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一方混沌池 第一章 魔头走狗

时间:2020-10-30作者:错惊蝉

    “没想到,平平无奇的我,竟然会成为整个宇宙最后消亡的物质!”

    秦狰心中感慨。

    数月前,某国某著名科学家发现,宇宙正在一股神秘的力量作用下急速坍塌,而地球正是这场灾难的最终一站。

    而在之前短短三秒钟的时间内,秦狰亲眼见证了周边的一切彻底化成虚无的过程。

    但时间在他被湮灭的最后一刻仿佛已经凝滞了下来,使得他有时间回顾他短暂的一生。

    “唔,好像没什么值得回忆的!”

    一切沦为了冻结的永恒黑暗虚无。

    ……

    “叶空,为了将你请到这里,老夫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

    “哼!血河老魔,快将我师妹交出来,如此叶某今日便给你个痛快!”

    两个声音忽然传进秦狰耳中。

    他抬眼一看。

    只见阴森昏暗的石窟窟内,一个身着白袍的青年,正和一个披头散发的红衣老叟对峙。

    青年剑眉星目,面如冠玉,恍若天神。

    老叟赤眉血目,面似鸡皮,犹如厉鬼。

    “宇宙不是都毁灭了吗?这是什么情况?”

    望着面前长衣大袖的两人,秦狰顿时有些茫然。

    “哈哈哈,没想到山河宗第一内门弟子,竟然还是个情种。叶空,你身为修士,不将心思放在大道之上,真是枉费了你一身天赋。如此行径,简直就是罪不可恕!”

    血河老魔面皮通红,怒目圆睁,厌恶无比的看着叶空,似乎这叶空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一般。

    但他随即怪笑道:“但老夫今日心情上佳,就让你们见上最后一面。”

    “秦狰,去将云裳带出来。”

    血河老魔大袖一挥,看向秦狰。

    “哼,大言不惭!”

    叶空冷笑一声,似乎并不将血河老魔看在眼中。

    但他心中有所顾忌,并没有动手,而是将目光转向了秦狰。

    “此人看起来倒是一表人才,不似奸邪之辈,只可惜却是与这老魔同流合污,留之不得!”

    叶空眼中杀气闪过,被他紧盯着的秦狰,顿时如芒背刺。

    “两位……”

    他刚想开口,一阵庞大的记忆忽然涌入他意识中。

    刹那间,一切豁然开朗。

    这是一方奇异的世界,妖鬼横行,邪魔肆虐,除此外更有了斩妖除魔的修士存在。

    而他所占据的这具躯壳,便是一个痴心妄想欲要成为修士的山野小子,其偶然遇到重伤的血河老魔,被血河老魔收为了随从。

    这小子虽然生得高大魁梧,仪表堂堂,但脑子却不太好使,成为了奸猾无比的血河老魔忠心走狗。

    不知为何,秦狰却是莫名其妙的在这家伙身上活了下来。

    “这老家伙,倒是个胆子大的!”

    秦狰隐晦的瞥了血河老魔一眼。

    血河老魔费尽心机将叶空引来,竟然是为了夺舍其躯壳,妄图改头换面,摆脱血河老魔的身份。

    “是,老祖!”

    秦狰故作憨厚的应一声,然后转身向后方行去。

    血河老魔心狠手辣,若是他露出半点异常,这老魔定然不会放过他。

    从宇宙毁灭中活下来,秦狰可不想当场暴毙。

    进了隔壁的石窟。

    只见一具身着白裙的尸体,正安静的躺在地上。

    饶是秦狰自认定力过人,也不由得被这女子的容貌惊艳一番。

    那女子,当真是犹如画中走出来了的人一般!

    此人,便是叶空要找的师妹云裳了。

    “可惜,便宜了血河那个老东西。”

    秦狰摇头。

    血河老魔可不懂怜香惜玉,擒获云裳的当晚,这位前途无量的山河宗的内门弟子,便屈辱的死在了血河老魔手下。

    秦狰上前,单手抓住女子腰间的玉带,提着朝外行去。

    见到云裳的尸体,叶空顿时暴怒。

    过往重重,在他眼前浮现。

    他与云裳自幼一同拜如山河宗,本待成为山河宗真传后,便与云裳结为道侣,怎料云裳如今却是被血河所杀。

    “血河老魔,你怎敢如此?叶某发誓,必将让你在无尽痛苦之中死去!”

    一股恐怖的灵力威压,自叶空身上升起,犹如暴虐的狂风一般横扫整个洞窟。

    “小贼,放开你的脏手!”

    面色癫狂的叶空随手一挥,一道青色的剑气,便撕裂了空气,猛地斩向秦狰。

    “该死,玩死你师妹的是血河这老家伙,和我有什么关系!”

    秦狰心头怒骂。

    叶空乃是山河宗第一内门弟子,是筑基中期的修士,而他不过一介凡人。

    所以这虽然只是一道普通剑气,但却也足以取他性命。

    千钧一发之际,秦狰猛地将手中的人提起,当做盾牌挡在了身前。

    噗呲!

    锋锐的剑气,顿时将云裳的尸体切开了大半。

    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从臂膀传来,秦狰连退两步,方才稳住身形。

    但那巨大的冲击力,仍旧震得他筋骨酥麻,没了半分力气。

    他手一松,云裳的尸体,当即掉落于地。

    血液和五脏六腑,顿时顺着腹部的巨大创口淌了一地。

    “啊!小贼该死!”

    眼见云裳遗体受损,叶空心头怒气更甚,便要向秦狰发作。

    一旁血河老魔有些意外的看了秦狰一眼,毕竟要应对筑基修士随手一击,对一个凡人而言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

    不过,云裳的遗体被叶空亲手所毁,却是让血河老魔极为满意。

    叶空越是愤怒,对他的计划就越是有利。

    他放声狂笑道:“哈哈哈,叶空,你若是早日能挥剑斩情,老夫也不会对你师妹动手!可惜了这如花似玉的小美人,老夫本还想请一位精通炼尸的老友,将她的尸体祭炼一番,日后好生享用呢!”

    “老贼去死!”

    血河老魔如此无耻,顿时让叶空彻底失去了理智。

    “青巽裂空,斩!”

    叶空怒啸一声,一道浩大的青色剑光,顿时从他身上的升腾而起,好似腾飞的蛟蛇般斩向血河老魔。

    然而血河老魔却是不慌不忙,他虽然是散修,但所修的血河真经却也大有来头,乃是上古大宗血神宗的残法,并不惧叶空的青巽剑诀。

    只见他伸手一挥,一片污秽腥臭的血云当即现出,将其罩在其中。

    轰隆!

    剑光重重的斩在血云之上。

    然而那血云却是纹丝不动,半点无碍。

    “嗡!”

    一声清亮的剑鸣声响起。

    那道剑光陡然消散,化成了一柄三尺青锋,朝叶空倒卷而回。

    那青巽剑被叶空祭炼数十载,自然不会伤到叶空,而是稳稳的悬在了叶空身前一尺之地,隐隐将其护住。

    血河老魔仍旧藏在血云中,阴森森的道:“青巽剑诀虽然是上品剑诀,但山河宗并非剑修宗门,你无人指点,剑心不纯,已经走了弯路,终究大道难成!”

    “你如今心爱之人已死,大道也已无望,不如就此去死吧!”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