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四十七章 老古董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www..,最快更新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丹房中,经过一阵自我介绍后,江北然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五位大师可有祛毒之法?”

    “……”

    沉默片刻后,五人中最年长的姚逸尘回答道:“说来惭愧,从这瘴毒出现后我们就一直在研究,只是别说祛毒之法,就连减轻一些效果的方法都没找到,故而听到小友那引渡之法才如此好奇。”

    江北然挑了挑眉,又问道:“具体的方法没有,研究的方向总该有了吧。”

    几位九品药师面面相觑,第一次感觉在一位后生晚辈前如此丢脸。

    实在是江北然这语气的意思实在太明显,就好像在问“堂堂五位九品药师齐聚一堂,不会什么都没研究出来吧?”

    事实上他们五个倒也不是一点眉目都没,最开始时他们都分别做出了能有效治疗瘴毒的药,但结果都和江北然制作出来的解毒丹一样,表面上看着蛊毒是祛除了,但没过多久这蛊毒就会复发,让五人百思不得其解。

    见五人都不出声,江北然颇为失望的摇了摇头,“吾本以为汝等身为九品药师,必有一番高谈论阔,却没想到……罢了,我师父说的没错,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自己最靠得住。”

    江北然这句感慨,三分为了造人设,七分是真的很失望。

    他没在晟国研究这,特地跑来潼国是为了什么?不就是看中了这里玄艺宗师多,也许能从他们这得到些灵感吗。

    结果九品药师也拿这蛊毒毫无办法,真是我上我也行。

    听完江北然这话,五个九品药师脸上明显有些挂不住,但又不好发作,毕竟他们的确什么都没研究出来,别人没说他们那是敬重他们这九品药师的身份。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显然没把他们这九品的身份当回事,别说最基本的礼仪了,言行举止简直就是粗鄙!非常的粗鄙!

    他们几乎同一时间在心里下了个决定。

    要是这小子等会儿也做不出什么成绩来,自己也顾不得什么名声了,必须要将这小子好好教训一顿,让他知道嚣张的代价是什么。

    而之所以他们现在这么能忍,除了因为不想和江北然这个小辈计较外,更多的原因还是有求于他。

    沉默片刻后,又是姚逸尘带头道:“在老夫看来,想要根治这咕嘟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我们还得从长计议才是,目前来说,只有小友的玉针引导法才是最有效的,还请小友指教一二?”

    姚逸尘都不知道自己多久没说出过“请指教”三个字了,但现在他们是要直接“偷师”,说声请不过分。

    “那自然没问题,各位请听好了。”江北然说完描述起了他自己研究的导毒法。

    “这……阵法渠点?”

    “借符文之力?”

    “以玉针引之?”

    在江北然描述时,五位九品药师脸上满是疑惑。

    要知道在讨论该如何治疗时,这种表情已经很久很久没出现在过他们脸上了。

    “没错,相比各位应该都已经知道,光是想要用针灸来解毒是行不通的,只有玄气才能引起中毒者体内瘴毒的兴趣,所以想要直接将它引出中毒者体外是极难的,甚至会引的它激烈反弹,对中毒者体内造成更大的破坏。”

    听着江北然的解释,五位九品药师皆是点头。

    “确实,此蛊毒甚为狡诈,极难根除,我们之前讨论的都是究竟该如何中和它或以毒攻毒,想不到小友另辟蹊径,竟将它从中毒者体内分成多份导出,实在是别出心裁。”

    “别出心裁谈不上,只能说是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吧,真要治,还是得靠药物中和,目前我也有几个想法,等会儿大家可以一起讨论一下。”

    若是换做平时,五位九品药师肯定会是兴致勃勃,希望能从江北然听到些有价值的论调。

    但江北然刚才那番“高谈阔论”实在是有些把他们说懵了。

    阵法配合针灸?符文稳固立场?

    这种论调如果不是在这种场合下听到,他们肯定会不屑的说一句“奇淫巧技”。

    将不同玄艺结合这种事自然是有许多人做过,但做出来的大多数结果都是看起来花哨,实则中看不中用。

    很多八品,甚至九品的玄艺宗师都认为任何一门玄艺都是奥妙无穷的,很多人就算穷极一生,成为了宗师级的人物,也不敢说自己已经彻底征服了这门玄艺。

    因为学无止境。

    那再一项玄艺都不能精通的情况下,还去搞“副业”,那最终的下场定然是博而不精。

    成为人们口中的博者不知。

    所以玄龙大陆上别说全才,就算是在两门玄艺上都登峰造极的人物也是凤毛麟角,甚至比凤毛麟角还稀有,因为这个登峰造极指的是在两门玄艺上都达到九品。

    这听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感慨完,五位九品药师看向江北然的眼神有些复杂。

    摆出长辈的样子训诫他两句,让他别浪费自己的天赋吧,人家的确是做到了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但真要让他学吧,他也放不下架子,毕竟认了一辈子的理,哪有这么容易说改就改,另外还有一点就是……

    就算想改,他也没这本事啊!

    他们一辈子都只钻研治病救人这一件事,哪会什么阵法,最多也就是年轻时觉着有趣学过一些,但也就一些而已,根本没有任何实用价值。

    看着五位九品药师再次陷入沉默,且露出无比复杂的神色,江北然也是毫不客气的说道:“诸位不会还抱着玄艺一生只能精通一门这种老观念吧?”

    这话明显是触碰到了姚逸尘的底线,只见他的脸色一下阴沉下来道:“我承认你的确有些天赋,也会些奇淫巧技,但也就到此为止了,最后能真正祛除这蛊毒的,一定是我们。”

    姚逸尘说完直接转身走向丹炉,颇有些和江北然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意思。

    其他人的态度也差不多,反正江北然这导毒之术他们是不能学会了,甚至连借鉴的价值都没,所以纷纷跟着姚逸尘去到了炼丹炉旁,继续探讨祛除这蛊毒的方法。

    ‘啧,一群老古董。’

    不过他们的反应也算在江北然的意料之中,毕竟这算是老一辈的共性了。

    别说像他们这样身居高位的成功者,就算是那些混到连饭都吃不饱的爷爷辈,也总是混对自己孙子说“老子走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听我的能错了?”

    丝毫没有要找张镜子好好照照自己的意思,都混成这b样了,再让别人跟着你走,不是得饿死?

    这样的失败者尚有觉得虚长别人几十岁就莫名涨起来的傲气,那像姚逸尘这样的成功者就更不用谈了,他就是靠着自己的理念一路走到了现在,哪里容得江北然这样的小辈来挑衅。

    看着五人如同小孩子一般不理自己,江北然也懒得和他们做口舌之争,也坐下研究起了之前提取出来的瘴气,希望能早日研究出对付它的方法。

    ……

    “轰!”

    就在江北然尝试着用不同的灵药汁液来中和瘴毒时,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摇晃。

    ‘怎么会……’

    作为施凤兰飞府的长期乘客,江北然深知飞府的安全和稳定性有多强,但现在飞府居然会摇晃成这样,可见外面一定发生了大事!

    “砰!”

    江北然转身推开大门直接离开飞府,回到了施凤兰的飞府上。

    “小北然!”

    见小北然回来,满脸惊恐的施凤兰立即扑了过来。

    接住施凤兰,江北然安慰道:“没事,有我在。”

    说完便放开施凤兰检查起了飞府的状态。

    虽然这艘飞府是施凤兰的,但要论熟悉它的程度,江北然可要胜她百倍。

    检查过后,江北然发现保护飞府的泰安阵竟有些不稳,明显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到底是什么力量……’

    泰安阵是最顶级的防御阵法之一,无论是玄招还是蛮力,都能很好的防御住。

    而飞府上的泰安阵,无论布阵材料还是手法都是顶级,就算是玄圣出手,想要破开它也得花些心思。

    然而刚才明显只是受到余震的影响而已,竟然就有些不稳了。

    简直恐怖如斯。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粗鄙!非常的粗鄙!

    他们几乎同一时间在心里下了个决定。

    要是这小子等会儿也做不出什么成绩来,自己也顾不得什么名声了,必须要将这小子好好教训一顿,让他知道嚣张的代价是什么。

    而之所以他们现在这么能忍,除了因为不想和江北然这个小辈计较外,更多的原因还是有求于他。

    沉默片刻后,又是姚逸尘带头道:“在老夫看来,想要根治这咕嘟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我们还得从长计议才是,目前来说,只有小友的玉针引导法才是最有效的,还请小友指教一二?”

    姚逸尘都不知道自己多久没说出过“请指教”三个字了,但现在他们是要直接“偷师”,说声请不过分。

    “那自然没问题,各位请听好了。”江北然说完描述起了他自己研究的导毒法。

    “这……阵法渠点?”

    “借符文之力?”

    “以玉针引之?”

    在江北然描述时,五位九品药师脸上满是疑惑。

    要知道在讨论该如何治疗时,这种表情已经很久很久没出现在过他们脸上了。

    “没错,相比各位应该都已经知道,光是想要用针灸来解毒是行不通的,只有玄气才能引起中毒者体内瘴毒的兴趣,所以想要直接将它引出中毒者体外是极难的,甚至会引的它激烈反弹,对中毒者体内造成更大的破坏。”

    听着江北然的解释,五位九品药师皆是点头。

    “确实,此蛊毒甚为狡诈,极难根除,我们之前讨论的都是究竟该如何中和它或以毒攻毒,想不到小友另辟蹊径,竟将它从中毒者体内分成多份导出,实在是别出心裁。”

    “别出心裁谈不上,只能说是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吧,真要治,还是得靠药物中和,目前我也有几个想法,等会儿大家可以一起讨论一下。”

    若是换做平时,五位九品药师肯定会是兴致勃勃,希望能从江北然听到些有价值的论调。

    但江北然刚才那番“高谈阔论”实在是有些把他们说懵了。

    阵法配合针灸?符文稳固立场?

    这种论调如果不是在这种场合下听到,他们肯定会不屑的说一句“奇淫巧技”。

    将不同玄艺结合这种事自然是有许多人做过,但做出来的大多数结果都是看起来花哨,实则中看不中用。

    很多八品,甚至九品的玄艺宗师都认为任何一门玄艺都是奥妙无穷的,很多人就算穷极一生,成为了宗师级的人物,也不敢说自己已经彻底征服了这门玄艺。

    因为学无止境。

    那再一项玄艺都不能精通的情况下,还去搞“副业”,那最终的下场定然是博而不精。沉默片刻后,又是姚逸尘带头道:“在老夫看来,想要根治这咕嘟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我们还得从长计议才是,目前来说,只有小友的玉针引导法才是最有效的,还请小友指教一二?”

    姚逸尘都不知道自己多久没说出过“请指教”三个字了,但现在他们是要直接“偷师”,说声请不过分。

    “那自然没问题,各位请听好了。”江北然说完描述起了他自己研究的导毒法。

    “这……阵法渠点?”

    “借符文之力?”

    “以玉针引之?”

    在江北然描述时,五位九品药师脸上满是疑惑。

    要知道在讨论该如何治疗时,这种表情已经很久很久没出现在过他们脸上了。

    “没错,相比各位应该都已经知道,光是想要用针灸来解毒是行不通的,只有玄气才能引起中毒者体内瘴毒的兴趣,所以想要直接将它引出中毒者体外是极难的,甚至会引的它激烈反弹,对中毒者体内造成更大的破坏。”

    听着江北然的解释,五位九品药师皆是点头。没错,相比各位应该都已经知道,光是想要用针灸来解毒是行不通的,只有玄气才能引起中毒者体内瘴毒的兴趣,所以想要直接将它引出中毒者体外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