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七十二章 晨曦

时间:2021-12-15作者:百分之七

    www..,最快更新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有了明确的方向,再加上六位九品宗师一起发力,针对瘴毒的解毒丹很快就有了突破性进展。

    “不愧是江大师!一出手就盖过了我们数日的研究啊。”

    看着金乌鼎中最新炼出来的一路丹药,姚逸尘光是闻药香都知道这颗药已经无限接近于成功了。

    “还不够。”江北然摇摇头。

    听到江北然自我否决,五位九品药师顿时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在他们看来,这炉丹药已经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了。

    “但确实已经可以用了”

    听到江北然这大喘气,樊云先是一愣,然后问道:“是药劲儿还不够足吗?”

    “不,是服用的限制太大了。”江北然说着拿出一颗鼎中的解毒丹,“按此药劲,玄圣以下的修为者吃下去就很有可能会毒发身亡,等不到破而后立的那一刻。”

    江北然这颗解毒丹的原理就是和救下曹惊骅的顺序一样,先以毒攻毒,然后再进行中和。

    但以毒攻毒那个阶段实在太凶险,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熬不到中和的阶段了。

    所以就这可解毒丹目前的完成度来说,江北然只敢让玄圣来服用,这作为解毒丹来说肯定是不合格的,但应对现在的情况却是雪中送炭。

    “砰,砰。”

    就在薛城准备再问些什么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江北然叹出一口气,说道:“我去开吧。”

    来到丹房门口,江北然一打开门就看到了谷梁谦那张表情复杂的面孔。

    自从曹惊骅彻底祛除瘴毒的消息传开后,可以说整个渊城都沸腾了。

    尤其是那些每天都抱着必死决心去迎战蛊毒的玄圣们,精神都振奋了许多。

    谷梁谦更是第一时间就找到了江北然,希望他能快点多炼出几炉来。

    但江北然给他的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因为曹惊骅祛毒成功只是一个巧合,换另一个玄圣来的话,不一定能撑过去。

    所以虽然即使谷梁谦心急道说他愿意以身试药,江北然也没同意。

    开玩笑,要是他把谷梁谦这精神领袖毒死了,就算现在没人敢动他,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有秋后算账的。

    就算不说什么秋后算账,江北然也决不能拿一个玄圣的命去赌啊,万一赌输了,那渊城的防守力可就下降了一个档次。

    所以不管谷梁谦怎么说,江北然也不同意。

    最后谷梁谦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拍桌吼道:“你以为我愿意拿我的命,拿玄圣的命去赌吗!你现在去渊城的上空看看!那些蛊修轮番来骚扰,且战力越来越强!我们快守不住了,你懂吗!快守不住了!”

    发泄过后,重新冷静下来的谷梁谦长叹一口气,“抱歉,本尊知道你也是为了我们考虑,但真的没时间了。”

    见谷梁谦情绪崩溃成这样,江北然也能猜测到他这段时间肯定是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玄圣们估计无时无刻不再催促自己这边能快点做出结果,之所以没有像曹惊骅那样直接冲过来问进度,应该完全靠谷梁谦拦着。

    而谷梁谦又不能催自己这边催的太狠。

    所以随着蛊修的攻势越来越猛,他要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再给我三天时间,就三天。”江北然竖起三个手指说道,“三天后我一定能做成最安全的解药。”

    谷梁谦先是怔了一会儿,然后问道:“如果做不成呢?”

    “那就按治疗曹前辈的方法,让各位玄圣赌命了。”

    “好!”谷梁谦也伸出了三根手指,“三天,本尊再帮你拖三天!”

    而今天,就是两人约定好的第三天,在见到开门出来的江北然时,谷梁谦一时间竟感觉有些紧张,虽然当时说的很坚决,但不到万不得已时,谁又想赌命呢。

    “成功了。”

    短短三个字,谷梁谦的表情从怔住到狂喜,最后发声大笑道:“哈哈哈哈!江大师!你就是我潼国第一宗师!”

    “不过目前这解毒丹只能给玄圣服用,其他境界的……”

    “这就够了!”谷梁谦说完一把抓住江北然的肩膀说道:“现在炼出多少成丹了?”

    “六颗。”

    “保证没问题?”

    “在没有做实验之前,晚辈也不能做这种保证。”

    “好,那就如我那日说的一样,由我来做这个实验,把药给我吧。”

    江北然却是摇头道:“谷梁前辈,晚辈知道您义薄云天,但现在您是整个渊城的主心骨,若是您真出了什么意外,外面那……”

    “放心,本尊比你更明白这些,只是老夫自有办法,你这药再毒也吃不死我,最多就是再经历一次轮回而已。”

    ‘轮回?’

    江北然虽然不能听懂谷梁谦这话的具体意思,但从“轮回”这两个字来联想的话,谷梁谦应该有某种复生的办法?

    ‘不愧是玄圣啊,果然都有些压箱底的绝技。’

    既然谷梁谦都说到这地步了,那江北然也就不再劝说,从乾坤戒中拿出了那颗刚炼出来的解毒丹。

    从江北然手中将这粒朱红色的灵丹接过,谷梁谦问道:“这颗药叫什么名字?”

    “还没来得及取,不过……晚辈此刻倒是想到一个好名字。”

    “哦?叫什么?”

    “晨曦。”

    “好!好一个晨曦!哈哈哈哈”放声大笑后,谷梁谦一口将晨曦塞入了口中。

    “咚!咚!”

    当感受到晨曦化作一道藴气进入自己体内后,谷梁谦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

    这是他在感知到危险时最本能的反应。

    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绞痛从腹部传来,这种感觉要比其利刃穿体而过还要痛上百倍,痛的他这位玄圣都没法继续保持形象,捂住肚子发出阵阵磨牙之声。

    虽然谷梁谦的表现完全在江北然的预料之中,但江北然还是忍不住的担心了起来。

    因为痛苦虽然很正常,但如果这种痛苦持续太久的话,就说明解毒丹还是没有达到他需要的效果。

    所以在看着谷梁谦身上的长袍瞬间被汗水浸湿后,江北然也是将玉针从乾坤戒中拿了出来,随时准备采取必要的救治手段。

    不过这份紧张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仅仅半柱香的时间,谷梁谦那紧绷的肌肉竟然就缓缓松弛了下来,这是痛苦明显减轻的表现。

    “咳……咳……哈哈哈,江大师,您果然是一位天才。”

    刚才还疼到咬牙切齿的谷梁谦缓缓抬起头,眼中满是惊喜之色。

    一直在用精神力检视谷梁谦的江北然也是长出一口气。

    ‘成了。’

    虽然这可解毒丹还不能称得上是完美的解毒丹,但用来解除燃眉之急已经足矣。

    不过江北然知道还没到放松的时候,这只是对抗瘴气的第一步,而且仅仅是一小步而已。

    他们可以解毒,对方自然也能研制新的瘴毒。

    而对方制毒的段位明显在自己等人之上,再加上有着瘴气这个绝对利好他们的环境效果。

    一旦对方意识到这点开始“修补”,自己等人一切努力随时都有可能付诸东流。

    “谷梁前辈。”江北然突然朝着谷梁谦拱了拱手。

    见江北然神情严肃,谷梁谦也就暂时压制住了激动的心情,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江大师请说。”

    将自己刚才所思所想说了一遍后,江北然最后提出请求道:“晚辈希望各位祛除体内瘴毒之后不要表现的太明显,之前防守怎么打,现在还是怎么打。”

    谷梁谦听完沉默了好一会儿,最终缓缓点头道:“江大师深谋远虑,言之有理。”谷梁谦说完抬头看了眼那遮天蔽日的瘴气,“但不知江北然可想过更进一步的破局之法?”

    “还是和从前一样,每天出去探索一次,直到发现他们突破口的那一天。”

    “就只能等吗?”谷梁谦说完自己也感觉到有些不妥,摆摆手道:“好,那就依江大师所说,其他人那边我会去说的。”

    “那就辛苦谷梁前辈了。”江北然朝着谷梁谦拱了拱手,然后从乾坤戒中取出装着五颗晨曦的瓷瓶递向谷梁谦道:“这五颗晨曦谷梁前辈你先带回去给各位玄圣服用,晚辈现在马上回去炼制新的,明日谷梁前辈再来取吧。”

    接过瓷瓶,谷梁谦笑道:“哈哈哈,本尊有什么辛苦的,辛苦的是你们才是,那这五颗我就先带回去了。”

    “好。”

    将瓷瓶放入乾坤戒,谷梁谦深深的看了眼江北然道:“江大师……”

    见谷梁谦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江北然问道:“谷梁前辈还有事吗?”

    “还是以后再说吧,走了。”谷梁谦说完潇洒转身,大步离去。

    ‘妈的……最讨厌说话说一半的了。’

    要不是系统啥选项也没跳,江北然免不了担心好几天,甚至失眠。

    摇摇头,江北然转身回到了丹房之中。

    见到江北然回来,姚逸尘几人立即走过来说道:“怎么样了?”

    “谷梁前辈吃了解药,体内瘴毒已经尽数除去。”

    看着江北然面色如常的说出这么一句回答,姚逸尘等人先是一愣,然后才狂喜起来。

    多日来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他们成功了!

    狂喜过后,樊云看着江北然说道:“江大师,我说你也太老成了吧,如此好消息,你这说的也太平淡了些。”

    江北然摇摇头,叹道:“不是我老成,只是我明白想要真正的战胜瘴毒,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所以现在还没到高兴的时候,等到哪天真的可以彻底解决瘴气了,我会笑的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开心。”

    听到江北然这话,另外几位九品药师也收起了狂喜的神色。

    因为他们知道江北然说的没错,作为药师,他们和江北然同样清楚一个问题,那就是对方制毒的能力要在他们的解毒能力之上。

    而传播毒素的最佳途径还萦绕在他们头顶,现在还远没到可以松口气的时候。

    朝着姚逸尘拱拱手,江北然开口道:“那么晨曦的炼制就交给各位了,我要回惊蛰楼去继续主持大局了。”

    “好,辛苦江大师。”姚逸尘真心诚意的朝江北然拱了拱手。

    这位年轻人是真的将整个渊城背负在了自己身上,甚至不敢有丝毫松懈,这绝对值得让他敬佩。

    又朝着另外几位九品大师拱拱手后,江北然离开丹房回到了惊蛰楼。

    “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纹边不能这样弄!你把灵弦全都给破坏了!”

    “严大师!我真是教你一声大师了!你这点常识都没有吗!?无相玄砂和乾元秘骨这俩相性极为不合的材料怎么能混在一起!?我那才六岁的徒儿也知道不行啊!”

    “轰!”

    这时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把众人的争吵声全部淹没。

    “咳咳咳!谁啊!谁在我的炉里放了秘兰血!不知道这玩意儿璃素过高啊!”

    不过还好,江北然之前就料到过这一点,所以已经用阵法加固了整装惊蛰楼,不然刚才的爆炸足以震塌整栋楼。

    启动阵法将大厅内的烟尘吹出,江北然走回他原本的座位喊道:“各位,三日来,你们不会就如同孩童一般在此嬉闹吧。”

    江北然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如同重锤一般砸在了每一位宗师心头。

    受人尊敬了大半辈子,这会儿一个个竟都感觉自己像是犯了错的孩子。

    毕竟江北然在时惊蛰楼内是井然有序的,可现在呢……那些规矩早就被他们抛诸脑后了。

    说到底,这些玄艺宗师骨子里还是谁也不服谁,如果没一个能像江北然那么能服众的在这镇场子,没打起来就算是之前规矩做的够好了。

    “咳!”这时董政轩轻咳一声,对江北然拱手道:“没有江大师从中沟通,很多平日里不算问题的问题现在都变的麻烦了,实在是……”

    江北然扭头看了董政轩一眼,开口道:“所以董大师的意思是,怪我咯?”

    “那自然不是。”董政轩立即摇头,“只是……”

    “姚大师他们已经炼制出了能够解除瘴毒的解药,现在已经送去给各位玄圣服用了,不知在座各位对此有何感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