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一方混沌池 第二十三章 恩怨两清

时间:2020-10-30作者:错惊蝉

    监天司之所以在修行界地位极高,便是因为他们是仙廷探查域外界域的机构。他们或许无法决定谁能参与新世界的征伐,却能决定谁无法参与到这场盛宴中。

    秦昱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哈,李道友过谦了,以监天司的能力,想必很快就能找到那方世界的。”

    他心中大喜。

    此次不但找到一个天灵根的族人,秦氏还能获得参与异界征伐的机会。回去之后,无论是族内还是宗门,必然都会对他大加赏赐。

    李浩然对秦昱道:“此事已了,李某须得回去禀报巡查使大人,就不打扰秦道友了。”

    他又对秦润根道:“小友若是有空,可往监天峰一行,李某必将扫榻以待。”

    说罢,他整个人冲天而起,朝远处去了。

    待得李浩然身影消失在天际尽头,秦昱方才颇为赞许的对秦狰和秦洪道:“你们做得很好,回去后家族定会另有赏赐。”

    “好了,现在继续查验血脉。秦狰,由你先来吧!”

    秦昱的语气也变得亲近了许多,不似方才那般生疏和冷淡。

    秦狰闻言,并没有推辞。他也想知道,自己的资质究竟如何。

    走到溯血盘前,他抓起匕首用力在食指之上猛地一划,顿时将如老牛皮般坚韧的手指划开,一滴泛着微弱金光的血液,立即从其指间滴落。

    嗡!

    溯血盘轻吟一声,五道长短不一的光柱,立即从溯血盘上升起,其中以青色的木属光柱最长。

    一旁,秦昱的眼神有些复杂。

    五属性的的杂灵根,几乎只是勉强能修行,这般资质即使想要突破筑基也有一定的难度。修行界中大部分修士,便是如此,一生蹉跎,也难在长生大道上迈上一阶。

    而秦狰也不由得在心中暗叹一声,他的资质的确是糟糕到了极点。

    “为何狰哥没有那血色光柱呢?”

    秦润根疑惑的憨厚声音忽然在一旁响起。

    秦狰这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溯血盘的主体中存放着秦氏的血,但凡秦氏血裔皆会生出感应。

    没有血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并非是秦氏血裔!

    就在此时,那溯血盘中忽然响起一声嘹亮的龙吟,紧接着一条丈许长的青龙便从其中猛地跃出,腾到了数十丈的高处。

    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威压,顿时从天空之上压下。周遭的村民,顿时一个个双股狂颤,忍不住跪倒在地。

    “你是半妖,还是青龙血裔!”

    秦昱仰头望着天空之上栩栩如生的青龙,满脸惊骇。

    山河宗所在的的五雷小界以人族为主,妖族极为少见,而如青这等强悍的妖族,通常只在中央元界才有。

    所以见到一个身居青龙血脉的半妖,让秦昱一时间有些难以保持平静。

    他忽然又想到曾看过的典籍,才道:“不对,若是青龙嫡传,这溯血盘根本就不可能承受得住,应当是稀释过很多代的妖血!”

    妖族需要幻化人形,方才能与人族留下后裔。

    即使是蛟龙之属可化成人形,便是元婴之上的强者。而如青龙这般的顶尖妖族,则至少是第六境返虚之上的大能!

    返虚大能,便是一滴血,也足以毁灭这只是中品法器的溯血盘。

    此时,天穹之上的青龙之影终于消失,浓重的青龙威压也散去。

    “青龙血裔吗?原来如此。”

    秦狰微微顿首。

    随即,他看着秦洪道:“不过,看来我并非是山河宗秦氏之后。洪叔,你可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洪摇头道:“你父亲是从外面将你带回来的。至于你母亲,我等从未见过,所以这一切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秦昱略微思索,道:“虽你并非我秦氏血裔,但你是我秦氏养子,也可一随我一道回返族内。”

    秦狰是身居青龙血脉的半妖,虽然只是五属杂灵根,但稍加培养便是一员骁勇的悍将,也不算是全无价值。

    更何况那发现邪神的功劳有秦狰一半。

    若是秦狰并非秦氏后裔,功劳秦氏自然不可能揽到自己头上。

    所以,即便秦狰并非秦氏后裔,他仍旧想要将其带回去。反正家族中招纳的外姓修士也不算少。

    “多谢前辈好意,不过在下天性散漫,不喜规矩约束,还是当个山野闲人的好。”

    秦狰拱了拱手,拒绝了秦昱的提议。

    秦氏这样的高门大阀,一个外人想要融入进去是很难的。更何况他也没兴趣去为别人卖命。

    秦昱又劝道:“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你若是成为我秦氏客卿,至少在这泰安郡内,同阶修士皆会给你几分面子。而且你若是修行遇到难处,也可向族内高阶修士请教,对你的修行大有好处啊!”

    秦洪也劝道:“贤侄,既然你志在道途,可不能错过了当前的机会。有族内前辈指点,你会少走许多弯路的。”

    “我已经想好了,前辈不必再说。在下就不耽搁前辈的时间,告辞!”

    说罢秦狰便欲离去。

    他既不是山河宗秦氏之后,自然也没兴趣继续留在此处,不如回山修行。

    “慢!”

    秦昱忽然大喝一声。

    秦狰身形一顿,他眉头微皱,扭头道:“不知前辈还有何事?”

    秦昱沉声道:“既然你心意已决,本尊自然不会再劝你。只是邪神降临,是因为那邪修觊觎我族人生魂血肉。那邪神也是我族炎龙戟符宝所斩。”

    他顿了顿,凝视着秦狰道:“这些,你可曾记清楚了?”

    秦狰见他如此,终于明白过来,修士在乎的,从来都是利益。

    他心头冷笑一声,随即洒脱的道:“你族秦肃抚养秦某长大,秦某感激不胜。如今秦肃已亡,邪神之事便算在他的头上,也算是秦肃为族内尽一份力。”

    “自今日起,邪神之事与秦某再无干系。”

    “秦某与山河宗秦氏也再无瓜葛,恩怨两清!”

    “不知,阁下是否满意?”

    说罢,秦狰顿觉浑身一轻,似乎斩去了无数冥冥中环绕于他身上的因果业力。

    “很好,你之说言,我已用留影石记下,希望你能记住自己说的话。”

    秦昱脸色稍缓。

    若是此子不识好歹,他也只能厚着脸皮对一个小辈出手了。

    “告辞!”

    秦狰说了一声,飘然离去。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