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三十六章 将嚣张进行到底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思绪辗转后,刘毅龙看向江北然的眼神变了,变的……不再那么怒火滔天,甚至于努力挤出了那么一点温和,仿佛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善意。

    看着刘毅龙那可以把狗吓哭的奇怪表情,江北然又从针包中抽出一根灵环针回答传音回道:“想必前辈自己应该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您年轻时吃过的烈性灵丹太多,这些灵丹固然可以帮你快速提升,但也严重破坏了你的身体。”

    说着江北然将手中灵环针刺入了刘毅龙脖颈处继续道:“不仅如此,您练的功法也过于刚猛,虽然我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功法,但应该是只重对战,却完全忽视了内养,不过在如此情况下,您还是突破到了玄尊,足可见您修炼天赋之高,晚辈佩服。”

    江北然这佩服两字让刘毅龙忍不住又攥紧了拳头,但很快还是松了开来,因为他已经有了强烈的预感。

    他马上就要有求于人了。

    “对,你说的没错,老子年轻时的确干了不少蠢事,才把身体折腾成这样,我也找过不少高品药师帮我诊断过,但他们都跟我说什么枯本竭源,金石不医。”

    “确实,他们说的没错。”江北然点点头,“支流没了可以再引,但源头毁了就什么都没了。”

    听到江北然这回答,刘毅龙心头刚升起的一点希望就又破灭了。

    因为江北然是第一个他不主动透露,就看到他本源受损的药师,甚至连脉都没把过。

    所以刘毅龙一度以为江北然会有什么办法,但从结果看来,他也和那些与庸医一样。

    就在刘毅龙再次陷入绝望时,江北然再次传音道。

    首发

    “然堰有千种,天堰者形神俱妙,与道合真,聚泽成型,散则成气,天损虽不可复,却可还丹之术百数,另做其源。”

    刘毅龙懵了半晌,问道:“不知此言何意?”

    “简单来说就是源头虽然无法重修,但却可以换一个新的源头,只是新的源头肯定没有你原本的这么好用,而且……”

    “请先生救我!”

    还没等江北然说完,刘毅龙就无比激动的喊道,而且这次他连传音都没传,是直接吼出来的,可见他内心之激动。

    四十年了!

    这四十年间他四处寻医求药,可不管多高品的药师,在为他诊断过后都表示自己才疏学浅,然后告辞离去。

    这么多年来,刘毅龙也从怀揣希望道不挺失望,到最后的逐渐陷入绝望。

    他虽已经是高高在上的玄尊,可一生争强好胜的他又怎么可能满足于此,他原本的梦想是超越所有人,入玄帝之境,结果现在……皆成了泡影。

    如今听到江北然竟然说他还有救,所以不管行不行,刘毅龙都像是那抓到了那根救命稻草的溺水者般,死不松手了!

    这一声中气十足的“先生救我”,把全场的吃瓜群众都有点整懵了。

    明明这刘毅龙刚才还要出手教训这江北然,而且态度上也是恨不得把那江北然踩进土里,然后狠狠嘲笑一番。

    怎么这会儿就“先生救我”了,这才过去多久啊。

    一时间,所有人的好奇心都被吊了起来,小声猜测着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刘正剑该不会是真有什么大病吧?”

    “不像啊……没听说过这事,而且你看他那五大三粗的样子,像是有大病的吗。”

    “有没有可能是……那个方面?”

    “哪个方面?”

    “就……那个方面啊。”

    “哦~你是说,那个方面?”

    “对啊,就是那个方面。”

    “那倒是的确有些可能,这些大家族的最注意的就是传宗接代,那方面有问题的话,的确是大问题。”

    ……

    一时间,底下众说纷纭。

    只是这一刻刘毅龙没心思去关注他们,他只是死死地盯住江北然,想要从他这求一个回答。

    “前辈莫要着急,堰本天成,想要重塑绝非易事,我……”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只求先生救我!”

    看着刘毅龙那急不可耐的样子,江北然突然出手将那根插在他脖颈间的灵环针给拔了出来。

    霎时间,刘毅龙腹部由玉针摆出来的阵法突然转动起来,同时绿色的藴气也变的更为浓重。

    另外刘毅龙这次的反应也特别大,他的肌肉从微微颤抖变成了剧烈颤抖,就如同癫痫了一般。

    可就在他打算运功压制一下时,就听江北然说道。

    “前辈切莫运功,撑过去就好了。”

    刘毅龙听完直接点头,放弃了运功的想法。

    又是片刻过去,刘毅龙的身体震颤越发厉害,青筋也是根根暴起,看上去十分骇人。

    江北然见差不多了,便将围在玉针外的天魄针一根根拔出,而每拔出一根,刘毅龙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冲刷了一遍,只是已经不知道这股冲刷他身体的力量究竟从何而来。

    待到最后一根天魄针被拔出,刘毅龙只感觉到有东西直冲他的喉头,直接就张开嘴吐了起来。

    只是他出来的既不是腹中之物,也不是血,而是一团又一团的气,紫檀色的气。

    而且这气既不是玄气也不是灵气,只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污秽有多么强烈。

    就这样吐了良久,刘毅龙才停了下来,感觉身体虚弱无比,但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等到刘毅龙长吐一口气,将最后那些浊气吐出,江北然又以极快的手法将十三根玉针拔了出来。

    “前辈,现在你可以试试重新运功了。”

    刘毅龙听完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就运起了心法。

    ‘这!?’

    刘毅龙猛地瞪大眼睛,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向了江北然。

    明明功法还是一样的功法,但感觉却已经完全不同了,他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回到了少年时期一样,那种感觉很微妙,虽然修为没有任何提升,但却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和刚才不一样了。

    将玉针收回针包,江北然开口说道:“前辈现在还觉得我胡说八道呢?”

    刘毅龙听完直接朝着江北然拱手行礼道:“是我刘某人有眼不识泰山,大师真神人也!”

    行完礼,他又从乾坤戒中拿出一杆枪递向江北然道:“此抢名为六合枪,是一件玄级法宝,权当赔礼,还请大师原谅我刚才的莽撞。”

    一时间,整个大厅安静无比,都震惊于刘毅龙堂堂一位玄尊,竟然会如此谦卑的向那年轻人赔礼,实在不可思议。

    这惊讶的人中甚至包括了施巍奕。

    虽然他很清楚江北然的能力,但还是没想到他能够这么短的时间内直接折服了那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大块头。

    要知道这刘毅龙是出了名的谁也不服,但今天竟然会服的这么彻底。

    要说在场人中谁没惊讶的话,那施凤兰肯定算一个,在她眼里,小北然本就是无所不能的,这点小事情,洒洒水啦。

    看着刘毅龙递来的六合枪,江北然伸出手推了一把道:“晚辈只是为前辈祛了些小病而已,可不敢手下如此贵重之物。”

    但刘毅龙却是丝毫不退,继续道:“请先生务必收下,不然就是不肯原谅我刘某人。”

    刘毅龙话音刚落,江北然就看到系统选项跳了出来。

    ‘卧槽……’

    看着选项二,江北然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口。

    果然是要将高调进行到底吗?

    这人设到底是要干啥啊?

    心里疑惑片刻后,江北然一脸不屑的说道:“说了不要就是不要,这枪前辈您还是自己留着玩吧。”

    ‘……’

    江北然此举再次震惊全场。

    按理说刘毅龙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是个正常人,不对,就算不是正常人也该收下了,何况那可是件玄级法宝,怎么想都是血赚的啊。

    ‘这年轻人也太不按章法做事了。’

    这是大多数人此刻的感慨。

    被强势拒绝的刘毅龙也是愣住,但心中却是莫名的毫无怒意。

    此刻江北然在他心中的形象无比高大,如此年纪,就有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这样的人可能毫无背景吗!?当然不可能。

    也不知道是施家的哪个祖坟冒了青烟,竟然能招来如此客卿。

    ——————————————————————————————————————

    思绪辗转后,刘毅龙看向江北然的眼神变了,变的……不再那么怒火滔天,甚至于努力挤出了那么一点温和,仿佛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善意。

    看着刘毅龙那可以把狗吓哭的奇怪表情,江北然又从针包中抽出一根灵环针回答传音回道:“想必前辈自己应该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您年轻时吃过的烈性灵丹太多,这些灵丹固然可以帮你快速提升,但也严重破坏了你的身体。”

    说着江北然将手中灵环针刺入了刘毅龙脖颈处继续道:“不仅如此,您练的功法也过于刚猛,虽然我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功法,但应该是只重对战,却完全忽视了内养,不过在如此情况下,您还是突破到了玄尊,足可见您修炼天赋之高,晚辈佩服。”

    江北然这佩服两字让刘毅龙忍不住又攥紧了拳头,但很快还是松了开来,因为他已经有了强烈的预感。

    他马上就要有求于人了。

    “对,你说的没错,老子年轻时的确干了不少蠢事,才把身体折腾成这样,我也找过不少高品药师帮我诊断过,但他们都跟我说什么枯本竭源,金石不医。”

    “确实,他们说的没错。”江北然点点头,“支流没了可以再引,但源头毁了就什么都没了。”

    听到江北然这回答,刘毅龙心头刚升起的一点希望就又破灭了。

    因为江北然是第一个他不主动透露,就看到他本源受损的药师,甚至连脉都没把过。

    所以刘毅龙一度以为江北然会有什么办法,但从结果看来,他也和那些与庸医一样。

    就在刘毅龙再次陷入绝望时,江北然再次传音道。

    “然堰有千种,天堰者形神俱妙,与道合真,聚泽成型,散则成气,天损虽不可复,却可还丹之术百数,另做其源。”

    刘毅龙懵了半晌,问道:“不知此言何意?”

    “简单来说就是源头虽然无法重修,但却可以换一个新的源头,只是新的源头肯定没有你原本的这么好用,而且……”

    “请先生救我!”

    还没等江北然说完,刘毅龙就无比激动的喊道,而且这次他连传音都没传,是直接吼出来的,可见他内心之激动。

    四十年了!

    这四十年间他四处寻医求药,可不管多高品的药师,在为他诊断过后都表示自己才疏学浅,然后告辞离去。

    这么多年来,刘毅龙也从怀揣希望道不挺失望,到最后的逐渐陷入绝望。

    他虽已经是高高在上的玄尊,可一生争强好胜的他又怎么可能满足于此,他原本的梦想是超越所有人,入玄帝之境,结果现在……皆成了泡影。

    如今听到江北然竟然说他还有救,所以不管行不行,刘毅龙都像是那抓到了那根救命稻草的溺水者般,死不松手了!

    这一声中气十足的“先生救我”,把全场的吃瓜群众都有点整懵了。

    明明这刘毅龙刚才还要出手教训这江北然,而且态度上也是恨不得把那江北然踩进土里,然后狠狠嘲笑一番。

    怎么这会儿就“先生救我”了,这才过去多久啊。

    一时间,所有人的好奇心都被吊了起来,小声猜测着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刘正剑该不会是真有什么大病吧?”

    “不像啊……没听说过这事,而且你看他那五大三粗的样子,像是有大病的吗。”

    “有没有可能是……那个方面?”

    “哪个方面?”

    “就……那个方面啊。”

    “哦~你是说,那个方面?”

    “对啊,就是那个方面。”

    “那倒是的确有些可能,这些大家族的最注意的就是传宗接代,那方面有问题的话,的确是大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