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三十二章 挑衅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家伙,这还真是……花里胡哨的。’

    跟着侍女穿过一条长廊后,江北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中楼阁,不,应该说是海上楼阁。

    只见清澈的泉水浮于半空中,而那楼阁又浮在了海面上。

    可泉水却是一滴都没滴落下来。

    江北然观察了半天,也没看出这个构造有什么作用,完全就是纯粹的花里胡哨,美感的确是十足的。

    跟着侍女一起跃上沧澜府,江北然落地便看到了一块霸气十足的牌匾,上书三个字。

    ‘有种开了隐藏地图的感觉啊。’

    用精神力感知了一会儿后,江北然终于发现是天都阵隐藏了这块区域,所以他才会从未见过这宏伟的建筑,另外就是江北然发现这地方不止是布下了天都阵,还有些别的什么,但江北然并不能继续破解了。

    ‘唉,才疏学浅了啊。’

    在心里感慨一声,江北然再次打量起了眼前这座沧澜府。

    首发

    七层高,每一层都透露着一种十分古典的沧桑感,让人一看就能静下心来,艺术感可以说直接拉满。

    门前是一层水幕,多看几眼就感觉要被吸进去一般。

    “江贤牌,请稍等,我去通报一声。”这时侍女朝着江北然行礼道。

    江北然听完点了点头。

    再次向江北然行礼后,侍女走到向了水幕。

    没一会儿,只见水幕突然从中间分开,露出了一条通道。

    不等侍女开口,就看到施巍奕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

    “总算是把你小子等来了,快跟我进来吧。”

    看着施巍奕热情的样子,江北然就感觉有些发毛,但还没等他做出反应,施巍奕就一把拉住他往里拉。

    颇有些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的味道。

    ‘好浓郁的灵气……’

    在进入沧澜府的那一瞬间,江北然就感受到了浓郁的灵气,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灵气。

    ‘竟然是水灵气,这沧澜府还真是奢侈至极了啊。’

    同时江北然也明白了这沧澜府浮于水上并不是花里胡哨这么简单,而是受了水灵气的影响。

    边走边观察间,江北然被施巍奕带到了顶层,推开一扇看上去十分沉重的雕龙门,江北然就感觉到一股无比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

    只见这巨大的议事厅中,有着一个长方形的长桌,周围坐满了人,这些人虽然没有释放出任何玄气,但光是那气场就让江北然知道他们来头都很大。

    “施圣贤,这位年轻人便是你口中那位施家最年轻的客卿?”这时上座的一位老者睁开一只眼问道。

    朝着那老者拱了拱手,施巍奕开口道:“回仙君的话,正是,他叫江北然,是我施家最年轻的客卿。”

    ‘仙君?’

    先不说这个一听就大人物感扑面的称号,光是从施巍奕那恭敬的态度来看,就知道这位老者的地位相当高。

    而且江北然已经扫视桌边的众人,发现都不是施家的高层,那解释只有一个。

    那就是在座的全是潼国高层有头有脸的人物。

    ‘看来这蛊修确实厉害啊,竟逼的这些顶层人物都聚到一起了。’

    见那位仙君将目光看向自己,江北然便朝着他行礼道:“晚辈江北然,见过各位前辈。”

    发现在座的大人物都没什么反应,江北然心中不禁想道。

    ‘这潼国可以啊,按理说现在不是应该有个人跳出来冷笑说,呵!我还以为你们施家收了个什么样的客卿,看起来不过如此嘛!如此如此的,想不到……’

    “呵!”

    就在江北然心中夸赞时,一声冷笑突然就来了。

    顺着“呵”声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笑道:“我还以为你们施家收了个什么样的客卿,看起来不过如此嘛!”

    ?

    ‘你丫的延迟好高啊。’

    在心里吐槽一句,江北然眼神看向了施巍奕,

    毕竟无冤无仇的,这人挑衅般的话语大概率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而是冲着施家。

    果然,听到这句挑衅的施巍奕并神色如常,就好像早就聊到了一般。

    “是吗?那不如让你们刘家那位新收的那位客卿出来比比?要是我们输了,双城那块地我就让给你了。”

    那中年男子听完猛地拍桌站起来道:“好!一言为定!你可别反悔。”

    ‘卧槽!?’

    江北然听完恨不得上去大喊一声:“老子可没说过要比!”

    但形势比人强,要是这喊了,就算是重重一巴掌扇施巍奕脸上了,同时也是扇在了施家的脸上。

    ‘狗东西又暗算我,等着吧,事后要是好处不给足,小爷这波必让你爽上天。’

    听到那中年男子答应后,施巍奕好像并不满足,环视了一圈众人又说道:“在座还有哪位想和我赌的都能一起来吧,不论大小,今天我施巍奕都接了!”

    众人听完后不禁都是面色一变,心想着:‘这施巍奕也太狂了些。’

    其中也包括了江北然。

    ‘你丫的要装b自己顶出去啊!拿我顶在前面算什么?’

    “好!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那我也没不收的道理,施巍奕,我跟你赌白山宫那块地。”

    “既然如此,那就尽兴,我也赌!就赌你上次赢走我的那把凤翎剑!”

    ……

    不一会儿,就有十数人跳出来接下了施巍奕的赌约,而且不少明显都是有旧仇的。

    江北然看完也算是明白了,这施巍奕喜欢搞自己心态也不是针对自己,而是这货真的是长了张嘲讽脸啊。

    同时江北然也有些搞不懂施巍奕到底在想什么了。

    一开始挑衅一家的时候,江北然还能猜到,无非就是比玄艺,总不可能让自己上擂台比武的。

    但这一下挑衅这么多,江北然还真有些心虚。

    毕竟玄艺上他并不是没有短板,比如乾坤术他就到现在也没搞明白,要是真比这个,别说来个九品的乾坤师,就算来个五品的他也搞不定啊。

    环视了一圈四周,江北然发现议事厅中的其他人都一副看热闹的心态,他想象中那种有一个人跳出来喊一句“好了,正在谈正事呢,你们这样像什么样子!”的大人物并没有出现。

    ‘……’

    片刻后,确定这次并不是延迟了的江北然看向了那些跳出来接下赌约的人。

    如他所料,这些人的目光都没在自己身上,而是集中望向了施巍奕。

    ————————————————————————————————————

    ‘好家伙,这还真是……花里胡哨的。’

    跟着侍女穿过一条长廊后,江北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中楼阁,不,应该说是海上楼阁。

    只见清澈的泉水浮于半空中,而那楼阁又浮在了海面上。

    可泉水却是一滴都没滴落下来。

    江北然观察了半天,也没看出这个构造有什么作用,完全就是纯粹的花里胡哨,美感的确是十足的。

    跟着侍女一起跃上沧澜府,江北然落地便看到了一块霸气十足的牌匾,上书三个字。

    ‘有种开了隐藏地图的感觉啊。’

    用精神力感知了一会儿后,江北然终于发现是天都阵隐藏了这块区域,所以他才会从未见过这宏伟的建筑,另外就是江北然发现这地方不止是布下了天都阵,还有些别的什么,但江北然并不能继续破解了。

    ‘唉,才疏学浅了啊。’

    在心里感慨一声,江北然再次打量起了眼前这座沧澜府。

    七层高,每一层都透露着一种十分古典的沧桑感,让人一看就能静下心来,艺术感可以说直接拉满。

    门前是一层水幕,多看几眼就感觉要被吸进去一般。

    “江贤牌,请稍等,我去通报一声。”这时侍女朝着江北然行礼道。

    江北然听完点了点头。

    再次向江北然行礼后,侍女走到向了水幕。

    没一会儿,只见水幕突然从中间分开,露出了一条通道。

    不等侍女开口,就看到施巍奕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

    “总算是把你小子等来了,快跟我进来吧。”

    看着施巍奕热情的样子,江北然就感觉有些发毛,但还没等他做出反应,施巍奕就一把拉住他往里拉。

    颇有些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的味道。

    ‘好浓郁的灵气……’

    在进入沧澜府的那一瞬间,江北然就感受到了浓郁的灵气,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灵气。

    ‘竟然是水灵气,这沧澜府还真是奢侈至极了啊。’

    同时江北然也明白了这沧澜府浮于水上并不是花里胡哨这么简单,而是受了水灵气的影响。

    边走边观察间,江北然被施巍奕带到了顶层,推开一扇看上去十分沉重的雕龙门,江北然就感觉到一股无比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

    只见这巨大的议事厅中,有着一个长方形的长桌,周围坐满了人,这些人虽然没有释放出任何玄气,但光是那气场就让江北然知道他们来头都很大。

    “施圣贤,这位年轻人便是你口中那位施家最年轻的客卿?”这时上座的一位老者睁开一只眼问道。

    朝着那老者拱了拱手,施巍奕开口道:“回仙君的话,正是,他叫江北然,是我施家最年轻的客卿。”

    ‘仙君?’

    先不说这个一听就大人物感扑面的称号,光是从施巍奕那恭敬的态度来看,就知道这位老者的地位相当高。

    而且江北然已经扫视桌边的众人,发现都不是施家的高层,那解释只有一个。

    那就是在座的全是潼国高层有头有脸的人物。

    ‘看来这蛊修确实厉害啊,竟逼的这些顶层人物都聚到一起了。’

    见那位仙君将目光看向自己,江北然便朝着他行礼道:“晚辈江北然,见过各位前辈。”

    发现在座的大人物都没什么反应,江北然心中不禁想道。

    ‘这潼国可以啊,按理说现在不是应该有个人跳出来冷笑说,呵!我还以为你们施家收了个什么样的客卿,看起来不过如此嘛!如此如此的,想不到……’

    “呵!”

    就在江北然心中夸赞时,一声冷笑突然就来了。

    顺着“呵”声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笑道:“我还以为你们施家收了个什么样的客卿,看起来不过如此嘛!”

    ?

    ‘你丫的延迟好高啊。’

    在心里吐槽一句,江北然眼神看向了施巍奕,

    毕竟无冤无仇的,这人挑衅般的话语大概率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而是冲着施家。

    果然,听到这句挑衅的施巍奕并神色如常,就好像早就聊到了一般。

    “是吗?那不如让你们刘家那位新收的那位客卿出来比比?要是我们输了,双城那块地我就让给你了。”

    那中年男子听完猛地拍桌站起来道:“好!一言为定!你可别反悔。”

    ‘卧槽!?’

    江北然听完恨不得上去大喊一声:“老子可没说过要比!”

    但形势比人强,要是这喊了,就算是重重一巴掌扇施巍奕脸上了,同时也是扇在了施家的脸上。

    ‘狗东西又暗算我,等着吧,事后要是好处不给足,小爷这波必让你爽上天。’

    听到那中年男子答应后,施巍奕好像并不满足,环视了一圈众人又说道:“在座还有哪位想和我赌的都能一起来吧,不论大小,今天我施巍奕都接了!”

    众人听完后不禁都是面色一变,心想着:‘这施巍奕也太狂了些。’

    其中也包括了江北然。

    ‘你丫的要装b自己顶出去啊!拿我顶在前面算什么?’

    “好!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那我也没不收的道理,施巍奕,我跟你赌白山宫那块地。”

    “既然如此,那就尽兴,我也赌!就赌你上次赢走我的那把凤翎剑!”

    ……

    不一会儿,就有十数人跳出来接下了施巍奕的赌约,而且不少明显都是有旧仇的。

    江北然看完也算是明白了,这施巍奕喜欢搞自己心态也不是针对自己,而是这货真的是长了张嘲讽脸啊。

    同时江北然也有些搞不懂施巍奕到底在想什么了。

    一开始挑衅一家的时候,江北然还能猜到,无非就是比玄艺,总不可能让自己上擂台比武的。

    但这一下挑衅这么多,江北然还真有些心虚。

    毕竟玄艺上他并不是没有短板,比如乾坤术他就到现在也没搞明白,要是真比这个,别说来个九品的乾坤师,就算来个五品的他也搞不定啊。
小说推荐