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四十七章 战略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最快更新!

    丹房中,经过一阵自我介绍后,江北然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五位大师可有祛毒之法?”

    “……”

    沉默片刻后,五人中最年长的姚逸尘回答道:“说来惭愧,从这瘴毒出现后我们就一直在研究,只是别说祛毒之法,就连减轻一些效果的方法都没找到,故而听到小友那引渡之法才如此好奇。”

    江北然挑了挑眉,又问道:“具体的方法没有,研究的方向总该有了吧。”

    几位九品药师面面相觑,第一次感觉在一位后生晚辈前如此丢脸。

    实在是江北然这语气的意思实在太明显,就好像在问“堂堂五位九品药师齐聚一堂,不会什么都没研究出来吧?”

    事实上他们五个倒也不是一点眉目都没,最开始时他们都分别做出了能有效治疗瘴毒的药,但结果都和江北然制作出来的解毒丹一样,表面上看着蛊毒是祛除了,但没过多久这蛊毒就会复发,让五人百思不得其解。

    见五人都不出声,江北然颇为失望的摇了摇头,“吾本以为汝等身为九品药师,必有一番高谈论阔,却没想到……罢了,我师父说的没错,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自己最靠得住。”

    江北然这句感慨,三分为了造人设,七分是真的很失望。

    他没在晟国研究这,特地跑来潼国是为了什么?不就是看中了这里玄艺宗师多,也许能从他们这得到些灵感吗。

    结果九品药师也拿这蛊毒毫无办法,真是我上我也行。

    听完江北然这话,五个九品药师脸上明显有些挂不住,但又不好发作,毕竟他们的确什么都没研究出来,别人没说他们那是敬重他们这九品药师的身份。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显然没把他们这九品的身份当回事,别说最基本的礼仪了,言行举止简直就是粗鄙!非常的粗鄙!

    他们几乎同一时间在心里下了个决定。

    要是这小子等会儿也做不出什么成绩来,自己也顾不得什么名声了,必须要将这小子好好教训一顿,让他知道嚣张的代价是什么。

    而之所以他们现在这么能忍,除了因为不想和江北然这个小辈计较外,更多的原因还是有求于他。

    沉默片刻后,又是姚逸尘带头道:“在老夫看来,想要根治这蛊毒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我们还得从长计议才是,目前来说,只有小友的玉针引导法才是最有效的,还请小友指教一二?”

    姚逸尘都不知道自己多久没说出过“请指教”三个字了,但现在他们是要直接“偷师”,说声请不过分。

    “那自然没问题,各位请听好了。”江北然说完描述起了他自己研究的导毒法。

    “这……阵法渠点?”

    “借符文之力?”

    “以玉针引之?”

    在江北然描述时,五位九品药师脸上满是疑惑。

    要知道在讨论该如何治疗时,这种表情已经很久很久没出现在过他们脸上了。

    “没错,想必各位应该都已经知道,光是想要用针灸来解毒是行不通的,只有玄气才能引起中毒者体内瘴毒的兴趣,所以想要直接将它引出中毒者体外是极难的,甚至会引的它激烈反弹,对中毒者体内造成更大的破坏。”

    听着江北然的解释,五位九品药师皆是点头。

    “确实,此蛊毒甚为狡诈,极难根除,我们之前讨论的都是究竟该如何中和它或以毒攻毒,想不到小友另辟蹊径,竟将它从中毒者体内分成多份导出,实在是别出心裁。”

    “别出心裁谈不上,只能说是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吧,真要治,还是得靠药物中和,目前我也有几个想法,等会儿大家可以一起讨论一下。”

    若是换做平时,五位九品药师肯定会是兴致勃勃,希望能从江北然听到些有价值的论调。

    但江北然刚才那番“高谈阔论”实在是有些把他们说懵了。

    阵法配合针灸?符文稳固立场?

    这种论调如果不是在这种场合下听到,他们肯定会不屑的说一句“奇淫巧技”。

    将不同玄艺结合这种事自然是有许多人做过,但做出来的大多数结果都是看起来花哨,实则中看不中用。

    很多八品,甚至九品的玄艺宗师都认为任何一门玄艺都是奥妙无穷的,很多人就算穷极一生,成为了宗师级的人物,也不敢说自己已经彻底征服了这门玄艺。

    因为学无止境。

    那在一项玄艺都不能精通的情况下,还去搞“副业”,那最终的下场定然是博而不精。

    成为人们口中的博者不知。

    所以玄龙大陆上别说全才,就算是在两门玄艺上都登峰造极的人物也是凤毛麟角,甚至比凤毛麟角还稀有,因为这个登峰造极指的是在两门玄艺上都达到九品。

    这听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感慨完,五位九品药师看向江北然的眼神有些复杂。

    摆出长辈的样子训诫他两句,让他别浪费自己的天赋吧,人家的确是做到了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但真要让他学吧,他也放不下架子,毕竟认了一辈子的理,哪有这么容易说改就改,另外还有一点就是……

    就算想改,他也没这本事啊!

    他们一辈子都只钻研治病救人这一件事,哪会什么阵法,最多也就是年轻时觉着有趣学过一些,但也就一些而已,根本没有任何实用价值。

    看着五位九品药师再次陷入沉默,且露出无比复杂的神色,江北然也是毫不客气的说道:“诸位不会还抱着玄艺一生只能精通一门这种老观念吧?”

    这话明显是触碰到了姚逸尘的底线,只见他的脸色一下阴沉下来道:“我承认你的确有些天赋,也会些奇淫巧技,但也就到此为止了,最后能真正祛除这蛊毒的,一定是我们。”

    姚逸尘说完直接转身走向丹炉,颇有些和江北然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意思。

    其他人的态度也差不多,反正江北然这导毒之术他们是不能学会了,甚至连借鉴的价值都没,所以纷纷跟着姚逸尘去到了炼丹炉旁,继续探讨祛除这蛊毒的方法。

    姚逸尘他们反应如此激烈,可以说是完全在江北然的意料之中,毕竟一生只能精通一门玄艺是所有玄艺师入行时就都受到的教诲。

    绝大多数玄艺师也非常认同这一点。

    江北然这么说就像是在否认人家的祖训,这自然会引起众人激烈的反应。

    换平时,这种容易挨打的事情江北然肯定不会去做。

    但现在他必须要立好人设,要靠自己一个人就凭空创出一个全是世外高人的家族背景,那肯定是不能走寻常路的。

    所以看着五位药师如同小孩子一般不理自己,江北然自然也不会去和他们做任何口舌之争,也坐下研究起了之前提取出来的瘴气,他现在就是要纯凭实力来说话,让所有人更加看不透他。

    当然,早日研究出瘴毒的解药也是他现阶段的目标。

    ……

    “轰!”

    就在江北然尝试着用不同的灵药汁液来中和瘴毒时,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摇晃。

    ‘怎么会……’

    作为施凤兰飞府的长期乘客,江北然深知飞府的安全和稳定性有多强,但现在飞府居然会摇晃成这样,可见外面一定发生了大事!

    “砰!”

    江北然转身推开大门直接离开飞府,回到了施凤兰的飞府上。

    “小北然!”

    见小北然回来,满脸惊恐的施凤兰立即扑了过来。

    接住施凤兰,江北然安慰道:“没事,有我在。”

    说完便放开施凤兰检查起了飞府的状态。

    虽然这艘飞府是施凤兰的,但要论熟悉它的程度,江北然可要胜她百倍。

    检查过后,江北然发现保护飞府的泰安阵竟有些不稳,明显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到底是什么力量……’

    泰安阵是最顶级的防御阵法之一,无论是玄招还是蛮力,都能很好的防御住。

    而飞府上的泰安阵,无论布阵材料还是手法都是顶级,就算是玄圣出手,想要破开它也得花些心思。

    然而刚才明显只是受到余震的影响而已,竟然就有些不稳了。

    简直恐怖如斯。

    “轰!!!”

    就在江北然查看泰安阵时,飞府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程度远比刚才要高。

    没有任何迟疑,江北然立即掏出六张金光符开始诵念。

    “一暘生至而暘墘,只待温温行火令。”

    “须臾直举至银河,乾坤**降明堂!”

    瞬间,六张金光符全部燃起了金色的火焰,在江北然的精神力催动下飞向飞府的各个角落。

    等到金符全部落位,江北然脚踏天罡步,手中开始掐诀。

    寅、巳、辰、酉……

    一连掐出二十六诀后,飞府的震动终于减轻了一些,同时在江北然的视界中,飞府的十二辰文和二十八宿都浮现了出来。

    江北然迅速检查一番后没有发现问题所在。

    便再次掐了一通北帝诀后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张灵幡。

    飞府中一片宁静,但被江北然竖好的灵幡却仿佛置于猎猎狂风之中,疯狂摆动。

    江北然辨清方向后,便知是北方有“灾”。

    “虎目!”

    江北然一掐诀,六张金光咒同时飞向他意念所指之处。

    下一秒,剧烈抖动的灵幡逐渐平息了下来,飞府的晃动也彻底停下。

    “呼……”

    长吐一口气,江北然立即发动天眼阵看向外面。

    ‘好一场……玄圣大战。’

    飞府早已来到神梦宗,只是江北然他们负责的是后援,自然不会有人让他们下去。

    所以在他们研究瘴毒之时,外面的战场早已如火如荼。

    但与江北然之前在木灵气洞穴中欣赏的那场玄圣大战完全不同,在瘴气中,这些玄圣根本不敢使用那些视觉效果华丽的大招,原因无他,耗费的玄气太多,然而在这里根本得不到补充。

    让一群习惯了用玄气战斗的玄圣和一群恢复能力强大到变态的蛊修近战,这注定了是一场不可能的胜利。

    虽然视线受阻,但江北然还是能看出玄圣们已经开始抱团后撤,明显是打算撤退了。

    但蛊修那边明显也不想放过这个将潼国玄圣一网打尽的机会,全都是步步紧逼,贴身战斗。

    而飞府之所以会剧烈晃动,是因为已经有蛊修发现了飞府的存在,正打算用蛮力破坏。

    只是有好几位玄圣拼命护住,这才没有被全灭。

    ‘虽然猜到几乎不可能赢,但还是没想到会败的这么快啊。’

    从渊城出发到现在,一共才半日而已,玄圣们竟已经溃败,这放一旬前,就算是当故事说都只会有人觉得好笑。

    可现在真的发生了,玄龙大陆的最强战力正完全处于下风!

    “小北然,是不是要出大事了?”

    施凤兰拉了拉江北然的衣摆问道。

    “只是小问题而已,不用担心。”江北然说完登上二楼,走进了师兄的房间。

    陆帛归自然也感受到了飞府剧烈的晃动,见江北然进来,有些担忧的问道:“没事吧?”

    “请师兄放心,只是一些颠簸而已,我们马上就会回去安全的地方。”

    “那就好。”陆帛归点点头。

    他没有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没有问他们现在在哪,因为他知道如果能说的话,北然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他。

    向师兄报完平安,江北然又来到了隔壁柳子衿她们的房间。

    “师兄!”

    见到江北然打开门,五朵金花齐齐喊道。

    虽说刚才的晃动没有对她们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但她们毕竟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所以这样的波动就足以让她们感到恐慌了。

    “放心吧,没事。”

    江北然说完便将门关上了。

    回到大厅,江北然对施凤兰说道:“一旦见到其他飞府离开,就立刻跟上。”

    “嗯,我知道了。”施凤兰用力的点点头。

    这种时候让施凤兰驾驶飞府先走反而更加危险,在这危机四伏的环境中,脱离玄圣的队伍无异于自杀。

    看着飞府外还在抱团后撤的玄圣们,江北然不禁蹙眉想到。

    ‘看来蛊修的战略目的注定要达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