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一方混沌池 第三十九章 对饮

时间:2020-10-30作者:错惊蝉

    “举手之劳而已,道友不用挂在心上。”

    沐凰音冷声说罢,便从柜台上取了一枚玉质钥匙,自顾自的朝楼上去了。

    而那柜台后的伙计看了看秦狰,则是含笑问道:“这位道友,可要住店?”

    “嗯。”

    秦狰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不知怎的,见沐凰音视他如无物,他心中却是有些不畅快。

    这时伙计又道:“上房三枚下品灵石一日,普通房间只需一枚下品灵石,只是远远没有上房来得舒适。不知道友要那一种!”

    “便要上房,先住五日、”

    秦狰取出十余枚下品灵石,放在了柜台之上。

    “好嘞!想来您和先前那位道友应是相识,恰好她旁边还有一间空房!”

    那伙计见秦狰如此大方,眼睛一亮,便欲将灵石收起。

    就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小六,他的房钱便免了。”

    小六已经按在灵石上的手一僵,顿时哭丧着脸喊道:“掌柜的,您还是别坐这了。从您回来这可是第三个了啊!这么下去,这生意究竟还做不做啊?”

    “几枚灵石而已,何必放在心上。放心吧,你的提成不会少的。”

    那苍老声音又响了起来。

    秦狰扭过身去,有些意外的望着坐在八仙桌前的独酌的黄益,他本以为黄益只是客人,没想到其竟然是这里的主人。

    “多谢道友。”

    他对黄益微微颔首,笑了笑。

    “无妨,想必小友与老夫一般,都与山河宗签订了战修契约,都是同命相怜的可怜鬼罢了!”

    黄益提起桌上玉壶灌了一口,摇了摇头道。

    而那站在柜台后的伙计顿时也有些怜悯的望着秦狰,年纪轻轻的就和掌柜的一般前去寻死,想必也是个可怜之人。

    他撇了撇嘴道:“反正客栈是您的,您老开心就好!”

    说着他便取出一枚玉质钥匙,递给了秦狰道:“二楼第七间房就是,道友且收好了。”

    “多谢道友。”

    秦狰接过钥匙收起灵石,正欲离去。

    此时那黄益忽然道:“小友若是不嫌弃,不如过来与老夫喝上几杯如何?”

    斟酌片刻,本就心中莫名不快的秦狰终究没有拒绝,他大步走过去,道:“叨扰了!”

    说罢便在黄益对面坐了下去。

    “好,小友爽快,今日咱们便痛饮一场!”

    黄益抚掌大笑,他大袖一挥,桌上便现出两个约一尺高的青褐色色酒坛。只见两点灵光自指间射出,便将酒坛上的泥封击得粉碎。他手再一挥,便将所有未曾散落的碎泥聚拢一处收了起来。

    醇厚浓烈的酒香从坛中逸出,顿时将整个客栈弥漫。

    “这酒有些烈,不知小友可能饮得烈酒?”

    他提起酒坛,对秦狰示意。

    秦狰见他豪气万丈,自也不会让他专美人前:“倒要看看道友的酒是否真的够烈!”

    说罢他提起酒坛,仰首便朝着喉中灌去。

    那酒一入喉,秦狰便觉得如同一蓬烈火在喉管之中燃烧起来。灼热的酒液沿着食道蔓延向胃部,随即那股灼热又如同喷发的火山熔岩一般,蔓延了其整个身躯。

    然后秦狰隐约发觉,他体内灵力似乎在这股灼热的炙烤之下变得精纯了些许。

    而他整个人更是有些飘飘欲仙,如临极乐!

    他顿时知晓黄益这酒并非寻常之物。

    然就在此时,一股令秦狰几乎难以承受的苦涩又忽然在他口腔中爆发,将先前所有的快意驱散。

    秦狰脸上带着一丝遗憾,将酒坛放下。

    而此时,对面的黄益也将酒坛放下,他擦了擦唇边残留的酒液,笑问道:“不知小友觉得我这酒如何?”

    秦狰道:“初时如烈火燃烧,后来却苦如食檗,兼之尚有精纯灵力之效,这酒倒是极有特色。”

    黄益大笑道:“哈哈哈,这倒是我疏忽了,此酒名为苦焰酒,的确是有些苦味。”

    随即他忽然有些酸楚的道:“然则却是让老夫愈喝愈是欲罢不能啊!”

    说罢他又提起酒坛,狂饮一气。然后,他方才对柜台后的伙计道:“小六,去端几个下酒菜来!”

    “好嘞!”

    那伙计应了一声,便朝后厨去了。

    秦狰见他如此,扫了他几眼道:“看来道友有些心事,不如改日再喝如何?”

    黄益摆了摆手,苦笑道:“无妨,只是这苦焰酒乃是贱内所酿,每饮此酒便会想起过往。如今乃是最后两坛了,自此当不会再念了。”

    “原来如此。”

    秦狰微微颔首,他随即岔开话题道:“我观道友并不和寻常散修一般窘迫,何必非要去趟这趟浑水呢?”

    黄益顿时有些古怪的看了秦狰一眼,道:“小友此前应当是一心潜修,少有和外人接触,不知我所言可对?”

    “确如道友所言。”

    秦狰没有隐瞒,他对修行界的所有了解,都只限于原身的记忆,此外都是一无所知。

    黄益点了点头,又灌了一口酒,才道:“小友须知,这世间有些东西是有价无市的!”

    “道友所言极是。”

    秦狰对此倒是没有异议。

    黄益又继续道:“我的修为停在炼气九层巅峰,已经十余载。但至今却仍旧没有筑基,便是因为少一枚筑基丹!”

    说罢他面上露出一丝苦涩之意,叹道:“这便是我等散修的难处了。筑基丹不过二品丹药,左右不过值数千灵石,老夫还是买得起的。”

    “然则整个泰安郡,已经五百年没有人公开出售过筑基丹了。”

    “筑基丹皆在山河宗这等大派手中,虽偶有流出,也是在暗地里便交换了。”

    “老夫也当真是运气极差,一直未碰到过获取筑基丹的机会。”

    听他说完,秦狰不由得想起血河老魔来。

    血河老魔的筑基丹,好像是屠了一个传承极久的修士家族获得的。

    所以有些东西便是如此。

    其真正的价值并不高,你也能听说过,甚至你身边的人也曾经获得过,但等到你真的想要去找这样东西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无从下手。

    “罢了,不说这些,咱们接着喝!”

    黄益摇了摇头,又举起酒坛痛饮起来。

    直到傍晚时分,两人才摇摇欲坠的站起身来,身边地上已经堆满了酒坛。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