叶村。但是这个地方是真实存在的,并不是一个虚拟空间。所以这里的一切和正在发生的事情,都是自然发展,不存在人为调控。也就是假设这8个人没有来到这里,这个名为乔爷的村长一样会率领村民烧死阿芳。那么纸条上所每死一名课题参与者,并不能对这整件事情产生什么影响,那么死掉一个人如何让课题难度变大?贾圣陶摘下眼镜,背靠草垛,闭上双眼仔细考虑起这句话。课题难度加大是相对于活下来的参与者来的。找到所有人,保全更多线索…线索…线索…贾圣陶突然睁开了双眼,一个猜测突然冒了出来。难道是…我的这张纸条想告诉我,要收集到这8个人的所有纸条内容?也就是…八个人纸条上的内容合在一起便是完成这场课题的方法。贾圣陶重新带上眼镜,嘴角微微翘起。“好一个云港大学的课题,为了防止这8人互相传递纸条上的信息,特意警告需要保密各自的纸条内容,也许这才是这场课题的难点。为了加强这条规则,还在这8个人之中选中了一个被恶灵附身的人…如果被恶灵知道纸条的信息很有可能会阻碍所有人的生路,所以也是这个限制,大家才会相互忌惮,为自己纸条的内容保密。”“不过恶灵附身….”想到这,贾圣陶不敢再继续自己的猜测,他绷着神经又反复的读了几遍手中纸条的内容,这纸条的内容分明就是要让自己想办法获取所有人的纸条内容。那么…自己会不会就是那个被恶灵附身的人?!贾圣陶一阵冷汗。从刚才李大海与乔爷的对话上来判断,李大海的那张纸条内容似乎明确的指出了被附身的人。是不是自己只有看到那张纸条或者亲自问李大海才知道。贾圣陶悄悄看过去,发现乔爷带着一批人已经离开,应该是挨家挨户去抓阿芳了,而被留下的两名村民,将李大海捆在了一棵树上。手中点起了火把…不管怎样,这个人一定要救!若是一会整个人连同身上的纸条全部化为了灰烬,可能被附身的那个人也就永远找不到了。贾圣陶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