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六十章 兴师动众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最快更新!

    孟思佩这些日子感觉有些恍惚。

    被高人主动拉上这神秘的飞府后,就一直过着仿佛与世隔绝般的生活。

    因为高人不许她用天眼阵往外看的原因,所以她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处何方。

    但就在前几日,一种令她熟悉的气息突然出现在飞府中。

    仔细感受片刻,才猛地想起。

    是那时候的瘴气!而且毒性更强了。

    作为她此生中最为深刻的一段记忆,孟思佩对这瘴气可以说是印象极为清晰。

    刚开始时,所有人都有些慌张,不知道该不该往外跑,但很快高人就回到这里安抚了他们,并告诉他们比起外面来,这里已经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对于高人的话,孟思佩自然是不会有任何怀疑,所以很快便安下心来。

    只是心中有些疑惑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后来随着渗透进来的瘴气越来越多,孟思佩非但没有感觉到危险,反而脑中不停浮现出那位蒙面前辈的样子。

    ‘不知道这次瘴气和他是不是又有关系呢……’

    接着孟思佩就努力思考起了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事又和蒙面前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可她明明是一本正经的在想,一些“不正经”的画面却总是闯入她脑中,扰乱她的思考。

    不管她怎么认真思考,自己双唇被蒙面前辈吻住的画面总是会放大,放大,再放大。

    最后占据她整个脑海,让她思考不了任何其他的东西。

    ……

    “呼……”

    悄悄的长出一口气,孟思佩看着高人兴师动众的样子,意识到似乎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不过他刚才这个说话方式……’

    一时间,孟思佩感觉到高人的形象和蒙面前辈逐渐重叠起来,甚至……

    “孟宗主。”

    这时一声低喝打断了孟思佩的思考。

    “啊,怎么了?”孟思佩看着眼前蹙眉的高人问道。

    “接下来我要交待你一件很重要的事,希望你认真听。”

    “尊者请说。”

    “过会儿我们将进入一片十分危险的区域,现在我准许你用天眼阵观察外面,然后靠着你的直觉,告诉我该往哪走。”

    “直……直觉?”孟思佩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没错,直觉,不要掺杂一点分析判断的那种,就把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方向告诉我。”

    “好……知道了。”

    孟思佩刚答完,就发现高人的脸又再次开始和蒙面前辈出现重合。

    “行,等会儿除了我问你之外,其他时间你尽量别开口,这样对我们都好。”

    “我明白了。”孟思佩再次点头。

    “嗯,那你先休息吧,等出去后我会喊你。”

    让孟思佩坐到一旁休息后,江北然又花时间更改了一下飞府内的阵法,让它的隐秘性变的更强,以保证谷梁谦只能看到自己想让他看到的东西。

    在江北然打算在贴几张符咒强化一下时,施凤兰开口道:“小北然,有人来了。”

    江北然听到后通过天眼阵往外看了眼,然后猛地愣住。

    ‘乖乖……这么大阵仗?’

    江北然本以为就谷梁谦一个人来,结果发现外面乌泱泱的十几个他打过照面的玄圣。

    ‘干嘛?倾巢而出啊?你们就不怕被偷家?’

    不过就这么晾着那些玄圣肯定也不好,平复惊讶后,江北然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好的~“

    答应一声,施凤兰将外面的玄圣全部请了进来。

    并且为了不让这里显的大拥挤,施凤兰特地调整了一下大厅和院子的面积,瞬间变的宽敞许多。

    朝着带头的谷梁谦拱拱手,江北然说道:“谷梁前辈,这阵仗……会不会太大了?”

    谷梁谦听完哈哈一笑,回答道:“原本我们也不打算出去这么多人,只是既然你也要出去,那我们就必须做好更完善的准备,不然要是把你折在外面,我也担不起这责任啊。”

    “那晚辈……可真是受宠若惊。”

    江北然说完朝着谷梁谦身后那些玄圣拱手道:“辛苦各位。”

    谷梁谦带的这些玄圣明显也是精心挑选过,不是因为解毒欠过江北然人情,就是明显有要拉拢他意思的,反正让这些玄圣干这“保镖”的活,心里肯定是没意见的。

    施鸿云自然也在其中,不过和其他各怀心思的玄圣不同,他来的目的就一个,护犊子。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利用好自己先认识江北然的优势,就算是打感情牌,也必须将他继续留在施家发光发热。

    一一打过招呼后,江北然将他们请进了大厅之中,施凤兰则按照江北然的吩咐泡茶待客去了。

    “凤兰啊,这艘飞府坐着还舒服吗?”

    “可舒……”

    施凤兰回答到一半,突然想起了小北然的叮嘱,猛地将嘴闭上。

    施鸿云见状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若是不舒服你就直说,老祖宗给你换一艘。”

    施凤兰听完可劲想了半天,回答道:“就这。”

    “嗯?”

    周围玄圣都是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这小辈竟然敢用这种话来回答自家老祖宗。

    江北然见状走过来打圆场道:“施堂主是说就这艘飞府,挺好的,不用换了。”

    施鸿云听完眼神更显疑惑,本来他是想靠着自己小辈宣誓一下江北然的主权,结果这小辈属实有些不争气啊。

    ——————————————————————————————————————

    孟思佩这些日子感觉有些恍惚。

    被高人主动拉上这神秘的飞府后,就一直过着仿佛与世隔绝般的生活。

    因为高人不许她用天眼阵往外看的原因,所以她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处何方。

    但就在前几日,一种令她熟悉的气息突然出现在飞府中。

    仔细感受片刻,才猛地想起。

    是那时候的瘴气!而且毒性更强了。

    作为她此生中最为深刻的一段记忆,孟思佩对这瘴气可以说是印象极为清晰。

    刚开始时,所有人都有些慌张,不知道该不该往外跑,但很快高人就回到这里安抚了他们,并告诉他们比起外面来,这里已经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对于高人的话,孟思佩自然是不会有任何怀疑,所以很快便安下心来。

    只是心中有些疑惑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后来随着渗透进来的瘴气越来越多,孟思佩非但没有感觉到危险,反而脑中不停浮现出那位蒙面前辈的样子。

    ‘不知道这次瘴气和他是不是又有关系呢……’

    接着孟思佩就努力思考起了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事又和蒙面前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可她明明是一本正经的在想,一些“不正经”的画面却总是闯入她脑中,扰乱她的思考。

    不管她怎么认真思考,自己双唇被蒙面前辈吻住的画面总是会放大,放大,再放大。

    最后占据她整个脑海,让她思考不了任何其他的东西。

    ……

    “呼……”

    悄悄的长出一口气,孟思佩看着高人兴师动众的样子,意识到似乎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不过他刚才这个说话方式……’

    一时间,孟思佩感觉到高人的形象和蒙面前辈逐渐重叠起来,甚至……

    “孟宗主。”

    这时一声低喝打断了孟思佩的思考。

    “啊,怎么了?”孟思佩看着眼前蹙眉的高人问道。

    “接下来我要交待你一件很重要的事,希望你认真听。”

    “尊者请说。”

    “过会儿我们将进入一片十分危险的区域,现在我准许你用天眼阵观察外面,然后靠着你的直觉,告诉我该往哪走。”

    “直……直觉?”孟思佩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没错,直觉,不要掺杂一点分析判断的那种,就把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方向告诉我。”

    “好……知道了。”

    孟思佩刚答完,就发现高人的脸又再次开始和蒙面前辈出现重合。

    “行,等会儿除了我问你之外,其他时间你尽量别开口,这样对我们都好。”

    “我明白了。”孟思佩再次点头。

    “嗯,那你先休息吧,等出去后我会喊你。”

    让孟思佩坐到一旁休息后,江北然又花时间更改了一下飞府内的阵法,让它的隐秘性变的更强,以保证谷梁谦只能看到自己想让他看到的东西。

    在江北然打算在贴几张符咒强化一下时,施凤兰开口道:“小北然,有人来了。”

    江北然听到后通过天眼阵往外看了眼,然后猛地愣住。

    ‘乖乖……这么大阵仗?’

    江北然本以为就谷梁谦一个人来,结果发现外面乌泱泱的十几个他打过照面的玄圣。

    ‘干嘛?倾巢而出啊?你们就不怕被偷家?’

    不过就这么晾着那些玄圣肯定也不好,平复惊讶后,江北然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好的~“

    答应一声,施凤兰将外面的玄圣全部请了进来。

    并且为了不让这里显的大拥挤,施凤兰特地调整了一下大厅和院子的面积,瞬间变的宽敞许多。

    朝着带头的谷梁谦拱拱手,江北然说道:“谷梁前辈,这阵仗……会不会太大了?”

    谷梁谦听完哈哈一笑,回答道:“原本我们也不打算出去这么多人,只是既然你也要出去,那我们就必须做好更完善的准备,不然要是把你折在外面,我也担不起这责任啊。”

    “那晚辈……可真是受宠若惊。”

    江北然说完朝着谷梁谦身后那些玄圣拱手道:“辛苦各位。”

    谷梁谦带的这些玄圣明显也是精心挑选过,不是因为解毒欠过江北然人情,就是明显有要拉拢他意思的,反正让这些玄圣干这“保镖”的活,心里肯定是没意见的。

    施鸿云自然也在其中,不过和其他各怀心思的玄圣不同,他来的目的就一个,护犊子。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利用好自己先认识江北然的优势,就算是打感情牌,也必须将他继续留在施家发光发热。

    一一打过招呼后,江北然将他们请进了大厅之中,施凤兰则按照江北然的吩咐泡茶待客去了。

    “凤兰啊,这艘飞府坐着还舒服吗?”

    “可舒……”

    施凤兰回答到一半,突然想起了小北然的叮嘱,猛地将嘴闭上。

    施鸿云见状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若是不舒服你就直说,老祖宗给你换一艘。”

    施凤兰听完可劲想了半天,回答道:“就这。”

    “嗯?”

    周围玄圣都是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这小辈竟然敢用这种话来回答自家老祖宗。

    江北然见状走过来打圆场道:“施堂主是说就这艘飞府,挺好的,不用换了。”

    施鸿云听完眼神更显疑惑,本来他是想靠着自己小辈宣誓一下江北然的主权,结果这小辈属实有些不争气啊。“那晚辈……可真是受宠若惊。”

    江北然说完朝着谷梁谦身后那些玄圣拱手道:“辛苦各位。”

    谷梁谦带的这些玄圣明显也是精心挑选过,不是因为解毒欠过江北然人情,就是明显有要拉拢他意思的,反正让这些玄圣干这“保镖”的活,心里肯定是没意见的。

    施鸿云自然也在其中,不过和其他各怀心思的玄圣不同,他来的目的就一个,护犊子。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利用好自己先认识江北然的优势,就算是打感情牌,也必须将他继续留在施家发光发热。

    一一打过招呼后,江北然将他们请进了大厅之中,施凤兰则按照江北然的吩咐泡茶待客去了。

    “凤兰啊,这艘飞府坐着还舒服吗?”

    “可舒……”

    施凤兰回答到一半,突然想起了小北然的叮嘱,猛地将嘴闭上。

    施鸿云见状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若是不舒服你就直说,老祖宗给你换一艘。”

    施凤兰听完可劲想了半天,回答道:“就这。”

    “嗯?”

    周围玄圣都是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这小辈竟然敢用这种话来回答自家老祖宗。

    江北然见状走过来打圆场道:“施堂主是说就这艘飞府,挺好的,不用换了。”

    施鸿云听完眼神更显疑惑,本来他是想靠着自己小辈宣誓一下江北然的主权,结果这小辈属实有些不争气啊。江北然见状走过来打圆场道:“施堂主是说就这艘飞府,挺好的,不用换了。”

    施鸿云听完眼神更显疑惑,本来他是想靠着自己小辈宣誓一下江北然的主权,结果这小辈属实有些不争气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