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四十九章 心头好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最快更新!

    在姚逸尘的带领下,江北然并没有回到之前谷梁谦的飞府丹房中,而前往了渊城皇宫内部的一座丹房。

    之后在姚逸尘的介绍下,江北然得知了他们五位中有一位是皇室的首席御医,名叫樊云。

    对于潼国的政治体系,江北然是完全没有深入了解过的,但表面上来看,和饧国差不多,或者准确来说应该是六国都差不多,所以饧国才跟着学。

    那就是整个国家由皇室来控制,但皇帝的人选是由最强的几个宗门来推举比试。

    至于皇帝有多少话语权,地区利益该怎么瓜分等等细节,就是江北然所不了解的了。

    反正水肯定是深的很。

    不过从皇室能请九品药师来当首席御医这一点,说明b格和国家地位还是拉满的。

    因为江北然这一路了解下来,即使是像施家这样拥有玄圣的家族或宗门,大多请来坐镇的玄艺客卿也都是七品左右,八品已经算是很有面儿了。

    至于九品?

    反正江北然目前还没见过。

    所以这种情况下,皇室竟然能让一位九品药师来当首席御医,确实是有些出乎江北然所料,就算只是挂个名头,也足以证明皇室在潼国中的地位了。

    不过樊云明显并不怎么喜欢闲聊,所以一路上六人都在聊药师相关的事情。

    聊天间,江北然已然跟着樊云进入了皇宫中。

    和江北然见过的几座皇宫一样,这渊城的皇宫也一样的极尽奢华。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

    琉璃瓦,朱漆门,更有花树无限蔓延,且株株挺拔俊秀,,风吹时,千朵万朵的名花铺地数层,煞是壮观。

    只是江北然现在并没有闲工夫去欣赏这些美景,因为空气中飘散着的瘴气让他完全没了这份心情。

    潼国高层会集体选择这座渊城当做最后的堡垒,无疑是非常信任这里的安全度。

    然而即使是这里,也依旧被瘴气逐渐渗透,实在是令人脊背发凉。

    穿过几条长廊,江北然跟随樊云来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丹房之中。

    ‘嘶……’

    虽然江北然猜到这皇宫中的丹房肯定差不了,但真正来到这里时还是被它给惊艳到了。

    装修什么的自不必说,关键是里面的设施实在太完整了,该有的不该有的一应俱全。

    很多东西甚至连江北然都叫不出名字。

    不过在药鼎这方面,还是江北然更胜一筹,不管这里的丹鼎品级再高,也高不过传说中的九鼎之一。

    所以江北然也没客气,直接上去一脚踢开了大厅中站c位的一口碧晶鼎,并在五位九品药师惊愕的眼神中将金乌鼎放了上去。

    对于药师来说,丹鼎的重要程度自不必多说,无论是刚入门的一品药师,还是威震一方的九品药师,见到这传说中的九鼎之一,那都是一样通杀。

    一个也都别想迈动腿。

    “这……莫非是金乌鼎?”姚逸尘明显最为识货,第一个走上来看着金乌鼎啧啧称奇。

    另外四人见老大哥都确定了这是金乌鼎,也纷纷走上来围观。

    “嗯,就是金乌鼎。”江北然点了点头。

    一时间,五位九品药师同时露出了艳羡的眼神,以他们的身份地位,当然都用手里的权力到处搜寻过传说中的九鼎,可惜至今一无所获。

    却不曾想今日竟在这位年轻后辈手里见到了一樽,实在是羡慕坏了。

    不过因为江北然之前表现出来的强大能力,所以五位九品药师心里都完全能接受江北然拥有这样一樽传说中的好鼎。

    甚至认为也只有江北然这样的天纵之才,才配拥有这样的传说之物。

    可以说是一点要夺过来的心思都没有。

    “江大师,虽然老夫知道此时情况紧急,但还是有个不情之请。”在仔细观察过金乌鼎后,姚逸尘看向江北然开口道。

    江北然:“直说便是。”

    “不知江大师可否现在炼一路丹,让我等开开眼界。”

    姚逸尘此话一出,另外四位九品药师也是立即附和道:“请江大师让我等开开眼界。”

    看着五人双眼放光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宗师的风范,就跟看到了玩具的孩童一般。

    只能说男人果然至死都是少年。

    微微一笑,江北然回答道:“光看我炼有什么意思,各位自己体验一下便是。”

    “嘶……”

    听到江北然如此敞亮,五位九品药师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是格局?这就是格局!

    要知道大多数药师都是将自己的药鼎视作最为珍藏之物,别人摸一下都不行,就更别说拿去炼丹了。

    这一点即使是这五位宗师级人物也不可免俗。

    他们都有自己最喜欢的上品好鼎,平日里从不让人乱碰。

    扪心自问,要是让他们拥有这樽金乌鼎,恐怕连看都舍不得给别人看,就更别说让别人拿起炼丹了。

    而江北然却是答应的这么洒脱,实在非常人也。

    一瞬间,江北然在五位九品药师心中的形象顿时高大上了起来。

    实在很难想象什么样的家族才能培养出来此等英才!

    ……

    一下午过去后,五位九品药师都过了把瘾。

    “不愧是传说中的九鼎之一,果然与众不同!”最后练完一炉丹的樊云感慨道。

    作为九品药师,他用过的丹鼎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但没一个能和金乌鼎相提并论的。

    接着一旁的薛城也附和道:“是啊,实在是让人回味无穷,只是……”薛城说到一半看向江北然问道:“江大师是不是有所改动?”

    江北然听完随意的点了下头,“嗯,有些地方不太好使,就随手改了下。”

    “嘶……”

    听到这随意的回答,五人又是倒吸一口凉气。

    薛城只是因为曾经看到过关于金乌鼎的文献,所以觉得这金乌鼎好像和记载中的有所不同,本以为是文献记错了,想不到这位江大师竟然真的改过,而且还是亲手改的!

    这个回答属实把五人惊的不轻,九鼎这样的宝物,任他们哪个得到都要像宝贝一样供起来,哪里敢乱改。

    但这位不仅改了,而且还是自己改的,不得不让人感慨一句。

    ‘艺高人胆大!’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体验很抱歉。)

    —————————————————————————————————————————

    在姚逸尘的带领下,江北然并没有回到之前谷梁谦的飞府丹房中,而前往了渊城皇宫内部的一座丹房。

    之后在姚逸尘的介绍下,江北然得知了他们五位中有一位是皇室的首席御医,名叫樊云。

    对于潼国的政治体系,江北然是完全没有深入了解过的,但表面上来看,和饧国差不多,或者准确来说应该是六国都差不多,所以饧国才跟着学。

    那就是整个国家由皇室来控制,但皇帝的人选是由最强的几个宗门来推举比试。

    至于皇帝有多少话语权,地区利益该怎么瓜分等等细节,就是江北然所不了解的了。

    反正水肯定是深的很。

    不过从皇室能请九品药师来当首席御医这一点,说明b格和国家地位还是拉满的。

    因为江北然这一路了解下来,即使是像施家这样拥有玄圣的家族或宗门,大多请来坐镇的玄艺客卿也都是七品左右,八品已经算是很有面儿了。

    至于九品?

    反正江北然目前还没见过。

    所以这种情况下,皇室竟然能让一位九品药师来当首席御医,确实是有些出乎江北然所料,就算只是挂个名头,也足以证明皇室在潼国中的地位了。

    不过樊云明显并不怎么喜欢闲聊,所以一路上六人都在聊药师相关的事情。

    聊天间,江北然已然跟着樊云进入了皇宫中。

    和江北然见过的几座皇宫一样,这渊城的皇宫也一样的极尽奢华。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

    琉璃瓦,朱漆门,更有花树无限蔓延,且株株挺拔俊秀,,风吹时,千朵万朵的名花铺地数层,煞是壮观。

    只是江北然现在并没有闲工夫去欣赏这些美景,因为空气中飘散着的瘴气让他完全没了这份心情。

    潼国高层会集体选择这座渊城当做最后的堡垒,无疑是非常信任这里的安全度。

    然而即使是这里,也依旧被瘴气逐渐渗透,实在是令人脊背发凉。

    穿过几条长廊,江北然跟随樊云来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丹房之中。

    ‘嘶……’

    虽然江北然猜到这皇宫中的丹房肯定差不了,但真正来到这里时还是被它给惊艳到了。

    装修什么的自不必说,关键是里面的设施实在太完整了,该有的不该有的一应俱全。

    很多东西甚至连江北然都叫不出名字。

    不过在药鼎这方面,还是江北然更胜一筹,不管这里的丹鼎品级再高,也高不过传说中的九鼎之一。

    所以江北然也没客气,直接上去一脚踢开了大厅中站c位的一口碧晶鼎,并在五位九品药师惊愕的眼神中将金乌鼎放了上去。

    对于药师来说,丹鼎的重要程度自不必多说,无论是刚入门的一品药师,还是威震一方的九品药师,见到这传说中的九鼎之一,那都是一样通杀。

    一个也都别想迈动腿。

    “这……莫非是金乌鼎?”姚逸尘明显最为识货,第一个走上来看着金乌鼎啧啧称奇。

    另外四人见老大哥都确定了这是金乌鼎,也纷纷走上来围观。

    “嗯,就是金乌鼎。”江北然点了点头。

    一时间,五位九品药师同时露出了艳羡的眼神,以他们的身份地位,当然都用手里的权力到处搜寻过传说中的九鼎,可惜至今一无所获。

    却不曾想今日竟在这位年轻后辈手里见到了一樽,实在是羡慕坏了。

    不过因为江北然之前表现出来的强大能力,所以五位九品药师心里都完全能接受江北然拥有这样一樽传说中的好鼎。

    甚至认为也只有江北然这样的天纵之才,才配拥有这样的传说之物。

    可以说是一点要夺过来的心思都没有。

    “江大师,虽然老夫知道此时情况紧急,但还是有个不情之请。”在仔细观察过金乌鼎后,姚逸尘看向江北然开口道。

    江北然:“直说便是。”

    “不知江大师可否现在炼一路丹,让我等开开眼界。”

    姚逸尘此话一出,另外四位九品药师也是立即附和道:“请江大师让我等开开眼界。”

    看着五人双眼放光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宗师的风范,就跟看到了玩具的孩童一般。

    只能说男人果然至死都是少年。

    微微一笑,江北然回答道:“光看我炼有什么意思,各位自己体验一下便是。”

    “嘶……”

    听到江北然如此敞亮,五位九品药师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是格局?这就是格局!

    要知道大多数药师都是将自己的药鼎视作最为珍藏之物,别人摸一下都不行,就更别说拿去炼丹了。

    这一点即使是这五位宗师级人物也不可免俗。

    他们都有自己最喜欢的上品好鼎,平日里从不让人乱碰。

    扪心自问,要是让他们拥有这樽金乌鼎,恐怕连看都舍不得给别人看,就更别说让别人拿起炼丹了。

    而江北然却是答应的这么洒脱,实在非常人也。

    一瞬间,江北然在五位九品药师心中的形象顿时高大上了起来。

    实在很难想象什么样的家族才能培养出来此等英才!

    ……

    一下午过去后,五位九品药师都过了把瘾。

    “不愧是传说中的九鼎之一,果然与众不同!”最后练完一炉丹的樊云感慨道。

    作为九品药师,他用过的丹鼎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但没一个能和金乌鼎相提并论的。

    接着一旁的薛城也附和道:“是啊,实在是让人回味无穷,只是……”薛城说到一半看向江北然问道:“江大师是不是有所改动?”

    江北然听完随意的点了下头,“嗯,有些地方不太好使,就随手改了下。”

    “嘶……”

    听到这随意的回答,五人又是倒吸一口凉气。

    薛城只是因为曾经看到过关于金乌鼎的文献,所以觉得这金乌鼎好像和记载中的有所不同,本以为是文献记错了,想不到这位江大师竟然真的改过,而且还是亲手改的!

    这个回答属实把五人惊的不轻,九鼎这样的宝物,任他们哪个得到都要像宝贝一样供起来,哪里敢乱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