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一方混沌池 第十一章 阵法

时间:2020-10-30作者:错惊蝉

    秦狰闻言,心中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

    若非沾亲带故,修士对凡人的生死往往不会太在意,这道士如此热心,绝非正常的举动。

    他凝声问道:“那道符在哪里?”

    秦润根站起来道:“就在门口,我带你去看看。”

    两人一道走到门口。

    秦润根指着门槛道:“就这个,道长早前便说过法阵运转之时,我等可能会觉得有些不适,这几日我也总觉得有些疲倦,做什么都没力气。那位道长当真是有真本领的!”

    秦狰这才注意到,门槛上确有一张巴掌大小的黄色符纸。

    他蹲下身去,将手指覆在那符纸上,便感觉一股冰凉的气息从其上传来。而此时方才是正午,艳阳高照,这在太阳下晒了一早上的符纸,本应该是滚烫的才对。

    “不是招摇撞骗的,的确是个修士。如此一来,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

    秦狰眉头微皱。

    若当真是个实力高强的修士在此图谋些什么,他就要考虑要不要留在此地了。

    以他某前的实力,顶多只能对付炼气三层以下的修士,更强的对手,他便有些无能为力了。

    一旁的秦润根见秦狰若有所思的模样,有些茫然的道:“狰哥,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些事而已。”

    秦狰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根哥,菜已经好了,快进来吃饭吧!”

    这时,秦润根的妻子在院中喊了一声。

    “来了!小叶,你把我前些日子打的那壶酒拿出来,我和狰哥喝两盅。”

    秦润根应了一声,又憨笑着对秦狰道:“狰哥,家里没什么好菜,你将就着对付两口。”

    秦狰忙道:“你这话就见外了。”

    两人又一并进了院子。

    石桌上,已经摆了几个菜肴。

    一个相貌端庄的女子,一手拿着碗筷,一手拿着酒从屋里走了出来。

    秦润根笑道:“这就是我婆娘,大名叫李玉叶,她家是隔壁李王村的。”

    他又对那女子招呼道:“小叶,这是狰哥,咱们这房子,先前就是他家的。”

    “狰哥,多谢您了。”

    那女子也大方的打了声招呼。

    “弟妹客气了。”

    秦狰忙摆了摆手。

    酒足饭饱之后,李玉叶自去收拾碗筷。

    秦狰则是跟秦润根在院子里闲聊。

    过了一会儿,秦狰道:“润根,我须得去找子腾说点事。这些行李,便先放你这里,我过会儿再来取!”

    “狰哥,你放心去吧,东西我会给你看好的。”

    已经红了脸的秦润根连忙拍着胸脯保证。

    “如此甚好,这里面的东西对我极为重要,就拜托润根你了!”

    秦狰站起身来,拱了拱手,便朝外行去。

    无论那道士究竟是何居心,此事都非当前最紧要的。

    那秦子腾敢自作主张的卖了他的东西,若不给他一些小小教训,岂不显得他秦狰无能?

    至于包袱里的灵石等物,秦狰也是故意放在秦润根家中的。

    若是里面的东西没有被动过,他又决定日后待在秦家村一阵,便打算拜托秦润根来打理一些生活琐事。

    秦家村不大,秦狰只用了盏茶的功夫就来到了村长秦洪家。

    沿途时秦狰仔细观察了一番,果然家家户户门槛上都贴着一张道符,这些道符气机相连,隐隐形成了一个阴气森森的阵法。

    这让秦狰心中更加警觉。

    秦洪家世代皆是村长,宅院比其余人家气派得多,乃是一幢三进的大宅院。

    实际上,整个秦家村的人都系出同宗。

    而秦洪家的先祖,是最初的长房嫡系一脉,因此在村中威望极重,这才能一直担任这一村之长。

    那秦子腾虽然是个不成器的。但秦狰从原身的记忆中得知,这秦洪为人刚正,处事极为公道,倒也是个人物。

    秦狰正欲敲门。

    忽然听到远内传来一阵急促的细碎脚步声。

    随即那院门便被推开了一小条缝。

    然后一个三岁的男童,扎着个冲天辫,穿着红色的小褂,笑嘻嘻的冲了出来。

    他跑得太急,一头撞在秦狰腿上,顿时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男童扬起头来,眼中噙满了泪花。

    他瘪了瘪嘴,似乎想要忍住不哭,但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叫你不听话,这下摔着了吧!我看你就是活该!”

    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黑着脸跟了出来。

    “子腾,好久不见!这是子安哥家的孩子吧?”

    秦狰望着那人,笑盈盈的说道。

    听到声秦狰的声音,那人立即一愣,他望了望秦狰,这才神色复杂的道:“狰……狰哥,你回来了啊!”

    地上的男童见到秦子腾,似乎觉得有了靠山。他麻溜的翻身站起,跑到秦子腾身边,抱着他的腿,带着哭腔嚷道:“小叔,这人撞疼我了。你可要为我出气啊!”

    说罢,他便张牙舞爪的望着秦狰,做出一副凶恶的模样。

    秦狰见这男童恶人先告状,倒也不恼,只是面带笑意的看着秦子腾。

    秦子腾顿时有些尴尬。

    这村里换了别人他倒是不惧,但这秦狰就是个蛮横的二愣子,村中同辈之人,谁敢说他半句不是?

    就连他大哥秦子安,小时候也不敢惹这家伙。

    更何况,他心中也知晓,这秦狰是为了什么找上门来。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还不叫叔叔!”

    “狰哥,孩子还小,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咱有什么话,进屋再说!”

    秦子腾一巴掌拍在男童背上,那男童顿时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他是深怕秦狰犯浑,要是当真动起手来,他可拦不住这家伙。

    “你到是变了不少。”

    秦狰点了点头。

    这秦子腾过往可不是如此,纵使他心里惧怕,但嘴上却绝不会示弱的。

    “这人,总是会变的。”

    秦子腾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情忽然有些落寞。

    两人才走进院子,就见一个看起来四十余岁的中年人,从屋内走了出来。

    那人生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阔口狮鼻,虽然穿着一身布衣,却像是个威风凛凛的将军。

    “爹!”

    秦子腾见到那人,立即喊了一声。

    秦狰能看出,他眼中隐隐有几分畏惧。

    秦洪点了点头,随即望着秦狰道:“你回来了。”

    “是啊,我回来了,洪叔!”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