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五十九章 冒险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最快更新!

    在又检查了数遍云若无果后,江北然放弃了。

    不过他依旧坚定的认为云若绝对是中了蛊,只是凭自己的蛊术不足以检查出来而已。

    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江北然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是曲阳泽。

    毕竟在做蛊方面,江北然自认是比不过他了。

    也许让他来换个角度查一查这云若,会有新的收获。

    至于怎么把他带进来,这个问题倒是不大,以他现在的地位,以及殷凌炀这位看守对他的态度。

    为了审讯,带个飞府进来,和合理吧?

    事实也如同江北然想象的一样,殷凌炀在听到江北然说飞府是审讯工具后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点点头表示:“老夫只是在这防止别有用心之人来闹事,江大师想要做什么不必过问我。”

    听听,听听!

    什么叫明白人?这就是明白人!

    比起动不动就喜欢这里试你一下,那里敲打你一下的玄圣来。

    对于这位殷凌炀,江北然就一个评价。

    ‘这人行,能处!’

    再次来到关押云若所在的房间,确定无碍后江北然把曲阳泽从飞府中喊了出来。

    “师父。”

    一出飞府,曲阳泽立即朝着江北然行礼道。

    点点头,江北然指向云若说道:“感应一下那个人,看看他有没有什么中蛊的迹象。”

    “是。”曲阳泽一拱手,走到云若身边伸出手开始检查。

    半柱香后,全身长出了无数棕色绒毛以及两根触角的曲阳泽回头对江北然说道:“师父,徒儿感应不到这人体内有任何蛊的迹象。”

    “也没有吗……”江北然咂咂嘴,“再试试。”

    “是。”曲阳泽应了一声,继续尝试着感应。

    看着身上触角越来越多的曲阳泽,江北然不禁沉思起来。

    他本以为就算曲阳泽察觉不到什么,他体内的皇蛊也会做出些反应,但事实证明并没有。

    这就让江北然有些黔驴技穷了。

    能用的法子全用了,却依旧查不到这云若身上有任何问题,这让江北然都不禁有些动摇,想着他是不是中了什么其他的怪招。

    但江北然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他内心深处还是认为云若肯定是中了蛊。

    同时之前的一个猜测也再次出现在江北然脑中。

    蛊修中有一位“十品”蛊修。

    九品玄艺师既然能做出许多让八品玄艺师匪夷所思的操作,那么“十品”玄艺师自然也能做出让九品玄艺师匪夷所思的操作。

    所以江北然才会一点也察觉不出云若身上的问题在哪。

    同理,那瘴毒很有可能也是那位“十品”蛊师弄出来的,所以才会猛地像bug一样离谱。

    ‘唉,愁啊……’

    ……

    “师父……弟子无能,还是感应不到任何蛊术在此人的体内存在过。”

    半个时辰后,使出浑身解数曲阳泽低着头对说道,语气很是惭愧。

    “无妨,你先回飞府休息吧。”

    曲阳泽听完难受的叹了口气,拱手道:“是。”

    等曲阳泽回到飞府中,江北然长出一口气,叹道。

    “看来也只能用那个笨办法了。”

    离开关押室,跟殷凌炀打了声招呼后江北然在皇宫中找到了谷梁谦。

    见到江北然主动来找自己,谷梁谦自然是非常高兴的,一见到江北然就问道:“云若的事有进展了!?”

    江北然摇摇头,回答道:“让谷梁前辈失望了,晚辈还未撬开他的嘴。”

    谷梁谦听完虽有些失望,但并没有表现出来,接着问道:“那可是灵丹上有所突破?”

    “未曾。”

    听完江北然爽快的回答,谷梁谦终于还是没崩住,叹了一口气。

    “那不知道江大师来找老夫有何要事?”

    “晚辈想要出去探索一番,试试能不能找到新的灵感。”

    这便是江北然想出来的“笨办法”,出去凑属性点。

    如今渊城中没人会对他不利,也没人敢对他不利,所以根本触发不了选项。

    而触发不了选项对于江北然来说就是实力停止了增长,若是换做平时,江北然倒也无所谓。

    但如今他现有的技艺点解决不了瘴毒的问题,那就只能指望着多触发一点技艺点,让本就不低的蛊毒点再涨一点,也许就能解开眼前若云和瘴毒这两个都让他无法解决难题。

    再者他可是带着选项特地提醒的孟思佩,也许带着她去瘴气里闯一闯,会有意外收获。

    所以不管怎么想,出去闯一闯都是最好的选择。

    可谷梁谦在听到江北然的要求后却是直接摇头道:“不可,万万不可!”

    谷梁谦这反应也算是在江北然的预料之中,毕竟他现在是渊城中不可或缺的人物,一旦出去遇到了什么意外,那谁也承担不起这个结果。

    所以江北然直接拱手说出了准备好的台词:“谷梁宗主,如今我们都身处绝境之中,而想要冲出绝境,有些险是不得不冒的,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要破这瘴气,就必须深入其中,不然说什么都是纸上谈兵。”

    听到江北然这番说辞,谷梁谦虽然心中还是不愿同意,毕竟有江北然在,就算他解决不了瘴气以及若云的问题,但玉麓阵还全指望他呢,以及以后出现的种种麻烦都有可能需要仰仗这位奇才。

    可也正如江北然所说,一切的核心问题还是这瘴气,若不将这瘴气解除,其他事情做的再多也是徒劳。

    “你让本尊想想。”

    谷梁谦说完便陷入了沉思中。

    ‘唉,太优秀也是好难。’

    以江北然现在的被关注程度,想要偷偷溜出去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才会跑来谷梁谦这打报告。

    而谷梁谦不愿意放他出去这个结果也在他的预想之中。

    没办法,当顶梁柱是这样的,缺不得啊。

    “呼……”

    沉思许久后,谷梁谦长出一口气道:“既然江大师决意如此,那本尊也不好阻拦太多,这样吧,原本我就打算组织人手反扑以及搜寻线索,既然江大师也要去,那就由本尊亲自护你周全,一同出行。”

    听到谷梁谦的话,江北然有些诧异,他想到过谷梁谦必定会派人护送他,毕竟他是个练气五阶,让他一个出去是绝对不放心的。

    但没想到谷梁谦竟然会重视自己到要亲自护送。

    “谷梁前辈才是这座渊城的主心骨,又怎么能为了……”

    “不用说了,你只有这两个选择,要么让本尊陪着你出去,要么就别出去,你选吧。”

    ‘啧……怎么还玩起霸道总裁那一套了。’

    内心吐槽一句后,江北然只得拱手道:“那晚辈恭敬不如从命,就麻烦谷梁前辈护送了。”

    “嗯。”谷梁谦点点头,然后走到江北然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若是真出了什么意外,就由本尊来断后,你只管跑就是。”

    这句话的份量不可谓不重,让江北然都不禁有些错愕。

    其实他到现在也并不了解这位谷梁谦在潼国中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只知道渊城中的玄圣都以他马首是瞻,很强这点是不会错了,至于其他的,江北然一概不知。

    但从这句话听来,谷梁谦是将渊城安危看的比什么都重的,而护住渊城,就等于护住了潼国最后的火种,可见谷梁谦对潼国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

    同时也能看出谷梁谦认为江北然对于渊城的重要性甚至比自己都要高。

    所以就算牺牲自己,也必须把江北然给安全送回来。

    ‘国士无双啊……’

    感慨一句后,江北然拱手道:“请谷梁前辈放心,晚辈一定会尽全力守住这座渊城。”

    “好!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就好,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晚辈需要的准备都已做好,只要谷梁前辈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

    “好,既如此,本尊去将那些老伙计都唤来,一个时辰后我们就出发,你可以先去北门等着。”

    “是,那晚辈就再去做些准备。”

    “去吧。”

    向谷梁谦告辞后,江北然离开皇宫坐上了飞府。

    “去北门。”

    江北然看向朝他扑来的施凤兰说道。

    ————————————————————————————————————————

    九品玄艺师既然能做出许多让八品玄艺师匪夷所思的操作,那么“十品”玄艺师自然也能做出让九品玄艺师匪夷所思的操作。

    所以江北然才会一点也察觉不出云若身上的问题在哪。

    同理,那瘴毒很有可能也是那位“十品”蛊师弄出来的,所以才会猛地像bug一样离谱。

    ‘唉,愁啊……’

    ……

    “师父……弟子无能,还是感应不到任何蛊术在此人的体内存在过。”

    半个时辰后,使出浑身解数曲阳泽低着头对说道,语气很是惭愧。

    “无妨,你先回飞府休息吧。”

    曲阳泽听完难受的叹了口气,拱手道:“是。”

    等曲阳泽回到飞府中,江北然长出一口气,叹道。

    “看来也只能用那个笨办法了。”

    离开关押室,跟殷凌炀打了声招呼后江北然在皇宫中找到了谷梁谦。

    见到江北然主动来找自己,谷梁谦自然是非常高兴的,一见到江北然就问道:“云若的事有进展了!?”

    江北然摇摇头,回答道:“让谷梁前辈失望了,晚辈还未撬开他的嘴。”

    谷梁谦听完虽有些失望,但并没有表现出来,接着问道:“那可是灵丹上有所突破?”

    “未曾。”

    听完江北然爽快的回答,谷梁谦终于还是没崩住,叹了一口气。

    “那不知道江大师来找老夫有何要事?”

    “晚辈想要出去探索一番,试试能不能找到新的灵感。”

    这便是江北然想出来的“笨办法”,出去凑属性点。

    如今渊城中没人会对他不利,也没人敢对他不利,所以根本触发不了选项。

    而触发不了选项对于江北然来说就是实力停止了增长,若是换做平时,江北然倒也无所谓。

    但如今他现有的技艺点解决不了瘴毒的问题,那就只能指望着多触发一点技艺点,让本就不低的蛊毒点再涨一点,也许就能解开眼前若云和瘴毒这两个都让他无法解决难题。

    再者他可是带着选项特地提醒的孟思佩,也许带着她去瘴气里闯一闯,会有意外收获。

    所以不管怎么想,出去闯一闯都是最好的选择。

    可谷梁谦在听到江北然的要求后却是直接摇头道:“不可,万万不可!”

    谷梁谦这反应也算是在江北然的预料之中,毕竟他现在是渊城中不可或缺的人物,一旦出去遇到了什么意外,那谁也承担不起这个结果。

    所以江北然直接拱手说出了准备好的台词:“谷梁宗主,如今我们都身处绝境之中,而想要冲出绝境,有些险是不得不冒的,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要破这瘴气,就必须深入其中,不然说什么都是纸上谈兵。”

    听到江北然这番说辞,谷梁谦虽然心中还是不愿同意,毕竟有江北然在,就算他解决不了瘴气以及若云的问题,但玉麓阵还全指望他呢,以及以后出现的种种麻烦都有可能需要仰仗这位奇才。

    可也正如江北然所说,一切的核心问题还是这瘴气,若不将这瘴气解除,其他事情做的再多也是徒劳。

    “你让本尊想想。”

    谷梁谦说完便陷入了沉思中。

    ‘唉,太优秀也是好难。’

    以江北然现在的被关注程度,想要偷偷溜出去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才会跑来谷梁谦这打报告。

    而谷梁谦不愿意放他出去这个结果也在他的预想之中。

    没办法,当顶梁柱是这样的,缺不得啊。

    “呼……”

    沉思许久后,谷梁谦长出一口气道:“既然江大师决意如此,那本尊也不好阻拦太多,这样吧,原本我就打算组织人手反扑以及搜寻线索,既然江大师也要去,那就由本尊亲自护你周全,一同出行。”

    听到谷梁谦的话,江北然有些诧异,他想到过谷梁谦必定会派人护送他,毕竟他是个练气五阶,让他一个出去是绝对不放心的。

    但没想到谷梁谦竟然会重视自己到要亲自护送。

    “谷梁前辈才是这座渊城的主心骨,又怎么能为了……”

    “不用说了,你只有这两个选择,要么让本尊陪着你出去,要么就别出去,你选吧。”

    ‘啧……怎么还玩起霸道总裁那一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