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傲世仙姬之两世缘 第六十章 傀儡

时间:2020-11-07作者:单色裙调

    这时安鸣一声高呼,“一拜师尊。”

    千蓉与楚慕寒便对着宸渊与敖灵子所坐的地方拜了下去。

    “二拜天地。”

    “三,夫妻对拜。”

    很快,新人的三拜就完成了。千蓉心里有种莫名的不舒服感,红盖头下的脸色青白交加。

    楚慕寒则是一脸笑意,向着众人炫耀他此刻的幸福。

    “好,好,这次苍蓝派之行没想到慕寒还能娶得娇妻,真是我云山派天大的好事。”

    敖灵子先前替楚慕寒求亲被被宸渊一口回绝生了好久的闷气,这会却是笑的合不拢嘴。

    他摸摸花白的胡须,看着红盖头下的千蓉暗自得意,“天女又如何,还不是给我的弟子做妻。想来双修之后慕寒的修为更能突飞猛进。”

    宸渊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他只是带着一缕春风和煦的笑,那笑里几分真假难以分辨。

    玉尘一会轻笑,一会儿摇头,一会叹息,“哎,一会儿可有好戏看咯。”

    安鸣看向宸渊,见他点头之后又才喊到,“送入洞房。”

    苍蓝派的弟子们倒是不像那些普通百姓争抢着闹洞房,他们只是目送着新人离去,说几句热闹话罢了。

    今日苍蓝派还是设了酒宴的,就连辟谷的师尊们也都吃了几口以视祝福。

    楚慕寒拉着千蓉走到了苍蓝派零时准备的新房,虽然是零时布置可里面大红喜蜡,红色绣龙凤的被褥。桌上,红枣,花生,瓜子,桂圆一个不少。

    楚慕寒走到千蓉面前,轻轻掀开她的盖头。

    “太好了,你终于属于我了。”那眸子里一闪而过的贪婪千蓉没有扑捉到。

    因为这会她觉得身体越来越难受,心里更是复杂喜悦更无半分。

    楚慕寒端来两杯酒,“小蓉,喝了这个我们就是真正的夫妻了。”

    不知怎的,千蓉突然眼前发黑,她用力的摇晃着脑子,片刻之后才再次看清面前的场景。

    楚慕寒突然把喜蜡熄灭了,他缓缓走了过来,“喝吧。”

    千蓉接过酒杯有些犹豫,“慕寒,其实我与你成婚只是想离开云山派。”

    “你就那么想离开,不惜用这样的法子?”

    由于窗户都加了帘子所以屋中光线很暗,她看不清楚慕寒脸上的表情,可话里一股悲凉还是很明显。

    “那你,可是真的喜欢我?”

    千蓉又一次犹豫了,她心里是喜欢楚慕寒的,不过又好像是喜欢四年前那个楚慕寒而不是现在。这样的话她该怎么说出口呢!

    “我,也不知道。”

    黑暗中的男子突然勾了勾嘴角,“先不说这个,喝下这杯酒好好睡一觉吧,明天又是新的开始了。”

    千蓉把酒喝了下去,喉咙有些发烫这酒还真是厉害。可酒下肚不久身体的不舒服感全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沉沉的睡意。

    千蓉还来不及质问楚慕寒为何给她下药,就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这时屋中的喜蜡再次被点燃,而身穿喜服的男子哪里还是楚慕寒,分明就是宸渊,他清冷的脸庞在红色烛火的照应下显得柔和起来。

    他走到床榻边上,帮千蓉把头上的朱翠取了下直接用灵力碾碎不留一丝痕迹。唯有那支银簪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桌上,等她起来一眼便能看见。

    宸渊最后帮千蓉脱下鞋子,把脚放到了床上,轻轻拉过被褥一切都是这么熟练。好像曾经也为她做过许多次这样的事情一般。

    昏睡中的千蓉,呼吸平稳。宸渊在她额头落下一吻如蜻蜓点水。

    “琼芳,我怎么可能看着你嫁给别人?为了在喜房和你待上一刻我才用了这个蠢办法,这会你就乖乖的睡一觉剩下的事情就由我来处理。”

    宸渊起身一个弹指就褪去了一身喜服恢复了一身白衣。

    他从角落里拉出一个男子,那人正是楚慕寒。

    宸渊带着他就飞到了屋外比试场上。他的动静很大,也刻意的引起了大家注意所以不消片刻苍蓝派大部分人都来到了比试场一看究竟。

    宸渊把楚慕寒绑在一根柱子上,他先用灵力封住了他的哑穴。就见楚慕寒疯狂的摇着脑袋,嘴巴一张一合。

    他的头发凌乱,脸上还有泪痕身上喜服已经破损犹如一个疯汉。

    曾经那些倾慕他的女子都不由撇撇嘴,“真是不堪入目。”

    就在这时玉尘最先飞身到了宸渊身旁,六出千月紧跟着。

    方茴敖灵子,玄诸宫羽澜舒也赶了过来。

    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先前还春风得意的楚慕寒这会就变成可这个鬼样子。

    下面两派弟子叽叽喳喳的议论开了,“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难不成宸渊师尊后悔把弟子嫁给楚慕寒了。”

    “不,我看是楚慕寒做了什么事得罪了宸渊师尊。”

    敖灵子一个飞身就到了宸渊身旁,他怒目圆瞪,“宸渊,你这是为何?还不赶快把慕寒放下来。”

    宸渊对着敖灵子先行了一礼,“师叔稍安勿躁,一会我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慕寒!”何修一声高呼,引得众人都向他看去。

    何修看见楚慕寒狼狈的样子想去找宸渊理论,可雀奴一把拉住了他。

    “何修,你冷静点。你仔细看楚慕寒有些不对劲。”

    果然此刻的楚慕寒身上开始冒着黑烟,一缕一缕散发着臭味。

    “喵~”鼻子灵敏的焰尤也跑了过来直接跳到了宸渊脚下。

    敖灵子看见这一幕更是不可置信,“他,怎么会……”

    玉尘走到了宸渊的前方,对着众弟子道:“这人根本就不是敖灵子的弟子楚慕寒,而是一个傀儡娃娃。

    此刻,他身上散发的正是邪气,他一直被邪修所控制。

    你们或许不知道,宸渊的弟子千蓉就是天女。邪修这次利用这个傀儡就是想得到天女,其心可诛。”

    刹时,敖灵子向后退了几步差一点就瘫软在了地上,安鸣眼疾手快的扶了他一把。

    “怎么会是这样,那我的弟子楚慕寒又在哪里?”

    玉尘这时双手灵力运转,一团白光笼罩在那黑气之上,不一会黑气全部消散楚慕寒也化作了万千光点。

    最后宸渊又同玉尘一起施法,那些白色的光点又重新汇聚成一个清瘦的男子。

    “慕寒。”敖灵子何修同时喊出了这个名字。

    “敖灵子,这才是你的弟子楚慕寒。”

    敖灵子走上前查看了楚慕寒的身子,一身叹息,“伤的太重了,日后也只是一个废人了。”

    何修顾不得这时所处的地方,跑到了台上把楚慕寒抱了起来,“各位师尊,就让我照顾他吧。”

    宸渊对他点头,“你且把他带回住所稍后我们便来为他施法。”

    雀奴不放心何修一路跟着,敖灵子更是一步也不落后,他现在修为虽高可登天却是不易。好不容易收了一个让他满意的弟子想着自己不能完成的事情楚慕寒能完成也就无憾了。

    可如今再看,上天也不给他这个圆梦的机会。顿时心中荒凉一片,好像这么多年的努力都是一场空。

    何修把楚慕寒放到床榻之上,看着他那枯瘦不成人形的模样就很难受。这可是他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

    以前他是那么的自信聪颖,天资卓越而如今怎么就变成这样。

    就在这时,宸渊玉尘玄诸宫羽还有澜舒走了进来。

    宸渊对着敖灵子说到,“师叔,这会我们就要施法了。”

    敖灵子拱手,“多谢。”

    宸渊玉尘一同施法,帮楚慕寒驱除残留的邪气。玄诸宫羽一起施法补救楚慕寒受损的心脉。最后澜舒施法则是为宸渊几人护住心脉以保他们不被邪气反蚀。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