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八十六章 安抚心灵

时间:2021-12-30作者:百分之七

    ..,最快更新!

    “啪!”“啪!”“啪!”

    法鞭抽动的声音在半空中不断响起,肉茧的跳动也是越来越频繁。

    此刻江北然手中四神天焰尺已经燃起了金色的火焰,照的江北然如同天神一般。

    在诵念到第九遍中众生咒时,江北然不禁蹙了下眉。

    ‘不对劲啊。’

    江北然本意是想用众生咒安抚这些肉茧,安抚不了的那些就用法鞭抽。

    结果越是念这众生咒,肉茧的反应就越大,这明显就是起了反效果。

    ‘果然不能以常理度之……’

    思考片刻,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古琴,盘腿坐下后弹奏了起来。

    悠扬的琴声瞬间传遍了整个昔丰村,为这一片死寂的村庄带来了一丝生气。七位负责护法的玄圣自然也听到了这琴声。

    比起对曲乐的欣赏来,他们更惊讶的是琴声中饱含着某种说不清的力量。

    让他们紧张的内心都为之舒缓,甚至逐渐平静如水。

    对于他们这样的顶尖高手来说,想要影响他们心境是无比困难的事情,不然就很容易让擅长玄识的强者钻了空子,故而一个个都是“水泥封心。”,根本不会给别人任何影响自己心境的机会。

    哪怕是善意的。

    但江北然只是弹奏一曲,竟就如此轻易的突破了这层防线,直达他们内心深处。

    意识到这一点的七位玄圣不禁面面相觑,都从对方表情上看出了惊讶之色。

    在江北然全身心投入的演奏中,半空中那些爆炸声都完全掩盖不住他的旋律,虽然音乐本身毫不激荡,但却深入人心。

    “咚咚……咚咚……咚……咚……”

    旋律声中,原本跳动越来越激烈的肉茧逐渐平息下来,不再跳动,就如同听到了摇篮曲的孩童一般逐渐谁去。

    ‘很好,果然有效。’

    在大虎的描述中,化成这些肉茧不是别的,就是被若云抓来的那些修炼者。

    他们在被迫服下蛊虫后经历了数月的非人折磨,最终彻底不成人形,化作了一个个丑陋无比的肉茧。

    这些肉茧就像是一个个怨念集合体,不停吸入灵气,然后吐出某种不详之气。

    而这不祥之气极有可能就是瘴气的来源。

    在发现众生咒毫无作用后,江北然脑中就浮现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那就是这些化作肉茧的修炼者并没有死去,而是以这无比丑陋的形态继续活着。

    所以超度怨灵的众生咒才会对他们毫无作用,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死去。

    也难怪这个村落中除了大虎之外没有第二个灵魂。

    既然这些肉茧是另一种形态的人,江北然果断就换了种方式抚慰他们。

    无论是承受那非人的折磨还是化作肉茧在这里不断积聚怨气,他们现在的内心都必然是痛苦而又扭曲的,只有先净化他们的心灵,让他们相信自己能救他们,才能让他们主动配合。

    而在净化心灵上,玄乐就是不二之选。

    在用精神力感知到昔丰村的所有肉茧都逐渐平息下去后,江北然正准备起身,但想了想还是联系飞府中的施凤兰道:“让虞家三姐妹出来。”

    “好的。”

    答应一声后,施凤兰立即把虞家三姐妹送出了飞府。

    “呀!”x3

    三姐妹一出来就整齐划一的尖叫了一声,实在是这昔丰村不仅看起来无比诡异,而且瘴气中那可怕的不祥之气也让人不寒而栗。

    江北然见状拿出三块护身玉贴在了她们额头上,然后开口道:“我需要以你们帮忙。”

    听到师兄竟然需要自己帮忙,三姐妹立即郑重回答道:“请师兄尽管吩咐!”

    “弹奏些抚慰人心的曲目,在我说停之前不要有片刻闲暇。”

    “是!”

    虞家三姐妹听完立即拿出自己的乐器,然后用眼神交流一下后就开始了演奏。

    虽然论技艺,她们都拍马都赶不上江北然,但天赋这玩意儿就是为了诠释离谱两个字诞生的。

    即使她们的技艺差了些,但在洞穿人心这方面,她们的天赋就能得到充分展现了。

    而且最重要的步骤江北然已经完成,之所以要让她们出来帮忙,是为了保险起见,所以难度远没有江北然刚才安抚这些肉茧这么大。

    在确定虞家三姐妹的乐声足以让肉茧保持安静后,江北然收起了,起身朝着那颗最近的那个肉茧走去。

    再次将手按在肉茧上用精神力感知,这一次江北然感受到的不再只是一堆血肉,而是一丝虚弱到极致的神识。

    ‘杀!杀!杀!我要你们死!全部都要死!啊!!!!’

    在感觉到江北然的精神力后,这玄师突然疯狂了起来,虽然微弱,但却能感受到其中饱含怨恨。

    见状江北然朝着虞家三姐妹传音道:“用心感受我面前这个肉茧,用你们的乐声来抚慰它。”

    虞家三姐妹虽然不明白那个肉茧是什么,但既然师兄下了命令,那她们照办就是。

    应了一声“是”,虞家三姐妹开始尝试着用玄识感知师兄面前那个肉茧。

    但只是稍微触碰了一下,那仿佛要择人而噬的恐怖怨念就让三姐妹浑身一哆嗦,但还好这肉茧中的神识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所以虽然蕴含的元年极深,但还不至于伤人。

    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恐惧,三姐妹在用玄识锁定肉茧后开始用自己的音乐抚慰它。

    不得不说,天赋这个东西就是玩赖。

    当虞家三姐妹集中玄识在肉茧上,并开始用自己的旋律抚慰它后,肉茧中那残存的玄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那几乎要溢出来的怨念就如同被浇上了一盆冷水的烈火,一下就熄灭了。

    “救我……请救救我……我好难受,我好痛苦,求求你救救我。”

    怨念消失后,肉茧中那缕神识如同本能般发出求救声。

    沉思片刻,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抽出一张金符贴在了肉茧之上,随后拿出一把丹霞剑开始诵念。

    “灵宝天尊,安慰身形。”

    “五脏玄冥,青龙白虎。”

    “对仗纷纭,朱雀玄武。”

    “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形!”

    诵念完,江北然贴在肉茧上的那张金光咒立即爆发出了璀璨的光芒。

    用丹霞剑镇压住肉茧那想要冲破镇压的狂气,江北然用精神力与肉茧中那微弱的神识沟通道。

    “我救你,你也要自救,想办法冲出这躯壳,变回你原来的样子。”

    江北然的话很快就起了作用,那微弱的神识不再只是一味求救,而是一边请求江北然别走一边想尽办法找回自己的身体。

    “咚咚!”

    这时肉茧猛地的颤动了一下,同时还有大量血水从里面渗出来。

    ‘很好,有效果了。’

    于是江北然又抽出六张金光符贴在了肉茧之上,压制住肉茧的不祥之气的同时,也在不停溶解这层躯壳。

    不一会儿,肉茧就从不停往外渗出血水变成了大块大块的往下掉碎肉。

    “对,就是这样,找回你自己身体的感觉。”

    看着好到出奇的效果,江北然也开始用言语不停的鼓励肉茧中那道神识。

    “轰!!!”

    但就在江北然准备再抽出一张符咒时,剧烈的爆炸声突然在他耳边响起。

    虽然从他进入这个村庄起爆炸声就不绝于耳,但还是第一次如此之近。

    抬起头,江北然发现半空中玄圣组成的防御圈已经在往里缩小,蛊修不仅是攻势越来越猛,而且在数量上也明显有所增加。

    ‘这是要拼命了啊。’

    但江北然知道自己不能急,肉茧中的神识仍旧很脆弱,如果他为了求快而去净化下一个肉茧,那么这里很有可能会功亏一篑。

    “江大师,让我们也去帮忙吧!”

    眼看着蛊修的数量越来越多,曹惊骅着急的喊道。

    但他话音刚落,江北然眼前就跳出了选项。

    ‘果然还有危险藏在暗处吗。’

    江北然刚才的确有动让谷梁谦他们去补强防御圈的想法,但现在选项一出,江北然也就立即打消了这想法。

    选择了二,江北然摇头道:“不行,这个村庄并不像你们眼中看起来这么平静。”

    曹惊骅听完不禁握紧了拳头,但还是用力的点了点头,因为他很明白这次行动能否成功,全靠江北然。

    “噗!“

    这时肉茧上掉下来的碎肉逐渐变大,从如同小石子一般滚落变成了一块块拳头大小的碎肉往下掉。

    “做得很好,你很快就能恢复自由了。”

    江北然一边说一边又抽出两州金光符贴在了肉茧之上,同时又从乾坤戒中将从薛永清那借来的天武宝灵炉拿了出来。

    手炉是用来宁心精神的最好法器,用灵火点燃蘧木,手炉立即飘出了阵阵令人心安的香味来。

    可即使江北然加强了应对,肉茧中散发出来的不祥之气还是让江北然觉得有些窒息。

    ‘这些该死的蛊虫,到底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啐了一口,江北然又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支刻着南斗六星的龙角,将它挂在了胸前。

    这同样也是江北然借来的顶尖法器,是用九品异兽龙驹头上的独角所制,有着镇压一切宵小的强大力量。

    三大法器联手镇压,肉茧中散发出来的不祥之气终于是被压制住,这也就给了肉茧中那修炼者生的机会。

    “啪嗒……啪嗒……”

    更大的肉块开始从肉茧上滚落,分解,蒸发,腥臭的血液也早已流了一地。

    “噗!”

    就在江北然不断诵念着苍天救苦令时,一只手猛地从肉茧中伸了出来,江北然见到后立即伸手与他握住。

    “我抓住你了,再用点力,你马上就自由了。”

    “自由”两个字似乎是戳中了肉茧中那修炼者的内心深处,只见已经小了好几圈的肉茧开始疯狂抖动,最后只听“砰”的一声,全部碎开。

    江北然也顺势一拉,将一个满是是血的人从里面拉了出来。

    将那血人放在地上,江北然迅速从乾坤戒中拿出一颗归气丸塞入他口中,然后将手搭上了他的脉搏。

    ‘很好……虽然依旧虚弱,但一切正常。’

    松了口气后,江北然为那人抹掉了脸上的血迹道:“你没事了,好好休息一会儿。”

    接着不等那“血人”开口说话,江北然就朝着下一个肉茧走去。

    既然有了第一次成功,那么剩下的就是如法炮制了。

    随着一个个“血人”破茧而出,谷梁谦能感觉到这村庄中的诡异之气越来越稀薄,甚至连瘴气的浓郁程度都在变低。

    这让他眼中充满了希望。

    ‘能行!一定能行!’

    但就在江北然走到有一个肉茧前时,半空中一道黑影竟猛地突破防御圈直直朝着江北然冲了下来。

    那道黑影的速度极快,快到眨眼间就来到了江北然面前,但就在他伸出爪子打算撕碎江北然时,七道流光同时闪到了他面前。

    “砰!!!”

    剧烈的碰撞声中,那道黑影被七位玄圣联手打退。

    江北然抬头看去,只见那黑影的身形如同龙一般长着鳞片和常委,头上一对龙角又粗又长,可以说浑身都散发着强者的气息。

    “抱歉!没拦住他!”

    半空中,荀英锐的歉声传了下来,因为这个黑影就是突破了他的防御范围冲进来的。

    “没死就好!他交给我们了!”曹惊骅说完就直接朝着那龙身蛊修冲了过去。

    “不要在这打!将他逼出村外,不要伤害到这些肉茧!”

    听到江北然的喊声,曹惊骅回了句“知道了”,便猛地一脚踹向了龙身蛊修。

    “砰!”

    曹惊骅这一击被龙身蛊修单爪接下,正要反击,数百根丝线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缠绕住了他的身体。

    “缚!”

    阎啸博大喝一声,那些捆在龙身蛊修身上的丝线瞬间变的更紧。

    ‘好强的防御力。’

    阎啸博本欲直接绞杀这龙身蛊修,但他的仙霖丝竟拿他身上的鳞片一点办法都没有。

    “先带他出去!”

    阎啸博大喝一声,手中凝聚起一团白光。

    “龙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