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一方混沌池 第十三章 杀心

时间:2020-10-30作者:错惊蝉

    他一直在外守着,就是怕秦狰犯浑。

    陡然听见瓷器碎裂的声音,只以为两人是闹翻了,便冲了进来。

    此时见秦狰和秦洪相对而坐,并无冲突。

    秦子腾顿时有些尴尬,他脸色涨得通红,心虚的将手中的柴刀往身后藏去,有些手足无措。

    “你这孩子,怎如此无礼,再去拿个杯子过来。”

    秦洪不悦的瞪了秦子腾一眼。

    “是,爹!”

    秦子腾对秦狰笑了笑,讪讪的退了出去。

    “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秦洪微微一叹。

    他这小儿子虽然转了性子,不似过往那般不学无术,但终究还是比不上病故的秦子安。

    “洪叔,不知那道士在何处?”

    秦狰自然不会在意,儿子担心老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事,秦子腾此举,不过是人之常情而已。

    秦洪道:“就在村里秦忠的住处。他说那处宅子乃是阴气源头,故此他需要在那里作法化解。秦忠的家小被那尸变所惊,不敢继续住在那里,早就搬出去了。”

    “如此,事不宜迟,我且回去准备一番,今夜就去看看那道士究竟是何方神圣!洪叔你就等我的消息吧!”

    秦狰心中拿定主意,决定除了那道士。

    卧榻之地,岂容他人酣睡?

    他站起身来,告辞离去。

    这两日修行炼气诀,他体内灵力已经积累不少。昨日尝试了几番,距离打开血河老魔的储物袋,也只差一丝。

    所以,秦狰打算先打开血河老魔的储物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秦洪也没有多留他。

    听着秦狰走远了,他才有些疑惑的自语道:“这小子难道当真是开窍了?看起来比过去聪明了不少,希望不会出什么差错。”

    过了一会儿,秦子腾才走进屋来,他神色复杂的望着秦洪道:“爹,秦狰要对付那道士,您不劝劝他吗?”

    “劝什么劝,你以为他和你这般不中用吗?”

    秦洪脸色陡然一冷,大声呵斥道。

    ……

    等秦狰回到秦润根家中时,那夫妻二人正在院中闲聊,一见到他,二人赶忙起身相迎。

    “润根,我一时没有住处,却是还要叨扰你几天。”

    秦狰笑着说道。

    他暼了一眼放在石桌旁的包袱,发现那包袱没有移动分毫,这夫妻二人,倒的确是本分之人。

    “不麻烦的,反正屋子空着也是空着,狰哥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秦润根连连摆手。

    秦狰又道:“多谢了。我如今有些事要处理,不知那间房是空着的?”

    “西厢房是空着的,小叶打扫得很干净,你就住那里吧。”

    秦润根早已经和妻子商量过。

    秦狰微微颔首,又叮嘱道:“润根,如无要紧之事,切记不可打扰我。”

    “唉,我记住了。”

    秦润根应了一声。

    秦狰这才提起包袱,进了西厢房。

    那房间原本是他住,不过进去后却是陈设大变,显然又是秦润根夫妻接手房屋后做了些改变。

    插上门,秦狰盘腿坐在床上,摸出一块灵石,便开始吐纳起来。

    修行之道,极为艰难。

    秦狰估计若是仅凭吐纳将体内灵力蓄满,恐怕需要一年的功夫才行。

    这也体现得出,他的资质实际上并非太好。

    “看来得去趟流云坊,寻些丹药。顺带找个机会,测试一下灵根才行。”

    修士修行和自身灵根属性对应的法诀,往往能有事半功倍之效。

    如一位火灵根的修士,却偏要去修行雨露诀之类的水属功法,轻则进境艰难,重则走火入魔。

    好在秦狰修行的炼气诀倒是适宜所有修士,暂时不用担心灵根属性的问题。

    随着他不断吐纳,他手中灵石的灵力逐渐枯竭。原本晶莹剔透的灵石,也渐渐变成了灰白之色。

    时间飞逝,夜色笼罩了大地。

    皎洁的月光,从纸糊的窗中映照进屋中。

    盘膝而坐的秦狰鼻中忽然喷出两股白茫茫的雾气,然后眼皮微动,醒了过来。

    望着床前的月光,秦狰不由得微微一愣。

    在他意识中,只是过去而来短短的一瞬,却没想到已经过去大半天。

    若说凡人的时间流逝速度和飞鸟之速相当,那修士的时间,便如天穹陨星了。

    秦狰摇了摇头,将这些感叹从脑中驱散:“以我如今的灵力,倒是可以打开血河老魔的储物袋了。”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直随身携带的储物袋,然后调动灵力注入其中,立即感觉到了一处一尺见方的空间。

    不过令秦狰失望的是,其中只有寥寥几块灵石,和三个玉瓶,以及一枚血红色的玉简和一本厚重的血色书籍。

    “看来血河老魔为了占据叶空的身躯,的确是耗尽了全部积蓄。”

    秦狰想到血河老魔耗尽一声积蓄,只为博那最后一线生机,最后却被他这个外来者破坏,功败垂成,可谓时也命也。

    他心念一动,将那三个玉瓶取了出来。

    将其中一个玉瓶打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顿时从其中散发出来。

    秦狰眉头一皱,这是血灵丹。

    他曾经见过血河老魔炼制,乃是用生灵活炼而成,极其残忍,乃是修行血河经的必备之物。

    不过,秦狰对血河经却没有任何兴趣。

    实际上,若非血河老魔修行的血河经乃是邪道功法的缘故,血河老魔身为筑基后期的散修,也不会过得如此凄凉。

    他可没兴趣像血河老魔一样,如同老鼠一般永不见天日。

    盖好瓶塞,秦狰又打开了另外一个玉瓶,一股酸臭之气,立即从起中传来。

    秦狰不由得眉头微皱,瓶中装的乃是些墨绿色的粘稠液体,那刺鼻的浓重气味,令他有些头晕目眩。

    “应当不是吃的,恐怕是什么毒液!”

    秦狰摇了摇头,将瓶子收起。

    他又打开了另外一个瓶子,其中所盛放的,同样也是血灵丹。

    紧接着,他又将那本大书取了出来。

    只见其封面上写着丹道初解几个大字,赫然是一本与炼丹有关的书籍。

    “闲暇时,倒也可以试着炼丹。”

    秦狰想到混沌池。

    只要能寻到种子,他便不缺灵草,炼丹术对他而言是极为合适的。

    而在修士中,炼丹师和炼器师之类皆是地位尊崇的存在。毕竟这丹药法器,乃是任何修士都需要的东西。

    将丹道初解收起,秦狰又将剩余的灵石和金像功等物品收到储物袋中,这才起身朝外行去。

    他推开门,便见门前放着一大碗凉面,调料等则是用一个小碗盛着。

    “倒是有心了!”

    秦狰微微一笑。

    炼气修士仍旧不可辟谷,还需饮食。他也不客气,端起凉面便大块朵颐起来。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