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八十五章 转机

时间:2021-12-29作者:百分之七

    ..,最快更新!

    如同长翅蛊修这样的“哨点”当然不止一个。

    从成严清第一个冲出去后,陆陆续续的又有六位玄圣主动扑向了蛊修设下的埋伏圈。

    在完全没有想到人类会突然反扑和各种反蛊修法宝的加持下,一时间蛊修的所有哨点全部被压制。

    这让这支以江北然为核心的队伍以极小的代价就冲出了埋伏圈。

    不过护送着江北然的玄圣们并没有懈怠,而是以更快的速度朝着昔丰村赶去。

    所有人都希望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完成这次行动,不然那些冲入埋伏圈的玄圣虽然有仙踪宝简保命,但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此刻在阵型最前方的是任渝,保持着高度专注力的他一直在用玄识感知周围情况。

    ‘看来这次反攻的时机的确选的很好啊。’

    在冲出埋伏圈后,任渝飞了很久都没有遇到任何蛊修阻拦,这比他们想象中的情况要好上许多。

    只是这份喜悦还没保持太久,任渝就发现危险的信号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

    大量的蛊修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在向他们这边集结。

    发现这一点的任渝并没有慌乱,因为这情况在昨日的作战会议上已经被提出来过。

    瘴气妨碍了他们之间的沟通手段,却不会妨碍蛊修之间的,所以江北然想到过他们会十分顺利的冲出包围圈,但同时也想到就算顺利的冲出了包围圈,蛊修的追兵也会立即被调动过来围追堵截他们。

    而面对这种情况的方式也很简单。

    正面突破!

    不管后方和侧面的蛊修,所有护航玄圣集中火力开路,一切行动都以最快速度进入昔丰村为主!

    “天师,右边的交给我了,你对付左边的。”

    既然任渝发现了危机,其他玄圣自然也感知到了。

    所以他们立即执行江北然事先定好的计划,全部集中的正面开始突破。

    所以还没等任渝回话,宋山鸣就来到二人后头说道:“中间的交给我了。”

    “好,谁要是撑不住了就吱声,我保证第一时间支援过去。”

    “你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老夫先走一步。”

    说完三位玄圣化成流光朝着三个方向冲去。

    在三位玄圣全力爆发的情况下,拦在前方的蛊修硬是被完全突破,根本无力去阻挡冲向昔丰村的队伍。

    势如破竹!

    虽然昔丰村离渊城很远,但只要没有蛊修阻拦,凭借玄圣的速度还是以极快的速度就到达了目的地。

    “很好。”

    这时站在飞府中的江北然不禁夸了一句。

    计划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顺利,他原本甚至有达到昔丰村前如果护送他的玄圣低于七人时该怎么应对的计划。

    但现在的情况明显比他想象中好多了。

    落到昔丰村中,除了七个负责护卫江北然的玄圣外,其他玄圣都迅速分散开来。

    阻截追击部队的阻截追击部队,建立防守的建立防守。

    要知道更艰难的战斗才刚刚开始,等会儿必定会有大量蛊修的援军朝他们包围过来。

    所以当飞府一落地,江北然就迅速走了出来,伴随着半空中阵阵爆炸声开始打量这个可疑度最高的村庄。

    ‘这些是……茧?’

    第一眼打量下来,江北然发现这个昔丰村中满是各种颜色的肉茧,它们就像一颗颗恶心的肉瘤般布满了村庄里的各个角落,并时不时的跳动一下,仿佛在证明它们是活着的。

    ‘果然有大问题。’

    在点飙升之后,江北然对这瘴气自然也不再是一无所知,再结合上次在晟国遇到的那场瘴气,江北然可以确定引起这场浩劫的诱因其实并不复杂,就是要献祭足够多的人类。

    并且是无比残忍的献祭!

    上一次只是牺牲了一村庄普通渔民就能在晟国引起如此大的一场灾难。

    这次昔丰村中则是塞满了云若抓来的修炼者。

    要知道云若可是玄圣境的顶尖强者,他口中的小宗门绝对不可能真的只是玄王都能当宗主的宗门。

    就算宗主是玄尊境强者的宗门,在云若眼里也依旧是小宗门。

    所以这个地方究竟献祭了多少强大修炼者根本不得而知。

    但破除通过这场浩劫的关键点一定在这不会错。

    “江大师,是这吗?”

    这时最为心急的曹惊骅开口问道。

    “没找错地方,就是这。”

    守在江北然周围的七位玄圣同时露出喜色,计划如此顺利,自然是值得高兴一番的。

    但江北然就没他们这么高兴了,因为他目前还没什么头绪,这里的情况远比晟国那个小渔村要严重,无论是阵法还是蛊虫的档次都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而留给江北然破解的时间可不多。

    就在江北然全力思考着该从哪里先下手时,一个略微颤抖的声音突然在他背后响起。

    “恩……恩人!?恩人是你吗?”

    意外间,江北然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灵魂状的人满脸惊喜的看着他。

    “大虎!?”江北然也是万分惊愕的喊道。

    江北然万万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熟人,不,准确的说是熟鬼。

    这个大虎正是当时晟国小渔村那个为江北然带路的灵魂,可以说替他省去了许多麻烦。

    只是江北然记得那次瘴气事件结束后大虎就留在村里蹲守了,怎么会万里迢迢跑到这潼国来?

    一听江北然喊自己名字,大虎瞬间高兴坏了,“恩人!俺就知道是你!您就是化成灰俺也认得出来!”

    “……”

    没有去吐槽大虎这表达方式,江北然直奔主题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

    有些兴奋过头的大虎挠了挠头,回答道:“恩人您离开我们村之后,我就日夜守在那,直到有一天,有个人突然就来到了我们村,还从土里挖走了一块骨头,我一看他就不是好人,肯定又要干坏事,就一路跟着他。”

    “就这么跟了很久后,我发现我果然没猜错!这就是个坏人,而且和祸害了我们存的那个畜生一样!也喜欢养虫子害人!”

    听到这,江北然基本上心里已经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正如他之前猜想的那样,晟国的瘴气就是一次小规模实验,等实验结束后自然有人去验收成果,而大虎很有可能就是跟着这个验收成果的人一路来到了潼国。

    江北然分析时,大虎还在继续诉说着。

    “我发现这个人抓了好多人,将他们都关在这村子里,还把虫子塞进他们嘴巴里,确定了这人和祸害我们村子那畜生是同类后,我就想来找您,可……可我实在跟的太远,好不到回去的路了。”

    “……”

    鬼也是人变的嘛……迷个路很正常,很正常。

    “所以之后你就一直待在这了?”

    “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恩人您一定还会像救了我们村子那样来拯救这个村子,所以就一直在这等着,想不到真就把您盼来了!”

    大虎说话时透明的身体都在颤抖,看得出的确相当激动。

    在江北然和大虎叙旧时,谷梁谦他们几个不禁面面相觑,因为江北然突然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不动了。

    但他们又担心江北然是在思考什么十分重要的事情,所以都不敢出声打扰,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了解大虎为什么会在这后,江北然心中顿时就有了底:“所以那个人在村子里具体做了什么?”

    一听到这问题,大虎瞬间来劲了,憋了这么多年,如今终于可以一吐为快。

    于是他手舞足蹈的讲述了起来,从他来到这个村庄后发生的所有事情。

    “轰!”“轰!”“轰!”

    半空中,灵气震爆的声音不断出来,那重重瘴气也如同海水一般不停翻腾,仿佛是想要将阻挡蛊修脚步的玄圣们全部吞噬殆尽。

    但在有斗转星袍和玉蝉的情况下,玄圣们根本不虚这些毒物,如同灯塔一般屹立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

    只是前来支援的蛊修是越来越多,而且看起来极为疯狂。

    这让谷梁谦他们不禁露出了又担忧又高兴的表情。

    担忧自然是害怕其他人顶不住这潮水般的攻势,高兴则是这些蛊修越疯狂就越说明他们来对了地方。

    只是现在还有一个更麻烦的问题。

    那就是江大师已经好一会儿没动了,而且表情也像平时那样看不出任何情绪来实在是让他们着急的不行。

    这时曹惊骅终于忍不住了,刚要开口,就被旁边的阎啸博一把堵住了嘴,并对着他摇了摇头。

    见其他六位也是同样朝他摇头,曹惊骅也只好忍住。

    “各位,走吧。”

    就在所有人屏息凝神时,江北然突然开口说道。

    这让谷梁谦不禁长长地舒了口气,心头竟升起了一种大事已成的感觉。

    因为他听出了江北然语气中那种胸有成竹的感觉。

    而之前每当江北然用这种语气说话时,天大的事都会被妥善解决。

    之所以这次会耽搁这么长时间,是因为江北然让大虎事无巨细的将村中之事全告诉他,毕竟就算想让他挑重点的说他也挑不出来啊。

    如今听完大虎的描述后,江北然终于对这昔丰村发生了什么有了具体的概念,那么接下来处理起来也就目标明确了。

    ‘首先得把这些肉茧给解决掉。’

    来到一个巨大的肉茧前,江北然盯着它身上的纹路脉络仔细看了一会儿,然后缓缓伸出手按在了上面。

    “咚咚!”

    在江北然将手按上去的一瞬间,肉茧突然猛地跳动了一下。

    这一幕把谷梁谦他们吓了一跳,连忙围过来护住江北然。

    “没事。”江北然朝着他们摆摆手,接着再一次将手按在了肉茧上。

    感受了片刻肉茧中的律动后,江北然释放出精神力开始检视它的内部,但在检视一番后江北然发现除了血肉外,他找不到任何东西。

    ‘竟然没有生命特征吗……’

    江北然本以为这些肉茧都是活着的,但它们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生命现象来,这属实让江北然有些意外。

    ‘不……它们只是没有呈现出我所知道的生命现象而已。’

    在这次的瘴气中,江北然可是见识到太多知识盲区的东西了,所以这个现象也很有可能又是他的一个知识盲点。

    ‘总之先试试吧。’

    知道时间紧迫的江北然也没有做太多考虑,在用精神力锁定了整个昔丰村的范围后,他脑中瞬间跳出了数个方案,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最稳妥的那个。

    虽然他知道情况紧急,但越紧急的情况下就越不能急,不然很容易满盘皆输。

    “诸位,接下来我要开始破除这里的邪祟,受不得丁点打扰,护法之事就拜托各位了。”

    谷梁谦听完笑道:“放心,只要我们还活着,绝没有人能碰到你一根毫毛。”

    “好,有谷梁前辈这话我就放心了。”

    江北然说完从乾坤戒中抽出了一把四神天焰尺。

    在出发前,薛永清,司徒志和魏才这三位九品宗师都将自己最珍视的法器借给了江北然。

    可以说每一件都是江北然梦寐以求的好宝贝。

    就比如他现在手中这把四神天焰尺。

    在所有法器中,法尺是驱逐不详的不二选择,而这把四神天焰尺更是法尺中的顶级宝物。

    之所以称之为法尺,是因为他度衡量,定规则。

    在法尺之下,就算是邪祟鬼魅也不能胡乱行事,要有法,更要有天。

    如今这昔丰村中,邪祟之力可以说已经快要溢出,所以要破解它的第一步就是先让它们听自己的,然后才能进行下一步。

    “为化众生者,为者专意也。”

    “化者普渡也,众者已改也,生者男女也。”

    “九六众生,能悟之者。”

    “可传圣道!”

    随着江北然的诵念声,他手中法尺上篆刻着的符文一个个亮了起来,同时那些肉茧的跳动频率明显也开始加快。

    ‘果然,它们绝不是死物。’

    见法尺有效,江北然继续诵念众生咒,同时又从乾坤戒中抽出了数条法鞭。

    法鞭亦称法绳,是鞭挞恶灵时所用,常常与法尺配合使用。

    毕竟有些邪祟不是你跟它讲道理,它就会听你的。

    有时候还是得让它先吃点苦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