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四十五章 包围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最快更新!

    ‘啧,这瘴气究竟是什么成分……’

    飞府内,江北然将一团采集来的瘴气置于阵法中央,尝试着将灵气中的瘴毒剥离出来,然而尝试了数次,结果都是毫无头绪。

    这瘴毒成分已经超出了江北然的理解范围,或者说是他的点不够高,所以无法完全的剖析它,而在不了解起成分的情况下强行想要剥离,自然是难上加难。

    “呼……”

    吐出一口气,江北然起身通过天眼阵望向外面,发现浓郁的瘴气甚至已经开始遮挡视线。

    ‘又进化了吗……’

    江北然清晰记得瘴气刚来时,他还是能够通过纸鸢和其他人联系的,但现在已经完全不行了。

    可见瘴气正在不断进化出更多的能力。

    ‘还真是恶心他妈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关闭天眼阵,江北然再次闭目思考起来。

    以现在的情况来说,如果不把瘴气的源头解决掉,玄龙大陆的顶尖战力就必然被大幅度削弱,双方战力可以说是极为不平衡。

    ‘源头……’

    想到源头,江北然其实也算是解决过一次,上次瘴气来时,正是靠着他找到了那个村庄,将那个散播瘴气的……

    ‘等等……’

    想到这,江北然脑中突然闪过孟思佩的身影。

    因为上次能找到瘴气的源头,靠的并不是他找到了多少线索,而是孟思佩一运降十会,硬是靠着人型雷达一般的能力带着江北然找到了那个村庄。

    ‘这就是系统让我带着她的理由?’

    一时间,江北然豁然开朗。

    不过刚开朗了一半,江北然又关上了,上次的瘴气无论是规模还是毒性都和这次有着云泥之别,散播者也只是个玄宗级别的蛊修而已。

    可这一次的瘴气可是直接拉满了的,能释放出这种瘴气的蛊修自身实力恐怕也是强的逆天。

    而且这回人家是大军尽出,并且已经有过了上次的教训,还想像上次那样直捣黄龙,诛杀贼首怕是不太容易。

    ‘不过相对的,我这次能挑选的战力也今非昔比。’

    江北然本以为上次系统让他疯狂高调就只是为了能轻易说服那些玄尊给他当法宝人为成严清解毒,但现在看来,系统在第五层。

    在这一系列事件过后,江北然现在说话已经是相当有份量了,只要编的理由足够有说服力,说服一批玄圣跟着他一起去犁庭扫穴也不是不行。

    ‘有戏。’

    感觉这个想法相当靠谱的江北然开始在脑中计划起来,很快一个斩首行动的雏形便出来了。

    ‘不过时机还不够成熟,现在对于敌人的了解还是太少,想要在这种情况下忽悠玄圣当敢死队难度还是高了些,另外……我还得让这些玄圣脑补的更厉害一点才行。’

    就在江北然想着怎么让自己上头有人的形象更加立体时,他感觉到飞府停了下来。

    习惯性的用天眼阵往外看去,却发现下面没有任何宗门,视角调到上方,虽然视线受阻,但江北然还是能模糊的看到施鸿云他们全部走出了飞府,并朝着前方迎去。

    继续调整天眼阵的角度跟随着施鸿云他们往前看,江北然瞬间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了。

    只见一个身负重伤的老者正在全力往这边逃,而他身后跟着数个奇形怪状的蛊修。

    在接应到那个老者后,各自放出大招将那些追赶的蛊修逼退,然后乘上飞府就溜了。

    还好施凤兰的反应也不慢,一脚“油门”就跟着前面的飞府一起溜了。

    ——————

    狂飙了一阵后,江北然再次感觉到飞府停了下来。

    驾驶着飞府的施凤兰回头对已经来到大厅的江北然说道:“小北然,他们停下来了。”

    江北然点点头,刚打算用天眼阵往外看去,就听施凤兰继续说道:“小北然,老祖宗在叫你出去。”

    点点头,江北然立即出了飞府。

    “跟我来。”

    不等江北然询问是怎么回事,施鸿云便大袖一甩,把江北然带进了他的飞府之中。

    “咳咳咳!”

    一进到飞府中,江北然便看到刚才那个老者正躺在地上不停的咳出黑血,身上也有着数处已经腐化的伤口。

    “北然,能治吗?”

    “稍等,我得先查看一下这位前辈的伤势。”江北然说完走到那老者面前蹲了下来,开始帮他把脉。

    片刻后,江北然开口道:“毒素入骨了……请帮我找十八……不,二十位玄尊来。”

    这个老者中的蛊毒要比刚才施鸿云更深,要不是玄圣的底子够硬,恐怕早就陨落了。

    “好,你等着。”施鸿云说完很快便将唤来了二十名玄尊,然后又按照江北然的话将飞府落到了一座山上。

    接下来便是和之前一样的导出毒素,只是这次的毒素实在太过猛烈,就算让二十个玄尊来分摊都有点难顶。

    不过还好这些玄尊一个个意志坚定,虽然感觉到无比的痛苦,但还是没有任何挣扎,让江北然顺利的完成了治疗。

    “咳!咳咳!!”

    咳出一团浓浓的黑浆,那重伤濒死的老者终于缓缓醒来。

    “鸣兄,鸣兄……”

    听着耳边施鸿云的低声呼唤,宋山鸣猛地惊醒道:“快!快去神梦宗!”

    “神梦宗?神梦宗怎么了!?”一旁的曹惊骅惊问道。

    宋山鸣缓了口气,回答道:“瘴气来时我就收到了阎老怪的求援信,虽然信上没写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能让那个阎老怪求救,就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所以我即刻动身,去到了神梦宗。”

    宋山鸣说完看向施鸿云他们道:“那些蛊修你们应该也遇到了吧。”

    “嗯。”施鸿云点头。

    “神梦宗遭到了大量蛊修攻击,而且带头的几个蛊修修为都十分高深。”说着宋山鸣苦笑一声,“至于究竟有多高,应该也不用我多说了,总之现在的情况是那些蛊修想要占下神梦宗,现在情况岌岌可危,我是不好不容易才杀出来打算去求援的。”

    曹惊骅听完点头道:“知道了,现在大多数宗门都已经汇聚到了渊城中,我们打算缩小防御圈,重整旗鼓再和那些蛊修战异常。”

    “渊城?”宋山鸣一皱眉,摇头道:“你们现在应该知道所有通信方式都失效了,而那些蛊修现在还打算占据神梦宗,明显是打算彻底切断潼国和外界的联系啊。”

    听到宋山鸣这话,曹惊骅等玄圣都不禁瞪大了眼睛,嘴中喃喃道:“难怪……难怪……”

    一直在旁听的江北然也是一下明白了许多,难怪那些蛊修突然都撤走了,看来是那些蛊修见第一波攻势不足以消灭潼国的顶层战力,所以转而打算用包围战术,将潼国所有的战力都困死在这里。

    而在无法解决瘴气的情况下,修炼者这边的情况无疑会一天比一天差,等到毒素彻底充斥满所有修炼者的身体时,那些蛊修再发动雷霆一击,必然能以摧枯拉朽之势彻底剿灭潼国所有的有生力量。

    虽说潼国高层原本决定将所有战力集中到渊城时心里就已经有了被包围的准备。

    但他们想的应该是等所有战力集结后,再商议出最好的办法,然后开始破局。

    原本这是一种化被动为主动的权宜之计,可现在一旦知道了蛊修原本就抱着这个打算,那么他们集结在渊城的行为就像是帮着蛊修加速包围他们一般。

    性质瞬间就不同了!

    看到所有人都沉默下来,宋山鸣继续道:“我们决不能这样坐以待毙!若是真让那些蛊修彻底围死我们,到时再想破局就来不及了!”

    曹惊骅听完沉默片刻,认真点头道:“宋老哥言之有理,我现在就回去找谷梁谦,让他带领人马去救天梦宗。”

    随着飞府再次启动,所有人的心也都跟着一起悬了起来。

    乱,太乱了……

    这一天中发生的事情让这些平日里无所不能的玄圣们几乎要失去判断力,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围住整个潼国……’

    凝神思考的江北然用手指不停戳着额头。

    正如宋山鸣所说,如果真的让这些蛊修将潼国彻底围死,那么潼国的修炼者必然面临巨大危险。

    在瘴气存在的情况下,修炼者根本没有任何资本和蛊修打消耗战。

    另外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也随之而生,玄龙大陆并不是只有潼国这一个强国,光是围住一个潼国肯定是不够的,不然这合围不仅没用,反而还可能给了修炼者们应外合的机会。

    所以这些蛊修绝不仅仅只是打算围住潼国,而是要一口气将六国之间的联系全部切断,让六国想要临时联手抗敌都做不到,可以说是完全不给修炼者任何反扑的机会。

    ‘好缜密的计划……’

    江北然甚至怀疑上次这些蛊族来进攻晟国根本就是个幌子,也许已经有很多蛊修混入了玄龙大陆,将情报不停的传回去。

    不然这准备怎么会做的如此天衣无缝,招招都是瞄准了死穴打的。

    “刚才就是他救了你。”

    就在江北然认真思考时,施鸿云带着宋山鸣突然来到了江北然面前。

    江北然见状立即朝二人拱手行礼,然后看向宋山鸣说道:“见过宋前辈。”

    “果然是乱石出英才。”宋山鸣很是感慨的点了点头,“在神梦宗,那么多玄圣都拿这蛊毒毫无办法,却被你这年轻人给解了,实在是英雄出少年啊,若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恐怕撑不到渊城就散了。”

    ——————————————————————————————————————

    “咳咳咳!”

    一进到飞府中,江北然便看到刚才那个老者正躺在地上不停的咳出黑血,身上也有着数处已经腐化的伤口。

    “北然,能治吗?”

    “稍等,我得先查看一下这位前辈的伤势。”江北然说完走到那老者面前蹲了下来,开始帮他把脉。

    片刻后,江北然开口道:“毒素入骨了……请帮我找十八……不,二十位玄尊来。”

    这个老者中的蛊毒要比刚才施鸿云更深,要不是玄圣的底子够硬,恐怕早就陨落了。

    “好,你等着。”施鸿云说完很快便将唤来了二十名玄尊,然后又按照江北然的话将飞府落到了一座山上。

    接下来便是和之前一样的导出毒素,只是这次的毒素实在太过猛烈,就算让二十个玄尊来分摊都有点难顶。

    不过还好这些玄尊一个个意志坚定,虽然感觉到无比的痛苦,但还是没有任何挣扎,让江北然顺利的完成了治疗。

    “咳!咳咳!!”

    咳出一团浓浓的黑浆,那重伤濒死的老者终于缓缓醒来。

    “鸣兄,鸣兄……”

    听着耳边施鸿云的低声呼唤,宋山鸣猛地惊醒道:“快!快去神梦宗!”

    “神梦宗?神梦宗怎么了!?”一旁的曹惊骅惊问道。

    宋山鸣缓了口气,回答道:“瘴气来时我就收到了阎老怪的求援信,虽然信上没写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能让那个阎老怪求救,就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所以我即刻动身,去到了神梦宗。”

    宋山鸣说完看向施鸿云他们道:“那些蛊修你们应该也遇到了吧。”

    “嗯。”施鸿云点头。

    “神梦宗遭到了大量蛊修攻击,而且带头的几个蛊修修为都十分高深。”说着宋山鸣苦笑一声,“至于究竟有多高,应该也不用我多说了,总之现在的情况是那些蛊修想要占下神梦宗,现在情况岌岌可危,我是不好不容易才杀出来打算去求援的。”

    曹惊骅听完点头道:“知道了,现在大多数宗门都已经汇聚到了渊城中,我们打算缩小防御圈,重整旗鼓再和那些蛊修战异常。”

    “渊城?”宋山鸣一皱眉,摇头道:“你们现在应该知道所有通信方式都失效了,而那些蛊修现在还打算占据神梦宗,明显是打算彻底切断潼国和外界的联系啊。”

    听到宋山鸣这话,曹惊骅等玄圣都不禁瞪大了眼睛,嘴中喃喃道:“难怪……难怪……”在还打算占据神梦宗,明显是打算彻底切断潼国和外界的联系啊。”

    听到宋山鸣这话,曹惊骅等玄圣都不禁瞪大了眼睛,嘴中喃喃道:“难怪……难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