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六十一章 光速回家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最快更新!

    谈笑风生中,飞府缓缓驶出了渊城。

    一时间,所有人的神经还是控制不住的紧绷了起来,但双眸中却也透露着一些期待与兴奋。

    虽然已经身处瘴气中这么多天,但在座玄圣还是在心中感慨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紧张感了。

    自从成为玄圣后,在这玄龙大陆上的几乎等同于无敌的他们早已忘了什么叫危机感,所以再次面临这种恐惧时,他们除了紧张之外,多多少少也有些热血沸腾。

    而江北然就没这么多心思了,什么期待紧张的,都与他无关,他就是出来刷点的。

    至于他为什么一定要坐着施凤兰的飞府出来,原因也很简单,不管这渊城看起来再怎么固若金汤,甚至连玄圣都将它当做最后的堡垒。

    但对于江北然来说,跟着他才永远是最安全的,所以实在没有任何理由将他们留在渊城之中。

    ‘来了来了。’

    在看到系统提示的瞬间,熟悉的感觉瞬间让江北然回过神。

    之前在渊城中地位搞的太高,人设又神秘的不行,搞的就算玄圣遍地,也压根没人来招惹他,这都好几天没属性点入账了。

    选择了三之后,江北然对施凤兰说道:“调整方向,朝西。”

    “好嘞~”施凤兰答应一声,熟练的操纵着飞府朝着西面飞去。

    但才飞出没多久,系统选项就再次跳了出来。

    面对地级中品起步的选项,江北然丝毫不敢怠慢,立即对施凤兰道:“迅速攀升。”

    “是~”

    随着飞府猛地向上拉升,完成奖励再次跳出。

    接着飞府攀升了没一会儿,系统提示就再次跳了出来。

    ‘卧槽……这频率也忒高了吧。’

    在心里喊上一声后,江北然立即看向施凤兰道:“朝北。”

    “没问……”

    强行吞下还没说出的“题”字,施凤兰立即调转飞府,朝着北面开始飞。

    但很快,新的系统提示又来了。

    ‘我去……这真是没玩了。’

    江北然顿感有些无奈。

    他本来还想着可以通过孟思佩出去找找机会呢,结果现在刚出门,就被逼的到处打转,哪来的机会出去探索。

    而且这还是飞府上坐着十数位玄圣的情况下,竟然还能这么轻易触发地级的选项。

    这瘴气中到底有多少蛊修?这些蛊修又到底又多强?

    谷梁谦他们也是有些懵,初次探索瘴气,他们一个个都是摩拳擦掌的,结果出城后江北然就操控着这飞府一个劲在原地打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

    片刻过后,随着第八次系统选项跳出,江北然忍不住扶了扶额,对施凤兰说道:“回去吧。”

    施凤兰还是一如既往的听话,直接点头道:“好的。”

    但身后坐着的那些玄圣就忍不住了。

    “回去?什么意思?回渊城吗?”曹惊骅第一个问道。

    “没错。”江北然朝着他点了点头,并一脸严肃的说道:“瘴气中有着超出我想象的危险,并且我找不到任何突破点冲出去。”

    “这……”曹惊骅一下被江北然的气势唬住了,毕竟这位江大师一直不能以常理论,就算渊城中有这么多顶尖高手,也不敢说已经完全看透了他。

    只是出城后曹惊骅就一直通过天眼阵在观察周围,并没有看出什么异象来,只觉得飞府上下翻飞的,像无头苍蝇般到处乱蹿。

    原本曹惊骅还只是觉得江北然比较谨慎,先检查一下渊城周围,然后再出发。

    结果……就回去了?

    ‘玩呢!’

    其他玄圣明显也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他们护着江北然出城,怎么说也算是放下身段的,结果这出来晃了两圈就回去?这不寻开心嘛。

    感觉到气氛不太对的谷梁谦主动起身看向江北然道:“江大师,究竟是怎么回事?”

    “晚辈刚才已经回答过曹前辈了,瘴气中有着超出我想想的危险,强行探索,是取死之道。”

    ‘嘶……’

    听到江北然将话说的这么严重,不少玄圣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是别人说,他们也许会讥讽两句对方胆小。

    但这位江大师“横空出世”后,不管干什么都给人两个字。

    靠谱。

    所以众人都不觉得他是在胡言乱语。

    可所有玄圣都和曹惊骅一样,自从离开渊城后就一直在观察周围的瘴气,实在是没看出任何异象,怎么在江北然的口中就危险成这样了?

    在几位玄圣等待江北然的回答时,施凤兰已经驾驶着飞府回到了渊城中。

    松了一口气的江北然继续解释道:“相信各位都能察觉到,这瘴气一直在进化,变的越来越险恶。”

    众玄圣纷纷沉默,最后还是谷梁谦点头道:“确实如此。”

    “刚才诸位是通过天眼阵观察周围,但殊不知这瘴气的浓郁程度早就足以遮天蔽日,无论使用肉眼还是神识都无法穿透它,看清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当然,天眼阵也不行。”

    江北然这话一出,不少玄圣齐齐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因为上一次去救援神梦宗时,他们就已经感受到了江北然口中的这种感觉。

    在瘴气中和那些蛊修战斗时,玄识很难锁定他们的位置,原本以为这是蛊修的功法,现在听来,原来又是这瘴气在搞鬼。

    点点头,谷梁谦瞬间就接受了江北然这个说法,“那不知江大师又是怎么知道那些瘴气中隐藏着危险的。”

    “无意冒犯各位,但在使用天眼阵上,晚辈能看到的东西会更多一些。”

    一瞬间,所有玄圣都没了脾气,因为这话的确没什么冒犯的,眼前这位可是刚刚才修好了玉麓阵,而这玉麓阵不久前还让两大九品阵法师束手无策。

    所以在阵法水平上,在这渊城中都不会再有人会质疑江北然分毫。

    谷梁谦自然也是很认同这一点,所以在听到江北然这个回答后,他瞬间就释然了。

    “这瘴气中的危险,江大师可否具体说说?”

    其实江北然也压根没看到那瘴气中究竟有什么危险,只是跟着系统选项到处飞而已。

    不过就算用猜的,江北然差不多也能想明白大概是怎么回事。

    ——————————————————————————————————————————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体验很抱歉。)

    谈笑风生中,飞府缓缓驶出了渊城。

    一时间,所有人的神经还是控制不住的紧绷了起来,但双眸中却也透露着一些期待与兴奋。

    虽然已经身处瘴气中这么多天,但在座玄圣还是在心中感慨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紧张感了。

    自从成为玄圣后,在这玄龙大陆上的几乎等同于无敌的他们早已忘了什么叫危机感,所以再次面临这种恐惧时,他们除了紧张之外,多多少少也有些热血沸腾。

    而江北然就没这么多心思了,什么期待紧张的,都与他无关,他就是出来刷点的。

    至于他为什么一定要坐着施凤兰的飞府出来,原因也很简单,不管这渊城看起来再怎么固若金汤,甚至连玄圣都将它当做最后的堡垒。

    但对于江北然来说,跟着他才永远是最安全的,所以实在没有任何理由将他们留在渊城之中。

    ‘来了来了。’

    在看到系统提示的瞬间,熟悉的感觉瞬间让江北然回过神。

    之前在渊城中地位搞的太高,人设又神秘的不行,搞的就算玄圣遍地,也压根没人来招惹他,这都好几天没属性点入账了。

    选择了三之后,江北然对施凤兰说道:“调整方向,朝西。”

    “好嘞~”施凤兰答应一声,熟练的操纵着飞府朝着西面飞去。

    但才飞出没多久,系统选项就再次跳了出来。

    面对地级中品起步的选项,江北然丝毫不敢怠慢,立即对施凤兰道:“迅速攀升。”

    “是~”

    随着飞府猛地向上拉升,完成奖励再次跳出。

    接着飞府攀升了没一会儿,系统提示就再次跳了出来。

    ‘卧槽……这频率也忒高了吧。’

    在心里喊上一声后,江北然立即看向施凤兰道:“朝北。”

    “没问……”

    强行吞下还没说出的“题”字,施凤兰立即调转飞府,朝着北面开始飞。

    但很快,新的系统提示又来了。

    ‘我去……这真是没玩了。’

    江北然顿感有些无奈。

    他本来还想着可以通过孟思佩出去找找机会呢,结果现在刚出门,就被逼的到处打转,哪来的机会出去探索。

    而且这还是飞府上坐着十数位玄圣的情况下,竟然还能这么轻易触发地级的选项。

    这瘴气中到底有多少蛊修?这些蛊修又到底又多强?

    谷梁谦他们也是有些懵,初次探索瘴气,他们一个个都是摩拳擦掌的,结果出城后江北然就操控着这飞府一个劲在原地打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

    片刻过后,随着第八次系统选项跳出,江北然忍不住扶了扶额,对施凤兰说道:“回去吧。”

    施凤兰还是一如既往的听话,直接点头道:“好的。”

    但身后坐着的那些玄圣就忍不住了。

    “回去?什么意思?回渊城吗?”曹惊骅第一个问道。

    “没错。”江北然朝着他点了点头,并一脸严肃的说道:“瘴气中有着超出我想象的危险,并且我找不到任何突破点冲出去。”

    “这……”曹惊骅一下被江北然的气势唬住了,毕竟这位江大师一直不能以常理论,就算渊城中有这么多顶尖高手,也不敢说已经完全看透了他。

    只是出城后曹惊骅就一直通过天眼阵在观察周围,并没有看出什么异象来,只觉得飞府上下翻飞的,像无头苍蝇般到处乱蹿。

    原本曹惊骅还只是觉得江北然比较谨慎,先检查一下渊城周围,然后再出发。

    结果……就回去了?

    ‘玩呢!’

    其他玄圣明显也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他们护着江北然出城,怎么说也算是放下身段的,结果这出来晃了两圈就回去?这不寻开心嘛。

    感觉到气氛不太对的谷梁谦主动起身看向江北然道:“江大师,究竟是怎么回事?”

    “晚辈刚才已经回答过曹前辈了,瘴气中有着超出我想想的危险,强行探索,是取死之道。”

    ‘嘶……’

    听到江北然将话说的这么严重,不少玄圣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是别人说,他们也许会讥讽两句对方胆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