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五十七章 非常人也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最快更新!

    ‘四、一、七,乙、癸……这也错!?这什么布阵手法啊?神经病,再来!’

    ‘转三盘,标天盘干,转九星,天蓬星值符落二宫,又他妈错了!?这他妈什么鬼才思路,行,再来!’

    ‘腾蛇、太阴、六合、阳遁顺……不对,按这个小可爱的思路来想的话,这里应该是阴遁,艸!又错了!?你丫不按套路出牌是吧!?’

    修复进行了半个时辰过后,江北然更加深刻的明白到司徒志他们为什么会如此谨慎,因为这阵法的布阵者完全是个小可爱。

    局不局,盘不盘的。

    布阵思路绝对的异于常人,有时颠三倒四,有时阴阳不分。

    最让人生气的是这阵法明明看着像乱搞,但的确是正确的,属实有些颠覆江北然原本故有的布局理念。

    ‘不愧是九品宗师,有点东西。’

    江北然本以为画八十一张耀石咒是自己太谨慎了,结果发现是自己草率了。

    司徒志他们明显就是知道布下这玉麓阵的人手法离奇,所以才犹豫了这么久。

    ‘果然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过随着江北然越修越多,就不得不在心中感慨这布阵之人手法妖归妖,但的确是个奇人,他就像是那种做题不需要写过程,直接将答案给你的天才。

    而琢磨他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来解题确实是件挺有意思的事。

    “轰……”

    随着第六十四张耀石咒化为飞灰,司徒志和薛永清的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

    他们本就听过江北然与他们说着耀石咒的原理,再加上刚才的一顿观察,自然明白当这些耀石咒全部燃烧殆尽时,这次修复就宣告失败了。

    而这个失败的结果是所有人都无法承受的。

    “成了。”

    这时江北然从乾坤戒中取出一面阵旗插在地上,然后拿出谷梁谦给他的那一袋天品灵石转头对司徒志他们说道:“最后一步了,二位帮把手?”

    “成了?”司徒志明显一愣。

    刚才他全神贯注的在观察那些耀石咒,只忧心于它们越来越少,却不想江北然居然已经修复好了。

    闭上眼,司徒志迅速感应了一遍整个玉麓阵,发现果然已经完全畅通,而且处于可调整状态,也就是说可以替换灵石了。

    “江大师……高明。”

    不等司徒志开口,一旁的薛永清已经拱手称道。

    亲眼目睹整个玉麓阵修复过程后,薛永清已经彻底认识到了江北然的厉害。

    他和司徒志都深知魏才布阵手法极怪,毕竟三人同属一国,又志同道合,所以平日里没少切磋技艺。

    但也正是因为切磋过,他们两人才更明白魏才的阵有多难修补,原因无他,此人想法可谓是天马行空,布阵完全不按章法来,就好像他心里有着另一套成熟的阵法规则。

    所以他布出来的阵也总是奇诡无比,想悄声无息的解开非常难。

    不然他和司徒志也不会在这性命攸关之际多番推辞,实在是没把握仅用一次就修好魏才那个疯子布出来的阵啊。

    就在他们以为自己要博一下那极低的概率时,江北然却横空出世,告诉他们这件事不算太难,交给他就好。

    最初薛永清的态度是不屑,想着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想要修复一般地级阵法都是极难之事,更何况是魏疯子布的阵。

    可随着之后慢慢了解到江北然一次次的“壮举”,薛永清就慢慢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直到今天,在亲眼见证了江北然的布阵手法后,他才彻底服了。

    就算是略知魏才布阵习惯的自己来解,估计也会被气的急火攻心,就更别提不熟悉他的人来了。

    估计开始不久后就会破开大骂,并迅速放弃。

    但江北然没有,他全程都是非常淡然的表情,不论耀石咒烧的多快,他也丝毫不在意,仿佛完全沉浸在了解阵的快乐之中。

    这份心性,可以说就算在所有九品阵法师中也挑不出几个。

    另外更让薛永清惊讶一点的是江北然吸收速度极快。

    最开始时,那些耀石咒都是好几张连着一起化为飞灰,可越到后面,这些耀石咒化为飞灰的速度就越慢,很明显是江北然已经逐渐找到了魏才的布阵窍门。

    这也正是让薛永清惊愕的地方,他与魏才好友多年,又互相切磋过数次技艺,却也完全不敢说自己了解他了他的习惯。

    可眼前这位江大师却是做到了,而且非常明显。

    “薛大师谬赞了。”江北然说完拿着灵石袋朝着最近的那个灵石节点走去。

    等江北然走出一段距离后,薛永清小声问司徒志道。

    “上次你说你跟这位江大师有一面之缘,这交情算浅还是深?”

    这话一下叫醒了仍处于震惊中的司徒志,缓了会儿神才回答道:“说了,就是一面之缘罢了。”

    回答完,司徒志跟上了江北然的步伐,心中庆幸自己当时与江大师相谈甚欢,不然少了一位知己岂不是可惜。

    在江北然今天真正在阵法上给他露了一手后,司徒志心中对他的怀疑也是彻底敲定。

    ‘上次他和我探讨时绝对是收敛了!’

    一路来到一个大树旁,江北然拨开表面的土,将里面已经几乎失去光泽的灵石拿了出来,然后换上了一块全新的天品灵石。

    操作完后,江北然将天级灵石分成三袋,将另外两袋分别交给司徒志和薛永清道:“西南方和东北方就交给二位了,我去东南那头。”江北然说完便朝着东南方走去,留下两位九品宗师大眼瞪小眼。

    “呵……”

    对视一会儿后,两人同时苦笑一声。

    “像这样学徒才该干的活我们已经多久没干过了?”薛永清问道。

    “记不清,记不清了啊。”司徒志摇摇头,拿着灵石袋朝西南方走去。

    ‘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啊。’感慨一句,薛永清朝着剩下的东北方走去。

    半柱香的时间后,大功终于搞成。

    “这次多亏江大师了。”司徒志朝着江北然拱手道。

    “嗯,确实挺麻烦。”江北然点点头,然后朝着两人拱了拱手道:“那二位先忙,我得回丹房去了,告辞。”

    看着江北然毅然离去的背影,司徒志愣神了半天,最后憋出一句。

    “非常人也……”

    “成了!?”

    临时议事厅中,谷梁谦猛地瞪大眼睛喊道。

    “是的,玉麓阵已经焕然一新,蕴含的灵力甚至比之前更浓郁。”

    “好,好,好啊!”谷梁谦连声说出三个好字表达了自己的喜悦之情。

    虽说之前他找到江北然时表现的风轻云淡,但其实心中还是万分焦急的,没有玉麓阵,凭现在只能发挥几成实力的他们来说根本不可能守住渊城。

    而且在听到修复玉麓阵这件事让潼国两位顶尖宗师都连声推辞,表示自己没有把握时,谷梁谦的心就更是沉到了谷底。

    所谓术业有专攻,即使他修为超绝,但在阵法上仍是一点忙都帮不上。

    所以如果连两位顶尖宗师都拿这玉麓阵没办法的话,那他们的麻烦就真的大了。

    可以说在江北然出现之前,谷梁谦其实一直在思考一旦玉麓阵失效,他们该退守去哪里这个问题,为此他已经与另外几位玄圣讨论出了数套计划。

    但不论是哪一套,都远没有固守渊城安全。

    如今听到玉麓阵终于被成功修复,他心中的那块大石头也彻底落地,属实是把他憋坏了。

    长舒一口气后,谷梁谦看着两位九品阵法宗师说道:“二位立下此不世之功,潼国必会记得你们,本尊也一定……”

    “谷梁宗主似乎误会了。”不等谷梁谦说完,司徒志就先拱手说道。

    “误会?有何误会?”谷梁谦奇怪道。

    “修复玉麓阵的并不是我们,而是江北然,甚至全程我们没有任何插手的余地,所以绝不敢贪此天功。”

    “江……大师。”

    听到司徒志的回答,谷梁谦有这些发怔。

    虽说之前江北然轻描淡写跟他说出“争取今日内将玉麓阵修好”时,谷梁谦就知道他的出现肯定是为修好玉麓阵增加了许多把握。

    可没想到他竟仅靠一人之力就将这让两位九品宗师都倍感头疼的问题给解决了。

    ‘他……究竟从何而来?’

    谷梁谦以前一直坚信江北然肯定来在于五怪三天绝,因为这有那些地方可以培养出这样的怪才。

    可现在他这个猜测有些动摇了,就凭江北然现在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就算是五怪三天绝里那些不世出的奇才也比不上啊。

    不过谷梁谦只是思考了片刻,就放弃了猜测,

    不管江北然究竟是谁,来自哪里,就凭他这几天做的事情,就可以断定他必然是站在修炼者这一边的,那就已经足够了。

    想通之后,谷梁谦看向司徒志问道:“那不知江大师为何没来?”

    司徒志听完苦笑一声,回答道:“江大师修复完玉麓阵便直接去丹房了,看得出这会儿忙得紧。”

    “哈哈哈哈,忙得紧,他确实忙得紧啊。”

    听到江北然解决如此一个大麻烦后没有任何邀功的意思就去解决下一个大麻烦,一时间形象又在谷梁谦心中拔高了许多。

    现在谷梁谦可以说是已经彻底不把江北然当一个晚辈来看了,他表现出来的能力里足以和他们这些老家伙平起平坐,即使是最高会议,也绝对该有他的一个席位,甚至是上座!

    就在谷梁谦大笑时,一道人影冲进了临时议事厅,张开就问道:“仙尊,玉麓阵好了?”

    看着满脸惊愕的曹惊骅,谷梁谦微笑点头道:“嗯,不仅好了,甚至可以说是更胜从前,不过你怎么知道的,本尊正打算召集各位,给你们个惊喜呢。”

    “外面都传上天了,说那江大师施展神异之术,修好了玉麓阵,乃是天佑潼国之象啊!”

    “这就传开了?”谷梁谦有些好笑道。

    这时一旁的薛永清开口道:“江大师刚才修复阵法时,确实有不少人在旁围观。”

    “对啊,我那不肖孙儿也在里面,也是他把这事说给我听的,说的真叫个眉飞色舞,这心性真是一点都不像我。”

    “哈哈哈,如此一桩好事,高兴点也是正常的。”谷梁谦说完起身道:“既然大伙都知道了,那就把他们都叫来吧,如今玉麓阵既然已经重新修复,防守这块我们暂时已无大碍,接下来就该商议一下如何反击的事情了。”

    “好,我这就去通知他们。”

    曹惊骅的心情明显也很不错,没办法,玉麓阵越发不稳定这件事就像一块大石头压在所有人胸口,如今这块大石终于被搬走,自然是大松一口气。

    “天不绝我潼国啊。”

    感慨完,曹惊骅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出去。

    ……

    丹房中,江北然看完了姚逸尘他们这两日研究出来的结果说道:“方法还是都太保守了,这可是能让玄圣境强者都失去战力的蛊毒,还用这些保守的办法是肯定治不了的。”

    一旁的雷汗青听完忍不住说道:“这还保守?我觉得我们已经采取相当极端的治疗法了,就算是真成功了,这药的毒性也会非常高。”

    一旁的樊云也点头附和道:“是啊,而且我们都是根据江大师你之前炼出来的那颗灵丹加以改进,另外……”

    “砰!”江北然将记录着研究成果的册子往旁边一扔,然后看向樊云问道:“那么我那颗丹药成功了吗?”

    樊云听完一愣,“江大师炼出的那颗灵丹能压制住半柱香的时间,自然算是成功。”

    “短浅!我们研制这灵丹的目的是要让玄圣拥有外出作战的能力,半柱香的时间够干什么?恐怕来回一趟都不够,这就说明我炼的方法还是太保守,根本满足不了现在的需求。”

    “所以……江大师准备将一切推翻重新再来。”

    “当然,既然这药不堪大用,那就没必要继续深入研究下去。”江北然说完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张丹方说道,“不过昨夜我又有了些新思路,各位看看是否具有可行性,或是有什么还能优化改动的地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