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三十四章 你滴北然 无限猖狂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方脑袋听完简直恨不得直接上去一掌灭了这小子,他见过嚣张的,也见过这么嚣张的,但没见过这么点岁数还这么嚣张的!

    可以说要不是这是施家的地盘,施巍奕那张老脸又死死盯着他,刘毅龙早就出手了,按他的脾气,哪里容得这么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在他面前大放厥词。

    在座其他潼国高层此刻的心情也都差不多,能被他们这种身份拜为客卿的,那自然都是炼丹方面的大师,少说也是七品起步。

    要知道就算是在六国内,七品玄艺师那也是万里挑一的存在,绝大多数玄艺师都会被死死卡在五品,因为不管在哪个玄艺行会中,五品都是最重要的分水岭。

    翻过去了,那便是鲤鱼跃龙门,从此走上金光大道。

    翻不过去,那就只能一辈子默默无闻,在各大玄艺会中成为中层或者底层。

    但那些跃过了龙门的“鲤鱼”们也不会高兴太久,因为他们会发现面前的路虽是金光大道,走起来却远比以前要更难。

    就像是初中刚升到高中一样,发现身边竟然一个“笨蛋”都没了。

    每一个人都拥有着与自己一样,甚至更高的天赋。

    而且这些人不仅天赋极高,还无比的努力,很快就向着更高的山峰发起了挑战。

    但最终能晋升为六品的玄艺师还是凤毛麟角。

    一秒记住.42zw.

    能达到六品,对大多数玄艺师来说就是人生巅峰了,这种品级的玄艺师足以担任各大玄艺会分会的会长,手握实权,且资源丰厚。

    是很多底层玄艺师能见到的最高品大师。

    而这些人只有不被眼前的花花世界所迷惑,继续向上冲击,才有可能达到普通玄艺师只能仰望的境界。

    七品。

    许多玄艺师终其一生,都不一定能见到一个七品玄艺师,因为能达到这个境界的,不是被请去大家族或者大宗门做了客卿,就是挂了某个玄艺会会长的名头整日闭关。

    成为了另一个“世界”的人。

    而今天在这天香房中,最低的药师那都是七品起步,要这是让哪个普通药师看到,还不得纳头就拜,毕竟这随便挑一个出来都足够做他祖师爷了。

    可就是这些万里挑一的大师们,现在却都围着一个药鼎啧啧称奇,这就让那些潼国的大佬们很没面子了。

    老子带你来是撑场面的,结果现在风头却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抢了,这不打他脸嘛。

    “施圣贤,你们施家找客卿还真是下血本啊。”这时一个妖娆妩媚的年轻女子挥动着手中香扇笑道。

    施巍奕听完微微一笑:“那是自然,只要对方是人才,我们施家从不吝啬。”

    施巍奕这话就回答的很巧妙,直接跳过了这金乌鼎是不是施家给的这一环节,甚至还打了一波“广告”。

    至于效果如何,那些正在围观金乌鼎的大师中有不少都竖起了耳朵。

    这加入施家的待遇也忒好了,不少大师都是心动不已。

    这可是传说中的九鼎之一啊,尊贵如他们都是只听说过而已,人家施家直接白送。

    ‘啧……馋啊!’

    那妩媚女子没想到施巍奕把自己的嘲讽当补药吃了,一时间脸色有些难看,正想着怎么找回场子,施巍奕却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了。

    “北然啊,既然各位大师都对这金乌鼎如此好奇,那今天不如就比炼丹如何?”

    江北然自然没有意见,直接应允道:“好,那就依圣贤所言,当然。”江北然说着看向那些炼丹大师们道:“若是哪位想比其他的也可以,晚辈奉陪。”

    狂!

    江北然这番话就突出一个嚣张,明明已经有台阶可以下了,但他偏偏不走。

    要知道药师这门玄艺里可不仅仅是炼丹这一项而已。

    就如同阵法师需要研习侦测、攻击、防御、治疗、隐匿、幻象、增益、削弱、环境等不同类型阵法一样。

    药师也有着众多学派。

    经方、伤寒、易水、温病、汇通等等。

    这些学派代表的是各种医治理念,也导致了每一个学派的学习方向不同。

    虽然炼丹是药师的基本功。

    但炼法确实可不相同,有些学派追求毒性低,有些学派追求效果快,有些学派追求效果长久,有些学派则追求脱胎换骨。

    另外除了炼丹外,医师还有着许多其他本事。

    针灸、点穴、传劲、塑骨,明镜等等。

    其中有些手机治病救人的,有些则是直接帮人脱胎换骨,提高他的修炼天赋。

    这也是为什么每个家族或者宗门中都会有一个医师客卿的理由,没有其他的都可以向其他办法解决,但要是小辈天赋太差,就需要药师来帮忙提高了。

    当然,强行拔高修炼者天赋这种事情不仅难度极大,而且风险也很高,精通者极少。

    如同很多阵法师只专精一类阵法般,大多数药师也只精通其中一种。

    要么很会炼丹,要么很会针灸,要么很会塑骨……

    全才当然也有,但大多数全才都和庸才画等号,什么都会就等于什么都不会,因为大多全才都是在一条道上走不下去了,才会试着换一条道,结果发现另一条道也走不下去。

    就这么换啊换的,换成了一个好听的“全才”。

    也正是这个原因,这些潼国高层才觉得江北然在大放厥词,嚣张无比。

    在座有这么多位七品药师,擅长的方向自然也都是不同的,可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敢如此挑衅。

    他当他是真正的全才不成!?

    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然这些药师都馋这金乌鼎,但事关名誉,哪能让这么个晚生后辈如此欺辱,今天必须煞煞他的威风,让他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于是这些大师鼎也不看了,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准备比试内容。

    这一下,那些原本就抱着看戏心态来的大佬们更高兴了,他们本就是来看热闹的,眼看着这热闹越来越精彩了,作为吃瓜群众自然是最高兴的。

    那些和施巍奕对赌的潼国高层则是一个个都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嚣张可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小子现在有多猖狂,等会儿你们整个施家就要陪着他一起哭的有多惨!

    而面对这些眼神,施巍奕却是丝毫不在意,和江北然相处了这么久,他太了解这个小子了,虽然他平日里是能低调就低调,可一旦他高调起来了,就代表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谁也拦不住的那种。

    所以江北然越狂,他就越高兴,因为他现在代表的是整个施家,他打了这些人的脸,就是施家打了这些人的脸,还能赢来这么多实质性的好处,简直不要太爽。

    ‘嗯,关键时刻,这小子还是很上道的,没有再给我藏着掖着,果然是人精中的人精,看来以后也没必要再敲打试探了,这小子简直比我还会做人。’

    没过多久后,刘毅龙身后突然竖起了一张幡,上书三个大字。

    表示着这便是他们这次要比试的内容。

    接着在场其他药师也都是有样学样,都将自己要比试的内容写在纸上挂在幡上立了起来。

    拢共十一位药师,每个人要比的领域都不一样,也就是江北然如果不是真正的全才,那就必会败下阵来,接受嘲笑。

    将幡上的比试内容全部看完一遍后,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摸出一块蜜饯丢入嘴中说道:“就这?”

    “就比这么简单的?“

    这一下真是把在场所有大佬以及药师们都气到了。

    简直目中无人!

    “少废话!赶紧比,比嘴皮子谁不会?”刘毅龙扯着嗓门喊道。

    “好,那就听前辈的,开始吧。”

    ————————————————————————————————————

    方脑袋听完简直恨不得直接上去一掌灭了这小子,他见过嚣张的,也见过这么嚣张的,但没见过这么点岁数还这么嚣张的!

    可以说要不是这是施家的地盘,施巍奕那张老脸又死死盯着他,刘毅龙早就出手了,按他的脾气,哪里容得这么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在他面前大放厥词。

    在座其他潼国高层此刻的心情也都差不多,能被他们这种身份拜为客卿的,那自然都是炼丹方面的大师,少说也是七品起步。

    要知道就算是在六国内,七品玄艺师那也是万里挑一的存在,绝大多数玄艺师都会被死死卡在五品,因为不管在哪个玄艺行会中,五品都是最重要的分水岭。

    翻过去了,那便是鲤鱼跃龙门,从此走上金光大道。

    翻不过去,那就只能一辈子默默无闻,在各大玄艺会中成为中层或者底层。

    但那些跃过了龙门的“鲤鱼”们也不会高兴太久,因为他们会发现面前的路虽是金光大道,走起来却远比以前要更难。

    就像是初中刚升到高中一样,发现身边竟然一个“笨蛋”都没了。

    每一个人都拥有着与自己一样,甚至更高的天赋。

    而且这些人不仅天赋极高,还无比的努力,很快就向着更高的山峰发起了挑战。

    但最终能晋升为六品的玄艺师还是凤毛麟角。

    能达到六品,对大多数玄艺师来说就是人生巅峰了,这种品级的玄艺师足以担任各大玄艺会分会的会长,手握实权,且资源丰厚。

    是很多底层玄艺师能见到的最高品大师。

    而这些人只有不被眼前的花花世界所迷惑,继续向上冲击,才有可能达到普通玄艺师只能仰望的境界。

    七品。

    许多玄艺师终其一生,都不一定能见到一个七品玄艺师,因为能达到这个境界的,不是被请去大家族或者大宗门做了客卿,就是挂了某个玄艺会会长的名头整日闭关。

    成为了另一个“世界”的人。

    而今天在这天香房中,最低的药师那都是七品起步,要这是让哪个普通药师看到,还不得纳头就拜,毕竟这随便挑一个出来都足够做他祖师爷了。

    可就是这些万里挑一的大师们,现在却都围着一个药鼎啧啧称奇,这就让那些潼国的大佬们很没面子了。

    老子带你来是撑场面的,结果现在风头却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抢了,这不打他脸嘛。

    “施圣贤,你们施家找客卿还真是下血本啊。”这时一个妖娆妩媚的年轻女子挥动着手中香扇笑道。

    施巍奕听完微微一笑:“那是自然,只要对方是人才,我们施家从不吝啬。”

    施巍奕这话就回答的很巧妙,直接跳过了这金乌鼎是不是施家给的这一环节,甚至还打了一波“广告”。

    至于效果如何,那些正在围观金乌鼎的大师中有不少都竖起了耳朵。

    这加入施家的待遇也忒好了,不少大师都是心动不已。

    这可是传说中的九鼎之一啊,尊贵如他们都是只听说过而已,人家施家直接白送。

    ‘啧……馋啊!’

    那妩媚女子没想到施巍奕把自己的嘲讽当补药吃了,一时间脸色有些难看,正想着怎么找回场子,施巍奕却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了。

    “北然啊,既然各位大师都对这金乌鼎如此好奇,那今天不如就比炼丹如何?”

    江北然自然没有意见,直接应允道:“好,那就依圣贤所言,当然。”江北然说着看向那些炼丹大师们道:“若是哪位想比其他的也可以,晚辈奉陪。”

    狂!

    而这些人只有不被眼前的花花世界所迷惑,继续向上冲击,才有可能达到普通玄艺师只能仰望的境界。

    七品。

    许多玄艺师终其一生,都不一定能见到一个七品玄艺师,因为能达到这个境界的,不是被请去大家族或者大宗门做了客卿,就是挂了某个玄艺会会长的名头整日闭关。

    “北然啊,既然各位大师都对这金乌鼎如此好奇,那今天不如就比炼丹如何?”

    江北然自然没有意见,直接应允道:“好,那就依圣贤所言,当然。”江北然说着看向那些炼丹大师们道:“若是哪位想比其他的也可以,晚辈奉陪。”

    狂!

    而这些人只有不被眼前的花花世界所迷惑,继续向上冲击,才有可能达到普通玄艺师只能仰望的境界。

    七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