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一方混沌池 第六章 炼气

时间:2020-10-30作者:错惊蝉

    好半天,秦狰才缓过气来。

    “你想吃我,岂不知我肚子也正饿得慌呢!”

    他望着溪水中的豹子,嘟囔了一句,便打算将豹子拖上岸去。

    这个世界便是如此,弱肉强食,残酷无比。

    就在这时,他眼睛忽然一亮。

    这豹子身上的斑纹,简直就是标准的方孔铜钱,除此外豹子的毛发更是如同璀璨的黄金般闪耀。

    他猛地想了起来。

    原身是个白日做梦的穷小子,自然对那些一夜之间飞黄腾达的故事极为感兴趣。

    他曾经听过一个关于黄金富贵豹的故事,依稀记得故事里的黄金富贵豹便是这般模样——斑纹如铜钱,毛发似黄金。

    这个故事在山河宗治下的泰安郡流传极广,那些凡人中的大族往往愿意花大价钱收购这样一张毛皮。

    “倒是可以扒下来卖掉。”

    秦狰拖着豹子,上了岸。

    回到秦家村后,他平日里的生活用度也不是个小问题。

    而他虽然收获颇为丰厚,但却并没有金银一类的物品,他志在修行,自然不可能费心去谋生计。若是用灵石换取金银,又太过招摇,难免招来麻烦。

    而这豹皮,至少能买个千两银子,已经足够他计划留在秦家村这段时间使用了。

    故此,这黄金富贵豹却是又帮他解决了一个麻烦。

    趁着天色还未全黑,秦狰在附近找了一大堆干柴,在溪边使用极为原始的仿佛升起了篝火,这才又忙碌起来。

    他用那柄火红色的小剑,将黄金富贵豹的皮剥了下来,虽然手法不佳,但总算也没有破坏豹皮的完整性。

    然后,他才就着甘甜的溪水,大口啃着烤得焦黑的豹肉。

    一番大块朵颐后,秦狰惬意的靠着古木露出地面的粗大树根躺了下来。

    今夜并无月色,点点星光从古木稀疏的叶片间落下。

    秦狰瞪大了眼睛,望着头顶那片璀璨的陌生星空,努力寻找着他唯一能辨识出北斗七星。

    直到瞪得眼睛有些干涩,他也未曾找到那个形状如勺子般的星座。

    他长叹了一口气,忽然感觉到了一股与世隔绝的孤寂,心中竟是莫名有几分酸楚。

    这时,一道璀璨的金虹,忽然从他头顶的夜空急速划过。

    “金丹修士!”

    秦狰眼中有些羡慕,却也有几分担忧。

    敢在山河宗治下如此张扬的飞行,当是山河宗的金丹修士无疑。

    而看其行进方向,却正是绿头山方向。

    叶空与云裳身死之事,恐怕已经惊动了山河宗。

    两个内门弟子接连死去,即使是山河宗这样的庞然大物也不会无视。

    金丹修士可日行千里,从山河宗山门赶到此地,时间上倒也对得上。

    “希望不会出事。”

    秦狰面色凝重,望着绿头山方向久久不语。

    “只有掌控力量,才能在这个世界自在的活下去,而不是如履薄冰的活着!”

    他心中忽然明悟。

    若他是元婴修士,即使当众轰杀了山河宗的两个筑基修士,也不会有人对他如何。

    “我倒要看看,这修行之路,是否当真难如登天!”

    秦狰面色坚毅。

    他从怀中摸出了那本炼气诀。

    这炼气诀册子的材质倒也不是普通货色,先前水淹豹挠,却是没有半点损坏。

    借着微弱的火光,秦狰很快将炼气诀看了一遍。

    炼气诀并不复杂,即便是几岁的稚童,只需有人讲解几遍,便也当能明白过来。

    此功法中正平和,许多大宗弟子初踏修行之路,就是以此法门练手,待得熟悉了,再转修其余法门。

    不过,若是没有灵根,即便这功法再简单,也是不可能入门的。

    只这一点,便将世间绝大部分人都挡在了修行之门外。

    从出生那一刻起,许多人就注定只能在修士们斩杀邪魔后磕头称诵。

    幸好,血河老魔曾提过,他是有灵根的。

    这炼气诀共有九重,分别对应修士入门之阶炼气的九层境界。

    他按照法诀第一重记载的方法,闭目静心,于意念中观想,一股气息自脐下丹田而起,顺着周身经脉运转。

    渐渐的,外界的一切声音完全消失。

    而在秦狰的感知中,一缕清凉的气息,正缓缓从外界被吸纳进他的丹田之中。

    秦狰顿时心中一喜,这便是练气诀中记载的灵力了。

    所谓修行,乃是夺天地造化为己所用。

    吐纳天地灵力为己所用,是修士的日常功课,修士只需按照第一重法诀吸纳灵力,待到体内灵力饱满之时,便可将这灵力按第二重法诀运转,继续精炼。

    如此九重淬炼,便可炼出一身至精至纯的灵力,借之洗精伐髓,除污去垢。筑基成功够,便可重返纯净的先天之躯。

    不过这炼气入门虽易,想要有所成就,却还是要看各人造化。

    他不敢大意,驱使着那一缕发丝般粗细的灵力继续行功。

    功行九转后,那丝灵力已然壮大了不少,这让秦狰心中更是喜悦。

    正当他打算继续勇猛精进之时,异变陡生。

    一股强悍的吸力忽然从他丹田处传来,蛮横无比的将他辛苦所得来的灵力朝丹田撕扯而去。

    “该死,这是什么情况?”

    秦狰心中大急。

    他可不想自己费了半天功夫得来的灵力,莫名其妙的被夺走。

    “给我回来!”

    秦狰面色狰狞,试图和那股吸力抗争。

    然则,他的反抗似乎激怒了那未知的存在。

    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顿时一片迷蒙,东西难辨,上下难分。

    正当他心中茫然之时。

    他感觉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高高举起。

    然后,他便发现自己正处在一处漆黑的无垠虚空中。

    不过诡异的是,漆黑的虚空仿佛并无高低,而是一个平面,只有他所处的这处地方才有上下之分。

    在他脚下,则是一个以虚空为壁的池子。

    池子约有丈许大小,其中也并非是寻常潭水,而是一团难以形容的模糊物质。

    “这是什么?”

    秦狰心中疑惑更甚。

    他仔细一瞧,猛地发现脚下的池子中,竟是生出了一株翠绿的鬼针草幼苗。

    然后,那鬼针草幼苗就开始急速生长起来。

    只是半柱香的时间,便长成了一株成熟的鬼针草。

    望着池中的那活力十足的鬼针草,秦狰顿时满脸的惊愕。

    然而片刻后,那鬼针草竟然又迅速的枯萎,最后变成了一堆枯枝。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