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一方混沌池 第五十章 血月

时间:2020-10-30作者:错惊蝉

    然而,秦狰并没有轻举妄动。

    那个修士应当跟他一样都是丙组修士。

    他的实力虽然比其强出一截,但面对这么多猪头人,却没有必胜的把握。

    特别是那个年老的猪头人,隐隐给他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而且,即使从这些猪头人本身的表现来看,那个老年猪头人也应当是最强的一个。这等嗜血野蛮的土著,绝不会讲究什么长幼之序,只有最强大者,方才可能是群体的首领。

    待那些猪头人一窝蜂的回到村落中,秦狰方才小心翼翼的朝远处而去。

    他看见了一条河流。

    也许这才是那些猪头人会在此地定居的缘故。

    除了少数生灵外,大部分生物都需要水。

    故此秦狰决定将沿着河流行走,开辟一个安全的落脚点。

    他沿着河流下游行去,又走出了数十里地,终于在日暮时分发觉了一处合适的落脚地。

    那是一处生着些稀疏灌木的乱石丛。

    秦狰立即大步走了过去,嶙峋的怪石丛距离河边只有数百米远,他很快便来到了附近。

    然他刚靠近,

    乱石丛中便忽地响起了两声低沉的咆哮。

    紧接着两头大如狮虎的奇怪生物,就从阴影中跃上了一尊三丈于高的巨石。它们有着古怪的鱼头,斑马一样的黑白纹路和熊一样强壮的四肢躯干。

    于是秦狰决定称呼它们为斑鱼熊。

    斑鱼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秦狰这陌生的生物,喉咙中不断的的低吼着,似乎在警告他不要靠近。

    “虽然丑,但应当能吃吧!”

    秦狰却只是皱了皱眉。

    随即他晃了晃脖子,悍然扑向了面前的两头斑鱼熊。

    一炷香的功夫,两头斑鱼熊就倒在了秦狰拳下。

    他略微平缓了一下气息,继续朝着怪石丛里行去。

    不过两只斑鱼熊似乎是此地唯一的居民,将怪石丛搜索了一圈之后,秦狰并没有发现别的生物。

    于是他将两头斑鱼熊的尸体,拖回了一处不大的石窟中,从其中铺垫的干草推断,这里应该就是斑鱼熊的巢穴。

    此时天色已晚。

    秦狰生了一堆火,决定弄些东西吃,然后等到明日再继续收拾这里。

    他已经决定这一年就藏在这里修行,回去后再以邪神雕像换取青玉凤纹花。

    至于那些猪头人,他决定闲暇时将其慢慢料理掉。

    而食物自然是斑鱼熊。

    通常而言血肉生物的肌肉是不会含有毒素的。

    斑鱼熊有着强壮的身躯和尖锐的牙齿,也不像是通过毒素来狩猎的生物。再加上先前那些猪头人吃掉修士的尸体后,并无什么异常,这也让秦狰觉得问题应当不大。

    吃饱喝足后,夜幕终于完全降临。

    一轮血红色的弯月,缓缓的从东方升了起来。

    “真是糟糕的地方。”

    再次抱怨了一句后,秦狰吞下一粒白参丹,盘膝修行。

    对赤火所言的丹毒,他也终于有所察觉。

    一些细小的漆黑斑点,如同跗骨之蛆一般附着在他的经脉内壁之上,难以拔除。

    而随着他不断的吞服丹药,这些斑点的范围也在不断扩散。

    不过,资质奇差的秦狰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弃服食丹药的。

    将白参丹的药力完全消化后,秦狰便用万化拟形布盖在身上沉沉睡去,这样一来如果有什么生物进来,也只会看见斑鱼熊的尸体,而无法发现他。

    血色弯月逐渐西斜,一股浓重的阴力伴随着猩红的月光在天地间涌动着,整个世界都变得有些阴森恐怖。

    而此时,在距离秦狰数十里外的猪头人村落中,所有的猪头人都挤在一间黑漆漆的草屋里。

    “希望那些家伙不会选中我们。”

    老年猪头人面色凝重。

    血月每三月会升起一次,届时那些可怕的邪神族裔就会苏醒。

    而白豕族便是它们的猎物。

    自从上古一场大战白豕族的真神战死后,整个白豕族就再没有反抗之力了。他们就像草原上的长毛兽,面对那些可怕的掠食者时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白豕族唯一能苟延残喘至今的原因,便是因为邪神偏爱他们的血肉和灵魂。

    他们被圈养了,整个世界就是一个无边无际的牢笼。

    猩红的月光的洒进草屋。

    唰!

    一只鸟从村落上空掠过,翅翼划过天空的声音顿时让一个年幼的白豕人惊恐的尖叫一声。

    “闭嘴,否则就把你扔出去!”

    年老的白豕人扭过头去,浑浊中的双目中闪烁着残暴的光芒。

    那孩子顿时被吓得浑身发颤,连忙往身后的雌性白豕人身上缩了缩,不敢再吱声。

    白豕族遵循着古老的传统,部族中最为强大的雄性白豕人是首领。

    老白豕人已经统治了部族四十余载,积威极重。

    而在白豕族只有最强者才有繁衍后代的权利,如今整个部落的年轻白豕人,其实都是这老白豕人的后代。

    “父首,难道我们白豕族就永远无法对抗阴蝠族吗?”

    脖颈上挂满了獠牙项链的年轻白豕族,有些不甘的问道。

    父首是对白豕族部族首领的称呼,而这个白日里刺死了那修士的年轻白豕人,则是整个部落除了父首外最强大的雄性,如无意外他将在老白豕人逝去后接管部族。

    “石骨,永远不要试图对抗阴蝠族,他们是邪神后裔,不是我们能战胜的,那将会给部族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老白豕人立即严肃的警告他。

    随即他又眼带期盼的道:“等到我们白豕族再次出现真神,那时候就可以对抗他们了。”

    叽~!

    尖锐高亢的嘶鸣声忽然在天空响起。

    老白豕人先是一愣,随即有些痛苦绝望的道:“他们来了,我们成为猎物了。”

    “骑上巨脚鸟,快跑!”

    “等到天亮的时候,就安全了!”

    他一边大声喊叫着,一边扔下手中紧握着的骨杖,冲出了草屋,再无白日里若不禁风的模样。

    一冲出草屋,他便看见数十个浑身通红的阴蝠族拍打着肉翅在村落上空盘旋着。

    “是血蝠人!”

    老白豕人浑身一颤。

    阴蝠族分为魂蝠和血蝠两支,相较魂蝠族,血蝠族更为残暴,往往会将整个部落的白豕人杀光。

    他不敢耽搁,健步如飞的冲到一头雄俊的巨脚鸟身旁,翻身跃上鸟背,朝着村落外疾驰而去。

    而空中的血蝠人发现了猎物,也立即从天空俯冲而下,开始狩猎。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