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五十二章 人奸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www..,最快更新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渊城皇宫,临时议事厅中。

    又打退一波蛊修攻击的玄圣们齐聚一堂,只是气氛……稍微有些凝重。

    议事厅中的玄圣们虽然不怎么狼狈,但几乎人人带伤,面色也不怎么好看。

    虽然依靠着玉麓阵他们不需要使用自己体内的玄气。

    但之前就已经潜伏在他们的瘴毒还是逐渐开始蔓延,如果再没有有效的解药,他们的身体就会越来越虚弱,直至再也不是那些蛊修的对手。

    “仙尊,玉麓阵的情况如何了?”

    这时一个声音打破了议事厅内的安静,一时间,其他玄圣也纷纷看向谷梁谦。

    没错,他们现在最担心的问题还轮不到体内瘴毒爆发,眼前最要紧的事情还是玉麓阵。

    要是这阵真运行不了了,那他们也不需要等什么体内毒素爆发了,因为他们估摸着根本就没命等到那一天。

    面对众玄圣的眼神,谷梁谦开口道:“已经有三位九品阵法师在研究了,相信很快就会出结果。”

    “三位?”一位玄圣语气有些疑惑,“如今在渊城中,应该只有司徒志和薛永清这两位九品宗师吧,莫非是成大师也来了?”

    谷梁谦听完摇摇头,看向万鸿博回答道:“这第三位九品阵法师你也认识,就是替你祛毒的那位江大师。”

    “江大师?”万鸿博明显一愣,“他不是九品药师吗?怎么又成九品阵法师了?”

    “没错,九品药师是他,九品阵法师也是他。”

    江北然在多项玄艺上达到九品这件事虽然已经有玄圣知道了,但不知道的也有几个,毕竟谷梁谦一直没特意提起过这件事。

    所以在听到谷梁谦这个回答时,议事厅内一时间议论声四起,谈论起了这位不仅年轻,还同时在两项玄艺上达到九品的宗师级人物。

    一时间,五怪三天绝这五个字又成了大家口中的高频词汇。

    “还真是奇才,竟能在两项玄艺上达到九品,不过我以前怎么从没听说过他?”万鸿博奇怪的问道。

    谷梁谦听完微微一笑,回答道:“这就都要归功于施天君藏的好了。”

    听到谷梁谦的回答,议事厅内不知道江北然来历的玄圣们又齐齐将目光望向了施鸿云。

    朝着谷梁谦拱拱手,施鸿云回答道:“老夫可没有藏,是这小子自己低调,再说他成为我施家客卿也没多久。”

    “他是你家客卿!?”万鸿博顿时提高了音调。

    “是的,在我施家担任贤牌一职。”

    “嘿……你这老小子运气可以啊。”说完便用一双眼睛打量起乐施鸿云,似乎是想从他身上看出到底是什么吸引到了这样的奇才。

    要知道他们这些大宗门连请个八品的玄艺师都不容易,九品更是可遇不可求。

    而他施家凭什么就请到了一位双九品的宗师当客卿,还如此年轻!

    其中如果没什么猫腻万鸿博是万万不信的,施家在潼国虽然是挺有资历的家族,但和四大宗门比起来就差了许多。

    因此想凭优厚条件来拉拢这样一位奇才是不可能,毕竟这位奇才如果是因为优厚条件加入施家的话,他完完全全可以去找四大宗门开条件,得到的绝对比施家多。

    所以施家和这位奇才之间,必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随着万鸿博这句话,其他玄圣看向施鸿云的眼神也变的奇怪起来,明显都在好奇施鸿云究竟是用什么手段招募道这位奇才的。

    施鸿云则是捋了捋长须,一脸风轻云淡,似乎根本无所谓其他人怎么想。

    只是风轻云淡的背后,施鸿云其实也不止一次的想过这个问题。

    虽然江北然加入他们施家的理由不少,但以他现在展现出来的本事,施鸿云觉得他要是真不想的话,自己是绝留不住他的。

    毕竟就靠他这身本事,轻轻松松就能找到一个比他更强的玄圣做靠山。

    只是江北然又一直十分卖力的在帮他们施家赚取好处,这让施鸿云认为这江北然肯定也有着自己的目的,既然他不说,那自己也就不追问,继续保持双赢就好。

    “那他能修好玉麓阵吗?”

    短暂的好奇大量过后,又一位玄圣将话题拉了回来,现在他们哪有这闲工夫去八卦,外面都火烧屁股了。

    虽然谷梁谦也不能确定这一点,但为了鼓舞众人,还是点头道:“他在阵法上的造诣丝不比针灸之术低,各位放心吧,我相信他肯定会给我们一个惊喜。”

    随着谷梁谦这句话,众人的确放心了一些。

    毕竟不少玄圣都是靠他就下来的,能力上可以说是一等一的服众,不会再有任何人因为他的年轻而轻视他。

    那么他既然能创造这一个奇迹,就很有可能可以创造第二个。

    反正不管他能不能创造,他们现在也只能指望他了。

    “唉……”这时一位玄圣尝尝的叹了口气。

    谷梁谦听完看向他道:“云天师怎么了?”

    云若听完摇摇头,拱手回答道:“只是一时间有些感慨,想不到我们这些人济济一堂,竟然要指望一个后生晚辈来活命,实在是造化弄人啊……”

    听到云若的话,其他玄圣也都沉默了。

    是啊,平日里他们横行六国,自认天下间不会再有能威胁到他们的人或物,结果这次竟然会败得这么惨,败的这么彻底。

    沉默片刻,云若突然起身朝着施鸿云拱了拱手,“请天君代我像那位江大师转达谢意,我先回去疗伤了。”

    施鸿云听完点点头:“老夫一定转达到。”

    接着其他几位玄圣也纷纷告辞,走之前也对施鸿云说了跟云若差不多的话。

    但这些话听在施鸿云耳朵里,就变成了这些人已经锁定了江北然,肯定是会动用各种手段来挖的。

    ‘唉,麻烦事啊。’

    施鸿云也感觉头疼,有些后悔,不,是十分后悔之前没跟江北然搞好关系。

    但施鸿云觉得这也不能怪自己,实在是那小子表现的太低调,让他有了一种自己可以拿捏他的错觉,但现在看来,好像是自己被拿捏了。

    ……

    渊城城墙处,江北然正跟着司徒志他们检查着玉麓阵的节点,

    只是走着走着,江北然就发现了一些问题。

    ‘好像有人试图搞破坏啊……’

    虽然做的很隐晦,还还原了现场,但江北然很确定绝对有人来搞过破坏,只是搞破坏的人阵法水平不算太高,根本没破坏到点上,所以玉麓阵才安然无恙。

    好吧,也不能说安然无恙,玉麓阵这么快就出问题,和这破坏者也有一定关系。

    就在江北然打算开口说一下这件事时,系统提示突然跳了出来。

    ‘嗯?’

    “嗯!!?”

    ‘这选项信息量好特么大啊。’

    江北然有点惊愕的看了身后两人一眼。

    ‘难道这俩浓眉大眼的背叛人类了!?’

    ‘不对不对。’江北然立即摇头,‘要真是他们干的,手法就绝对不会这么粗糙,甚至说如果是他们想破坏玉麓阵的话,玉麓阵早凉了。’

    所以不能把这事告诉这俩人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坏心思,而是这件事让他们知道了之后,有可能会惊动到那个有坏心思的人……

    ‘那还是特么有内奸啊!’

    一时间,江北然有些挠头,渊城里竟然有人奸?而且还是要把所有人往死路上逼的人奸。

    思绪乱了片刻后,江北然选择了二。

    然后转头对司徒志他们说道:“玉麓阵的具体情况我已经掌握了,待我回去准备一夜,明日就能将它修好。”

    “小友……当真如此有把握?”司徒志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句废话。

    “放心吧,两位,我这辈子就不做任何没把握的事情。”说完江北然朝着两人挥了挥手,“先走一步。”

    看着江北然离去的背影,薛永清看向司徒志说道:“真要交给他吗?”

    司徒志回头看了薛永清一眼,“总之我没有绝对的把握,薛大师呢?”

    “……”

    沉默片刻后,薛永清也摇了摇头,“事到如今,看来我们也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相信他的符术了。”

    在刚才检查玉麓阵节点的时候,江北然将耀石咒如何用来固定阵法的原理告诉了他们。

    两位九品阵法师虽然在阵法上的造诣极高,可一旦混入符咒相关的知识就有些犯迷糊,毕竟隔行如隔山。

    可听着江北然如此煞有其事的解释,两人又觉得应该靠谱。

    虽然这种时候凭感觉做事简直是在犯罪,但他们也别无他法,自己来做没有绝对的把握,那就只能交给另一位看起来很有把握的人了。

    虽然无奈,但也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

    “相信他还能创造出更多奇迹吧。”司徒志说完也转身离去。

    深夜。

    从丹房回到自己临时住处的江北然伸了个懒腰。

    自从开始研究破解瘴气的灵丹后,他还没好好的睡过一觉,今儿个他让另外几位九品药师都要注意劳逸结合后便准走了回来。

    作为整个潼国的都城,即使是一个临时住所,也是装潢的十分考究。

    江北然回到房间后直接就往床上一倒,很快就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下一秒,一道黑影出现在了江北然床前,没有任何征兆和废话,直接一掌朝着江北然的脑袋拍了下去!

    ——————————————————————————————————————

    沉默片刻,云若突然起身朝着施鸿云拱了拱手,“请天君代我像那位江大师转达谢意,我先回去疗伤了。”

    施鸿云听完点点头:“老夫一定转达到。”

    接着其他几位玄圣也纷纷告辞,走之前也对施鸿云说了跟云若差不多的话。

    但这些话听在施鸿云耳朵里,就变成了这些人已经锁定了江北然,肯定是会动用各种手段来挖的。

    ‘唉,麻烦事啊。’

    施鸿云也感觉头疼,有些后悔,不,是十分后悔之前没跟江北然搞好关系。

    但施鸿云觉得这也不能怪自己,实在是那小子表现的太低调,让他有了一种自己可以拿捏他的错觉,但现在看来,好像是自己被拿捏了。

    ……

    渊城城墙处,江北然正跟着司徒志他们检查着玉麓阵的节点,

    只是走着走着,江北然就发现了一些问题。

    ‘好像有人试图搞破坏啊……’

    虽然做的很隐晦,还还原了现场,但江北然很确定绝对有人来搞过破坏,只是搞破坏的人阵法水平不算太高,根本没破坏到点上,所以玉麓阵才安然无恙。

    好吧,也不能说安然无恙,玉麓阵这么快就出问题,和这破坏者也有一定关系。

    就在江北然打算开口说一下这件事时,系统提示突然跳了出来。

    ‘嗯?’

    “嗯!!?”

    ‘这选项信息量好特么大啊。’

    江北然有点惊愕的看了身后两人一眼。

    ‘难道这俩浓眉大眼的背叛人类了!?’

    ‘不对不对。’江北然立即摇头,‘要真是他们干的,手法就绝对不会这么粗糙,甚至说如果是他们想破坏玉麓阵的话,玉麓阵早凉了。’

    所以不能把这事告诉这俩人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坏心思,而是这件事让他们知道了之后,有可能会惊动到那个有坏心思的人……

    ‘那还是特么有内奸啊!’

    一时间,江北然有些挠头,渊城里竟然有人奸?而且还是要把所有人往死路上逼的人奸。

    思绪乱了片刻后,江北然选择了二。

    然后转头对司徒志他们说道:“玉麓阵的具体情况我已经掌握了,待我回去准备一夜,明日就能将它修好。”

    “小友……当真如此有把握?”司徒志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句废话。一时间,江北然有些挠头,渊城里竟然有人奸?而且还是要把所有人往死路上逼的人奸。

    思绪乱了片刻后,江北然选择了二。

    然后转头对司徒志他们说道:“玉麓阵的具体情况我已经掌握了,待我回去准备一夜,明日就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