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四十二章 此地不宜久留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最快更新!

    “族圣!”

    “老祖宗!”

    “族圣!”

    ……

    就在两名蛊修离开后,本就是强提一口气加入战斗的施鸿云再也撑不下去,连喷数口黑血后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成严清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施鸿云,抱着他落回了地面。

    将施鸿云放在地上后,施家的子弟全都围了上来,包括去求救的施巍奕和组织族人躲入圣堂的施阳曦。

    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族圣受如此重的伤,心中的震撼难以用言辞来形容。

    若是这位施家的顶梁柱倒下了,那么施家也将万劫不复。

    在所有施家族人惶恐时,那两位前来相救的玄圣也落到了地面,不过江北然发现这两人的身形竟然也有些不稳,惊诧之下,江北然用精神力检视了一下他们,发现他们体内的毒素也已经发展到了不容小觑的程度。

    ‘看来这两位情况也不怎么好啊,刚才若不是那两个蛊修被他们的气势吓退,恐怕就算这五位玄圣联手,也要被他们磨死。’

    身上有着龙形纹身的那位玄圣落地后立即蹲下身体检查了一下施鸿云胸口处的那个大洞,看着还在不停往外淌的黑血,龙纹玄圣紧紧皱起了眉头。

    “老云怎么样了。”另一个留着寸头的玄圣问道。

    “情况很不妙,毒素已经渗透到他身体的每一处了。”

    “只能先紧急处理一下了,我们没多少时间。”

    “你说的容易,这情况别说紧急处理,想缓解一下云老头的痛苦都很难做到。”

    “那也没办法了,先带进你的飞府,路上再处理,不然等那些蛊修追来,谁都别想走。”

    “既然两位束手无策,不如让我来看看如何。”

    就在两位玄圣争论时,江北然走出人群开口道。

    看着江北然这年轻到有些过分的脸,龙纹玄圣皱眉道:“你是施家的小辈?”

    很明显,他对这个小辈不怎么尊敬自己的态度很不满意。

    “施家贤牌江北然,讲过二位玄圣。”

    朝着两人拱拱手,江北然走到施鸿云面前蹲下了下来。

    “你小……”

    龙纹玄圣刚要伸手去拦江北然,却是被成严清一把抓住,朝着他摇了摇头。

    “粗眉毛,你什么意思?”龙纹玄圣看着他问道。

    “如果没有这个年轻人,我们怕是根本坚持不到你们来。”

    龙纹玄圣听完明显一惊,“就凭他?”

    寸头玄圣心中虽然也是一惊,但他知道此处不宜久留,于是便看向施巍奕道:“给你们半柱香的时间,将所有族人集合起来,我带你们去一个安全的地方,要快!”

    施巍奕听完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拱手道:“是,多谢妖尊。”

    感谢完,施巍奕立刻看向施阳曦道:“族长,所有族人都在圣堂吗?”

    “嗯,跟我来。”

    施阳曦很明白情况有多严峻,所以他并没有因为族圣重伤而矫情的非要留在这里,带着施巍奕就要走。

    “圣贤请留步。”

    这时检查完施鸿云情况的江北然突然出声喊道。

    此时江北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即使心中很急,但施巍奕还是停下脚步问道:“怎么了?”

    “集合族人的事情让族长一个人去便好,圣贤请去族内找十五位玄尊来,要修为最深厚的那些。”

    施巍奕虽不知道江北然要干嘛,但还时立即应允道:“好,我现在就去找。”

    等到施巍奕和施阳曦双双离开,龙纹玄圣看向成严清和符逸晨问道:“你们俩还能行吧。”

    “死不了。”

    “还能压得住。”

    “那就好。”龙纹玄圣点点头继续道:“我和老傅出去巡逻,你们俩稍微休息会儿,等会儿可能还有硬仗要打。”

    “好。”成严清和符逸晨双双点头。

    最后看了眼江北然,龙纹玄圣跟着寸头玄圣一起飞入了空中。

    等二人离开后,成严清朝着正在布阵的江北然说道:“真是英雄出少年,阁下年纪轻轻就……”

    然而在听到一位玄圣的吹捧之词时,江北然却是十分不给面子的拱手打断道:“成前辈,您最好还是坐下来好好调理一下自己的身体,刚刚我为你强行祛毒并不是没有代价的,等到你体内那些毒素再次爆发时,情况将比刚才更为严重。”

    成严清听完脸色不禁一变,刚才他就已经直接被这蛊毒折腾的晕了过去,若是再加重一些,他岂不是要抗不过去了?

    见到成严清面露紧张,江北然继续道:“前辈也不用太过担心,晚辈之所以跟你说这些,是提醒你等会儿不到万不得已时,前辈切莫不要再出手了,不然确实会有性命之忧。”

    “好,多谢忠告,老夫记下了。”

    ……

    ‘这算……初生牛犊不怕虎?’

    江北然和成严清这番对话让围观那些玄尊听的一愣一愣的。

    他们虽然都已经知道这江北然很狂,却没想到他在玄圣面前竟然还敢这么狂,这小子到底什么出身啊!?就算是五怪三天绝中出来的,也不能这么目中无人吧。

    不过另一方面,他们又觉莫名觉得心里平衡了不少,这小子里玄圣的账都不买,刚才被他指挥一下好像也不算是很丢人。

    就在围观的寻尊惊愕时,施巍奕带着十五位施家玄尊飞了过来。

    “族圣!?”

    “老祖宗!?”

    “怎么会伤成这样!?”

    这十五人都是施家最核心的人物,刚才大战一起,就一直在指挥族人避难,以及将出外执行任务的晚生后辈带回来,所以根本不知道族圣竟伤到了如此地步。

    “安静。”这时江北然喊了一声,“现在时间紧迫,找你们来就是为了救治族圣,现在所有人听我指挥。”

    江北然说完双眼看向了表情十五人中表情最沉稳的那位。

    “施舫主,请您站到虹光蕊上。”

    施家只有一位舫主,那就是施凤兰的父亲施焱。

    他无疑是族圣之下最能打的几个,所以会被施巍奕带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听到江北然的指令,施焱没有任何回应,只是默默的踩到了虹光蕊上。

    飞府中,一直在观察外面的施凤兰忍不住捂住小嘴。

    印象中,族内除了老祖宗外,别说指挥爹做事的了,连语气强硬一点的都没几个,但小北然竟然敢用这么强势的态度来指挥他,实在是……

    ‘好厉害哦。’

    有了施焱做开头,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剩下十四位施家玄尊都站到了江北然需要他们站的位置。

    和刚才那十二个其他宗里的玄尊不一样,江北然指挥这十五个玄尊连规矩都不用强调,也不需要阐述什么理由。

    一来这些施家玄圣基本都见过他,而且多多少少都知道些他的能力。

    二来现在要他们冒着危险救的人是他们施家的族圣,那自然是江北然要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于是乎,眨眼间就完成前置准备的江北然再次诵念起了那段咒词。

    “五蕴山头多白雪,白雪深处药田芬。”

    “威音王佛随时种,星王天尊下手耕!”

    看着逐渐下沉的十五个施家玄圣和周围那些古文字逐渐开始闪光,一直在认真观看的成严清若有所思。

    ‘这究竟是什么玄艺……’

    既然要为施鸿云祛毒,那就应该是医术,可这看起来明明是阵法,而且其中还夹杂着很高明的符术。

    和江北然一样,成严清也算是玄艺全才。

    但他这个全才的水分要比江北然多太多,他的确是每一种玄艺都学过,但都不算精通,差不多是每一项玄艺都达到了五品。

    若是让江北然来评价的话,就是所有玄艺都过了及格线,算是懂点门道的内行人。

    也正是成严清这样什么都懂点的内行人,才更明白江北然这番治疗的厉害之处。

    结合了阵法、医术、符术的祛毒法,这让成严清感觉到耳目一新。

    他看得出这绝不是单纯的将三种玄艺叠加在一起而已,而是取三者的精华,将它们完美融合在一起才能达成这一效果。

    而要做到这点,无疑得将这些玄艺全都掌握到极致才行。

    ‘潼国何时有了这么一位如此年轻的大宗师?不……应该说六国何时除了这么一位年轻的大宗师。’

    和其他人一样,成严清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五怪三天绝。

    除了那地方,绝对出不了如此惊才绝艳的怪才。

    ‘但就算是五怪三天绝……也很久没有出世过这样的人物了吧。’

    在成严清认真的思考中,江北然已经将施鸿云体内的毒素给导了出来。

    这些毒素化成十五条黑线被江北然引向了那十五个施家玄尊,随着被导出的毒素越多,施鸿云的脸上也逐渐好了起来,胸口那个大洞也不再继续往外淌出黑血。

    施巍奕见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要是老祖宗真出了什么差错,那他都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松完气,施巍奕看向江北然的表情就有些复杂了。

    虽然她一直知道江北然有着通天的本事,只是这个年轻人一直表现的很低调,所以总给人一种他藏在迷雾中的感觉。

    可这一回他就像是冲出了迷雾,朝着所有人大喊了一声‘不装了,小爷摊牌了,我是天下第一宗师’的感觉,前后变化之大,让施巍奕有些搞不明白他加入施家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了。

    ‘猜不透啊……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我都猜不透这位天赋异禀的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想法。’

    在施巍奕感慨时,江北然已经将施鸿云体内的毒素悉数导出。

    同时龙纹玄圣和另一位寸头玄圣也从空中落下,他们正好看到了施鸿云体内最后那点毒素被江北然导出来的瞬间。

    ‘果然厉害……’

    ————————————————————————————————————

    成严清听完脸色不禁一变,刚才他就已经直接被这蛊毒折腾的晕了过去,若是再加重一些,他岂不是要抗不过去了?

    见到成严清面露紧张,江北然继续道:“前辈也不用太过担心,晚辈之所以跟你说这些,是提醒你等会儿不到万不得已时,前辈切莫不要再出手了,不然确实会有性命之忧。”

    “好,多谢忠告,老夫记下了。”

    ……

    ‘这算……初生牛犊不怕虎?’

    江北然和成严清这番对话让围观那些玄尊听的一愣一愣的。

    他们虽然都已经知道这江北然很狂,却没想到他在玄圣面前竟然还敢这么狂,这小子到底什么出身啊!?就算是五怪三天绝中出来的,也不能这么目中无人吧。

    不过另一方面,他们又觉莫名觉得心里平衡了不少,这小子里玄圣的账都不买,刚才被他指挥一下好像也不算是很丢人。

    就在围观的寻尊惊愕时,施巍奕带着十五位施家玄尊飞了过来。

    “族圣!?”

    “老祖宗!?”

    “怎么会伤成这样!?”

    这十五人都是施家最核心的人物,刚才大战一起,就一直在指挥族人避难,以及将出外执行任务的晚生后辈带回来,所以根本不知道族圣竟伤到了如此地步。

    “安静。”这时江北然喊了一声,“现在时间紧迫,找你们来就是为了救治族圣,现在所有人听我指挥。”

    江北然说完双眼看向了表情十五人中表情最沉稳的那位。

    “施舫主,请您站到虹光蕊上。”

    施家只有一位舫主,那就是施凤兰的父亲施焱。

    他无疑是族圣之下最能打的几个,所以会被施巍奕带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听到江北然的指令,施焱没有任何回应,只是默默的踩到了虹光蕊上。

    飞府中,一直在观察外面的施凤兰忍不住捂住小嘴。

    印象中,族内除了老祖宗外,别说指挥爹做事的了,连语气强硬一点的都没几个,但小北然竟然

    “施舫主,请您站到虹光蕊上。”

    施家只有一位舫主,那就是施凤兰的父亲施焱。

    他无疑是族圣之下最能打的几个,所以会被施巍奕带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听到江北然的指令,施焱没有任何回应,只是默默的踩到了虹光蕊上。

    飞府中,一直在观察外面的施凤兰忍不住捂住小嘴。

    印象中,族内除了老祖宗外,别说指挥爹做事的了,连语气强硬一点的都没几个,但小北然竟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